國企風流

第235章 準備就緒

第三卷 初涉管理 第二百三十五章 準備就緒

一切都準備好了,白雨公司最終獲得了這筆訂單,黃雲下,和從另外幾個廠買要省二十來萬,但是這省下的二十來萬卻並沒有省進荷包,四處考察就花了十多萬,隨後請這裏吃飯,請那裏吃飯,也花了不少。

和柳經理看著麵前的帳單,兩人無奈的可笑了一下,還是謝經理開朗,笑著說:“小黃,你省了二十來萬,這邊卻花了二十來萬,不要以為你是白省了,你不省那二十來萬還是要花的。”

話也是這樣說,該花的錢還是要花的,所謂舍得。

現在合同等都已經訂好了,首先是買2000,不錯,還要買的話,那就是無條件的購買白雨廠的冰櫃,價格也不變,這是黃雲逸和陸科長與白雨廠經過N輪談判得來的。

按照集團公司和柳經理的意思那就是一次性買5000,陸科長非常堅決的反對,在他認為,能送出去1500已經很不錯了,5000簡直是天方夜譚,如果到時候送不出去,就要占用大量的資金。當然如果一次性買5000台的話,價格還可以下3點,集團公司的領導和柳經理倒是看中那三個點。

柳經理最後是被黃雲逸說服了,可集團公司某個領導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黃雲逸沒有辦法,隻好去找陳總,陳總也很無奈,不過最後還是幫黃雲逸去協調了,經過三天的協調,那位領導總算是同意了,加上黃雲逸和白雨廠的談判也還進展順利。白雨廠又退後了一步,按他們老板的說法是,看中地就是他們幾個談判人的精神,有這樣的人,啥產品都會大銷。

黃雲逸要求訂的2000台冰櫃在四月++月底了,白雨廠早已經開始沒日沒夜的加工了,可兩個星期多過去了。啤酒廠的錢還沒有打過去。

白雨廠魏總打了好幾次電話過來崔款,黃雲逸自然是找謝經理,開始的時候,謝經理還答應的很快,現在就隻能苦笑著看黃雲逸,然後攤開手。

雖然這四百萬是給啤酒廠用,可集團公司並沒有將錢打到啤酒廠地帳戶上,而是要求啤酒廠已聯係單的形式。向集團公司財務部要錢,領導簽字之後,然後由財務部打過去,或者再打到啤酒廠的帳戶上。

經過謝經理了解。雖然這筆款子隻有三十來萬,對於集團公司財務部來說,隻是一點小的不能再小的錢,可現在這筆款子就是被卡住了,而且不是卡在了一個地方,至少有兩個地方卡牢了。

一個是卡在某位老總那裏,他原本在黃雲逸他們四處考察的時候,曾經推薦過寧波的一個廠,黃雲逸和陸科長專門跑了兩趟。發現這個廠實際上啥也不能生產,有了訂單就從其他的冰櫃廠去采購,再貼上自己地牌子,美名其曰是貼牌生產,他們公司隻負責研發。

可黃雲逸看了他們的研發中心之後,真是苦笑不止。後來經過暗訪,這個廠那些所謂的研發人員都是臨時請來的,哪裏有什麽研發中心,純粹是一個皮包公司,隨後黃雲逸和陸經理殺了個回馬槍,果然裏麵啥人也沒有。

為此,柳經理專門去那位老總家裏坐了一下,當然自然也不能空手。不過這個老總對黃雲逸地似乎開始有些看法了,嘴裏一直說:“你們這個小黃很能幹啊,好啊。你可要好好培養。”

柳經理一個勁說這不是小黃做的,是我要求他和陸達仁這樣的,領導,實話和你說,打招呼的也不止你一個,其中有兩個很離譜。他們年輕人不知道怎麽辦,我是老家夥了,反正得罪了誰也無所謂,其他幾個人那裏我都沒讓小黃和陸達仁去,一口就回絕了,您領導不是他們那樣,但是這可是啤酒廠最後一次機會,不敢有一絲閃失。

“如果這次挺過去了,以後要的量還大著呢,到時候就小黃都不用去了解了。”柳經理到底是老甲魚,先給領導畫了一個餅,可到後麵到底如何,誰也說不清楚,隻要你現在不找麻煩就行了。

從領導那裏回來之後,柳經理將那位老大的情況和黃雲逸詳細的說了一下:這位老大

,平時也不會隨便打招呼,這次拉下老臉來打招呼,有點氣是正常的。你以後見了他或者是他交待下來的工作,巴結一點,能辦地盡量辦,實在不行辦的就直接去和他說,他倒不像另外一個,不講道理。

黃雲逸答應了,心裏琢磨著柳經理說的那肯定是沒錯的,上麵的老大,可是不能得罪的,現在這個至少讓他不高興了,看來以後可得找好時機陪個不是。

這個問題解決了,另外一個問題卻隻能私下裏解決,集團公司財務部地那位領導,希望啤酒廠的款子到某個銀行的某個營業部去過一下。這樣不是不行,隻是謝經理已經找到一個銀行,就是華州商業銀行,談好了公司的款子從他們那裏過,華州商業銀行給江南啤酒廠一筆貸款。當然這裏麵也有黃雲逸的功勞,高盈介紹他和柳經理認識了他們蘭行長,這個行長以前居然是江南啤酒出去的,所以對江南啤酒有一點情感,現在有這個機會,正好江南啤酒在華湖廣場那幢辦公樓還是很值錢的,所以也就用這個做抵押,準備給啤酒廠貸款

如果到另外一個銀行去開戶,那不是自己找事情嗎,謝經理無奈,繼續開會和大家商量這個問題。

黃雲逸突然想著說:“不如先將第一筆錢按他要求的方式這樣過一下,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那邊我去和蘭行長商量一下,他們應該也不在乎這幾十萬,實在不行,我們自己湊個三十萬存進去再說。”

這就是外行話了,黃雲逸雖和高盈認識,可對銀行業務一點也不熟悉,個人存款雖然和公家的存款一樣多,可性質畢竟不一樣。可現在也隻能先這樣了,謝經理先去那邊辦理相關地手續,終於將錢打過去了,白雨廠也將一批300冰櫃發了過來,這樣黃雲逸就可以和大家一起先從某個區域開始試行。

蘭行長非常爽快,看來他對華雲集團的財務人員非常熟悉,笑著和黃雲逸說:“沒問題,那幫人我知道,都是一幫雁過要拔根毛的家夥,你們現在工作非常難吧。”

黃雲逸苦笑了一下,雖然蘭行長也曾經是啤酒廠的人,但這個家醜總是不能外傳的,既然不能說,那自然就隻能苦笑一下。

徐工那邊也全部準備好了,其實原來老百姓本來就是一個牌子,加上黃雲逸和大家商量,這老百姓啤酒不能太差,所以也隻在江南啤酒上就某些對口感影響不大地方更改了一下。

經過一個多月的技術攻關,現在研發出來的這種老百姓啤酒大家都感覺不錯,而且成本也比原來的要下降一個百分點,這可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這種低價啤酒。

基本上準備就緒,利用最近一段時間,黃雲逸將啤酒廠銷售科的力量進行充實,原來銷售科隻有二十個人不到,黃雲逸經過和柳經理等人商討,決定將銷售科的編製增加45人,這兩個月選拔了20人,現在還缺七八個人,黃雲逸想去招聘幾個本省的又是從農村來的大專生,而且最好是華州郊區的。

人事科的人去人才市場幾次,收回來很多簡曆,但是麵試的時候,談到要去做銷售,談到江南啤酒現在的狀況,大部分人都退縮了,最後隻剩下四個人,兩男兩女,黃雲逸和他們長談了一次之後,要了其中的兩女一男。

在增加人手的時候,黃雲逸還讓陸科長找他的幾啤酒業界的朋友,來給啤酒廠這些銷售人員上課。

經過一個月的培訓,這些人一個個磨拳擦掌,就想馬上開始工作。

雖然第一批冰櫃也到了,可黃雲逸並沒有和這四十多人馬上去推銷,而是將前麵大家一個星期調查所得出的資料,分發給大家,讓大家仔細學習。

雖然這四十多人,依然是按華州十個行政區塊和郊區縣市進行劃分的,但這些資料確實經過整理之後人手一份。

第二百三十五章準備就緒(下)

說啤酒廠的冰櫃到貨了,馬上柳經理和黃雲逸的電話了。

等手機沒電了,黃雲逸和謝經理一起來到了柳經理的辦公室,開始你看我,我看你了。

集團公司下屬各個相關的食堂酒店來電話了,自然都是要送冰櫃,有些說法還委婉,有些說法就很直接了,老柳,冰櫃到了啊?給我弄兩個把,多了我不要,兩個就行了。

“給!”在冰櫃分配上,已經說好了由黃雲逸作主的,黃雲逸簡單的統計了一下大概有五十多家單位,有的比較大要兩台。

“但是必須銷我們的啤酒!”黃雲逸很堅決的說。

“隻怕有些難度。”謝經理對這些人倒都非常的清楚,因為他老婆就是集團公司食堂的負責人,食堂裏可以銷江南啤酒,可對外營業的酒店估計就有些難度了。

“那就將退後一步。”黃雲逸想了想說,“可以允許他們買其他一種啤酒。”

“隻怕效果不大,現在江南的品牌是打不過其他品牌的。”柳經理這陣子也和黃雲逸他們四處進行市場調研,到不少酒店去吃飯,甚至還當過幾次促銷員。

“口感差不多,關鍵就在推銷,我梳理了一下,華州上檔次的酒店大概有2000來家,我們集團下屬的這些...檔次的,我們可以利用這20來家進行試驗,雙管齊下,看江.|:在中高檔酒店中占一席之地。”黃雲逸現在習慣了一切用數據說話。

“有這麽多啊?”柳經理看了一眼謝經理,板著手指一算。果真華雲集團下屬每個單位都有食堂,大一些的單位除了食堂還有對外營業的酒店飯店,算算起來還真有不少。

“在這20個酒店中試驗,我看就由謝經理掛帥把?”黃最近的工作安排是柳經理在家裏坐鎮,徐工確保生產。

“我對銷售可是一竅不通。”謝經理推辭著說,其實黃雲逸主要是看中了他老婆是集團公司食堂負責人這一個身份。

可別小看集團公司食堂負責人,她名義上是負責人。實際上是集團公司辦公室後勤管理副主任,集團公司所有物業,包括辦公樓、酒店、食堂等都是由她在業務上進行管理地,雖然管理比較鬆散,但是下麵的酒店經理多少還是買她麵子的。

“老謝,你就別推辭了,小黃鬼的很,他是看中你家姚總管。”柳經理笑著說。“她既然是你家屬,也算我們啤酒廠的半個人,這個事情就要拜托她了,現在我也不說什麽謝謝的話。等啤酒廠有些起色了,到時候我們班子四人再好好去謝你家的這個姚總管。”

既然老大這樣說,謝經理感歎了一下,心裏再說,現在算是上了黃雲逸這艘賊船了,現在居然還要拉上老婆、

“行,不過我對這銷售可一點都不懂,小黃你可不能撒手不管,我穿針引線。具體工作還你幹。”謝經理知道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當初他老婆還嘲笑他們啤酒廠沒有懂銷售地人,集團下屬這麽多酒店居然不會利用起來。

“好,沒問題,隻要謝經理答應穿針引線,跑腿的活我包了。不過你可不能就穿針引線一下啊。”黃雲逸開玩笑說,“你至少的督陣才行,不然我們年輕人會怕怕的。”

“是了,柳經理,這件事情,雖然是謝經理出麵,但可得要姚主任的麵子,您看我們今天晚上是不是請姚主任吃頓飯,也代表一下我們的心意。”黃雲逸提議,雖然剛才柳經理說以後再謝。但是現在請她吃頓飯也是一種心意啊。

“好,你安排,要求姚總管的事情就交給老謝了。”柳經理哈哈一笑說,最近柳經理心情很好,經過幾個月的戰鬥,和謝經理關係也得到了彌補,啤酒廠也慢慢開始有些起色,你說能不心情好嗎?

謝經理當場就給老婆打了電話,一聽是這事情,姚總管說沒問題,今天你們啤酒廠總算有一個懂一點銷售地人了,真是讓我這太監幫著你白急了一陣子。不過吃飯的事情以後再說,等局麵打開了,我家裏的啤酒就你柳經理包了。

既然這樣,那自然是沒的說了,不要說是你家裏,就是把你家裏全部放滿啤酒,那也沒問題。

這個姚

實也是啤酒廠出去地,當年就是和謝經理在啤酒廠拍她能喝酒,所以被集團公司調到辦公室陪酒了,傳說她一口氣能喝12啤酒不上廁所。在華雲喝酒,女的裏麵是無敵,現在年齡大了,就退居喝酒的二線了,做了集團公司辦公室的副主任,專門管後勤工作,現在有姚總管撐腰了,這20來個酒店拿下來應該沒問題,至於怎什麽樣的促銷手法,黃雲逸想等和那些酒店的經理商量了之後再定,反正就是一條,盡量讓這些酒店隻能賣江南啤酒。

至於華雲集團下屬幾十上百個食堂,那自然是要多少,給多少,當然他們原來本來就是銷售江南啤酒的,這可是集團公司以文件的形式規定地,隻是這一批幾百個冰櫃對銷售增長是起不到什麽作用了。

還有一批頭疼的,那就是那些大大小小領導自己或者是家人,或者是朋友開了酒店,希望從啤酒廠弄一個兩個冰櫃的。

這是一個頭疼的問題,這些人一來本來就是啤酒廠爭取的對象,但是又不太容易讓他們隻銷江南啤酒。

這是一個麻煩的問題,不給,領導地麵子就抹掉了,如果給他們又不銷江南啤酒,那就是相當於白送了,而且這些人還不太可能會給押金。

“給!”黃雲逸考慮再三,決定還是要給,不給的話不但把領導得罪了,如果等你下次再去推銷的時候,隻怕這張門就關了起來。

“隻是這個事情就要請柳經理親自出馬了。”黃雲逸壞壞的笑了一下,給謝經理派了活,不給柳經理派個活,他肯定會不平衡的。

“你說把,反正現在你是總指揮,一切聽你的。”柳經理也不以為意,隻要把銷售搞上去,要他做什麽都行。

“這些酒店裏麵擺上江南啤酒和隻銷江南啤酒就要你老親自出馬一個個去和這些領導談了。”黃雲逸說。

“沒問題,還是那句話,要幹什麽,你隻管交待,我保證完成任務。”柳經理樂嗬嗬的笑著說。

接下來幾天,黃雲逸和大家就忙著把這些冰櫃發下去,就食堂這一塊就搬去了120台,黃雲逸讓謝經理出麵,和這些食堂的負責人都簽訂了協議,那就是隻能銷售江南啤酒,這也隻是一個過套,有姚副主任在後麵支持,這些食堂自然是二話沒說就簽協議了。

幾天下來,柳經理和黃雲逸等人不停的請這些食堂的負責人吃飯、喝酒,要把事情辦好,沒有好處送給別人,飯總是要請人家吃地,酒總是要請人家喝的,而且還要讓人喝的滿意才行。

到啤酒廠這半年,黃雲逸幾乎每天都要喝十來瓶啤酒,經過半年的鍛煉,原來喝五瓶啤酒就有些頭暈,現在居然還能撐到10瓶說進步很大。

那近二十家酒店就有些麻煩了,他們雖然屬集團公司辦公室管,但畢竟是對外營業的酒店,不象食堂,一個星期來,謝經理幾乎將姚副主任借到了啤酒廠,每天他們兩口子要麽和黃雲逸,要麽和柳經理去集團公司下屬那些酒店,有的是談判,有的是拜訪,有的是去檢查工作,還有的是去吃飯,反正一個星期下來將這18個酒店全部跑了2,可能是看在姚副主任的麵子上,也可能是陳總了解啤酒廠在向集團公司下屬酒店進行公關時,在集團公司後勤工作會議上專門說了一句:“我們集團公司下屬的單位,都是一個大家庭,要相互幫助,有很多事情不能僅僅從經濟效益上看問題。”

也或許是啤酒廠的幾位領導多次去找他們,18家酒店基|啤酒廠的要求,讓服務員多推銷江南啤酒。

而黃雲逸經過和酒店的經理聊天之後,決定在他們服務員員中聘請一些啤酒促銷員。這是華天大酒店的老總,韓經理提出的建議,隻要服務員推銷出去一瓶,啤酒廠就獎勵他們多少錢,這個具體獎勵多少錢,黃雲逸還在調查中,不能太高,太高了啤酒廠承受不起,太低了沒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