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風流

第247 地方保護

第三卷 初涉管理 第二百四十七??地方保護

雲逸得到消息,坤安市工商局要召開媒體通報會,通就是江南啤酒通過付給小餐館、小超市入場費、開瓶費、附贈現金或物品等手段,達到銷售“江南”、“老百姓”等江南牌係列啤酒,甚至和某些小餐館簽訂排他協議,以獲得唯一促銷權和專場銷售權的目的,涉嫌巨額商業賄賂和不正當競爭,日前已被立案調查,也基本上已有眉目。

由於黃雲逸前期的一些準備,所以還獲得了坤安市工商局的新聞通稿,拿著通稿,黃雲逸頭有些大了,通稿上說證據確鑿,此案涉及金額50多萬元,是坤安市工商局到目前為止的首個商業賄賂和不案。

不打沒準備的仗,做了各方麵的準備,可就是沒有想到這一點,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啥都考慮到了,咋就沒考慮到工商這一塊,不過也不能全怪黃雲逸同學了,象雪花、燕京這種啤酒大鱷,華州、雨山這種一方霸主也都是付給酒店餐館和經銷商入場費、開瓶費、附贈現金或物品等手段進行促銷的,應該說是全國上下大大小小的啤酒廠公司都是這樣做的,可從全國各地反映的情況來看,從來還沒有一個地方的工商局對啤酒廠進行什麽商業賄賂和不正當競爭的處罰和調查。

這樣的事情到底怎麽辦?

黃雲逸琢磨著這件事情,如果讓坤安工商局搞這個新聞通報會,給江南啤酒帶來的肯定是負麵的影響,當然也肯定是江南啤酒在江南和全國露臉的機會。

負麵影響大,還是擴大影響大呢?

現在啤酒廠涉及這種外事。都由黃雲逸負責,經過了北山突破和坤安雨山阻擊戰之後,柳經理再也不管黃雲逸了,他覺得黃雲逸已經能擔起啤酒廠地重擔了,他現在是忙著去找領導談他退休的事情,還有兩年就退休,柳經理現在已經找到了可以放心的將啤酒廠交出的人,那自己辛苦了一輩子。也該歇息歇息了。

“領導,得想辦法啊。”陸科長已經急得象螞蟻一樣四處走動,不停的抽煙,不停的來回走動,他可從來沒碰到這種事情,以前從來沒有這種事情出現。

“領導,去找集團公司領導幫忙吧,歐陽副總和坤安的市委書記是親戚。請歐陽副總出馬應該沒問題。”萬方也急了,這種事情坤安工商局也有些過頭了,他們可是想做出頭鳥。

現在啤酒廠很多人都不叫黃雲逸黃書記了,直接叫他領導。似乎要將他和柳經理、謝經理區別開來一樣,黃雲逸和他們說了多次,不少人都改了口,唯有萬方和陸科長沒改口,當然其他人在場的時候,也還是叫黃雲逸黃書記。銷售部那一幫年輕人,卻不叫他領導,也不叫他黃書記,都叫他老大。這讓黃雲逸頭疼了很久,叫老大,那不是把柳經理他們排除了啊,費了很大地勁才和唐莉莉等幾個骨幹解釋清楚。慢慢的,他們也感覺到了黃雲逸的難處,也就不叫他老大了。改叫老板,在外麵做業務的時候,大家相互之間都是稱呼老板的,所以黃雲逸也沒怎麽在乎,同時他也順應大家的稱呼,叫柳經理為柳大老板,叫謝經理自然也是謝老板,唯有徐工不喜歡人家叫他徐老板,那就還是叫他徐老板吧。

“找領導隻怕也沒多少用,雨山在坤安肯定是不惜代價要把我們掃除出門的。”黃雲逸沉吟著說。

“那當然。坤安可是雨山的老巢啊。”萬方倒是很清楚地。

“是啊,雨山在坤安也算是比較大的企業了,雖然隻是一個分廠,可江南省整個北部的雨山啤酒都是在這裏生產的,年創利稅4000萬,在坤安這樣地縣級市來說也算是大企業了。”自從和雨山短兵接觸之後,黃雲逸收集了很多雨山的資料。

“這麽多啊?”陸科驚訝的問。

“是啊,坤安市乾坤湖的水可是國家級的礦泉水,所以當年我們江南啤酒和現在的雨山啤酒才選擇在坤安建廠。”黃雲逸繼續解釋。

“你說,如果你是坤安市委書記,你會為了幫我們而去得罪雨山嗎?”黃雲逸朝著萬方和陸科長說,“如果是我,就算最好的關係,也不能幫江南啤酒來打擊雨山啤酒。”

“這不就是地方保護主義?”陸科長無奈的說,“不過這也正常,全國各地,哪個地方不是這樣啊,隻有華州做的還比較好一些。”

“那就是了,就算我們找歐陽總裁去說情。”黃雲逸翻出桌子上地本子說,“隻怕效果也不大,市委書記最多表麵上答應,下麵的人肯定也是陰奉陽違,最終吃虧的肯定還是我們。”

“讓他們發布新聞稿!”黃雲逸最近總是這樣,總是有和陸科長他們不一樣的想法,大家已經習慣了,而且黃雲逸每次作出決定之後,效果都不錯,都會反敗為勝,所以陸科長和萬方已經養

反對他意見了。

“他們發布新聞通氣會,肯定是雨山啤酒搞的鬼,這樣的消息,在全國是第一次,隻要華州地媒體刊登出來,全國各地的媒體肯定也會轉載,我估計到時候江南啤酒肯定會成為最近媒體的焦點。”黃雲逸笑著說,“這樣的宣傳機會,我們怎麽能錯過呢!”

“可這是對我們進行處罰和調查啊。”陸科長無奈的說。

“是啊,但是我們可以想辦法引導一些媒體報道的方向。”黃雲逸想著說,不過他心裏也沒底,媒體是很難引導的,上次企業道德討論雨山公司可是花了很大的價錢才將這個不良影響緩解下來。可現在江南啤酒廠卻沒有這麽多錢來砸向媒體,那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實際上,這樣的事情,對江南啤酒並不是壞的影響。這樣地情況可以說是啤酒行業地行規,不像上次我們挑起的企業道德那樣的反麵批評。”黃雲逸慢慢的分析著,一邊卻讓陸科去將柳經理他們請過來,這麽大的事情,肯定要大家一起決定的。

經過討論之後,黃雲逸最後還是毅然決定讓坤安和雨山唱這曲戲劇,不過也開始著手其他的準備,各種工作也在會上安排下去。大家開始分頭行動,經過幾次的戰鬥,大家已經配合很默契了,在黃雲逸一個個安排之後,各種準備有條不紊地開始了。

散會之後,黃雲逸和柳經理就直奔集團公司,找上了歐陽副總裁。

歐陽副總裁聽柳經理和黃雲逸匯報之後,二話沒說。拿起桌子上電話,給她那堂弟坤安市委歐陽書記打了過去,當然是約他晚上吃飯,既然姐姐來電話。雖然知道是什麽事情,歐陽書記也沒辦法。

掛了電話,歐陽書記向李董招呼一聲就和柳經理他們趕往坤安,晚上的飯局氣氛很融洽,歐陽書記也理解江南啤酒反映的情況,黃雲逸也非常直率的說出了歐陽書記的難處。

到最後,黃雲逸請求歐陽書記讓手下的人對江南啤酒不要趕盡殺絕,江南啤酒也不企盼在坤安有什麽大的銷量,隻要能在坤安能占百分之十的市場分額也就行了。畢竟坤安也是江南啤酒起家地地方,江南啤酒對坤安也還是有情結的。

歐陽書記微笑著,沒有說什麽,黃雲逸知道事情也隻能說到這裏,隻怕坤安是不會讓江南啤酒進來,但是也不會在商業賄賂上鬧的多大。

情況果然如黃雲逸預計的那樣發展。坤安工商局發布了新聞通報之後,第二天華州和江南省地媒體都在非常醒目的位置刊登了這條消息,而黃雲逸卻讓謝經理在華州幾大主流報紙上刊登了一個半版的廣告,而且和報紙廣告部打好招呼,讓廣告和坤安的新聞通報放在一個版麵。

江南啤酒的廣告非常樸實,第一從江南啤酒的淵源開始介紹,到中央首長的最高指示,到玉龍山下礦泉水釀造,將江南啤酒進行了一個全麵的介紹。

本來當他晚上,各大媒體都要采訪江南啤酒。可黃雲逸委婉的謝絕了,說由於他們現在還不清楚事情地經過,沒收到坤安工商局有關的通知書,所以今天晚上暫不接受采訪。

不過也和各大媒體說好了,明天下午江南啤酒將開一個新聞發布會,到時候歡迎媒體們來江南啤酒指導工作。

第二天,江南啤酒廣告上公布的電話不停的響了起來,大部分是媒體的電話,要來采訪,黃雲逸已經讓陸科長挑選了幾個聲音恬美的女孩專門接電話,並且統一口徑。

下午三點,黃雲逸華州大酒店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

通報了江南啤酒在坤安銷售地情況,以及所采取的措施,同時也沒有忘記把上次企業道德這個事情扯出來,當然自然也免不了將江南啤酒的那些宣傳材料做了一個新聞軟稿,全部發給了媒體記者。

當天晚上,黃雲逸又布置陸科長在江南幾大媒體上做了半版的廣告,內容延續著頭一天的內容,依然是對江南啤酒的介紹,也沒有誇張的宣傳,似乎是在介紹一個平實的鄰家兄弟。

除了這正麵新聞媒體戰爭之外,黃雲逸自然又要去請集團公司領導找省工商局及華州市工商局,當然是要請他們不要在炒作這件事情,畢竟是省級企業,加上前些日子省主要領導還專門作了批示,加上黃雲逸和柳經理找各種各樣的關係,省裏和市裏工商局領導的態度是非常地明確,這件事情就到坤安為止。

當然對於坤安工商局的調查和處罰,上麵領導也表示不會進行太多的幹涉,要平息就要江南啤酒廠自己去想辦法,畢竟雨山是坤安的利稅大戶,這一點大家都是很清楚的。

上級領導有這樣的態度,黃雲逸已經非常滿意了,黃雲逸也不希望這件事情弄大,如果弄到省、甚至國家工商局,隻怕事情就複雜了,江南

在也隻要能在華州能站住腳步就行了,至於整個江南該是以後的事情,全國其他地方那是從來沒有想過的。

隨後,江南啤酒向坤安工商局進行了申訴,本來黃雲逸是想將申訴書對媒體進行公布,後來由於坤安工商局也不想將事情繼續搞大,黃雲逸也就沒有公布,不過這申訴的內容卻從工商局內部流到了華州地媒體上:舉報江南啤酒商業賄賂的是坤安當地生產的雨山啤酒,當然也是江南啤酒的主要競爭者。而江南啤酒在坤安市場的營銷行為是正常而普遍的,雨山在華州也采用同樣的營銷手段。

有幾家媒體還專門采訪了江南啤酒、華州啤酒公司的某些銷售人員,這個銷售人員證實了,這樣地促銷方式確實是啤酒行業的潛規則,隨著華州媒體各種稿子刊登出來,國內媒體立即跟進報道,各大網站也大量轉載,一時之間媒體上進行了各種討論。有觀點認為,像江南啤酒這樣的進店費等營銷行為,在啤酒行業早已司空見慣,是否涉嫌不正當競爭甚至商業賄賂很難說。如果要進行處罰,隻怕整個啤酒行業沒有一家企業能獨善其身,所謂法不責眾,這樣的事情也隻能不了了之。也有觀點認為,在啤酒,特別是酒類市場上這些費用雖已被算入營銷費用中,而在《關於禁止商業賄賂行為的暫行規定》中則屬於商業賄賂,國家應該嚴懲這樣的行為,維護法律的尊嚴。

而江南啤酒到坤安工商局申訴的事情。後麵也沒有了結果,當然調查也沒有了後續,反正就是媒體討論地熱烈,這邊卻變成了一筆糊塗賬,不知不覺中慢慢的就沒有了消息。

不過在大家以為事情完了的時候,坤安又出現了一係列搞得黃雲逸苦笑不得的事情。坤安雖然是一個縣級市。但是坤安卻有一個國家級地風景旅遊勝地“安平湖國家森林公園”景區,每年到安平湖旅遊的人很多,而且現在正值盛夏,到安平湖邊避暑,到國家森林公園裏度假的外地遊客非常的多,江南啤酒正在準備加強在安平湖景區促銷力度的時候。安平湖景區的管委會聯合坤安市城管部門以行政執法名義,以本地企業與管委會有合作協議為由,限定景區內各種酒店、餐館、超市隻能經營本地雨山啤酒,雖然沒有正式的文書通知,可口頭上的通知也一樣有效。餐館和酒店要是不聽,這些城管部門總是能找出你的毛病地,所以一個星期之後,安平湖景區就連五星級酒店中也隻有雨山啤酒了,江南啤酒也一點不見蹤影了。

同時,在坤安市城區和其他鄉鎮的城管、工商等都以需要“審批”和“場地緊張”為借口,派出不少的城管人員阻止江南啤酒開展的各種促銷活動,而江南啤酒去城管、工商辦理相關手續的時候,又遲遲辦不下來,這相當於坤安有關政府部門故意設置行政壁壘,阻撓和限製江南啤酒進入本地坤安。

當然,雨山卻在坤安上下開展了力度非常大,範圍和很廣泛的促銷活動,一時之間,江南啤酒在坤安地銷售變成了每天不超過100箱,雨山聯合當地政府的這種阻擊戰非常有效。

正當黃雲逸準備繼續想辦法,去打通坤安工商和城管部門的關係時候,又發生了幾起讓大家哭笑不得的事情。星期一下午,坤安市區交警巡邏中隊以超載為由,將華達公司運往坤安市的江南啤酒扯扣留兩天,吊扣司機執照一個月,罰款1000元。這個處罰讓人哭笑不得,王老大拍著桌子要罵人了,黃雲逸就隻能苦笑了。

第二天,華達的另外一輛運啤酒到坤北鎮的車又被扣了,不過這次可不是交警,而是地稅局,反正攔住車子扣車一天,還要征收什麽車輛使用稅800。王老大聽到匯報之後,馬上給華州市的某些領導打電話,隨後華達駕駛員去把兩個車取了出來,處罰款也退了回來,但是要求他們以後不能給江南啤酒廠運啤酒了。

“這不是很囂張的地方保護主義啊!”柳經理氣急敗壞的在會議室罵著。可罵過了之後大家又都知道,這樣地事情在哪裏都存在,暫時也沒有辦法。

開了一個晚上的會議,最後還是決定該走的關係還是要繼續走,該促銷的還是要搞,不能有了困難,有了地方保護主義就不搞了,不如江南啤酒就永遠也打不出去了。

“既然他們能搞地方保護主義,那我們為什麽就不能搞呢?”黃雲逸思考著這個問題,很希望江南省能給江南啤酒也來個地方保護主義,最好下個紅頭文件命令江南省隻能賣江南啤酒。

有了這樣一個想法,黃雲逸傻笑了一下,真是作白日夢,這樣的想法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