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個保姆是王爺

第81章 三個男人的選擇

第二卷 愛欲情仇 第八十一章 三個男人的選擇

“啊……”淩沐絮站在花園旁突然痛苦的抱著腦袋。

“怎麽了?怎麽了?”紗利雅忙的扶住他的身體,一臉的慌張之色。

記憶……記憶在朝他的腦海灌輸,一點一點的像是把他的頭顱扒開續進去一樣的。

許戟是他的哥哥……在他十六歲的時候把他丟在嚴文黛的身邊自己逃了……之後他就一直的承受著嚴文黛折磨,可是這個哥哥卻從來沒有出現過。

嗬嗬……淩沐絮抱著腦袋苦笑:許詡怎麽會這麽可悲,連自己的親哥哥都不要他,最後還利用他,來報複嚴文黛。

現在可好,愛的人跟哥哥在一起,而他成了一個已經死過的人……沒人在乎,沒人愛的人……

“淩沐絮……”耳邊響起紗利雅的輕呢?

淩沐絮側頭望著紗利雅突然想到:對啊!他身邊還有一個傻瓜一樣的女人,一直在陪著他。

“難過的話,我的肩膀可以借你!”

淩沐絮沒想到紗利雅會說出這麽一句話,難過嗎?真的難過嗎?似乎不難過真的不難過,不就是一個人嗎?不愛了就不愛了,傷害了就傷害了,有什麽大不了,他淩沐絮就是淩沐絮,害怕失去一個人嗎?

“怎麽了……”紗利雅拉了拉他的衣服。

淩沐絮搖頭,輕鬆的說了幾個字:“我……們走吧!”

“去哪裏!”紗利雅一時沒反應過來。

“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真的!”

“嗯!”

紗利雅聽他的回答,竟不知該如何表達她現在的心情,淩沐絮是要跟她走,這樣他們兩個就可以永遠的在一起了不是嗎?

把淩沐絮從監獄弄出來的那一晚,可不止一般的驚心動魄。雖然李忠意答應了這件事,但知道真相的卻沒有幾個。

所以,紗利雅能做到現在淩威不亂的地步真的不簡單。

二人,真的走了,不僅紗利雅沒有回頭連淩沐絮也沒有回頭,那些什麽愛,什麽記憶,什麽求婚,對他來說都已成為了過去。

他已經是一個死過兩次的人,感情也經曆過兩次,都很失敗,所以,不愛了,永遠的不愛了。

趁夜,紗利雅帶著淩沐絮把早已準備好的機票與護照拿了出來,淩沐絮的護照肯定是假的,這個不用猜測也知道。

這邊韓赤然的狀態不好,嚴文黛也沒好到哪裏去,霜痕是真的跟他鬧翻了,從他的身邊退出,畢竟他不能殺了嚴文黛,所以,選擇了眼不見為淨。

冰魄為了追回霜痕一起跑了出去,剩下除了霧朦外其他四個都在場,一直看守者嚴文黛,生怕他一個想不開做什麽傻事。

嚴文黛已經一天一夜沒有說過話,吃過飯了,就一個人傻傻的坐在許詡的房間,望著空蕩蕩的房子發愣。

麵對法律,他是黑道更是無可奈何,更不能救回想救的人。

他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他該如何的活下去,或者直接死掉算了,一了百了的,還可以去地府找他。

這樣又過去了一夜,第二天韓赤然竟然來找嚴文黛,見到他二話沒說,先給他一頓拳打。

如不是雙翼等人拉著,不知道又會鬧成什麽樣。

“給我一身......他的衣服好不好!”嚴文黛像是醒過神來,看著韓赤然突然道。

槍決的死囚不會歸還屍體,所以,他問他要衣服,韓赤然會答應嗎?

“別走……”嚴文黛望著轉身離開的韓赤然喊道,同時自己也跟著走了出去。

韓赤然沒搭理他,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一樣的討厭,反正都是害死淩沐絮的凶手。

“給我一身他的衣服……”嚴文黛追著他鍥而不舍說道。

韓赤然轉身,突然笑了:“衣服我有,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麽條件!”嚴文黛突然來了精神。

“讓他們回去!”韓赤然看了看嚴文黛身邊的幾個人說道。

“回去!”嚴文黛毫不考慮的說道。

“老大……”

“老大……”

“老大……”

……

幾個人一口同時的喚著嚴文黛,滿臉的擔憂。

“回去,聽到沒有!”嚴文黛大吼。

諾諾的四個人離開了嚴文黛與韓赤然的身邊。

韓赤然繼續朝前走,嚴文黛繼續跟著,最後出來別墅,才開口說出自己的條件:“你站在馬路中央,如果有車過來撞不死你,我就給你淩沐絮的衣服!”

“好!”嚴文黛連一秒鍾都沒有考慮。

“還有個附加條件!”韓赤然麵無表情的再次開口。

“什麽條件!”嚴文黛有些焦急。

“你沒死隻是一方麵,關鍵的是我有沒有死!”韓赤然這時除了鎮定還是鎮定。

嚴文黛明白了他的意思:“說吧……怎麽辦比較公平!”

韓赤然站在馬路邊,看著偶爾飛馳而來的車子,開口:“你站左邊我站右邊,如果車子來了,我們一起,如何!”

“好!”

聽著他們的聲音看著他們的表情,感覺就是朋友跟朋友之間普通的談話一樣,但,內容卻關係到了生命。

是的,他們瘋了,為了同一個人而瘋,也願意為同一個人而死。

死了,也許就不用這麽寂寞了,死了就可以陪著淩沐絮一起看不一樣的世界了。

這是他們兩個共同的心聲,在淩沐絮槍決那天共同許下的絕望。

別墅區的車輛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像卡車之類的車子更是少見,很幸運的是他們見到了,就在不遠處,朝這個方向開來。

整齊的麵對麵,凝望那個飛速駛來的卡車,感覺就像是看到淩沐絮笑著向他們招手,他們也感覺很幸福。

卡車真的靠近他們的那一刻,二人毫不猶豫的從原點奔到路中央,任由司機刹車在及時,也免不了撞到他們的命運。

兩具身體騰空而起的霎那間,他們麵上都露出了美麗的笑容,與此同時也許下了永遠跟淩沐絮在一起的願望。

身落,鮮血染紅了,不算寬敞的馬路,讓這個蒼涼的冬季,多了一片妖冶的色彩,可惜的是這道色彩是苦澀的。

蔚藍的天空,沒有鳥兒飛過,單調的像一張純白的紙張。

然而,奄奄一息的兩個人,卻慢慢的閉上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