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冕

第373章 吐吐就習慣了

第三百七十三章 吐吐就習慣了

咕嚕一聲,不知道是哪位重裝騎士吞咽了一口唾液,這三千精銳的目光已經完全呆滯了。見過霸道的,沒見過這麽霸道的。直接轟山。而且還是一舉功成。敵人的埋伏就在這麽短暫的瞬間被完全破掉了。先不說他們的實力有多強,單是這種直接有效的做法已經征服了重裝騎士們。

足足近一刻鍾,山上的滾石、滾木還有塵土煙霧才逐漸停了下來。山頂上的慘叫聲卻一點也沒有減少。

“自由行動,遇到敵人,不論是否受傷殺無赦。”姬動冰冷的聲音令日月學堂的學員們機靈靈打了個寒戰。要說震驚,他們絕不在敵人和重裝騎士們之下。他們怎麽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實力竟然能夠達到如此程度。那可是三百米的距離啊!三百米外的攻擊,能夠產生如此恐怖的效果。這真的是我們做到的麽?

“是。”對於姬動的命令無條件執行,日月學堂的學員們在近三個月的地獄式訓練中已經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三十道身影分成六組飛快的朝山上攀登而去,行進過程中分毫不亂,更是腳踏分身錯影,帶起一絲殘影,不斷變換著身形的位置。這樣才能讓敵人無法鎖定。

陳思璿眉頭微皺,向姬動道:“姬動老師,這麽做是不是太殘忍了。難道連傷者也要殺麽?”

姬動淡淡的道:“記住,這是戰場,在戰場上是沒有仁慈可講的。隻有死人才完全不具備威脅。更何況,隻有讓他們真正見血,真正的殺戮過,才能令他們完成這段時間苦修的升華-0否則,你以為我為什麽會帶著他們來到這裏?”

說完這句話,姬動腳尖輕點,整個人已經扶搖而上,跟隨在他的學員們後麵登山而去。

看著姬動的背影,陳思璿輕歎一聲,她發現,自己以前似乎對他的了解並不全麵,在他那份深情之外,還有許多自己未曾看到過的東西。單是這份果決,就已經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攻山。”狼天意這邊也同樣下達了命令,三千重裝騎士們這才反應過來,山賊的埋伏已破,他們現在需要的就是剿滅對方。

日月學堂六組學員此時已經登上了山腰處那些山賊們埋伏的地方,當他們剛一來到這裏,就不禁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如同地獄一般的場景。到處都是鮮血飛濺留下的痕跡,破碎的屍體,殘肢斷臂,甚至還有內髒、腦漿,慘叫聲不斷從四處傳來。五百名山賊,在亮前他們那一炸之下,就死了近百人,受傷者更是足有二、三百之多,隻有一些運氣特別好的,距離被轟炸中心較遠的山賊才得以幸免,此時早已跑了。六組學員所麵對的,都是受了傷無法逃走的山賊。這些山賊還需要動手屠戮麽?女學員們早已一個個臉色慘白,如此情景他們誰不是第一次見到?眼前這可不是魔獸,而是活生生的人,和他綸一樣的人啊!“還不動手。”姬動冰冷的聲音適時響起。

機靈靈打了個寒戰,學員們一個個緊咬牙關向姬動看來。

突然間,他們眼中的姬動突然變得模糊了,下一刻,姬動已經化為一道流光出現在他們背後,等他們轉過身來的時候,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就在姬動身前,數十根白色的長矛停滯在半空之中緩緩融化,而不遠處,一個瘦小的身體已經在緩緩倒下,飽的頭已經不見了。

偷襲,這是偷襲,利用學員們不適應眼前場景的機會,山賊中留下埋伏的魔師突然暴起偷襲。這些白色的長矛無疑是庚金係魔師最擅長的群體攻擊方式。如果麵對這些攻擊的是六冠以上魔師,那麽,就算之前未曾發現,他們自身的魔力也會感受到危險形成屏障來防禦。可是,日月學堂這些學員們隻不過是平均兩、三冠的魔師而已。

“你們記住,這裏是戰場,你們所麵對的,都是敵人。就算他們傷的再重,隻要還有一口氣在,都可能佘臨死反噬,反咬一口。如果我不出手,現在你們三十個人已經是三十具屍體。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隻有屍體才是最為可靠的。還需要我再說什麽嗎?動手。

最後兩個字,姬動完全是爆喝出聲,強力的精神震蕩刺激著日月學堂學員們的神經,下一刻,他們終於開始發動了。一道道濃烈的魔力光芒,就像是發泄一般四散轟擊。山賊們幾乎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碩果僅存的幾名隱藏在人群中打算偷襲的山械也根本沒有任何機會。慘叫聲伴隨著那濃烈的魔力光芒閃耀不斷響起。六組學員,就像是六柄死神鐮刀一般,不斷收割著他們的生命。

當狼天意帶著他的重裝騎士們來到山頂的時候,不禁吃驚的張大了嘴。他是見過血經過不少實戰的。可眼前這種屠戮的景象卻還是第一次見到。那宛如瑞氣千條的魔力光芒,瘋狂的收割著一條又一條山賊的生命。當他來到山頂的時候,正好看到最後一名山賊被一道濃烈的紅色火焰所吞噬。

重裝騎士們已經完全不需要動手了,在這半山腰上,就絡是被重型戰車碾過了一樣,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很難找到。而那三十名回歸到姬動身邊,一個個臉色慘白的學員們正在不斷的喘息著。在他們之中,可是有十五名女學員啊!他們每個人都是那麽的青春年少,甚至都帶著幾分稚嫩。可就是這樣的三十個年輕人,卻帶走了數百條生命。

狼天意吞咽了一口唾液,心中暗想,這究竟是怎麽一個團隊啊!難道說,少女是在培養殺手不成?

這可以說是重裝騎士們麵對的最簡單的一場剿匪戰鬥了,隻不過是爬山而已,甚至都沒動手的機會。此時,再也沒有一名精銳騎士敢小看眼前這些年輕人,尤其是那個一頭白發,站在那裏神色冷峻被副軍團長稱之為少主的年輕人。難道他是魔鬼麽?就算是軍隊中最嗜殺的劊子手,恐怕也比不上他吧。毫無疑問,屠戮山賊的命令就是他所下達的。

“哇一一”辛舞第一個吐了出來,殺戮對內心的衝擊,濃重血腥味和著地獄般場景對生理的刺激,令她再也忍耐不住。而她這一吐,就像是導火索一般,三十名學員無不彎腰大吐起來。

姬動腳尖點地,騰身而起,緩緩落在狼天意麵前“我想,這裏不需要打掃戰場了吧。讓你的人再休息一下吧。”

“是,少主。少主,您的這些學員不會有事吧。”狼天意試探著問道。他現在才明白自己當初得罪姬動的時候有多麽幸運。如果不是自己抬出鑽石軍團的名頭,恐怕連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吧。

姬動淡淡的道:“吐吐就習慣了。不經曆風雨怎麽見彩虹?沒見過血永遠也成不了真正的戰士。”丟下這句話,他已經徑自走到一旁,站在一塊較高的石頭上朝遠方看去。

“給你。”不知道什麽時候,陳思璿已經來到了姬動的身邊,將一瓶烈酒給到了他麵前。

姬動也不客氣,一字排掉瓶口,仰天灌下烈酒,隻有在感受著烈酒帶來的灼燒時,他邵淡漠的眼神中才會出現幾分熾烈的光彩。

陳思璿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姬動的側臉,突然間,她對他道:“姬動老師,我想親你一口“噗一一”姬動一口烈酒猛的噴了出來,酒嗆到氣管,頓時劇烈的咳嗽起來。陳思璿趕忙上前,一邊為他拍著背,一邊低笑起來。姬動眼中的淡漠頓時被羞惱所代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隻是因為劇烈咳嗽著說不出話來。

他第一次發現,這陳思璿的心理素質竟然如此強悍,要知道,單是這裏的血腥味兒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怎麽也想不到她會在這種情況下對自己說出這麽一句話,頓時被嗆到了。

“姬動老師,你怎麽這麽大反應。難道你和我的想法一樣麽?”陳思璿向姬動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向上卷曲的修長眼睫毛就像能勾人魂魄一般。

“少胡說。”姬動側身拍掉陳思璿為自己柏背的手,手中的酒瓶也隨手丟了出去。

“姬動老師,那你讓不讓杈親啊?”陳思璿小聲的問道。

姬動怒道:“不讓。這裏是戰場,可不是給你調情的地方。你再不注意點,就回學院去。”

陳思璿低下頭,嘟囔了一句“男子漢大丈夫還會害羞,親一下又不會少塊肉。真小毛。”

姬動上身微微一晃,險些一頭從石頭上栽下去,沒等他發作,陳思璿已經遠遠的跑開,去安慰那些被姬動說是吐吐就習慣的學員們了。

之前,他的r情確實不好,眼前這番殺戮景象,令他不自覺的想起了當初聖邪島上萬雷劫獄界爆發時的情景,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他的烈焰。可被陳思璿這麽一打岔,他的心情反而好多了,連喝酒的心思都沒有了。他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麽陳思璿對自己如此癡纏。當初藍寶兒雖然也喜歡他,可卻遠遠沒有陳思璿這麽直接。麵對這種毫不掩飾的倒追,他也沒有任何辦法,人家又沒做什麽過分的事,他不會愛上別人,但他也沒法阻止人家喜歡他啊!喜歡一個人又沒有錯。

直到吐無可吐,日月學堂的學員們才逐漸停了下來,偶爾還不禁幹嘔一聲。

陳思璿拿了一些清水給眾人,讓他們漱漱口。紫晨星湊過來,壓低聲音道:“思璿,你怎麽沒事?”

陳思璿道:“姬動老師說的對,這裏是戰場。如果不是敵人流血,很可能就是我們流血。不想變成這些山賊的樣子,在對敵的時候就要果決。雖然我也認為姬動老師的做法有些過激,但我還是支持他。

大家趕快休息一會兒吧。戰鬥才剛剛開始。”

她在這邊安慰著學員們,另一邊,狼天意來到姬動身邊“少主,我有個建議。不如讓我的士兵和您的學員們聊聊吧。我們也都是從這種情況中走過來的。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比您這些學員還不堪呢。我手下這些都是老兵油子了,讓他們去開導開導您的學員或許效果會更好。

姬動有些驚訝的看著狼天意“這是個不錯的辦法,那就麻煩你了。

很快,狼天意就專門從他手下的士兵中挑出了三十個能說會道的,跑過去開導一眾學員了。姬動凝神聽了幾句,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又不得不承認,這種開導還是很有效果的。他要的是學員們適應戰鬥,但卻絕沒打算給他們心中留下陰影。

“兄弟,吐的爽不爽,這沒什麽,就當清清腸胃了。”一名老兵對一名學員說道。

學員怒道:“你是耒笑話我的麽?”

老兵道:“當然不是。我是來表示欽佩的。

學聖更怒:“你諷刺我麽?”

老兵道:“更不是了。我是真的很欽佩你們。當初,我們這些老兵也都是上過戰場的。那時候,別說是殺人,看到敵人都手軟腳軟,等到敵人衝到跟前,隻敢胡亂揮舞手中的武器,要不是那時候的老兵幫忙,我早就死啦。”

學員的臉色平靜了幾分,被老兵的話-吸引住了。

老兵繼續道:“後來,我終於第一次殺人了,那一次,我整整吐了三天,晚上一閉眼就合夢到我殺死那個人的樣子。足足半個月沒緩過來。和我那時候比,你們就強的太多了。平均每個人都殺了有近十名山賊吧。就衝這個,我就要對你豎起大拇指,說一聲好樣的。”

一邊說著,老兵偷偷的瞥了不遠處另一名老兵一眼,壓低聲音道:“看到那家夥沒有?他當初還不如我呢。我最多也就是吐吐,據說,這小子從戰場上下來以後,全身都是臭味兒,竟然大小便失禁了。所以,我一直認為,第一次殺人,隻要沒尿褲子就是好樣的。小兄弟,現在你明白為什麽我會說佩服你了吧。”

“你不是在哄我吧。”學員有些疑惑的說道。

老兵拍拍胸脯,道:“當然不是,熟悉我的兄弟都叫我一聲三叔,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我三叔什麽時候說過謊話。”

學員臉上的蒼白緩和了許多,和老兵也熱絡了起來“三叔,你的身材真魁梧啊!”

老兵反手拘拘學員的胸脯,得意的道:“你們是魔師,比魔力我當然不行,要說身材,那咱絕對是軍團裏排在前幾名的。咦,小兄弟,你的胸肌很發達啊!真看不出來。”

學員惡狠狠的盯著三叔的手“我是女生。”

老兵:“呃……,我先走了,我也去吐一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