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淩九界

第86章 打入地牢

第86節 第86章 打入地牢

屍王奄奄一息的躺在廣場上,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下。

頓時,所有人都傻了眼,愣愣的看著屍王,麵麵相覷。不少人是第一次看到不死族,所以也無從判定這是否就是真正的屍王。

不過,四大院長,一些資曆高深的長老一眼就看出來了,更不用說太上長老白若塵。

“屍王……不錯,果然是不死族屍王。”天通真人臉色當即大變。

這一聲驚詫打破了現場的沉寂,立即引得所有弟子紛紛退後,唯恐這屍王發怒,傷及無辜。

與此同時,許多弟子也都下意識的遠離了葉夜,遠離了黃庭院的人。

黃庭真人也愣住了,屍王的真假他還是可以判定的,他不能因為葉夜是他的得意弟子,就包庇他,就算他想包庇也包庇不下去。

“怎麽回事?白淩峰你把話說清楚?其他三院弟子呢?”玄道真人也急忙追問起來。

白淩峰看了一眼神色呆滯的葉夜,眼底閃過了一絲陰險,轉過身,白淩峰恭敬的朝著玄道真人和地鎮真人施了一禮。

“抱歉,兩位師叔。白淩峰無能,沒有照顧好大家。這才讓葉夜這賊子勾結骨皇,陰謀得逞。那一日,我們進入骨魔沼澤之後,馬上就遇到了血魔老祖,而隨後屍王也似乎商量好了似的出現,聯手之下,將我們屠殺殆盡。除我之外,三院弟子已經全部陣亡!”白淩峰一臉愧疚的說道。

玄道真人和地鎮真人當場險些昏倒過去,這次拍去磨礪的都是他們的精英弟子,雖然談不上天才,也必要時刻也是拿出來撐門麵的。

現在卻全部死在了骨魔沼澤,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你說謊!白淩峰,你這個邪徒,你詭計多端,你為什麽敢做不敢當?你這小人!”陸飛咬牙怒斥。

白淩峰冷哼起來:“事到如今,你們還想顛倒黑白?你們黃庭院明知道沒有機會成為第一戰隊,便勾結骨皇,殘殺其他三院弟子,好讓我們失去資格。這樣你們就可以不戰而勝對麽?葉夜,你就不覺得這麽做很可恥?”

白淩峰說起話來理直氣壯,好像自己才是受委屈之人。

葉夜強忍著心頭怒氣,他沒有爆發,他知道現在的局麵已經開始轉向白淩峰,於是陷入困境,越要冷靜麵對。

“我呸!你說葉夜勾結骨皇,這萬萬不可能。骨皇若是殺了你們,怎麽不將我們一起殺了?對骨皇來說,這不過是舉手之勞。”林堯反駁道。

大家都知道不死族最好吸人陽氣,食人血肉。根本不可能放過葉夜一夥兒。

白淩峰眼色一冷,反而問道:“你們可以生還,我怎麽知道其中的內幕?”

刹那間,一片嘩然。所有弟子都開始猜忌起了葉夜一夥兒。

白淩峰話裏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林堯一時氣急,說錯話,反而給白淩峰抓住機會。這一來,所有人都會懷疑葉夜跟不死族的關係。

“好哇!好你個黃庭院,好你個葉夜,你們居然勾結不死族,殘殺同門。如此罪大惡極,當形神俱滅!”天通真人頓時怒斥。

此時,其他兩位院長也憤憤不平,白淩峰說得跟真的似的,而且還拿出了屍王這個物證,讓人不得不信。

“黃庭真人,這次你要給我們一個交代!我們三院弟子不能白白犧牲。”玄道真人吹胡子瞪眼。

“你們這第一戰隊榮耀來得太陰險,根本就沒有資格代表宗門出戰。不……現在應該考慮該如何懲治葉夜他們。”地鎮真人也不客氣。

葉夜頓時被千夫所指,好像變成了宗門的千古罪人。

“跟我玩,你還太嫩了。葉夜,這一次不用我出手,你們就得死無葬身之地!哼!”白淩峰眯著雙眼,心中暗自冷笑,好不暢快。

葉夜等人有苦說不出,完全落入了困境,現在無論他們說什麽,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了。

而最艱難的卻是黃庭真人,好不容易奪得了個第一戰隊榮譽,可以代表宗門出戰。卻不料是這個結果,更讓黃庭真人無奈的是,他也無從判定葉夜到底是不是勾結了不死族。

“葉夜,你無話可說了吧!”白淩峰看著葉夜,冷笑起來。

確實,葉夜確實無話可說了,他還能說什麽?他們還會相信什麽?

葉夜苦澀一笑,搖了搖頭,一言不發。

“很好,既然如此,趁著這麽多師兄弟在場,都可以作證。還請白太師叔做出製裁來。”白淩峰一躬身,直接請示白若塵。

白若塵神色古井不波,掃了白淩峰一眼,又看了看葉夜。隨即開口道:“其一,黃庭院戰隊第一的資格取消!其二,葉夜勾結不死族殘殺同門,打入‘天獄’,三日後斬首示眾,其餘同黨暫且收押,待驗明身份再作判斷。”

嘩……

白若塵的話立即引起了廣場上如潮的騷亂,眾人臉色大變,尤其是黃庭院的弟子,明顯是接受不了戰隊第一被取消,以及葉夜被問斬的後果。

葉夜雖然有嫌疑,但如此草率斬殺也確實有些冒險。萬一葉夜是被冤枉,或者被人蒙騙,罪不至死,那門派豈不是錯殺了一個天才?

當然,這隻是黃庭院眾人的想法。而在其他三院看來,這懲罰還算輕了,葉夜一夥兒殘殺同門,誣陷白淩峰,而陸飛三人卻隻是被收押。

不過此時最得意的莫過於白淩峰了,他原本是身份暴露,要被追殺。可現在卻反而致葉夜於死地,雖然其他三人暫留一命,但隻要葉夜死了,其他三個就好對付多了。

“什麽?這算什麽?葉夜怎麽可能勾結不死族?哼,枉你什麽太上長老,真是瞎了眼……”陸飛瞬間暴怒,不管三七二十一,指著白若塵就大罵一通。

“放肆,你小子找死?還不給我閉嘴!”黃庭真人立即怒斥了一聲,一掌擊在陸飛胸口,直接將其震暈了過去。

“來人,把陸飛三人收押下去。牢牢看守,別出任何閃失。”黃庭真人當即吩咐。

林堯、雲霓也十分不理解,可也知道黃庭真人不好做,眼下有氣也隻有憋在心底了。

看著雲霓三人被收押下去,葉夜咬著嘴唇,心中萬般不甘。他怒視著白淩峰,怒視著一幹院長,長老,豁然大笑:“哈哈哈哈……好,好啊!隻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後悔!”

葉夜沒有掙紮,沒有反抗,眾目睽睽之下,這麽多高手坐鎮,他也沒有任何別的想法。

“白淩峰,你帶人將葉夜壓入‘天獄’!不得有誤!其他人,全部散去。”白若塵大袖一揮,人影已經消失在了廣場上。

白淩峰嘴角一撇,帶著一抹嘲諷,掃了一眼葉夜:“我早就說過,你不要跟我玩什麽花招,早晚會出事的。來人給我把葉夜綁了!”

隨即,幾名弟子用法寶金繩將葉夜五花大綁,白淩峰押著葉夜在眾人視線之中,將其帶下山去。

鍾樓廣場,不少弟子唏噓起來。

葉夜,兩年之間,從默默無名到一飛衝天,大家原以為羽殺宗又一個天才冉冉升起,想不到勾結不死族,殘殺同門,現在落到了個斬首示眾的結果,怎叫人不感慨?

天獄,羽殺宗最深層,最可怕,一個銅牆鐵壁的世界!

天獄建立在山脈地底,深邃廣闊,不見天日。天獄之中關押的人很少很少,因為隻要關在了天獄之中,就意味著離死不遠,很多人都已經被殺了。

當葉夜被押送到了天獄時,看著那地縫之中那一座巨大的黑鐵之城,他的目光卻沒有任何恐懼。

“嗬嗬,葉夜,我早說過你鬥不過我!如果你肯老實本分的過日子,我白淩峰也不會為難於你。隻可惜現在的你知道得太多,我不能將你留在人世了。不要有什麽怨念,也不要有什麽掙紮,這都是你自找的。”

看著鐵窗另一頭的葉夜,白淩峰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

“多行不義必自斃!別得意白淩峰,就算我死了,你也不會有好下場!”葉夜不動聲色。

白淩峰愣了愣,隨即仰天大笑:“哈哈哈……可愛,真是太可愛了!想不到你葉夜也會說出這麽軟弱無力的話來。多行不義必自斃,好哇!我就要看看是你先死,還是我先死。三天,你隻有三天活著的時間了,還是想好下了地獄怎麽跟閻羅王訴苦吧!哈哈哈……”

白淩峰一臉得意,關上鐵牢鐵窗,昂首闊步的走了出去。

葉夜深吸一口氣,退了幾步,看了一眼這昏暗潮濕的天獄地牢。

“三天,是啊!隻有三天時間了,我絕對不能讓白淩峰逍遙法外。否則死的不單單是我,雲霓他們也要死,未來整個羽殺宗都要覆滅!怎麽辦?到底怎麽辦?”

葉夜坐在鐵床之上,雙手抱頭,蹙眉苦思。

這個結局是葉夜完全沒有想到的,這一次不但沒有揭發成功,反而被白淩峰陷害,關進了天獄之中。

到了天獄,葉夜肯定是逃不了的,除非他有雪女那般修為。可讓他白白等死,那不是葉夜心甘情願的。

“不行,我一定要找出破綻,白淩峰,他一定有留下什麽破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