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淩九界

第93章 無影劍宗

第九十三章 無影劍宗

玄陰密域,三個月後……

嗖!嗖!嗖!

白茫茫的世界中,一道人影滿天竄動,身上的靈氣變幻不斷,似乎要將這人給包裹起來,化為虛無縹緲。

隻是,樣子看上去有些笨拙,身法軌跡十分明顯,如果與人對敵,定被人一招擊殺。

“哎!想不到單單一道蜃氣就這麽難以修煉,更何況五種蜃氣同修?”林堯停下身子,神情稍顯失落。

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林堯連一道蜃氣都沒有修成,更別說“大羅五氣蜃”了。

“天罡氣殺術——”

陡然間,一個亢奮的聲音暴起,遠處,一團爆裂的罡氣漫天散落,剛剛凝聚成形的一座罡氣大山化為烏有。

陸飛瞪大了眼睛,隨即搖了搖頭,輕歎了一聲:“還是差了一點啊。”

就在他感歎之際,一道白得刺眼的光芒從天而降,滋滋的雷電火花風馳電掣,龐大的靈氣四麵席卷。

二人不由同時一驚,看了過去。

雲霓如天仙下凡,手持紫霄劍,驟然一劃。

劍如閃電,氣若驚虹。這股氣息瞬間凝聚成一塊十丈長的白色光劍,激射而出。

“雲霓的大九流光劍,練成了?”陸飛和林堯猛然一怔。

不過就在此時,時空的另一邊傳來一聲巨響。

轟隆……

一尊土黃色的巨拳隔空轟出,白色的世界居然發生了微微的波動。順著巨拳看過去,之間葉夜的頭頂似乎出現了一個百丈巨猿,隻是這巨猿虛影還不甚清晰。

天空,一劍一拳猛然相撞,強橫的真罡撕裂迸射,土黃和亮白的光芒交織在一起,華為一片片金光散落天地各處。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不斷傳來,劈劈啪啪轟隆隆……

陸飛和林堯嘴角一抽,瞪大了著雙目,神色震驚得看著那一場滅日風暴。

“雲霓,不錯啊!大九流光劍的威力果然很強大,不過似乎還沒有修煉大成。因為我這泰坦山皇拳也隻修煉了個皮毛。”葉夜飛身而下,落在雲霓麵前,笑道。

雲霓神色微喜的看著手中的紫霄劍,輕輕額首,秋水眸子波光粼粼的。

“是啊!我才修成了九分之一,大九流光劍大成之後,可以九劍齊發,也可以聚成一體。我也無法想象那時候的威力有多大。”

葉夜眼神一顫,顯然有些驚愕:“什麽?這才九分之一?果然是一門殺傷力恐怖的神通。已經過去三個月了,我們要抓緊時間。”

“恩!”雲霓含笑點頭。

看到這一幕,陸飛咬了咬,跺了跺腳,恨恨道:“沒道理,沒道理。雲霓的大九流光劍比我這天罡氣殺術還難修煉,我怎麽能夠落後?不管了,不吃不喝不睡我要不能丟隊啊!”

抓起炫刺劍,陸飛強忍著身心勞苦,繼續修煉,頓悟。

遠處,林堯也似乎被刺激到,作為戰隊中年紀最大,資曆最老的隊員,他怎麽甘心落後?

“我們是一個整體,我不能給戰隊拖後腿!堅持吧!”

六個月後……

“哈哈哈,罡氣大山,終於成功了。”

“蜃氣,原來這就是蜃氣的奧妙。不錯,抓住了這個訣竅,才算是正式敲開了大羅五氣蜃的大門。”

“流光合璧,四劍一體!”

“嚎叫吧,我的大猿王!哈哈哈……”

九個月後……

“我們開始對戰練習吧!看看到底誰的無上神通更厲害!”

“好哇!再過不久,就可以開始團隊練習了。嘿嘿!”

……

山中無甲子,在葉夜他們瘋狂的修煉中,時間飛逝。一轉眼,已經到了宗門大會的前夕。

這一夜,月明星稀,天朗氣清,正值夏暑!

山穀之中格外幽靜,直到那嘎吱嘎吱的大門關閉聲響起,方才驚動了棲息深處的一些飛鳥。

親手關上了神廟大門,葉夜深呼一口氣,看了眾人一眼。

他們的眸子都好似暗夜星辰,閃閃發光,那種精神力量顯然已經脫胎換骨。

“差不多一年了,我們終於出關了。走吧,也是時候讓他們顫栗了。”

收起密域令箭,葉夜腳步一蹬,直衝而上。三人隨影隨行,眨眨眼功夫,已經消失在了山穀中。

葉夜他們沒有驚動任何人,各自回到住處,洗個澡,換一身趕緊的衣服。等待著的旭日初升的那一刻。

翌日清晨,四人早早動身,來到會堂,給力黃庭真人一個驚喜。

黃庭真人連連點頭,像看著什麽稀世珍寶一般看著葉夜四人,道:“不錯,不錯!這一個月的時間,你們洗練了浮躁,修為也隱藏得很好。要是早得上百年,隻怕我也看不出你們的真正實力了。”

“隱藏實力,讓對手摸不清楚。這都是院長您平時的教誨。”林堯道。

黃庭真人摸著胡須,臉色十分欣慰,點頭道:“很好,你們切莫因為修為的暴漲,就掉以輕心,沾沾自喜起來!要知道這一次參加宗門大會的都是厲害角色,藏龍臥虎。輕易暴漏,很容易被擊潰。”

宗門大會,那可不比門派內的比鬥考核。那是真正的大舞台,整個八荒大陸,所以有的宗門都會參加。

到時候,不單單隻有普通宗門,一些王級門派也會來。甚至還有霸主級宗門的高手坐鎮。

閉著眼睛想一想,不難想象出那是一個怎麽的宏大場麵了。

“院長,您平時似乎也沒跟我們多講講宗門大會的事,現在總可以鬆口了吧!”陸飛道。

黃庭真人哈哈一笑:“平時不跟你們講,那是因為講了也沒用,隻會擾亂心神,影響修煉。不過現在你的修為讓我很滿意了,況且後天就是宗門大會,確實要跟你們講一講詳情。”

聞言,四人立即來了精神,豎起耳朵,聽聽黃庭真人宗門說。

“宗門大會的意義我就不多說了,你們是知道的。先說說規則吧。按照往屆的經驗,宗門大會分為王級組和普通組。

王級組是王級宗門間的比拚,重新洗牌,升降品級。不過王級組跟我們無關,也不在同一個地方進行。”

頓了頓,黃庭真人接著補充道:“我們隻關心普通組,普通組亦是如此,戰隊相互交鋒,淘汰,晉級……不過這一次的宗門大會跟往屆也有不同,就是不需要參加預賽。

以往,會有一個類似於骨魔沼澤的磨練之地,讓各個戰隊進入其中,優勝劣汰。最後剩下來的幾支隊伍,則參加複賽,另外七品宗門是直接進入複賽的。

可今年已經取消了這一步驟,而是七八九品宗門直接開始相互交鋒。普通宗門會分為三個小組,每一個小組的第一名都擁有一個挑戰王級宗門的名額。

如果挑戰成功,立即可以躍升為王級宗門。而王級宗門則會下降一個品次。不過王級組隻有一個組,就算第一名也沒有資格挑戰霸主級,除非連續三屆都穩居第一,才有機會挑戰霸主級。”

聽到這裏,葉夜好奇發問:“要是王級戰勝了霸主級會怎麽樣?”

黃庭真人神色一怔,沉默了少頃,隨即道:“這個還真不知道。因為從沒有哪一支王級門派可以連續霸占第一三屆。不過那也不是我們關係的問題,我們隻關心可否升級,隻要不被瓦解就行了。

八荒大陸宗門眾多,一共設立了五個分站。這一次,我們是在東荒的九華山站參賽。普通組一共二十四個門派,前三挑戰王級,前六升級,後十八名全部降級。”

“哦?二十四個門派,分三組,也就是一組八個宗門。這麽說,至少要進入小組第三輪,爭奪一二名的宗門才能夠不被降級!”林堯分析起來。

“進入第三輪,難度不小啊!”雲霓道。

“難度自然不小。往屆,羽殺宗還沒有哪一次進入過第三輪。此次參加大會的基本上都是八品和七品宗門,隻有少數幾支九品宗門。在他們眼中,羽殺宗就是炮灰,是踏腳石,誰都可以踩上一腳。”黃庭真人道。

聞言,四人當即就不願意了。

炮灰?踏腳石?開什麽玩笑!一年的苦修可不是白費的。

“比如上次來上門鬧事的血影門,他們就是七品宗門。如果運氣不好,跟他們分到了一組,他們肯定不會手軟!”黃庭真人又道。

南宮家族就是依附在血影門,南宮烈和血滴子囂張跋扈的上門鬧事,還曆曆在目。

除了血影門,還有陸家堡依附的鐵血門,鐵血門同樣是七品宗門。經過上次陸家堡事件,陸震天休書鐵血門,也是為了此次宗門大會。

同樣,鐵血門也不會放過葉夜一夥兒。

不過對於葉夜來說,最可怕的還是無影劍宗這個四品王級宗門。葉夜滅了王家,王燁修若是知道了這件事,又怎麽可能放過葉夜?

“對了,東荒九華山是什麽門派的地盤?”陸飛忽然問道。

黃庭真人回道:“無影劍宗!”

“無影劍宗?”葉夜猛的一驚。

眾人幾人都詫異的看著葉夜,不知道他的反應為何這麽強烈!

“怎麽?你知道無影劍宗?”黃庭真人問道。

葉夜搖了搖頭,緩緩道:“隻是聽說過。”

這是他心裏的秘密,他不想說出來,讓大家承受更大的壓力。

“話說這無影劍宗到底什麽來頭,居然是四品宗門!豈不是準霸主級了?”陸飛好奇起來。

黃庭真人解釋道:“無影劍宗的實力十分強大,底蘊深厚,聽說是數萬年前就威名赫赫。不過數萬年前,無影劍宗還不叫無影劍宗,而稱之為‘蜀劍門’。乃是當時最強大的劍修門派,其祖師爺的‘破天劍道’不比我們羽殺宗的‘絕殺劍道’差。

當時還沒有八荒大陸一說,根據曆史記載,當時隻有東荒和西荒。東荒是正道宗門地盤,而魔道則盤踞西荒,中間隔著荒海。那個時候,蜀劍門就是東荒正道群雄的首領。”

聽到這話,葉夜四人都有些咋舌起來。想不到無影劍宗的曆史這麽悠久,而且數萬年前就獨霸一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