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淩九界

第492章 真相

第四百九十二章 真相

大殿之內,沒有其他人,一老一少坐在椅子上

“妖皇,你別想耍什麽花招,有話快說!”葉夜首先開口了。

妖皇沉吟一聲,其實他早就想說了,隻不過一直沒有機會開口,也不能夠過早的告訴葉夜這個秘密。

“其實這麽多年來,我知道你對我的誤會很深,事情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妖皇緩緩說道。

聞言,葉夜心神一動,臉色有了些變化。

“誤會?你難道是想說,我這些年來冤枉了你?你沒有抓我的爹娘?”葉夜反問。

妖皇搖了搖頭,又道:“不錯,我確實抓了你爹娘,這一點,你大伯沒有騙你!”

葉夜冷哼一聲,道:“即使如此,你還有什麽好冤枉的?你自己都承認了,趕緊把我爹娘放了吧!”

原本聽妖皇說其中有所誤會,讓葉夜心中還有些動容,以為自己真的錯怪了妖皇。

如果真是誤會,葉夜便也不用跟自己的外公刀劍相向了。

可妖皇立馬就承認確實抓了自己爹娘,這讓葉夜更怒了幾分。

“以前我不想跟你說,是因為你還小,實力太弱,跟你說了,也沒作用,反而會影響你今後的修煉。現在你實力強大了,連我都不是你對手,而且你也進入了天鬥學院,也是時候告之你真相了。”妖皇歎了一聲。

“真相?”葉夜臉色再次變色。

妖皇點了點頭,思量了許久,這才將當年的那些秘密娓娓道來。

“當初,你爹葉淩風跟你娘秋素衣情投意合,開始我知道你爹是人族修者,確實是很反對的。也做出了一係列拆散你爹娘的事情,這並不是因為我反對你娘的選擇,隻是……你爹葉淩風並不是一個凡人。”妖皇語出驚人。

聽到這話之後,葉夜心中大驚,不禁問道:“什麽?我爹……我爹不是凡人?到底怎麽回事?”

妖皇歎了歎,接著道:“你爹並不是河陽城葉府的血脈,是從外麵撿來的遺孤

。你爹他,是鴻蒙一族的後人。”

“鴻蒙一族?我爹不是葉家的人?不可能……”葉夜隻覺得腦海如炸,要神經錯亂了。

“鴻蒙一族,是遠古族氏,供奉鴻蒙大仙,修煉鴻蒙天道。我也是偶然之中查獲這個消息,這才不讓你娘跟你爹在一起。”妖皇道。

遠古時代,大紀元開辟之處,天地混沌,重演洪荒。

天地九界,都要受到波及,而鴻蒙一族則正是這個時候衍生出來的。

而鴻蒙一族的弟子,個個都是天生的戰鬥天才,強大無比,修煉速度奇快,天賦超然,很快鴻蒙一族就發展壯大起來,甚至可以媲美九界之中的某些星界。

“你可以想一想,這些年來,你的修煉速度也好,氣運奇遇也好,是不是都比一般人強大得多?你真以為自己隻是一個凡夫俗子麽?不錯,你的確很努力,但如果沒有鴻蒙血脈,你不可能這麽快的達到大能六階。”妖皇繼而解釋道。

聽到這些真相,葉夜無法接受,自己居然是鴻蒙一族的後代,到底是確有其事,還是妖皇故意編造出來的謊言?

“照你這麽說,我爹是鴻蒙一族,跟我娘在一起,應該是無上光榮,你為什麽卻還要萬般阻攔?”葉夜質疑起來。

妖皇長歎一聲,搖了搖頭,道:“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裏!不錯,鴻蒙一族,強大無比,從遠古時代開始就已經威脅到了各界的地位,隱隱之中,大有成為第十界的趨勢。

因此,其他九界都不待見鴻蒙一族,而在這其中,尤其是紀元界最為痛恨鴻蒙一族。終於有一天,紀元界發動了對鴻蒙一族的剿滅計劃,趁著鴻蒙一族尚未壯大,便將其扼殺掉。

鴻蒙一族雖然發展神速,但跟紀元界這種底蘊豐厚的星界來比,差距不小。最後整個鴻蒙一族被紀元界滅掉,鴻蒙弟子開始亡命天涯的日子,你爹就是其中一個逃走弟子的後代。

而紀元界是要趕盡殺絕,不肯放過任何一個鴻蒙族。當我知道你爹是鴻蒙族後,還哪敢將女孩嫁給他?”

原來是因為葉淩風鴻蒙族的身份,有著潛在的威脅,隨時可能喪命,得知這件事之後,妖皇才不願將秋素衣嫁給他

當時,妖皇也將利害關係告訴了秋素衣,隻不過秋素衣性子偏執,決定跟葉淩風在一起之後,便不顧一切,與之私奔。

在這過程中,妖皇發動自己的關係網絡,天下追捕。

而在這其中,就有七大劍皇的身影,七大劍皇聯手追捕秋素衣和葉淩風,不過最後反被秋素衣所殺,將其七人的道元種子吞噬體內,也就成為了“小七”。

逃過了這一劫之後,葉淩風帶著秋素衣回到葉家,在葉家祖先麵前成婚。

當時,葉家上下都不知道秋素衣的來曆,隻知道這個女人強大無比,修為深不可測,而且是才貌雙全。

因此,當時的葉家還歡騰了好久。

直到葉夜出生之後,妖皇因為得知七大劍皇全部被殺,大發雷霆,便親自出馬,從葉家把秋素衣和葉淩風二人都抓了回去。

而這件事,隨後也就暴露了,葉府中人都知道秋素衣是妖族妖女,從此之後,葉府變成了河陽城中的笑柄。

而葉夜也成為大家欺辱的對象,不過好在葉夜大伯葉淩空對他很好,仗著家主的身份,抱住了葉夜的性命。

另外一邊,妖皇抓回葉淩風和秋素衣之後,雖然怒上心頭,但卻沒有懲治二人的意思。反而是將其留在了妖族之中一段時間……

當葉夜知道這一切之後,整個人都傻了。

不料原本自己的身世如此的複雜,上一輩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

“那……那麽說來?你對我爹娘並沒有惡意?”葉夜看著妖皇,神色複雜。

妖皇長歎起來:“孩子,外公這些年一直不曾告訴你,一直隱忍,原本是像給你一個平靜的生活。可不料你卻踏入了修煉之路,想一想,或許這正是鴻蒙族的血統吧!現在,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了,我就把真相都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