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淩九界

第915章 粉墨登場

第九百一十五章 粉墨登場

九死戰場,顧名思義,九死一生的地方。

多少年來,無數高手喪命其中,而他們大多數都是含恨而終,或是自爆道元,或是燃燒靈魂,焚煉虛空,亦或是發動亡靈詛咒,令人不得好死……

在這裏,怨念衝天,血氣彌漫,久而久之,則是形成了一股強橫無比的戰場戾氣,一般虛仙甚至無法靠近

如若心智不堅,就會出現五感錯亂,神經麻痹,靈魂喪失,甚至被一些殘魂奪舍重生。

正如方才葉夜三人所經曆的一樣,幻聽幻視,喪失自我。

不過,葉夜持續這種狀態僅僅隻有短短一個刹那,隨即便恢複了清醒,但歐陽逸軒二人則依舊處於迷失之中,以他們的修為還是稍弱了幾分。

葉夜一手抓一個,帶著他們極速飆飛,同時掌心傳來一陣陣強大的元神之力,迅速的驅散侵入體內的魔障戾氣。

片刻功夫,葉夜便已經帶著二人落到了一片上古戰場之上。

這片戰場,處處都是戾氣滾蕩,血魔幻化,土地之上依稀可以看到森森白骨,甚至還有一些骨蛇在地上爬行。

骨蛇是被戾氣殘魂所驅使,可以進行簡單的實質攻擊,如果不注意,也有可能被其偷襲成功。

隻要這骨蛇咬你一口,很快吸幹你的精血,它便可以血肉重生了。

不過,這還隻是“九死戰場”的外圍,一般人根本就無法入內,往往來說,隻有經過三公主的黑玉令,才能夠打開“九死戰場”的大門。

恰巧,這黑玉令正在葉夜手中,他現在代理三公主的黑玉令三個月。

“啊……發生什麽事了?我們剛剛是不是差點被戾氣控製了?”歐陽逸軒驚魂未定,臉上冷汗涔涔。

葉夜微微點頭,道:“九死戰場,我也是第一次來。果然是名不虛傳,能夠進到這裏來的,都不是等閑之輩。”

“我們現在該怎麽做?”修羅大帝道。

“等,等他們過來,等大家都到齊。”葉夜雙手背負,其周身已經撐起了一層無形的結界,隔絕了這“九死戰場”中如毒蛇猛獸般的戾氣怨念,同時也斷絕了被那虎視眈眈的骨怪們偷襲的可能

過不多久,大家果然在靈霧之中又看到一道紅色身影飛掠而來,很快降落在了附近。

“嗯?隻有他一個人來了?葉夜,看樣子你猜得不錯,另外兩個,應該是搬救兵了。”歐陽逸軒盯著那紅衣主考暗暗點頭道。

聞言,紅衣主考也是故作平靜,背負著雙手,踱步而來。

他帶著一絲陰毒的冷笑,掃了一眼葉夜,道:“大概你們也都知道待會兒齊少主會來了,齊少主是什麽人物,你們不會不清楚吧?等齊少主一來,你們都得死,葉夜,這是你逼我的,哈哈哈……”

紅衣主考現在算是徹底攤牌了,也不藏著掖著,就是要告訴葉夜,齊少主是他的後台,牽涉到齊少主,必定牽涉到“齊天王”,這件事絕對沒完。

紅衣主考在元界混跡了一千多年,能夠成為測試殿的殿主兼主考,多少也是有些城府的。

他早不攤牌,晚不攤牌,偏偏在九死戰場之中,在失態即將升級的時候告訴葉夜,就是要以此來威懾,鎮壓,給葉夜一夥兒極大的心理恐懼,讓他們方寸大亂。

畢竟,不管你是多麽的優秀新人,麵對“齊天王”這麽一尊龐然大物的時候,多半都已經嚇成軟腳蝦了,哪還有什麽心思去鬥智鬥勇?

紅衣主考的心理戰術顯然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當然,這個效果隻是出現在了歐陽逸軒和修羅大帝的身上。

從二人蒼白的臉色便不難看出,他們心中還是異常的擔心的,頂著巨大的壓力和惶恐。

然而,在葉夜的臉上,卻看不出絲毫的變化,古井無波,紋絲不動,就好像對方所講一番,隻當放屁似的。

見得葉夜麵不改色,紅衣主考不由心念一動,暗暗自語:“這小子,是在虛張聲勢麽?還是說他真有什麽強大的後盾?”

紅衣主考瞬間又變得有幾分底氣不足了,他想嚇唬葉夜,但似乎沒什麽成效,如果繼續發動此類的心理戰術,反而是把自己的恐懼心理暴露了出來。

一時之間,紅衣主考也是不知所措,是繼續威壓葉夜?還是沉默對峙?

不過,就在他猶豫不決之際,那龐大的靈霧之中,又是嗖嗖嗖……十數道人影飆射而來,落在了他們的四周

這十數人,俱是修為不凡,披金戴銀,珠光寶氣,從那靈霧中衝出來的時候,恍如十幾個明亮的寶珠閃著炫目的靈光。

這一行人,穿著不一,有僧有俗,有道有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美有醜……形象迥異,但修為卻都在一個層次,都是步入超級虛仙瓶頸處的高手了。

這些人的出現,立馬吸引了葉夜雙方的注意。

隻是,這些人之中,葉夜竟然一個人也不認識,反而是紅衣主考,他卻是一臉驚喜,連忙上去打招呼,看上去是老熟人了。

“洞虛三老,陰陽劍俠,五彩仙童,還有大力魔尊,你們怎麽都過來了?消息如此靈通麽?”紅衣主考驚詫道。

“哈哈哈,天域試煉賽冠軍,從‘歸墟’回歸的天才劍修跟你們測試殿卯上了,據說都鬧到了九死戰場,咱們豈能不來?”

“就是啊!起初老子是不信的,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過來,嘿……還真的看到你們了。怎麽?這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

“紅衣,這次你們可得小心咯!據說這小子是從‘歸墟’出來的,這意味著什麽,你應該清楚吧?”

“不過,想必那齊少主應該也會過來吧?嘿嘿,咱們這次來,主要就是想看看葉夜這家夥要是跟齊少主杠上了,會發生什麽樣的事呢?齊少主那可是出了名的天域惡霸,想一想都激動啊。”

……

一行十幾人,頓時是七嘴八舌的**起來,一個個興奮無比,似乎比當事人都還要緊張。

這群人一方麵是來看熱鬧的,不過總體來看,他們又跟紅衣主考的關係不錯,另外一方麵,可能還會給紅衣主考撐撐門麵。

不管怎麽說,紅衣主考混跡元界千年有餘,怎麽也交結了一些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