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換之超級魔法盾

第187章 重新挑戰(二)

第187章 重新挑戰(二)

【第二更會遲點。半夜出。 】

第四石板。此時在哈薩克疑惑的表情之中。柳哲已經闔眼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它不明白柳哲讓自己擋住其他人視線的用意。然而。礙於契約的限製。它這會兒壓根沒得選擇。隻能乖乖地橫躺在那兒。完全擋住慕蓉會長等人的視線。

見狀。慕蓉會長等人倒是沒有想得太多。頓時。慕蓉會長對著星城主說道:看來他們是在調整狀態。既然如此。我們也加緊時間冥想吧。

從第四石板挑戰失敗以後。慕蓉會長三人的身體狀態一直很虛弱。獅牙是早早就開始冥想了。途中曾經被哈薩克引起的動靜驚醒一次。不過在那之後又是很快地重新進入了冥想。

反觀慕蓉會長和星城主兩人。他們直到現在都還在關注柳哲。如今沒事兒了。他們自然是抓緊時間恢複身體。

嗯。聞言。星城主點點頭。二話不說進入了冥想狀態。顯然他們都認為柳哲暫時停下了動作。現在正也在冥想恢複之中。

眼下狀況。要說最無聊的一群人。那無疑就是楊久等人了。他們已經在這個空間呆了好幾天的時間。第一時間更新 由於實力太弱。他們隻能在一旁幹看著。閑得發慌。除了原地打坐修煉以外。那便是再無其他的樂趣。

……

這個家…咳。我是說柳哲他又沒有出到力。方才明明都是我在消耗魔力。怎麽我都還沒有喊累。他自己就先坐下來休息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哈薩克鄙夷地看了柳哲一眼。

它的抱怨並非沒有理由。畢竟在它的眼裏看來。柳哲現在的模樣無疑就是在休息。然而。從最初到現在。柳哲根本連一絲的魔力都沒有用上。他究竟是在休息什麽意思。

難得兩人相處。瑪娜公主卻僅是冷淡回了一句:柳哲先生做事必定有他的想法。你不需要去多做猜測。我們唯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聽從柳哲先生的命令。

……瑪娜小妹妳對他還真是死心踏地。區區一個人類值得我們這樣付出麽。哈薩克撇撇嘴。他承認柳哲確實有些手段。隻不過他卻還沒有承認柳哲是自己的主人。在他的看法。唯有柳哲自身的強大。那才能夠真正折服自己。憑借外力的強。那是被他嗤之以鼻的。

哈薩克心中暗想:罷了……反正人類的壽命不過是短短的一點點。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與其被一輩子困在這該死的地方兒。付出這麽一點代價倒是很劃算了。

嗯。心中想著。哈薩克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咦。在他疑惑的眼神之中。柳哲冷不防地睜開了雙眼。並且站起身體。

當即。哈薩克心中詫異道:這才沒幾分鍾而已。他冥想的時間未免也太短了。不對……說起來他根本就沒有消耗。完全沒有恢複的需要啊。

站起了身。柳哲突然向哈薩克說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或許有些奇異。不過詳細的內容你就別問了。因為你就是問了我也不會回答。

呆愣了一下。第一時間更新 哈薩克突然大笑道:吼哈哈哈。你不要太小瞧偉大哈薩克的智慧和見識。我活了那麽久的歲月。有什麽事情能讓我……什、什。

還來不及向柳哲炫耀一下自己的見識廣博。話才說到一半。哈薩克的語氣中途遏止。隨著眼前離奇的一幕落入眼簾。它一雙龍目睜大再睜大。好似要瞪出來了一般。

天啊。這是什麽東西。 。

哈薩克心中愕然大喊……空間魔法。不是。自己分明沒有察覺到任何一點的空間元素。在如此近的距離、甚至可以說是零距離之下。哈薩克有絕對的自信不會看漏任何一點的空間元素。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哪怕對方是比自己高上了好幾個境界的空間魔法師。同樣是如此。

但是。但是。如果不是空間魔法。那麽眼前的這個景色又是怎麽一回事。空間突然地就扭曲裂開了。那是真正意義上的無聲無息。如果不是哈薩克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他恐怕根本就不會察覺到那扭曲裂開的空間景色──要知道。自己距離它隻有短短的不足數米啊。

果然。瑪娜公主喃喃一聲。這離奇的現象她在這之前就看過了一次。雖然她沒有向柳哲追問其詳細。然而心中的驚訝、好奇卻是免不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哈薩克還是忍不住了。當下自言自語似地低喃道:這是魔法。難道不是空間魔法。不、不可能啊。除了空間魔法以外。又有什麽魔法能夠扭曲空間。或許有。但那也是極其強大的魔法才有辦法做到。不可能做到像這樣無聲無息。

猜測。猜測。無止境的猜測。一瞬間。對於眼前的景色。哈薩克心中至少有了數十種的解釋方法。然而。當一切的解釋套用在沒有半點能量波動這一點之上的同時。那卻是全部變成了無解。

然而。哈薩克的驚愕還不僅如此。隨後發生的事情。那才是讓它的下巴險些摔到了地板上。第一時間更新 你能想像在那詭異的空間裂縫之中出現了什麽麽。天啊。是魔法卷軸、竟然是魔法卷軸。 。

是的。在哈薩克驚愕到了失神的視線之中。一副又一副巨大的魔法卷軸竟然就這麽"憑空"迸了出來。誰能解釋一下這究竟是什麽原理。

一、二、三。在哈薩克呆然的幾秒鍾之內。前前後後。總共憑空出現了三副巨大的魔法卷軸。並且被柳哲以最快的速度收進了空間戒指。

雖然柳哲以最快的速度收起了魔法卷軸。但是那一瞬間的氣息流露。卻依然逃不過哈薩克的感應。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頓時。哈薩克愕然道:十、十四級的空間魔法卷軸。而且還有三副。你、你是從哪裏拿出來的。那個玩意兒是新型的空間道具。你們人類煉金師最新的發明。

想想。哈薩克又覺得不對。如果真的是空間道具。柳哲何必多此一舉把它拿出來。

就說了不會回答你。你還問。麵對哈薩克連珠炮的提問。柳哲翻了一個白眼。下一刻又是麵色凝重。沉聲道:這件事情不許你和任何人提起。片段隻字都不行。這是命令。

哈薩克的疑惑被柳哲一句話全部壓回了肚子裏。這"命令"兩字不是口頭說說那麽簡單。而是真正帶有契約限製的命令。

然而。柳哲越是謹慎麵對這件事情。哈薩克心中便越是好奇。方才的奇異景色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和哈薩克不同。瑪娜公主的反應要讓柳哲寬心多了。隻見她在見到了兌換係統的奇異現象以後。此時卻是不多提一語。好似從頭到尾什麽都沒看見一般。僅是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雖然表情有疑惑、有好奇。她卻是知趣地什麽都沒有說。

語畢。柳哲主動轉移了話題。道:現在已經沒事了。哈薩克你可以隨意走動了。

哦。哈薩克答應一聲。此時卻是沒有移動身體。沒看到它躺得好端端、舒舒服服的。反正也沒自己的事兒。就這樣躺著多好。

是的。就在看到了那三副魔法卷軸的時候。哈薩克立刻就猜到了柳哲的用意。所以它很清楚後麵沒有自己的工作了。

後麵的第五石板、第六石板、第七石板。這不正好是他拿出的魔法卷軸的數量嗎。

當然了。用一張十四級的魔法卷軸、而且還是罕見的空間係魔法卷軸……用這麽珍貴的一張魔法卷軸去交換一個第五石板的寶物。老實說。哈薩克覺得柳哲的腦袋壞了。這根本不值得呀。

心中雖有猜測。瑪娜公主還是出聲問了一遍。確認道:柳哲先生。您接下來準備使用那些空間魔法卷軸嗎。

柳哲不假思索道:嗯。魔法卷軸的力量足夠將我們所有人進行傳送。我們就在這兒待到時間限製。回到第一石板以後。順便帶上幕蓉會長他們。

如果不是和自己稍微有些交情的慕蓉會長還待在第一石板。此時柳哲才懶得理會楊久等人的性命。當下恐怕直接就使用空間魔法離開了。

甚至。柳哲連星城主、獅牙兩人都不會理睬。畢竟自己和他們又不熟識。而他也不缺兩個十三級強者的幫助。柳哲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爛好人。沒必要救上所有的人。這一救。或許還會給自己添亂。

至於黑影。柳哲倒是不怎麽擔心。別忘了他的體內還有一個神秘的馬可西亞斯。即使沒有自己的幫助。估計他自己也有辦法逃出去。

距離兩天的時間限製還長。你們就先各自修煉吧。雖然也可以讓哈薩克順著原路回去第一石板。然而。既然是可以不費力解決的事情。柳哲自然不想給自己添事。兩天的時間。等一等就過去了。

聞言。瑪娜公主和哈薩克沒有多說些什麽。瑪娜公主是完全遵從柳哲的指示。而哈薩克則是單純的偷懶了。既然能輕鬆地度過兩天。它又何必自找工作做。

沉默之中。兩天的時間緩緩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