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修道者

第199章 天罰之威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罰一之威

“劈哢——”一聲脆雷,自天際傳來,在耳邊炸響。

安逸猛然從思緒中驚醒,下意識抬頭,隻見一道閃電飛射而下,不曾有瞬間的停留,筆直的向著幾百米外的董濤夫妻身上罩去……

“轟隆隆——”

電光耀眼,一瞬間的白晝,相伴著震天雷鳴,幾乎在同一時間充斥在天地間,震耳欲聾,光芒刺眼,灼的安逸下意識的一眯。

那董濤夫妻此時也被光亮閃了眼。他們雖然心灰意懶,不認為自己能扛過天罰的攻擊,但卻依然不甘束手就擒,在雷光剛一出現的時候,就紛紛打出自己最得意的法寶,一青一赤兩道光芒騰躍射出,迎向劈射下來的電蟒。

那電蟒呈赤金之色,真灼明亮,曲折劈裂,在半空中就一分為二,像是兩道猙獰的傷疤,劃破黑幕,讓人頭皮發麻。

這一切說來覺慢,但真實情況不過隻是瞬間,安逸這時候剛剛把眼眯起,留著那一條細縫,恰眼見一簪一環騰空。簪名渾欲,環名赤蛟,簪青環赤,散發著奪目的光芒,與閃電爭輝。

青紅之色,似脫弦之箭,拔地而起,在董濤兩人的頭頂上空五百米處,與劈下來的兩道電光相遇。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一陣短暫的寂靜過後,那如核彈爆炸般的聲音才咆哮而來,“轟隆隆——”如海浪般洶湧,似亂刀般猛烈,安逸倒還不覺如何,可是卻苦了趙斌,不僅耳朵失鳴,就連腦袋都混混沌沌,暈暈乎乎,意識一片空洞。

可此時眾人哪裏還顧得上他,隻見那兩道閃電雖來勢洶洶,可董濤他們也是奮力一搏。在一陣明烈的音光爆後,天空中閃電已經被抵消,隻留下那渾欲簪與赤蛟環,在黑暗的天空中散發出明烈的光芒。

簪青環赤,像是一輪日月……

在安逸幾人眼見不到的雲端,那蹇摩摯眉心一皺,冷哼一聲。手上升起一道法力金光,倏地包裹住雷神寶印。一連催引出數道閃電,刷啦啦直劈雲下!

它們組成一連片的電網,分離合聚亂像駁雜,似是一頭憤怒的猛獸,狹著雷霆萬鈞之勢,帶著呲啦啦的電響,對著董濤、陳曄當頭罩下。

董濤兩人臉色依舊慘白,但見剛剛已經抵擋住了一擊,眼中不禁升起一股希望。

這一股希望。轉眼便化為了一股信念,能僥幸不死的信念!

兩人對視一眼,分別看到對方眼中的關切與鼓勵,他們互相重重點頭,再次抬頭望向罩下來的電網,眼中已然升起一絲鬥誌。

轟隆隆——

隻見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渾欲簪與赤蛟環忽然光芒大盛,憑空變幻。首先,是那赤蛟環,原本環形的本體,在濃烈的赤紅色光芒中,突然從一端的中間斷裂,由圓弧猛然彎回一條直線。在直線的兩端,赫然是一蛟龍首尾模樣。

“嗷——”

一聲滔天的怒號,那赤蛟環猛然變大,迎風便長,蹭蹭蹭化為千米之軀,頭目猙獰,身材粗壯。肌肉虯結,鱗若刀劍,一雙銅鈴般的巨眼爆射出森森寒光,甫一出現,便迎著空中電網狠狠撞去,勢出一往無前。

渾浴簪爆射的青色光芒緊隨其後,裏麵簪體本身頂端雕飾驀然增大,頭頂翠花,尾綠黃環,彩圓裹頸,眼見著就是一孔雀模樣,展翅高飛,發出一聲聲錚鳴,在赤色蛟龍之後,狠狠向電網撞去。

砰!砰!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轟鳴,一股無形的能量光波在電網與蛟、雀相交之處為原點向四周擴散,勢出猛烈,磅礴洶湧,吹的空中景象都有些變形,巍巍的餘波傳到地麵,隻聽“噗噗噗哢嚓”聲連綿不斷,有山石掉落,樹木折斷,花草化為齏粉,破壞力無比

強悍!

安逸身形一動,快速的護在趙斌身前,幫他抵擋住這一次的餘波,可回身查看的時候,卻見趙斌七竅流血,雙目緊閉,明顯已然暈死過去,他不由眉心一皺,有些猶豫。

若此時帶著趙斌離開,雖然董濤夫婦有話在先,那也未免太過不禁人情。而且,安逸雖然冷漠,但卻並不代表他事事都會狠心!

就像現在這樣,那董濤夫婦從始至終對他都無可挑剔,沒有絲毫的不尊不敬之處,始終是以平等相交,真心相待,不曾有半分惡意。雖然未必沒有其他心思,但若就讓安逸這樣袖手旁觀,他心中難免有些過意不去。

尤其,是在收了人家功法之後……

安逸不禁搖頭苦笑,暗道這業因果報果然來的極快。

他本來想著董濤兩人馬上就要登臨仙界,而自己多半隻在紅塵中打滾,所以才毫無顧慮的接下功法,這樣即便有什麽因果,兩人天各一方,距離極遠,也根本無需擔心。可沒成想,這業因果報竟然還沒等兩方分別就找上門來,這讓安逸十分蛋疼。

天下之事,都於因果。種因得果,果又為因,有因必有果,有果又生因,因果循環之下,這裏麵就像是滾雪球,隻能越滾越大。

而安逸來到這裏接受功法是因,眼下救與不救是果。救有救果種救因,不救亦有不救果,種不救因。

所以,既然都在因果之內,那救與不救,安逸當然偏向施以援手,就當是投桃報李,等價交換了。

可以趙斌現在的模樣,卻也不能含糊,畢竟不論他前生再高修為,此時他依然是一屆凡人。

倘若死了,那便也是真的死了……

安逸略做猶豫,但此時卻情況危急,刻不容緩,他不禁望向董濤、陳曄。隻見他們狀況雖然有些疲態,但也仍有餘力堅持片刻,當下不再遲疑,一把拉起趙斌,架起劍光向山北飛馳而去。

穀底裏自然是不能再回了,以現在這雷霆的威勢,若出現什麽山崩地裂的情況也大有可能,為了避免趙斌被亂石砸死或活埋,也隻好遠遠遁開。

一邊飛行,安逸一邊回憶這天罰的功效,思索是否有破解之法。

按照《紫府混元天書》中記載,天罰本是代天罰刑,是玉皇大帝用來處決犯罪的仙人、妖魔的一種手段,一般也是由聞仲代為執掌。這天罰與天劫大體相像,本身就具有鎖定人的功能,不過一個是為了避免擊錯,一個是避免下麵人跑了。

天罰當然是第二種,擁有鎖定空間的作用,所以,在天罰之下,任何人都不能移動半步,這也是董濤二人一直不動,並且確定雷劫乃是天罰的判斷點。

這也就意味著,董濤兩人現在沒有一絲逃跑的可能,畢竟空間法則之下,區區董濤兩人實在不足為慮。

不僅如此,那天罰既然是懲罰仙神妖魔的一種“工具”,那被天罰選中的自然就是“犯錯”的“神仙”。

一個人若是因犯錯而受刑,不論是天條還是古代律法,都是不允許有人救的。

誰若敢救,那便是同黨,罪與“犯人”相等……

安逸蛋疼無比,這豈不就是意味著誰救董濤誰也要挨雷劈?

這董濤兩口子到底做了什麽孽喲!

他剛想到這,見自己帶著趙斌已經離開北峰很遠了,料想即便那四座山峰全倒了,也不會波及到這裏,安逸瞬間按下劍光,將趙斌放到一座山頭之上,緊接著便是立即回頭!

這時候距離他剛離開山峰過了不過區區幾十秒時間,安逸回頭瞥見,那山頂烏雲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中電光閃爍,七橫八錯,密密麻麻發出“霹靂啪啦”的脆響,天地間回聲轟轟隆隆。

那閃電凶橫狂暴,攪得烏雲七分五裂,整個天空都仿佛被它劈破,一片片,一瓣瓣,就像那碎裂後又被拚裝好的瓷器,顯得是那麽的搖搖欲墜,岌岌可危。

可就是造成此等景象的閃電,此時卻絲毫沒有落下之意,肆意的縱橫在天空之上,似是要蓄勢待發,又似是貓捉老鼠,故意戲耍,霹靂啪啦電射個不停。

安逸發現,這時候董濤兩人越加謹慎,滿眼專注的望著頭頂上方,一動不動。

天空上,蛟龍、孔雀不知何時竟一左一右合於一處,雀在龍頭龍銜雀,龍在雀頭雀銜龍,兩首各自叼著對方的尾巴,首尾相連,圍成一個圓圈飛翔。

它們身上發著的紅、青兩色光芒,此時像水火相濟,陰陽相生一般,紅中有綠,綠中有紅,最後交結成一個陰陽兩色的圓形半罩,頂在董濤兩人的頭上。

安逸見此心中不由得一讚,這赤蛟、青雀形成的半罩,分明是太極圖的模樣。而這太極圖最擅防禦,陰陽輪轉見,又擅以柔克剛,用來對付天罰之雷可謂相得益彰。而且,這太極圖組成的圓形半罩模樣,也比平板的受力度要小,更加之半罩最下方那一圈微微向外延伸,明顯是引雷擊往他處的設計,更顯得匠心獨具。

默默誇讚董濤夫妻倆聰明之餘,安逸不禁又抬了一下頭,看著漆黑的雲層,目光閃爍。似乎想要透過黑雲,看向雲層深處……

董濤兩人不能動,所以隻好站在那裏硬挨,可自己卻不同,那……

要不要進去看看?

ps:抱歉,渣渣又在醫院了,而且還沒存稿,不過這次是親舅,我來替個班,從下午到現在,手機碼三千字,下一章估計明天早上了……(艾瑪,這些日子一直不穩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