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修道者

第215章 醒

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醒

記憶是虛幻的,是人腦對經驗過事物的識記、保持、再現或再認,是一種基本的心理過程,用來當做進行思維、想象等高級心理活動的基礎。

簡單來說,人們腦海中的記憶都是過去發生的,現在不存在的,並且無法在現實中再現的,是隻能存在於腦海中的一種虛無的形象、情緒、動作的認知,所以記憶雖然在我們的腦中,但卻是完全不可改變的。

人、事、物、乃至感覺,任何東西都可以發生變化,就好比如感情,上一刻還你儂我儂,下一刻就有可能反目成仇,但不論怎麽樣,兩人之間所發生的任何事,在兩人記憶中,都不會改變。

當然,失憶與精神病這屬於特殊情況……

但不論怎麽說,記憶都是一種“當下”不存在的虛幻的東西,普通情況下,它們不可能隨著時間而改變,也不可能從人的腦海中跳躍出來,具現化成一種實物、一段場景。

可安逸此時的記憶中,那些代表法術的道文卻好像活了一般,自主的圍成一個圈,散發著玄奧的紫色光芒,在他的腦海裏,快速的轉動著,甚至攪動了他的記憶,讓他意識一陣紊亂。

就好比兩段不相關的場景,此時卻被拚接在一起,這讓安逸的意識極為扭曲,甚至有一種強烈的惡心的在心中蔓延,但他卻什麽都做不了,隻能那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道文組成一個圈轉動,看著記憶被攪得更加紊亂,胡亂的拚接著。從而使他的意識逐漸混沌。

混混沌沌,渾渾噩噩,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

就在安逸感覺自己意識即將徹底崩潰的時候,忽然,那些極速旋轉著的文字戛然頓住。緊接著,卻倏地一下,向圓的中心出擠去,速度宛若流星。僅僅刹那之間,伴隨著一道若有若無的轟鳴,那些文字全部在中心出相撞。爆出萬丈光芒,把安逸的記憶,衝擊的更加七零八落,就好像一集電影,被粉碎剪輯成一幀一幀的圖片。十分的淩亂。

就在這個時候,在淩亂的記憶碎片中,忽然又升出一個個紫色道文。想來是之前記載大道通明錄根本功法的文字。此時這些文字,竟似乎是受到法術道文組合成的光點的召喚一般,紛紛像是飛蛾撲火,奮不顧身的融入正中央的那個紫色光點裏麵,使得那光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加明亮!

當所有的文字都躍入光點之中。那原本的光點已經增大為一個紫色圓球,像是一輪烈日,散發著明耀的光芒。在這個景象扭曲成七彩線條的記憶空間中,照亮了這裏的一切!

安逸此時早已失去了知覺,忘卻了一切,冥冥杳杳中,仿若回到了混沌未開之際,但。卻不會留下任何記憶!

時間,悄悄流逝……

也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萬年,亦或許隻是一瞬。隻見那由所有道文組合成的紫色光球猛地一縮,露出一個複雜玄奧的道文文字,惚兮恍兮,寂兮廖兮,一筆筆複雜的紋路渾圓天成,古樸虛極,組成一個莫名的文字,就仿佛先天地而生,一眼望去,似無狀之狀,無物之象,表麵雖有紫光流轉,但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一隱一現,守拙韜晦,就好像是那天地之始,萬物之母,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的——道!

這個字正是道字!道文之中的道字!!!

淵兮似萬物之宗,湛兮似或存……

這道字剛一出現,就散發著一種玄之又玄的氣場,狠狠地,轟向安逸的記憶深處。因為這記憶裏沒有上下左右,隻有古往今來,時間輪轉,而這道字就仿佛突破了時間的界限,轟在了每一塊記憶碎片之上,留下一個個深深的印記。

安逸隻覺意識瞬間一清,腦海中似有四萬八千種念頭,分別是自己從出生到現在的每一個片段,而在這片段之中,每一個自己的額頭之上都被印了一個若隱若現的道字,並且每一個自己,都在——悟道!

恍惚之中,他仿佛覺得過了億萬年的時光,零碎散亂的記憶,開始逐漸還原,被一種莫名的力量帶引著,整理歸納,從頭至尾的梳理一遍,記憶中,對道的領悟更加清晰……

時間,停頓。

安逸緩緩睜開雙眼,在那一刹那,意識天地的時間都仿佛被凍結,在瞬間的停頓過後,“劈哢”一聲驚雷擊落,整個空間都仿佛抖了一抖。在這之後的,卻是死一般的寂靜……

在世界的正中央,一間茅屋,房門悄然打開。人道化身依然一襲從未變更過得儒裝,緩緩走到盤膝坐在地上的安逸身前,聲音古井不波,道:“恭喜本尊終於入道,如今本尊大道可期,天地二道業已無需再聚,就連我也……”

“你想錯了!”安逸略微抬起了頭,看著眼前這其實並無本我意識的人道化身,依然解釋道:“天為法,地為力,人為氣,若想增長修為,三者缺一不可,至於眼下大道,卻隻能夠增長道行,所以,日後還需借道友之力,竊取天地二道之理,不過,相比於之前來說,總要容易的多……”

人道化身麵無表情的點點頭,待安逸說完,才緩緩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打擾本尊悟道。”說完,也不等安逸說話,直接轉身返回茅屋……

“吱呀——”

房門關閉,天地間再次回為寧靜……

安逸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苦笑,不是因為人道化身,而是因為,記憶中的那個道字!

“不是這個道字不好,而是……這個道字也太好了!”安逸心中一歎道:“就是代價也太高了……”

其實說起來,這“道”字才是大道通明錄的最精華的部分,可以說是大道之基,隻要有了這個道字。以後他接觸大道要容易的多,領悟力比之前要快上百倍不止,但代價,卻是所有的法術在記憶中完全消失不見!

這種消失是完全性的抹除,他現在的記憶中沒有留下任何法術乃至功法的修煉方法。所有的所有都化為一個道字印在他的元神深處,與他的元神相融合。也就是說,他現在連他修煉過得大道通明錄的修煉方法都忘了,以後得修行,也隻能靠一個悟字!

悟天、悟地、悟山、悟水……悟道!

安逸感覺無比的悲催,本來還以為終於能修煉幾個厲害的法術了。可誰能想到竟然連以前的功法都丟了……這日子到底還讓不讓人過了?!

雖然說他修煉到這一步早就不用功法了,隻需要慢慢搭建意識天地就能增長法力,但好不容易才盼來的能修煉了的法術也一起消失了這是要鬧哪樣!!!

好歹留一個也比現在這樣好吧!

隻可惜,無論安逸心中再怎麽氣憤,這道字都已經與他靈魂徹底融合在一起。不可能再變回去了。

所以他在咒罵了一會兒,發泄完心中的鬱悶後,便開始考慮起這道字能夠為他帶來的好處。

首先,這道字能夠讓他更近距離的接觸大道,感悟大道,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其次,安逸通過探查元神發現……或許那些功法法術並沒有完全消失!

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可安逸的眉頭卻沒有舒展半分。沉默片刻,覺得自己還是認命算了……

“這道字可以說是由大道通明錄裏全部的道文組成的,所以道字裏麵極有可能就包含了以前的功法以及那些法術。不過這些要想提取出來,還需要再次感悟,而感悟道字卻還不如直接感悟大道,畢竟隨著道行的提升,隨著對世界的理解的加深,像什麽金木水火土、空間、時間等規則也會領悟。到時候憑著對各種規則的領悟,可以說是神通自生。要比感悟道字要來的方便的多。”

安逸想到這裏,不禁咧了咧嘴。對於那什麽法術消失與否也不是太在意了。看了一眼意識天地,猛然意識到外麵自己還在人群之中,也不知現在過了多長時間,當下他不再停留,瞬間將意識抽離空間,回到外麵的身體之中。

隻見安逸的意識剛一抽離,他留在意識天地的元神,便化為一點先天不滅靈光,在靈光裏麵,有一個道字,若隱若現……

外界,趙斌護在安逸身前,臉色有些焦急。一邊的小狐狸看到,眼珠一轉,佯裝不屑道:“趙斌,你看你多大個人了,不就是你師父悟個道嗎,這麽點小事就把你急成這樣,你也不覺得丟人!”

趙斌瞪了她一眼,道:“你個小狐狸精知道什麽,我這是隻因師父才著急的嗎?”

“那你還為什麽?”小狐狸好奇問道。

趙斌手往江心一指道:“你自己看,那個唐員外上了岸之後,現在留在船裏的人就要沉船了!”

小狐狸道:“這些跟你有什麽關係?”

“怎麽沒關係!”趙斌道:“這些錢要是散給窮苦百姓家,能救活多少人命?隻可惜現在師父不能有閃失,不然我怎麽能看著他們沉船!”

小狐狸歪頭看了看他,忽然道:“趙斌,做個交易怎麽樣?”

“什麽交易?”

小狐狸嘻嘻笑道:“你師父我沒有辦法讓他醒,但是我卻有辦法讓那幾個凡人沉不了船,怎麽樣,這個交易你做不做?”

“你想要什麽?”趙斌戒備的盯著小狐狸,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小狐狸笑眯眯道:“也不是什麽大事,把你師父教你的那什麽法眼教給我怎麽樣?”

趙斌臉色一黑,道:“你還真會趁火打劫,這法眼可是我磨了師父他老人家半天才磨出來的,你就憑一句話就想要走?”

“那就算了唄,那船沉也就沉了唄!”小狐狸語氣十分輕佻。趙斌咬牙切齒的看著她,恨恨道:“好,算你狠,你去吧,以後有時間我就教你!”

“那就一言為定!”小狐狸笑嘻嘻的說了一聲,也不等趙斌答話,當即化為一抹肉眼看不見的白光,飛向江心處的大船。

趙斌看著小狐狸離開後,之前難看的臉色瞬間溶解,心中得意道:“小樣,跟我鬥,你還嫩了點,不就是一個法眼嗎,這玩意還成稀罕了?哼哼……”不過當他把目光轉向岸邊的唐員外身上後,臉上表情又不好了,皺了皺眉頭,嘴裏嘟囔道:“姓唐的,今天算你運氣好,要不是還要保護師父,我現在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你!”

“哦?那你就去吧,師父我現在不用你保護了。”安逸淡淡的聲音在身後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