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佛

第113章 古雲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古雲

這男子身上的衣衫仿佛不屬於這雲鶴部落,他衝出木屋後,大口喘氣間,那口中還有黑煙冒出,連續的咳嗽了幾聲之後,族長忽然笑了一聲。

“哈哈,你萬老也有這麽狼狽的下場啊。”

族長開懷一笑,如看到了小醜表演一般,向前一步邁出之後,立刻站在了那木屋之前。

此刻那從木屋內跑出來的男子衝向木屋旁邊的一個水桶旁邊,用涼水衝洗了臉上的汙垢之後,他方才再次深吸了一口氣,看向族長,然後白了族長一眼,似乎不好氣的說道:“你個老不死的,又來這裏做什麽?”

“我老不死,那你萬老是什麽啊,我記得我出現在這雲鶴部落的時候,你萬老就已經年邁了吧。”族長淡然一笑,繼續向前一步。

白石看得此人的麵孔,縱然頭上的發絲依舊烏黑,但他臉上的皮膚,已經泛皺,看那般摸樣,其年紀的確要比族長的大上一些。

“說吧,你來找我有什麽事情。”隨著這老者話語的落下,這老者坐在了一張木凳之上,然後拿起了碾磨,開始繼續碾磨那石罐之內的藥材。

族長轉過了身,看向白石,說道:“好吧,既然萬老不願意多聊,那我便直言我,我想把此人培養成我們雲鶴部落的戰士,不過他身上受了重傷,想請您萬老幫忙治療治療。”

聞言,這叫萬老之人轉過頭來,不經意的在白石的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後,顯得並不是那麽在意,繼續說道:“這雲鶴部落間的戰爭,我倒是不關心,至於將他培養成戰士的事情,我更不關心。但是,既然身受重傷,那我便幫你看看吧。你,隨我進來……”

白石聽聞,點了點頭之後,便見得萬老又走進了木屋,白石也隨之進去。

一進木屋,白石便聞到一股濃鬱的藥香之味,但在這些藥香之中,仿佛還夾雜著一絲絲焦味。

四周的打量了一下,白石並不難發現,這房間的擺設。

房間四角各自擺著一個木架,木架上堆積著一些藥材,白石一眼掃去,這些藥材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之藥,不足為奇。為數最多的,都是一些治療跌打損傷的草藥。

在這房屋的中間,是兩個木凳,那木凳的旁邊,是一個已經碎裂的荒鼎,還有已經燒焦的丹藥。看來剛才這老者跑出來的原因,就是煉製丹藥失敗。

示意著讓白石坐了下來,這老者再次打量了白石一番,眼中露出不屑之意,然後要白石伸出了手,他便開始給白石把脈。通過脈絡的跳動,他能判斷出白石受了多重的傷,還有,傷在哪兒。

雖然這老者有些嘻哈,但他做起事來卻極為專心,皺著眉頭給白石耐心的把了脈之後,他忽然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由得睜大瞳孔,目光再次凝聚在白石的身上。

“你受傷有多久了?”目光凝聚在白石身上,萬老開口。

白石淡然一笑,回答道:“有那麽一段時間了。”

“這麽重的傷,還能存活下來,且此刻精神麵貌還這麽好。也難怪那老不死的,要把你培養成一名戰士。”萬老說著,收回了自己的手指,下意識的看了看房屋之外。

“你就說說,你能不能治好我身體的傷?”白石直接問道。

萬老再次看了白石一眼,然後緩緩的站起了身,道:“治當然能治好,但是需要時間。”

“多久?”白石並沒有過大的廢話。

“至少要一年半載。”這老者向著木架走去,取了幾株藥材。

淡淡一笑,白石也站了起來,說道:“若是需要一年半載,那倒不必了。不過我白石想給萬老要上一些藥材,不知道這裏,是否珍藏得有?”

萬老轉過了身,似不滿的看了白石一眼,不屑的說道:“你要什麽藥材?不過,先說清楚,若想要我的藥材,那必須拿金幣來換……你先說說,你要什麽藥材?”

白石說道:“青荷葉,汨羅花,狐蝠草,還有靈鹿骨。”

聞言,萬老的瞳孔驟然一縮,在他看來,這些藥材根本是不可能搭配在一起的。但也並不知道白石拿這些藥材去做什麽,旋即說了一聲:“都有,不過全部要的話,要五百個金幣。”

白石一聽,立刻淡然一笑,五百個金幣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根本拿不出來,但他看了看地上碎裂的鼎爐,也心知這萬老肯定是一個癡迷於煉藥之人。

於是,白石輕輕的蹲下身子,聞了聞那已經燒焦的丹藥,故作無奈的搖了搖頭,站起了身,邁步離去的同時,說道:“五百個金幣,我著實拿不出來。但若是你萬老肯送給我的話,我白石倒是很樂意。”

萬老一聽,臉龐上立刻湧現出不滿之意,沉聲道:“你這小娃娃,怕是剛來我們雲鶴部落不久吧,我萬老會送給你東西?你認為你是誰啊,我不想送的話,族長都別想在我這裏拿走任何一樣東西。你的病還治不治了?

白石頓住腳步,緩緩的轉過身,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道:“我相信,你會將那些藥材送給我的。至於我的病,我還是自己治吧。”

白石說完,邁出房門,在腳步剛好邁出房門的一瞬,他再次頓住腳步,轉身看向萬老,說道:“對了,忘了告訴你,煉製那‘斷腸散’的話,紅羅花與桑夏草就不能同時放入的,因為這兩樣東西會產生一種排斥,進而引起爆炸。必須將紅羅花碾成碎末之後,放在熱水裏麵煮上一個時辰,藥效全部融入水裏麵之後,方才將桑夏草放入……還有,我現在住在陸執事家裏。”

白石說完,一步邁出了木屋,看向族長的所在,在族長的慈祥微笑著,他與族長,又離開了這木屋的所在。

萬老聽得白石的話語,身子不由得輕顫了一下,那眼中露出了唏噓之意,但旋即便聳了聳肩,喃喃道:“這小屁孩,懂什麽啊…盡給我瞎說,切……”

一路上,族長並沒有過多的去問,白石騙族長說萬老答應治他身上的傷。回到族長的房間之後,族長取出了一顆丹藥,然後遞給了白石。

白石接過這顆丹藥,感受著從這丹藥之上散發出來的清香,雖然不知道這丹藥的名字,但也大致能探測出此藥的功效與那淬骨丹功效相差無二,但是藥效肯定要比那淬骨但丹弱上一些。

“此藥為‘增護丹’,藥效為增強防禦力,其藥效要明日才能發揮出來。你今日將其服下之後,明日清晨,繼續來這裏找我,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族長說道。

白石並不知道族長要帶他去的地方是那個地方,但他終究是點了點頭後,離開了族長的房屋,向著自己所住的地方走去。

在雲鶴部落裏麵穿梭,白石不快不慢的走,迎著溫暖的陽光,他身子傳來一陣享受之意。繞過了幾間木屋,白石也與一些正在巡邏的人打了聲招呼,一路上,他也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麵孔,但讓其最為起眼,是此刻忽然看到之人。

此人身穿與白石身上一樣的衣衫,滿頭的白發,此刻他正微笑著與雲鶴部落裏麵的人打招呼。

此人,正是這雲鶴部落的二長老……古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