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魂尊

第730章 武帝到來

第730章 武帝到來

這洞窟,正位於眾人的正前方,十個禁製陣法的中間,這讓眾人心中砰然而動,莫非其中還有什麽更加了不得寶物?

其中戰殤更是按捺不住,目光一亮,而後就要闖入其中。

“閣下且慢。”江崇皇臉色陡然一變,高喝出聲,而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旁的穆禁突然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根根的陣旗,迅速的往這大殿中一拋。

一股迷蒙的波動將整片虛空禁錮了起來,將所有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徐廣林他們隻感覺自己眼前一花,就失去了葉玄的蹤影。

不但是葉玄不見了蹤影,包括刀明皇江崇皇穆禁尤遠明等人也全都消失,前方出現的,僅僅是一片迷蒙的世界。

“是陣法。”徐廣林心中一驚,旋即猛地一掌拍出,轟隆一聲,前方的迷蒙虛空瞬間震顫了起來,但很快就又恢複了平靜。

“是八級陣法。”徐廣林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能夠擋住他的一擊,穆禁布置下的這道陣法,絕對非同一般,至少也是八級陣法,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八級陣法。

“該死,這江崇皇他們……”

徐廣林心中頓時焦急無比,他如何不知道江崇皇他們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絕對是對葉玄身上的寶物起了邪心。

想到這裏,他連忙不斷的轟擊出手,轟隆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不斷響徹,整個大陣迅速的波動起來。

“徐廣林,你這是做什麽,我們隻是和這玄燁做一筆交易,不會牽連到你們,隻要等交易接觸,我自會讓所有人都從大陣中放出來,速速停手。”

江崇皇的聲音從大陣中傳出來。

徐廣林不為所動,怒聲道:“江崇皇,我不管你和燁少做什麽交易,速速打開大陣,否則休怪老夫不客氣了。”

江崇皇有些惱怒道:“徐廣林,你硬要執迷不悟那便算了,有本事,你自己打開大陣,真是愚蠢之極。”

話音落下,他便不再理睬徐廣林。

徐廣林臉上的冷意已經變成了緊張之色,對著徐振三人急聲道:“你們三個,也隨我一同出手,將這陣法打破。”

“老祖,沒必要吧?江崇皇他們肯定是覬覦玄燁身上的地火等寶物,所以才布置下如此大陣,等他們交易結束,自然會撤開大陣,咱們沒必要那麽緊張吧。更何況那玄燁什麽力氣都不出,就要去了我們徐家三成的收益,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更何況現在我們已經和此子沒有關係了。”

就在這時,徐平突然在一旁冷笑道。

“你懂個屁。”徐廣林臉色難看道:“我們犯了一個大錯誤。”

徐平一臉愕然:“什麽大錯誤?”

徐廣林寒聲傳音道:“你們以為江崇皇他們布下大陣,隻是為了玄燁身上的寶物麽?如果真是這樣,他們又何必將我們也都困在大陣之中,如果我沒有猜錯,他們幾人的目的必然是在場所有人,解決了玄燁之後,目標就是我們了。”

“怎麽會……”徐平他們都是一驚。

“哼,有什麽不會的,他們幾人都是來自玄域的勢力,彼此之間必然十分熟悉,而我等與他們素不相識,恐怕早在分配禁製陣法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打算了,隻是忌憚我的實力,想逐一擊破而已,你們還白癡的以為他們隻是看上了玄燁的寶物,真是愚蠢。”

徐平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如果真如老祖怎麽所說,他們還真的危險了。

他們雖然實力強悍,但也就一名三重武皇,三名二重武皇,而對方可是有兩大三重武皇,近十名二重武皇強者,再加上這八級大陣,想要困殺他們,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這裏,徐平也緊張起來,紛紛出手,朝著大陣劇烈轟擊。

“這徐廣林還真是精明,肯定猜到了我們拿下那小子後,必然會對他動手,所以居然不肯乖乖的待下去。”

此時大陣之中,江崇皇等人看著不斷進攻的徐廣林四人,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刀明皇冷笑一聲道:“管那麽多幹什麽,穆禁大師布下的陣法,至少能困住徐廣林他們半個時辰的時間,有這個功夫,咱們早就將那玄燁給擊殺了,現在值得關注一下的,是那叫戰殤的家夥,我總覺得此人有些詭異。”

“刀明皇,你放心,那戰殤在我的監控下,根本沒有一點異動,應該聽從了我們的安排,以為我們隻是要對那玄燁下手。”

時刻監視著大陣的穆禁冷笑著說道。

在他的感知中,戰殤麵對突然籠罩住他的大陣,居然沒有一點驚慌,反而是在聽了他們的解釋之後,直接在大陣中盤膝修煉起來了。

想到戰殤先前和葉玄的交易,穆禁隻能將戰殤的舉動,歸結到這家夥是個白癡上麵了。

“既然如此,先殺那小子。”

江崇皇冷笑一聲,話音落下,他和刀明皇幾人同時潛入了陣法之中,身形閃了一下,便是瞬間消失不見。

一片迷蒙的大陣之中,葉玄散發著自己的感知,觀察整個大陣。

他在江崇皇開口的瞬間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妙,等到自己被大陣困住的時候,他臉上反而鎮定了下來。

“八級流光禁元陣,看來那穆禁在陣法上的修為,還真不弱。”

葉玄心中冷笑不已,神色卻沒有一點的慌亂,江崇皇他們居然想要用陣法來困住他,這真是在魯班門前動斧。

他一眼就認出了,穆禁困住他的,乃是八級陣法中比較強大的流光禁元陣,這種陣法能夠封鎖住一方空間,連武皇強者,都很難從中逃脫。

但想要困住他葉玄,卻無異於癡人做夢。

“既然你們幾個想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吧。”

葉玄冷笑一聲,假意的將二黑和小黑守護在身旁,同時大聲道:“江崇皇,不知道你想和我做什麽交易,隻管說出來就可以了,為什麽還要用陣法困住我。”

他說話的同時,暗中朝這流光禁元陣陣眼生門的位置移了過去。

同時在他的感知中,江崇皇和刀明皇的身影,也是清晰的呈現在他的腦海裏。

此刻這兩人,一個在自己左側,一個在自己後方,都是小心翼翼的靠近,顯然是畏懼小黑和二黑,就算是在陣法中,也要用偷襲的方法擊殺自己。

葉玄心中冷笑不已,控製著小黑和二黑時刻待命,隻等兩人出手,便要給兩人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江崇皇和刀明皇畢竟是兩大三重武皇,如果不是他自己現在修為太低,葉玄根本就不用和對方搞這個花樣。

最關鍵的是,戰殤還一直在暗中,比起江崇皇和刀明皇,葉玄對戰殤的忌憚,比兩人可是要強了多了。

約莫十數個呼吸過去,一直潛伏在暗中的江崇皇和刀明皇在距離葉玄僅有近十米的時候,突然間動了。

唰,唰

兩道流光,直接一左一後朝著葉玄暴掠而來。

葉玄剛準備讓小黑和二黑反擊,忽然臉色劇變,一抬手,小黑和二黑瞬間進入他的靈寵袋,而後整個人猛地跨入了這陣法的生門之中,一腳將其中最為關鍵的一根陣旗給踢斷。

轟隆

整個大陣轟然震顫了一下,漫天白霧消散,葉玄的身形沒有任何停留,趁著大陣露出縫隙的瞬間,他整個人直接就沒入了大殿前方剛剛出現的黑色窟窿之中。

“怎麽會?”

江崇皇和刀明皇撲了個空,全都愕然的看著這一幕,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麽。

就在這時,另外一道流光緊隨著葉玄衝入了那黑色窟窿之中,正是戰殤。

被踢斷了陣眼陣旗的流光禁元陣,劇烈轟鳴,露出破綻,徐廣林他們感應到玄氣波動,連抓住機會,全力一擊將整個大陣給破了開來。

“江崇皇,老夫需要一個解釋。”

一出來,徐廣林便是怒氣騰騰的說道。

他的話剛剛說完,一道身影突然落在了這大殿之中。

來人身材削瘦,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絲斑駁的氣息,僅僅是站在哪裏,就有一種無邊的威勢彌漫,壓的在場的眾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血劍武帝大人”

看清楚來人之後,江崇皇和刀明皇他們全都嚇了一跳,紛紛上前來行禮。

來人名氣極大,他們這些在玄域三重天以內混的人沒有不知道的,血劍武帝史光良,綽號血劍。

玄域竟然有武帝強者進入這神秘之地了。

江崇皇他們全都暗暗心驚,他們都是從天陰穀進入這神秘之地的,而天陰穀隻能吸引到武王和武皇強者,很少有武帝在附近出沒。

如今血劍武帝出現在了這裏,顯然代表著玄域已經有不少武帝得到消息,從四麵八方趕來了。

“這裏發生了什麽事?”血劍武帝目光凝視整個大殿,冷聲說道:“還有我剛才似乎看到有人衝入這洞窟中了,是誰見到我來之後就立刻進去了?”

江崇皇他們本來正處於血劍武帝到來的震撼之中,因此沒有想太多,如今血劍武帝一問,幾人頓時醒悟了過來,一臉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