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魂尊

第1082章 再度碰麵

第1082章 再度碰麵

瑤琴聲,在這片虛空漸漸響起。

“神音琴!”

下方的無量山奕寒武帝等人見到瑤月武帝手中的瑤琴後,臉色紛紛大變。

他們這些經曆過百年前那個時代的人,都知道瑤月武帝的神音琴代表的是什麽含義。

“所有人全力防禦,絕對不能被他們破開守山大陣,同時進攻月神宮的瑤月武帝。”奕寒武帝眼神驚恐,憤怒嘶吼。

隨著他的怒吼,無量山所有強者無不咬牙切齒,奮力嘶吼,七彩大陣光華流轉,漫天七彩虹光化作一道巨大的七彩光柱,轟然暴掠向瑤月武帝。

“聽我號令。”

天際上,葉玄目光冷漠,大手用力一揮,厲喝道:“出手。”

伴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漫天的攻擊如同密密麻的雨點,再一次的轟在那七彩光罩之上。

整個七彩光罩劇烈波動,發出接連的轟鳴之聲,瞬間變得不穩定起來,無數陣紋和符文在整個光罩上不斷流轉浮現,隨時都有可能要崩碎。

而葉玄自己,則是在關鍵時刻,抽出裁決之劍,攔在了瑤月武帝的身前,擋住了七彩光柱的進攻。

轟!

他的身軀在七彩光柱的轟擊下不斷晃動,但在九轉聖體的驚人防禦下,他的肉身就仿佛那江中礁石一般,巋然不動。

“咚咚咚……”

瑤月武帝盤坐虛空,穩若泰山,一道道清脆悅耳的瑤琴之音,穿透虛空,穿過陣法,迅速響徹在每一個無量山強者的耳畔。

那琴聲帶著一種懾人之人,初時動聽,可漸漸的,如急鼓敲動,旋即化作大珠小珠落玉盤,密密麻麻的聲音,宛若戰鼓擂動,帶著無可匹敵的穿透之力,瞬間震入每一個無量山武者的玄脈之中。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無數無量山強者的七竅之中盡皆流出紫黑鮮血,兩行血淚,從他們的眼角留下,發出淒慘的慘叫之聲。

“蓬蓬蓬……”

甚至有一些修為較弱的武者,身軀直接爆碎開來,化為漫天血霧。

那琴聲,急促響起,如暴雨來襲,包括奕寒武帝等三大太上元老在內的頂尖強者,都臉色蒼白,齊齊哇的噴出鮮血。

本來,九九羅天淩霞大陣不但能夠封鎖虛空,更能抵禦一切屬性的攻擊,音律自然也在其中。

但在葉玄的指揮下,九九羅天淩霞大陣雖然未被攻破,但卻出現了不少錯漏,迅速的被瑤月武帝給攻破。

無量山諸多強者的重創,立刻導致九九羅天淩霞大陣供應的能量不足,終於在葉玄的指揮之下,整座大陣轟的一聲徹底破碎開來。

“哇!”

鮮血噴濺之中,足有上千名無量山弟子在大陣破開的一瞬間,盡皆噴出紫黑鮮血,體內玄脈盡斷,一個個栽倒在地,靈魂崩滅。

“無量山的守山大陣,被破了!”

遠處,越來越多的強者聚集此地,震撼的看著這裏的一幕,一個個呆若木雞。

“殺!”

失去了陣法的保護,無量山的弟子們瞬間就如同脫光了美女,成為了**裸待宰的羔羊,隻聽得慘叫聲、怒吼聲不斷,鮮血橫飛,眨眼的功夫,就有上千人隕落在了葉玄他們的手中。

“桀桀桀,你再擋啊!”

戰殤獰笑一聲,化作黑色天幕將刺槐武帝再次包裹,這一次,那刺槐武帝就沒那麽好運了,靈魂瞬間被吞噬一空,瞪大著驚怒的雙眼,身體化作無力的屍體跌落而下。

“啊,真是舒服啊。”

戰殤眯著眼睛,一臉陶醉的說道。

看到這一幕,奕寒武帝心中悲憤萬分,心中無聲嘶吼:該死,山主大人為什麽還沒出現?

他不明白,嚴王山主雖然在無量山的另外一處空間修煉,但從玄光閣進攻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不短的時間了,按照道理,山主大人早就應該趕過來了。

可是直到現在,還沒山主大人的消息,若是山主大人再不出現,無量山真的就要隕落了。

就在奕寒武帝他們心中惶恐焦急的時候。

突兀地——

“唉,沒有辦法,還是得我們出手。”

一道邪意的歎息之聲,突然在這天際之上響徹起來,兩股震懾天下的駭人威壓,瞬間降臨整個無量山宗門,旋即一道血色洪流突兀地浮現天際,衝刷向大肆殺戮的夏武尊。

伴隨著血色洪流的,還有一道金色流光,驀地斬向瑤月武帝。

“嗯?哪裏來的家夥,給我滾。”

夏武尊追殺的火雨武帝正爽,眼看就要將他斬殺,突兀地瞥見一道血色流光轟擊向他,心中頓時大怒,連一掌拍出。

轟砰!

金色真龍與血色洪流瞬間碰撞在一起,一股驚人的破壞之力腐蝕向他的肉身,將他轟飛了出去。

“什麽?”

夏武尊心中一驚,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色之力在他的體內肆意破壞,竟連他的真龍之氣都有些壓製不住,連低吼一聲,真龍血脈催動到最大,這才將那一絲汙血之力排出體外。

“好可怕的血氣之力,對方究竟是什麽人?”

夏武尊連抬頭看去,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色鬥篷的強者傲立虛空,手持一柄血色骷髏權杖,全身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可怕氣息。

而在另外一旁,一名頭戴金色麵具的強者略微轟退瑤月武帝,救出了奕寒武帝。

隻是他的雙眼,此刻卻死死的盯著瑤月武帝,眸中露出一絲震驚駭然之色,身上的氣息都是變得不穩起來。

“是你,當初在無盡海上的那個強者,是你……怎麽會是你。”

先前短暫的交手,無雙武帝立刻就發現,瑤月武帝和自己當初在無盡海遭遇的那身穿龍魔鎧甲的強者一模一樣,立刻就猜出了瑤月武帝的身份。

“無雙武帝。”

瑤月武帝目光冷漠,看著無雙武帝,渾身殺氣冰冷,對於背叛逍遙的人,瑤月武帝自然不會有絲毫的留情。

“當初那人是你,那麽他……”無雙武帝突然轉頭,死死的盯著葉玄,眼神帶著一絲莫名的畏懼和恐懼之意,喃喃道:“不對,靈魂氣息、年齡都不對,不應該是他,而且他當年絕對已經死了,不可能還活著。”

“是你……”

魔血魂帝在救下了火雨武帝後,目光也是落在了葉玄身上,他凝視葉玄手中的裁決之劍,目光逐漸陰冷起來。

身為九品巔峰魂帝,他的感知何其敏銳,之前隱藏在下方或許還沒感覺出來,但是和葉玄正是碰麵後,也如無雙武帝一般,瞬間認出了葉玄就是那個曾經在無盡海與他們交過手的強者。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魔血魂帝心中頓時殺意沸騰。

“金麵、帝師,沒想到兩位也在無量山,多謝兩位出手相助。”奕寒武帝和火雨武帝見到兩人之後,臉色大喜。

這兩人,是嚴王山主以前帶入宗門的兩位強者,據說是那位大人的麾下,實力極其可怕。

這些年來,無量山在暗中為那位大人做事的時候,不少人也和魔血魂帝以及無雙武帝打過交道,自然知道兩人的實力。

隻不過這兩人神出鬼沒,隻是偶爾來一下無量山,並且每次都是和他們山主進行交涉,因此奕寒武帝他們根本不知道魔血魂帝和無雙武帝也在無量山。

如今見到兩人,幾人心中盡皆露出狂喜之意。

“嚴王山主已經知道了這裏的消息,隻是,他之前正在閉死關,所以想要出關,還需要一些時間,老夫和金麵就隻能出手了。”

魔血魂帝冷冷看了眼奕寒武帝兩人,冷哼說道。

如果不是無量山還有點用,不能讓其被滅,他根本不想出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