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魂尊

第1096章 逃之夭夭

第1096章 逃之夭夭

強烈的衝擊之下,天魔鏡釋放出的黑色光柱瞬間破碎,葉玄竭盡全力,催動荒天塔猛地一震。

轟!

一道來自洪荒萬古的混沌氣息席卷而出,沿著破碎的虛空一路向前,將天魔鏡釋放出的滔天魔氣層層碾碎,最終在覆天魔聖驚恐的目光下,狠狠砸在天魔鏡之上。

兩大至寶之力劇烈碰撞,天魔鏡中古魔之地虛影,一下子被震得粉碎,同時天魔鏡上的氣息也是瞬間削弱下來,顯得黯淡無光,仿佛遭到了重創。

至於操控天魔鏡的覆天魔聖,更是狼狽不堪,身軀在這股衝擊下瞬間爆碎開來,噗噗噗,軀體各處都噴濺出了漆黑的鮮血,整個人倒飛出去,體內經脈徹底粉碎。

它眼神中有著一抹驚駭和恐懼,這究竟是什麽寶物,為何如此恐怖,竟連它靈魔一族的至寶都遭到了重創。

它心中升起強烈的悔意,如果早知道那古樸寶塔如此可怕,它絕對不會選擇用天魔鏡去硬抗,畢竟天魔鏡不僅僅隻是一件寶物,更是關係到它靈魔族能否再度降臨人間的空間聖器。

“荒天塔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強。”

葉玄也被荒天塔的威力給驚了一驚,既然如此,葉玄目光一凝,再度鎖定覆天魔聖,猛地再度催⑤,..動荒天塔。

一股浩蕩的荒古之意再度升騰而起,將虛空震得粉碎,猶如開天辟地一般,瞬間降臨覆天魔聖的頭頂。

“不好,再遭受一擊,本聖一定會身受重創,甚至會陷入沉睡。”

覆天魔聖大驚失色,它目光一轉,猛地一咬牙,急忙收起天魔鏡,而後身形一晃,就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瞬間出現在了隆戰身邊。

“跟我走!”

一把抓起隆戰,覆天魔聖身形一晃,就要遁入虛空。

“想走,給我留下來!”

葉玄全身冷汗淋漓,竭力引導荒天塔釋放出的恐怖氣息,轟向覆天魔聖。

“哼,若不是本魔聖修為才恢複十之二三,再加上這片天地規則有缺,導致本魔聖聖境的威力發揮不出來,本魔聖豈會怕你,你給本魔聖等著,遲早有一天,我靈魔族的大軍會降臨這片大陸,屆時本魔聖必要將你碎屍萬段。”

隆隆怒喝之聲響徹天地,覆天魔聖遁入的虛空所在,突然閃過一道奇異的,仿佛淩駕在這個世界之上的空間規則,緊接著一切氣息消失,葉玄已經徹底感應不到覆天魔聖的氣息了。

轟!

荒天塔的可怕氣息震動在虛空之中,直轟入空間粒子流的深處,而後隨之緩緩消散。

“覆天魔聖居然逃了?”

殘存下來的人群先是一愣,可緊接著一種劫後餘生的狂喜之意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腦海。

“得救了,我們得救了。”

“那靈魔族強者竟然逃走了。”

“哈哈哈,太好了,我們活下來了。”

一個個驚喜的聲音響起,不少存活下來的各大勢力強者,全都眼角含淚,渾身激動的都在顫抖。

唯一沒有感到驚喜的,就是之前正在隆戰帶領下瘋狂追殺各大勢力強者的白骨法王和剩下的十多名執法殿成員了。

覆天魔聖再離開前,隻救走了隆戰殿主,至於其它執法殿成員,卻並未帶走,全都留在了這裏。

他們全都驚恐的看著周圍活下來的公羊羽等人,心中產生了無邊的恐懼和悔意。

目光一閃,白骨法王二話沒說,直接遁入虛空,就要逃離此地。

連殿主都逃走了,他這個法王留在這裏,隻有死路一條。

但是,在場各大勢力的強者又怎麽會讓他逃走。

刹那間,所有存活下來的強者全都出手,將執法殿所有成員全都攔截在了虛空。

執法殿,竟然和無量山,以及靈魔族強者勾結,如此卑鄙行為,他們必須要弄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

另外一邊。

覆天魔聖逃走之後,葉玄心中卻是一鬆,古樸的荒天塔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沒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剛才他催動荒天塔,也已經達到了極限,再讓他繼續催動一次,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葉玄剛收起荒天塔,一股強烈的劇痛之感便從他的靈魂深處傳遞而出,這種劇痛,深入骨髓,令他不由自主慘叫一聲,全身上下包括靈魂都在顫栗。

噗嗤!

他身體憑空裂開道道傷口,從中噴出絲絲鮮血。

那強烈的疼痛,令得葉玄麵色扭曲,渾身**不已。

根據紫須老者當初所說,葉玄必須在突破聖境之後,才能真正的操控荒天塔,但是他剛才在突破三重武帝之後,隱約的感覺到自己似乎能夠將荒天塔釋放而出,這才在危機關頭將荒天塔釋放而出。

但實際上他的本質力量,並不足夠完全催動荒天塔,因此劇烈的消耗之中,葉玄身體立刻就產生了反彈。

強行催動荒天塔的後果,就是他的身體幾乎瀕臨崩潰,就連靈魂也遭受重創,幾乎四分五裂。

“嗯?”

不遠處,戰殤看到這一幕,目光微微一閃,露出一絲陰冷之意,身形悄無聲息的靠近葉玄。

“閣下想幹什麽!”

這時一道厲喝之聲突然響起,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公羊羽竭力來到戰殤麵前,他頭頂懸浮九天玄魂塔,冷冷看著戰殤。

雖然他身上氣息極其微弱,但他那堅毅的眼神,毫不懷疑隻要戰殤有絲毫異動,他必然會不顧一切的出手。

唰唰!

神都存活下來的神蛟魂帝和天殤魂帝,這時也來到公羊羽身邊,同樣冷冷看著戰殤。

兩人渾身血汙,眼眸深處帶著悲戚之色。

此次神都派出的五名強者,最終隻有他們三人活了下來,而蠻荒魂帝和流星魂帝,卻是死在了覆天魔聖的手中。

“咳咳,沒什麽,本尊主是看玄燁他那麽痛苦,想上去看看有沒有什麽能夠幫忙的。”

戰殤眼珠子一轉,急忙尷尬笑了起來。

現在的它也是身受重傷,自身難保,可不想和公羊羽這群煉魂師們再起衝突。

看來想要擊殺那小子,隻能等以後有機會了。

戰殤退開一些,當即吸收起天地間殘存的魔氣,以及諸多死去強者散逸在虛空中的靈魂,治愈起身上的傷勢來。

“葉玄。”

瑤月武帝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焦急來到了葉玄身邊。

“我沒事。”

葉玄咬著牙,額頭青筋暴突,瘋狂運轉生命武魂,濃鬱的生命之力如甘露灑落,迅速的治愈他身上的痛楚,包括受損的靈魂也緩緩的愈合恢複起來。

許久之後,葉玄才從痛苦中回過神來,一臉心有餘悸。

強行催動荒天塔的副作用,實在是太痛苦了,所幸的是,最終覆天魔聖還是被驚走了,否則誰勝誰輸,還真的很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