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魂尊

第394章 羅翔大師

第394章 羅翔大師

秦家的兩成市場份額中,有一大部分,來源自這三種丹藥。

結合自己在秦氏藥閣中了解到的情況,葉玄肯定了這份資料的正確性。

之前他去秦氏藥閣,並不是隨便逛逛的,短短的片刻時間裏,葉玄已經將秦氏藥閣中諸多丹藥的售賣程度給了解了一番。

再根據售賣的價格,熱度,以及丹藥的融合度,葉玄很容易就判斷出秦家在每一種丹藥上的利潤。

資料結合實際,葉玄的嘴角,一絲笑容悄然浮現。

假如有熟悉葉玄的人看到他嘴角的笑容,立刻就明白,肯定有人要倒黴了。

隻是一旁的羅敏,卻是不了解葉玄的舉動,以為他是被資料上的內容給嚇到了,在一旁苦笑道:“燁少,現在你知道,我剛才為什麽說不可能吧,秦家在帝都的丹藥界,絕對是巨頭一般的存在,掌控著帝都丹藥的命脈,特別是在晉級類丹藥上,他們完全處於壟斷地位,連其他三大丹道巨頭,也不可能撼動他們,光憑我們幾個,難度登天。”

“有難度是肯定的,但要說難如登天,那也倒不一定。”葉玄淡淡一笑:“我們的首要目標,也不用定在完全掃除秦家上,隻需要分潤他們大部分利潤就行了。”

葉玄並沒有畫大餅給羅敏,實際上,以他的煉藥天賦,隻要願意發揮,別說是取代秦家,就算是壟斷整個昊天帝國,甚至於夢境平原,都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他顯然不會那麽做。

以他的人力和實力,現在根本撐不起那麽大的場麵。

強大的丹道巨頭,終究是要有強大的背景和武力支撐的。

現在的他之所以能在帝都無人敢動,大部分都是因為煉器坊的支持。

但如果想壟斷整個帝都的丹藥市場,煉器坊也沒有這個底氣保他。

而且沒有人知道,葉玄之所以要進入丹藥勢力,最大的目標其實並不是秦家,而是曲家。

他和秦家之間的矛盾,現在隻能算是紈絝子弟之間的衝突,但是和玄機宗之間,那絕對是仇深似海。

別的不說,光是狂戰長老追殺他這麽久,並且派人暗殺他的事情,葉玄就根本忍不下來。

他的做人宗旨很簡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還。

現在他雖然沒有能力和玄機宗對抗,但是曲家是玄機宗在昊天帝國的最主要分舵,隻要滅掉了曲家,對於玄機宗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而想要對付曲家,公然行動肯定是不行的,那絕對會引起玄機宗的警惕和關注,所以葉玄選擇了進入丹藥勢力。

從資料中葉玄可以看出,曲家最大的收入來源和羅家一樣,都是他們的丹藥鋪。

隻要將曲家的經濟來源給掐斷,那麽這個家族也就根本發展不起來了。

因此表麵上看,葉玄和秦家鬧得正歡,可實際上,葉玄的槍口,卻是暗中對準了曲家。

見葉玄還是沒有放棄,羅敏心中也是有些鬱悶。

現在羅家正處於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之中,失去了慕容家族庇護,又沒有了滕光丹和清障丹的市場。

可以說,隻要一個不小心,他們羅家的地位就會一落千丈,從世家這個檔次掉落出去。

所以他的心中,也是焦急無比,這才經過家族討論之後,做出了跟隨葉玄的舉動。

他的本意,是想依據葉玄和煉器坊的關係,能夠和煉器坊搭上線。

隻要能和煉器坊搭上關係,無論他們羅家做什麽,都不會衰敗下去。

畢竟在丹藥方麵,還是由各大家族分潤的,但煉器一門,煉器坊至少占據帝都七成左右的份額,說是壟斷也不為過。

隻是羅敏怎麽也想不到,葉玄會不利用和煉器坊的關係,進行靈寶、玄寶的生意,反而是準備進軍丹藥勢力。

這讓羅敏一時之間苦笑不得。

不過盡管心中不怎麽看好,葉玄既然這麽說了,羅敏也是暗暗決定,將葉玄要求的事情做到最好,至於到時候能不能做起來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羅敏,你帶我去你們羅家的藥坊看看吧。”葉玄開口道。

羅家既然主做丹藥市場,那麽肯定是有藥坊的,而且會有一批煉藥師麾下。

葉玄自己不可能永遠留在昊天帝國,所以在準備進入丹藥市場之前,他必須先對羅家的丹藥底蘊,有一定的了解。

在羅敏的帶領下,很快兩人就來到了羅家的藥坊所在。

一進去,一股濃鬱的清香便傳遞了過來,一名名煉藥師在裏麵來回穿梭,好不忙碌。

“家主。”

“羅家主。”

見到羅敏,不少煉藥師紛紛開口行禮,神態恭敬。

羅敏一路走過去,也是對著他們紛紛打著招呼,大多數煉藥師,都是還禮開口,但是有一些煉藥師,麵對羅敏的行禮卻是比較冷淡,隻是微微點頭。

羅敏也不覺得尷尬,對葉玄講解道:“燁少,這裏就是我羅家的藥坊所在了,我們羅家總共有二品煉藥師近百名,三品煉藥師三十五名,四品煉藥師九名,以及一名五品煉藥師。”

“這裏麵,屬於我們羅家的煉藥師大約在六成,還有四成,是我們羅家招攬過來的,和我們羅家簽訂了煉藥協議。”

葉玄一邊聽著,一邊點頭。

這種現象很正常,煉藥師雖然是大陸上十分高貴的一群人,但他們想要成長起來,也無比的困難,每一個等級的提升,都需要消耗同等武者至少十倍的資源。

因此很多出生平凡,沒有什麽來源的煉藥師,想要獲得資源,提升實力,都會選擇加入一些丹道勢力,替他們煉製丹藥謀取利益,而那些丹道勢力,也會提供給他們用來突破的資源,彼此之間,是屬於一種雙贏的狀態。

“燁少,這外麵大廳,是我們羅家藥坊進行材料分揀的地方,我們羅家購買來的材料,都是在外麵進行挑選,而後統一送入煉製室的。當然,隻有一些比較特殊的丹藥,會在專門的煉製室進行煉製,其他大多數丹藥,都是在煉製大廳進行統一煉製的,我帶你去煉製大廳看看吧。”

羅敏一邊說著,一邊帶葉玄走入了煉製大廳。

這一進去,羅敏頓時愣住了。

“人呢?都去哪了?”

隻見整個煉製大廳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羅敏的臉上,頓時掛上了一層寒霜。

這時一名二品煉藥師從後麵的一個房間裏匆匆走了出來,低著頭,似乎在想著什麽,根本沒注意眼前的人,差點一頭撞上羅敏和葉玄。

“什麽人杵在這裏,跟根棍子似的,擋了老子的路。”

那煉藥師嚇了一跳,罵罵咧咧道。

“是我。”羅敏寒著臉說道。

那煉藥師感覺聲音有點熟悉,急忙抬起頭,看到是羅敏之後,額頭的冷汗立刻就冒出來了,“咳咳,原來是家主大人,那啥……剛才我可不是說你啊。”

羅敏懶得和他廢話,冷聲問道:“羅翔呢?“

“羅翔大師正在裏麵煉製五品的升尊丹,我等剛才都在觀摩……哎呀,不好……”

說到一半,那煉藥師突然放了個屁,捂著肚子叫了起來:“家主,不行了,我剛才可能吃壞了東西,快憋不住了,有什麽問題,等我拉稀回來您在發問,恕我無禮了。”

那煉藥師一邊說著,一邊急匆匆跑向茅廁,隻聽得噗噗噗聲不斷,那聲音一開始有點發脆,到後來竟然變得沉悶起來。

葉玄額頭滿是黑線,想都不用想,這煉藥師肯定把屎拉褲子上了,真是讓人惡心的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原來羅翔在煉製丹藥,既然這樣,我們就在外麵等一會吧,煉製丹藥的過程中需要心無旁騖,我過去怕影響他的煉製。”

羅敏聽說羅翔在煉丹,其他人都是在觀摩後,臉色這才緩和下來,對葉玄開口道。

他身為家主,一進入煉製室,肯定會引起一些動靜,煉藥師的煉製,最重要的就是心無旁騖,不受打擾,他們進去要是破壞了羅翔的煉製就不妥了。

葉玄皺了皺眉頭說道:“那要等到什麽時候,不如這樣,我進去先看看,你在外麵等著,等煉製結束,你再進來。”

葉玄過來就是想參考一下羅家煉藥師的實力的,現在聽說羅家最強的五品煉藥師正在煉製升尊丹,對葉玄而言,無疑是最好的一次觀摩機會。

升尊丹雖然隻是五品的丹藥,卻是五品中極難煉製而成的一種,因為這升尊丹的功效,是能夠讓五階巔峰的武宗,在突破六階武尊境界的時候,增加兩成的成功率。

這種丹藥的煉製難度十分之大,就算是六品的煉藥師,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煉製成的。

“燁少,這不太好吧,裏麵沒人認識你,你一個人進去,我怕又什麽意外。”羅敏有些猶豫的說道。

“能有什麽意外,就這麽說定了。”

葉玄說完,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羅敏隻得無語的守在了外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