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神

第642章 陳年秘辛

第642章 陳年秘辛

慕閑實在太激動了。

盡管他有過晉升為虛玄境修士的念頭,可是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在荒蕪之地中晉升為虛玄境修士。

陰陽天河境修士跟玄境修士之間的實力差距幾乎有著雲泥之別,陰陽天河境修士想要晉升為玄境修士簡直比登天還難。

慕閑隻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自己距離晉升的目標近一點,更近一點,再近一點而已。

當這個驚喜真的降臨時,慕閑已然激動得不知所措。

天蠍王給予慕閑的力量遠比慕閑自己所期盼的要多,這種豐厚的賜予已然超越了慕閑的心理承受能力,同樣也超過了慕閑的身體承受能力。

當天蠍王將它自己的領域空間完全融入慕閑的神念時,慕閑瞬間便領悟了天蠍王的領域空間,這讓慕閑的實力至少暴增數十倍甚至上百倍,而且這還是在慕閑沒有完全掌控天蠍王領域空間的情況下。

要知道慕閑的領域空間能夠將荒蕪之城給覆蓋已然是極限,而天蠍王的領域空間卻覆蓋了整個荒蕪之地,這中間的差距實在太大,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麵上。

在融合了天蠍王的領域空間之後,慕閑原本就異常恐怖的神念再次暴漲,完全堪比一些隱世宗門的老怪物。

神念暴增的同時,慕閑的修為境界也再次飆升。

慕閑的真元力修為境界直接突破瓶頸達到了虛玄境初階境界,靈力修為境界也從日遊境大圓滿境界飆升到了還陽境初階,慕閑的妖元力修為同樣突破瓶頸,一舉成為了八階妖王的存在。

當慕閑晉升為八階妖王之後,他才發現了天蠍王真正的強大。

即便實力暴漲了近百倍,慕閑發現天蠍王在自己麵前有若高山聳立、淵渟嶽峙。不可攀越。

天蠍王塞入慕閑體內的規則之力幾乎將慕閑的身體給撐爆,即便慕閑將大量的規則之力融入了自己新獲得的領域空間之中,還是有大量的規則之力四處亂竄。讓慕閑難受得幾乎吐血。

還好關鍵時刻天蠍王動手封印了慕閑體內絕大部分的規則之力,這才讓慕閑逃脫一條性命。不然的話慕閑此時根本就沒有辦法向天蠍王出聲感激,而是已然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小雪狐,你不用感激我,我之所以成全你,是因為你的天賦值得我為你付出。”麵對慕閑的激動,天蠍王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輕聲道:“我幫你也是存了私心的,希望你將來有朝一日進入妖族領地時。你要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能夠幫忙殺掉一個妖族大能。”

“當然,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是那個妖族大能的對手,所以這件事情可能需要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悠久歲月才可能完成,在你的實力晉升為妖帝之前,你基本上可以不用考慮這件事情。”天蠍王一句話說完之後,他頓了頓又繼續補充了一句。

聽到天蠍王的話,慕閑不由身軀一震,因為天蠍王所說的那個世界距離他實在太過遙遠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機會進入妖族領地。更不知道自己晉升為妖帝是多長時間之後的事情了。

天蠍王並沒有跟慕閑解釋他跟那個妖族大能之間的恩怨,輕描淡寫地跟慕閑說完這番話之後,他的臉上便露出了疲憊的神色。然後他緩慢地閉上了眼睛,完全無視了慕閑的存在。

慕閑並沒有因為天蠍王的無視而變得不耐煩,即便天蠍王閉上了眼睛,他依然滿臉恭敬地站在一邊安靜地等待著。

慕閑看得出來,天蠍王並非故意冷落自己,而是因為幫忙自己突破瓶頸,成全自己而過度勞累,所以不得不耗費時間來調息。

一眾妖獸看到天蠍王閉上眼睛之後,它們朝慕閑呲牙咧嘴地咆哮了一陣。然後有如潮水般離去。

荒蕪之地中的妖獸剛才在那無窮無盡的規則之力澆灌之下,無論是六階的妖獸還是七階的妖獸。它們幾乎全部突破了瓶頸,晉升為了七階大圓滿妖獸。

隻是因為秘境空間的特殊規則限製。它們的實力未能更上一層樓,可是這並不妨礙它們對實力的渴盼。

這些妖獸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天蠍王所反哺的力量沒能讓自己這些妖獸晉升為八階妖獸,反而讓慕閑這麽一個外來者晉升為了八階妖獸,這自然讓一眾妖獸對慕閑充滿了敵意。

不過一眾妖獸看得出來,慕閑的晉升跟其他人族試練者一樣,並不是巧取豪奪天蠍王身上的力量,而是天蠍王主動賜予的,所以即便它們心中再不滿,它們也隻能將這份不滿隱藏在心中。

當慕閑晉升為八階妖獸之後,慕閑的實力已然遠遠地超過了它們,甚至有可能成為它們新的主人,這讓荒蕪之地中的眾多妖獸心情很是複雜。

這些妖獸原本還想給慕閑一個下馬威,未曾想它們剛剛有所動作,腦海中便響起了天蠍王威嚴的命令聲,然後它們不得不無奈離去。

當所有妖獸全部退去之後,荒蕪之城中僅僅剩下了天蠍王、蝶兒和慕閑為首的仙雲社眾人。

天蠍王眼睛一閉就是整整十二個時辰,直到第二天才再次睜開眼睛。

天蠍王睜開眼睛之後,他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到了慕閑的身上,眼中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讚賞神色。

盡管天蠍王這十二個時辰中眼睛始終是閉著的,可是這荒蕪之城便是他的領域空間,所以對於領域空間內的一切他都知道得非常清楚。

十二個時辰之中,慕閑始終如一地畢恭畢敬地站在天蠍王的身邊,臉上沒有不耐的神色,完全執以弟子之禮,這是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

事實上天蠍王早在六個時辰之前便完全調養完畢,隻是當他發現慕閑恭敬地站在自己身邊之後,他一時興起,對慕閑生出了考校的心思,於是慕閑又多站了六個時辰。

考校的結果無疑讓天蠍王很是滿意,原本對慕閑幫忙自己報仇雪恨不抱任何希望的天蠍王突然間有著一種強烈的直覺,或許眼前這一頭小雪狐能夠幫忙自己報仇雪恨,甚至自己在有生之年也能夠走出秘境空間。

“小雪狐,你知道這秘境空間是怎麽來的麽?”盯著慕閑看了半晌之後,天蠍王突兀地出聲問道。

“我看過人族典籍中有關秘境空間中的記載,好像秘境空間是人族領地跟妖族領地的一個屏障,是由人族大能和妖族大能聯手製造的一個異位麵空間?”慕閑回想了片刻後,不是很快的地回答道。

聽到慕閑的回答,天蠍王不由嗤笑出聲,“要是妖域試練秘境空間是人族大能和妖族大能聯手製造的空間,為何妖域試練秘境空間之中隻有妖族而沒有人族,這裏妖氣濃鬱卻天地靈氣稀薄?”

“啊……”慕閑一直對典籍的記載信以為真,所以也沒有想過其中的蹊蹺,此時聽天蠍王這麽一提,他一時間不由愣在了那裏。

“其實人族典籍中的記載也沒有全錯,隻是你們人族在描述妖族試練秘境空間時含糊其辭罷了。妖族試練秘境空間的確是人族大能和妖族大能聯手製造的,不過這個聯手的過程卻很是讓人不齒。”

“九百多年前,人族跟妖族大戰,妖族因為天賦神通強大和數量繁多的緣故在大戰中占盡了優勢,眼看人族領地就要被妖族領地給攻陷時,其中一個人族大能突兀地出現在了妖族領地的大後方,他遊說了一個妖族大能,讓那個妖族大能利用無上神通製造出了一個異未免空間,強行將妖都的數百萬妖獸給塞進了異位麵空間之中。”

“……”

在慕閑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天蠍王侃侃而談,將當年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近千年前的那一場人族和妖族之間的大戰,原本妖族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最後也是必勝無疑,關鍵時刻妖都憑空消失不見,妖都中的數百萬頭妖獸跟著一起消失不見。

要知道妖都是整個妖族領地最為繁華的存在,住在妖都裏麵的妖族非富即貴,其中便有當年的妖帝之子、還有妖後及其所有妖都禁衛軍。

更可怕的是,那裏麵還有數萬戰鬥在最前線的妖兵妖將的所有親屬。

當妖都及其妖都中所有妖族憑空消失的消息傳到前線時,原本勢如破竹堅不可擋的妖族大軍瞬間便崩潰了。

幾乎不用人族大軍進攻,它們便開始丟盔棄甲地撤退,然後妖兵妖將開始大量地傷亡,人族跟妖族之間的局勢也陡然間逆轉,妖族大軍甚至一度被人族大軍給追殺到了妖都附近。

妖都附近,慘敗而歸的妖族大軍遭遇到了最為淩厲的埋伏和狙殺,最後所有妖族大軍全部死於狙殺之中。

原來在妖帝領著一眾麾下遠征人族領地時,留守妖族的一個大能在人族大能的蠱惑下已然叛亂稱帝,在人族大能的幫助下,它已然基本上肅清了妖族領地內的一切障礙,狙殺妖帝所率領的妖族大軍是這個妖族大能的最後一步計劃。

“對權力的極度渴望和貪婪讓那個妖族大能出賣了整個妖族,導致整個妖族實力至少下降一百年。最令人發指的是,那個妖族大能在狙殺妖帝所率領的妖族大軍時,居然讓處於異位麵空間中的我們能夠看到外麵的一切……”

提及當年發生的事情時,天蠍王臉上一片悲傷,聲音也說不出的低沉,整個荒蕪之地似乎都被一種哀傷的氛圍所縈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