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狂神

第890章 缽滿盆滿

第890章 缽滿盆滿

念奴嬌忽然笑了:“你倒是挺有意思,我這麽說,你不去懷疑我,或者是問我為什麽。反倒是謝謝我,你難道真的向別人說的那樣,是個阿呆。”

“聰明不起來。”陸雲打著哈欠說道,“回去睡覺,馬管事能夠好好的在這裏生活,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隻是會的太多,他不簡單。如果有人可以代替他,他就會消失。”念奴嬌說道。

“記下了。”陸雲說道。

念奴嬌仔細的看了看陸雲,心中也是有些奇怪,卻也說不出來。最終讓陸雲回去,自己也回到房間內。

陸雲回來之後,自然是把念奴嬌的話回味了一遍。看來回香樓處處是秘密,神秘的從未露麵的掌管。大氣的老板娘,心機算盡的馬管事。

厲害的王大廚,臥虎藏龍的保鏢阿大、阿二、阿三,等等等等,這些人都不簡單。不過陸雲也不簡單,至少他還好好的活著。

剩下的時間,陸雲自然是沒有睡意的。

他當下先取出神器譜,選擇了神器路線,然後取出吞天帝噬放在上麵。一擔選擇路線,就無法更改。

之前陸雲不敢輕易的做決定,他現在可以。一來他在這回香樓裏麵,隻要不犯傻的暴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就會沒事。

二來,這裏的菜刀都是三等武器,足夠他張橫跋扈的。最後,就是這裏給他留下的時間絕對足夠,他可以安心的將自己的吞天帝噬給提升到神級二等。

路線已經出來,神級二等所需要的是兩塊紫色玄鐵,陸雲剛剛好有兩塊。還有一根龍筋,他也有了。

剩下的就是夜光草!

神器上散發出光芒的夜光草,陸雲是沒有的。還有就是能夠快速融合元氣的元氣鋼花心!

剩下的就是可毒可火可水的屬性搭配。

陸雲正好有蛇牙,跟火蛇草。目前蛇牙的品級太高,他還是用火蛇草,先讓神器帶火屬性。

日子接下去就能夠回到正規上了。

接下來就是神衣,那兩個壯漢給陸雲的兩捆絲,正好可以做成一套衣褲,陸雲還可以奢侈的做內衫。這樣玄天者修為的武者,打他都不疼的。

神器跟神衣就算是用神器譜跟神裝譜,也需要到鐵匠鋪跟裁縫鋪去。除非陸雲自己學會鍛造跟縫紉,這樣一套衣服跟神器加起來,就要花掉陸雲三百枚天晶。

想想在神凡界修煉跟存活的代價,還是相當大的。

不過陸雲現在也算是腰纏萬貫,不怕不怕!

他又拿出神符譜,神符隻要有白紙,按照上麵所說的,就可以自己製作。煉製一等神符,隻需要一等人參,加上清晨甘露就可以。

非常的簡單!

至於那刀法,還有之前的血無痕的武技,陸雲目前都是修煉不了的。隻有等待他成為真正的玄天者!

晚上沒有大五小五,他修煉的速度慢。神凡界不睡覺,身體會比人凡界疲憊十倍。他還是索性選擇睡下!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門被敲響。

陸雲皺起眉頭,該不會是馬管事,在第一晚,就來幫助他修煉吧?

“誰啊?”陸雲問道。

“吱呀!”

門開了,進來的人竟然是老板娘。

陸雲假裝非常吃驚的樣子,問道:“老老老老板娘!”

“用不著那麽吃驚!”老板娘說道,“今天你幫了念奴嬌,她已經把事情都告訴我。你做的好!”

陸雲聽過,老板娘是非常佩服念奴嬌的。這不得不讓陸雲對念奴嬌更加的產生好奇,到底是一個怎麽樣的天玄武者,竟然會讓一個玄天王以上修為的人,都佩服?

老板娘從神戒之中取出一百枚天晶給陸雲,說道:“我從來都是賞罰分明!所以,這些東西是你應得的。但是你不能夠把我賞你東西的事情告訴別人,雖然你誠實,但也要對我忠心。畢竟你是回香樓的人!”

“是!”陸雲說道。

“另外!回香樓時常都會遭遇驚天這樣的事情,今天算是你運氣好。說不定下一次,你就沒有這種好運。我看你快要步入玄天者,這些東西拿去!”老板娘將人參給了陸雲,一共五棵。

“另外……這個你拿著!什麽時候看會,什麽時候來找我。”老板娘說完,將一個大盒子扔給陸雲。

然後她就消失在陸雲的房間內,房門也關好。

陸雲打開一看,竟然是回香樓的明細,跟日常事物管理的冊子。還有一本,卻是賬本,以及每個人應該發的工錢。

大到掌櫃,小到洗碗臨時工。

比較有意思的就是陸雲看到了掌櫃的工錢,竟然是一枚天晶。這小夫妻兩個,有意思啊。其中的奧秘,陸雲現在是不知道。

以後肯定會知道其中有趣的事情。

陸雲看了一下王大廚,上麵寫著不出錯是五百枚天晶,客人打賞另算。每天零差評,多加十枚天晶。

這記錄的賬冊,必須是要有一個精明能幹,關鍵還能夠過目不忘的人,才可以做得到。想必馬管事就是這種人,所以他就算是有了過錯,還是不能夠被回香樓給辭退。

老板娘給陸雲這些東西,自然是發現陸雲並不笨。又或者說,他的老實得到肯定。寧可讓陸雲慢慢的學,也不想再找一個太精明的人。

陸雲還是要小心,萬一是因為自己被發現不笨,還是挺危險的。

不過他翻了一遍,就已經全部記住,隻是不想明天去找老板娘。時機不夠成熟,也沒有這個必要。

他就直接放入神戒之中,但這枚神戒,他打算放入自己的乾坤袋裏麵。乾坤袋在神凡界,是沒有人認識的。

這些東邪剛剛塞滿乾坤袋,陸雲之前得到另一枚神戒,裏麵隻有馬管事打賞的那些東西。他總是覺得,馬管事不可能放過他。

更加有可能以輔助陸雲修煉為由,查看他的神戒。凡事小心為上,陸雲是這麽想的。

當他躺下,遠處傳來笛聲。

笛聲不但不吵,反而催人入眠。陸雲瞬間感覺自己疲憊,他很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在吹湊笛子,但已經朦朧的進入夢鄉。

窗外,一名白衣男子坐在一棵大槐樹幹上,獨自吹奏起斷魂悲傷之曲。吹到傷感之時,他眼淚滴落下來。

而在老板娘的房間內,老板娘望著窗外吹笛之人,眼淚從眼角滑落。

“你還是不肯相信我!去相信那個日夜尋歡的,已經不再是當年驍勇的宗主王!我要拿什麽,你才肯相信我對你是真,他對你是假!總有一天,我會找出讓你信服的東西。我要讓你永遠都不離開我!縱使平凡,粗茶淡飯一生,我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