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狂神

第1481章 走火入魔的執念(上)

第1481章 走火入魔的執念(上)

跟陸雲道別,楚雲飛回到了洞府。

不知道為何,他進入了促藏記憶的記憶閣之中。在這裏,藏著許許多多個人的記憶。包括楚雲飛自己的,隻不過掩藏的非常好。

與他的這個記憶存放在一起的是兩個記憶,是宣露跟宣琪兩姐妹的記憶。宣露的記憶他肯定要留著,隻是宣琪的記憶原本不應該留著。

如果讓宣露看到這個記憶,那麽他將萬劫不複。隻不過是因為宣露跟宣琪兩姐妹的記憶相連,想要保存宣露的記憶,宣琪的記憶必定會存在。

楚雲飛已經快要忘記自己是怎麽走上這條路的,現在他樹立的敵人越來越多,但是他從未後悔過自己當初的決定。關於這樣的一個決定,他很早的時候就將這段記憶給封存起來。

但最近他又重新回憶起了那個時候。

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孩子,虛無境地也不是現在這樣。人們都沒有展現出自己的野心,一切都是那樣的虛偽跟偽善。

說書人說的也不是陸雲的故事,而是說著一些正義之道的故事。事後證明那些人,都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而已。

距今正好已經一萬五千年。

早在一萬五千年前,在那個平靜的小山村裏麵,楚雲飛不叫楚雲飛,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他想要得到的,隻不過是鄰居家的小姑娘,清晨打水的時候見到他的一個笑容而已。

楚雲飛打開這個記憶,整個人就回到了記憶之中。

一萬五千年前!

在一個安靜的小村子裏,生活著一群非常安逸的人。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剛剛成為青年的楚雲飛,每天都會在天還沒有亮,就等待在一口井的旁邊。

他要等宣露出來打水,因為宣露打水的時間都不是固定的,有時候早一些,有時候可能會等到天亮。為了看到宣露一眼,他會選擇早起。

“宣露!又來打水了?”路邊的老婦人路過的時候問道。

“嗯!”宣露很有禮貌的回應。

那個時候的宣露,隻是穿著一身粗布麻衣,卻依舊是遮掩不了她的美貌。很早的時候,村子裏的媒婆就準備給她說媒。

“姐!”

這個時候,妹妹宣琪也來了。

村子裏最漂亮的一對姐妹,人們都說妹妹宣琪長得更加的好看。但是楚雲飛還是喜歡宣露,總覺得宣露就是上天賜予他的這輩子最希望得到的女人。

為此,楚雲飛在很早的時候就準備提親的本錢。每天都是如此的勤勞!

“怎麽又是你!”宣琪發現每次自己姐姐打水的時候,總是會碰到楚雲飛。

楚雲飛顯得非常尷尬,宣露這個時候就會上來說道:“雲飛,別見怪,我妹妹就是心直口快!”

“我也覺得……好巧!”楚雲飛紅著臉說道。

“什麽好巧!莫不是你每天都早早的蹲在這裏,等我姐姐出現了你才會出現!”宣琪質問道,“你是對我姐姐有意思?”

楚雲飛激動的話都結巴起來,連忙說道:“怎麽……會!”

被宣琪數落一通,楚雲飛就會選擇逃跑。

宣露責備的看著自己的妹妹說道:“你怎麽又把人說跑了,這樣的性子,小心找不到溫柔的人家。”

“我覺得楚雲飛挺適合你啊,隻是人太膽小,什麽都不敢說。扭扭捏捏的,像個姑娘似的。真的是太沒用了!”宣琪無奈的說道,“要不姐姐你就從了他吧!免得他朝思暮想,成了相思病!”

宣露更為無奈的說道:“唉!雲飛的確是不錯,如果成為他的妻子,可能這輩子都要幸福。可惜我隻是把他當作很知心的大哥!”

“對的對的!可惜還是一個懦弱的大哥,要是你真的嫁給她,就你這樣的美貌,很多人即便是在你嫁了都會對你念念不忘。我就怕,我的好姐姐會因為他的懦弱而吃虧。”宣琪說道。

宣露也是頗為煩惱,她們兩個就是因為長得太漂亮,打她們兩姐妹主意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甚至有些貪得無厭的人,還想把她們兩姐妹一起收了!

這樣的結果,換做是誰都有些接受不了。

“要不是爹娘舊病纏身,咱們兩姐妹還可以出去見識見識外麵的世界!”宣琪笑著說道。

事情就是這麽的突然!

正當兩姐妹犯愁的時候,她們家裏遭受別人的陷害,父母欠下許多債,還被誣陷。父親直接氣死,母親病死。原本樸實無華的村裏人,也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都被別人給收買,沒有幾個人敢站出來幫助這兩姐妹。

有人說,這是城裏的貴族,看上了這兩姐妹,既然不能夠明著搶,那就暗地裏使壞,到時候就能夠同時玩弄兩姐妹。之前兩姐妹還是小妾的身份,那麽現在得到,就是沒有身份。

這件事被楚雲飛知道後,就他那攢的錢,隻是剛好夠娶媳婦。而他還是準備向宣露提親的,卻遇上了這種事情。

當時另一個遠房親戚告誡他,那是他得罪不起的人,讓他死了這條心。還是老老實實娶他們家的女兒,過平凡的日子。

“因為你懦弱,所以你無法做到!”

這句話是宣琪在被抓走之前,說出來的。

楚雲飛就連衝上去跟抓兩姐妹的人拚命的勇氣都沒有,他甚至已經想過最糟糕的結局。他腦海之中想的是,如果宣露被玩膩了,扔了不要的時候。

他會選擇站出來,帶著宣露遠走高飛,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重新開始。這樣也宣露就會感動吧?

可是楚雲飛期待的事情並沒有發生,聽說一個修為不怎麽高的人,因為曾經受過宣露的點滴之恩,在路上拚死相救。

再到後來,她們兩姐妹逃到兩湖。

無路可逃之下,選擇投湖自盡。

楚雲飛傷痛欲絕,發誓要找那個害死兩姐妹的人報仇。正是因為他多事,才弄得兩姐妹投湖輕生。

可事情沒有過多長時間,虛無境地就出現了一對姐妹,懲惡揚善,到處做好事。

這對姐妹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回來對付,曾經害死自己的父母,又差點害死她們的貴族。楚雲飛才知道這兩姐妹,就是當初的宣露跟宣琪。

她們成為了兩湖湖主,令人羨慕敬仰的至尊。

再次見麵,楚雲飛看到宣露成為至尊穿上端莊的衣服時,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當初的弱懦,導致現在的楚雲飛無言以對。

他還想著去殺掉那個救她們走的人,可是如果不是那個人,兩姐妹又怎麽可能被兩湖選擇成為新的主人,直接成為至尊。

如果換做是他,他現在不就是被至尊喜歡上的人。

為何他要懦弱?

從這一刻開始,楚雲飛開始痛恨現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