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139章 嫵媚撩人——風靈

第一百三十九章 嫵媚撩人風靈

“我不求你現在就答應,隻求你多想一想,想通了之後,再來找我。”

秦岩依然沉默。

“還有,警慎風靈這個女人。”

“為什麽?”

“風靈這個女人,最厲害的不是她的功力在王者八星巔峰,也不是她的劍法,而是她的戰魂天賦,就是魅惑。這是一種十分特殊的戰魂天賦,需要吸取男性武者的精華,作為提升功力的媒介,而被吸收了精華之後的武者,功力盡失,你得十分的小心。”

“我知道了。”

……

和風樓告別了之後,秦岩就回到了洪連城中。

卻沒想到,當他回到房間的時候,看見一個嫵媚撩人的女子正坐在**,低著頭,目光分散,好像在想著什麽事情。

“怎麽回事?難道自己走錯房間了?”秦岩緊皺雙眉,退出了房間又看了看房門旁邊的號碼,的確是天子三號房間啊。

那女子的確是長大妧媚水靈,舉手抬足之間都充滿著一種媚態,一身綠衣,坦露雙肩,胸前一片的雪白都足以讓其他男人鼻血不斷,極短的裙子露出一雙修長的長腿,讓其他的男人都想湊上去撫摸一番。

秦岩一步踏進房間裏,就能聞到從那女子身上散發出來,彌漫著整個房間的香味。

“喲,小弟弟回來了?”那女子聽到腳步聲,立刻抬起頭來一看,頓時咯咯笑道。

秦岩頓時一臉黑線。

自己哪裏小了?上一世加起來,都比這女子的年齡大了好幾倍。你好意思叫我都不好意思應呢。

“你就是風靈?”突然秦岩想起風樓的話。

風靈最喜歡穿的就是綠衣,所以讓秦岩格外的小心。

“喲,看來大哥和你說了不少的話呢。”風靈笑了笑,媚道:“我大哥是不是讓你要小心我呢?”

秦岩頓時一怔,看來這女人,還真的十分了解風樓。

“小心一些,這個女人十分的危險。”秦柔也說道。

風靈繼續媚道:“怎麽樣?姐姐長得可好看嗎?”

秦岩笑道:“好了,有什麽事情就說罷,不必在這裏裝模作樣了。你到這裏來,不是想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漂亮吧?”

“咯咯,小弟弟果然是聰明人。”風靈突然正色道:“我想讓你加入我們。”

“幫你們統治東荒嗎?”秦岩冷漠問道。

風靈笑了笑,“當然不是了,我說的是幫我登上風家家主之位。”

“統治東荒,也不過是我們的一個計劃而已。畢竟我和我二哥,還有五弟中,隻有一個人能登上這風家家主,他們認為我不知道這一點,還在傻愣愣著的呢。其實我們三個人,表麵上是配合,但暗地中,是敵人的關係。”

“三個人統治了東荒,那麽就相當於你們三個人都同時幫助你們風家完成了一次大的貢獻,但一個家族之中,不可能有三個家主誕生,隻能有一個家主。正所謂,狡兔死,走狗烹,你說的是這個意思嗎?”秦岩看向了風靈。

風靈撚嘴一笑,“小弟弟很聰明,的確是這樣。所以我想,在我們三個人統治了整個東荒之後,讓你出手,幫我清掃一下垃圾。”

“原來如此。”秦岩笑了笑,“你知道你大哥來找我有什麽事嗎?”

“不就是讓你幫忙阻攔我們嘛?”風靈妧媚笑道:“小弟弟,其實你應該更小心的人是風樓,你想一想,為什麽他讓你幫忙阻攔我們?別的不說,在風家中,起碼支持他的人有四成左右。說得好聽一些,是讓你幫忙,不好聽的就是讓你當擋箭牌。”

“我覺得你們風家很有意思。”秦岩走到了風靈的身後,笑道:“哥哥讓我小心妹妹,妹妹又讓我小心哥哥。哥哥拆妹妹的台,妹妹又拆哥哥的台。”

“咯咯,誰不是這樣呢?為了利益,都不惜拆對手的台子。”風靈笑得嫵媚,凹凸有致的身材瞬間被勾勒了出來,如果現在是其他男人,恐怕心中早就有火,撲上去了。

“而且。”風靈突然轉過身來,從身後將秦岩抱住,一口香氣吹在秦岩的耳邊,吐氣如蘭道:“如果你順利幫我登上風家家主之位,那麽我整個人都是屬於你的,東荒也是屬於你的。”

秦岩強忍住體內的熱火,笑道:“那麽要是到了那個時候,你反悔了怎麽辦呢?”說著,他突然之間抓住了風靈的手,邪異的笑容印在了風靈的眼中。

“咯咯,如果你怕我反悔的話,現在就可以拿一點報酬哦。”說著,風靈嫵媚的舔了舔嘴唇,妧媚的臉上已經布上了一些紅暈。

“真的?”秦岩一隻手輕輕摸上了風靈的麵孔,突然間就說道:“還是算了吧,色字頭上一把刀,我哪裏會知道到時候你會不會直接將我拋棄呢?”

“咯咯,小弟弟你好可愛哦。”

秦岩的額頭又出現了三四條黑線,看著風靈道:“你能不能別叫我小弟弟?”

“我就喜歡叫,怎麽樣?”風靈昂起了頭,一種媚態不自然的散發了出來,卻讓秦岩緊皺雙眉。

是戰魂的氣息,這小妞要對我開始出手了把?秦岩立刻運轉明心玉皇決,用功法來抵禦住這種媚態,卻感覺到體內的氣血沸騰了起來,腦袋也有了一些眩暈。

“收起你的戰魂天賦。”秦岩抬起頭來,說出的話殺氣十足,就連目光也變得無比的淩厲。

“咯咯,沒想到小弟弟那麽快就察覺到了?”風靈笑了笑,卻聽了秦岩的話,收回了自己的戰魂天賦,秦岩頓時感覺沒有了之前的異樣。

“我們好好的說事情比較好。”秦岩道。

“有酒吧?我們一邊喝酒一邊說,豈不是更好嗎?”依然是吐氣如蘭。

秦岩無奈,走出門口讓小二拿了一壇酒過來。

後來……他就沒有了意識。

當他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他的上半身**著,而風靈正躺在他的身旁,也是全身**,臉頰上的紅暈還沒退去,連連苦笑。

“喝個酒,竟然也能出這樣的事情?”秦岩連忙盤坐運功,感覺了一下自己的功力,竟然後退了一些,從武靈一星後期倒退到了武靈一星中期。

看來風樓那家夥的確不是說假話的,這女人的確能吸食武者的功力,補充到自己的身上。

“嚶嚶。”

這時,坐在地上的小幽十分幽怨的看了秦岩一眼,在它身上的珈藍冰顏鳥秦柔,更是用一種很憤怒的目光看著他。

秦岩也無奈,平日裏,他的酒量是不錯的,怎麽一到今日,他的酒量就變得小了那麽多?僅僅是十壇就已經醉了,而且竟然還和這女人發酒瘋。

這時,珈藍冰顏鳥化作了秦柔的模樣,走了上來突然就對秦岩出手。

秦岩嚇了一跳,連忙運轉紫色元丹,手上是紫色雷電不斷,擋下了秦柔的手,問道:“怎麽突然就對我出手了?”

“你個色狼!”冷漠的臉頰上多了幾分紅暈,更有了女人味,再次出手。

秦岩連忙用兩隻手抓住他的手,苦笑道:“不是……這並不是我的本意啊。但是不知道怎麽的,竟然鬧出了這事情來。”

“禽獸,去死吧。”

“住手!別打了!”

“嚶。”秦岩的話音剛落,身旁的風靈突然呻吟了一聲,看上去有蘇醒的勢頭,秦柔哼了一聲,嗔怒的看了秦岩一眼,連忙化作一隻藍色小鳥的模樣,站到了小幽的身上,讓它帶著自己跑出了房間。

“咯咯,小弟弟竟然醒得那麽早?”風靈爬了起來,也不掩飾住泄漏的嬌軀,輕輕的從身後將秦岩抱住,吐氣如蘭道:“小弟弟,昨晚快樂嗎?”

“我們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秦岩跳下床來,穿上了衣服。

風靈也從**走了下來,熱火的嬌軀繼續貼在秦岩的胸膛上,“我從來沒有那麽瘋過了。”

“我可是很純潔的,你要對我負責啊。”

“咯咯,小弟弟還裝起純潔來了?昨天晚上不知道弄得人家有多厲害呢。”風靈嬌嗔道。

秦岩連連哭笑不得。

“小弟弟,以後你就是姐姐的人了,來姐姐獎勵你一個吻,咯咯。”風靈走到秦岩的麵前,櫻唇輕輕在他的臉頰上留下了一枚唇印。

妖孽啊妖孽!

如果不是看在和她曾經發生過關係的份上,秦岩真的想直接一拳打上去了。

真是糊塗,昨天晚上為什麽要發生這樣的事情?

本來風樓讓自己幫他,就沒想答應。現在又糊裏糊塗的和這女人發生了關係,現在他就是不想幫,也得幫這女人的忙了。

“風靈,你要明白一點。既然我和你已經發生了關係,那麽你就是我的女人了。”秦岩正色道。

“咯咯,其實姐姐也不用小弟弟負責的,這是姐姐願意的。”

“你能嚴肅一點嗎?”秦岩苦笑道。

“嘻嘻,姐姐就勉強答應你一回。”

“既然你是我的女人,那麽你說的事情,我會幫忙。但我不保證,我能幫得到你,明白了嗎?”秦岩鄭重道。

“姐姐當然明白。”風靈笑道:“小弟弟能用一年的時間到武靈之境,那麽在一年的時間內,也能到王者甚至更高,到了那個時候,才是你幫姐姐的最佳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