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267章 青風揚,七星王者

第二百六十七章 青風揚七星王者

“你給我起來!”秦岩看見青風揚直接倒在了地上,一隻腳差點踢了過去。

青風揚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對於秦岩說的第一堂課,他真的有點哭笑不得,道:“師傅,你能不能先教我劍法再說啊?”

“不行,這是為師給你的第一堂功課,你一定要完成,知道了嗎?”秦岩裝出一副名人大師似的,點了點頭。

“師傅,不行啊。”青風揚依然是搖頭道。

“怎麽又不行了?不會真的讓我說中了吧?你有什麽心理問題?”

“不是,師傅你就不能聽我把話說完!”青風揚真的被秦岩那極品的態度給打敗了。

“那沒有什麽心理問題不就結了嗎?你看鳳鳴公主,又是皇室身份,而且天賦不錯,正好配得上你,不是我說你這木頭腦袋整天都在想一些什麽呢?就光顧著自己練劍啊?”秦岩瞪了他一眼,上下掃動之後,惱道。

青風揚正色道:“師傅,弟子此生隻為劍,隻為成為劍皇或者是劍神,其他的事情,弟子都不敢在想,況且……”說到這裏,他低聲對秦岩道:“師傅,況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鳳鳴公主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還是留給師傅你吧,抓過來給我當師娘也不錯啊。”

秦岩臉色一黑,旋即一巴掌打在了他的頭上,怒道:“你小子一天都想什麽呢?”旋即看了看正在一旁都聊得水深火熱了的孔思雨,穎水雲,鳳鳴公主三個人,低聲道:“你以為我不想啊?但是你現在的師娘就不讓了。徒兒啊,聽師傅一句話,以後千萬別隨便訂婚,就算要訂婚也要拖,能拖幾年是幾年,要不然就像你師傅現在這樣了,嗚嗚。”

“喂,你說什麽!”

也不知道是秦岩說得太大聲了,還是穎水雲的耳朵太尖了,當秦岩的話剛剛說完,穎水雲就轉過身來指著秦岩問道:“喂,你剛才嘀嘀咕咕的在說什麽?”

“沒有啊,沒有說什麽。”秦岩連忙擺手道。

“哼。”穎水雲哼了一聲。

秦岩無奈道:“你看到了吧?”

“師傅,你真慘啊。那麽你幹嘛不解除婚約呢?”青風揚問道。

“誒我發現,你變了好多啊,上一次我看見你的時候可是像一塊冰一樣,現在怎麽說話那麽多?”秦岩問道。

“額因為……以前的師傅說,讓我跟了您之後,要多和你親近親近,說不定就師傅您就會傳授給我超級劍法什麽的。”青風揚笑道。

“你還是改回原來那模樣吧,你笑著還不如不笑的好看。”秦岩擺了擺手道。

“哦。”說著,青風揚又變成了以前那個冷漠的男子。

“對了,這才是你的性格嘛。”秦岩摟著他的肩膀笑道。

“師傅,我現在想和你過幾招。“青風揚淡淡道:“我的劍法快要突破了。”

“是嗎?那正好。”秦岩笑了笑,旋即帶著青風揚一同到了皇家比武場。

“師傅和師兄他們走出去了。”鳳鳴公主看著秦岩和青風揚。

“別理他們,我們女人聊自己的就行了。”孔思雨看了看秦岩之後,哼了一聲。

“我想去看看,師兄和師傅好像是要去對決的樣子,咯咯好像很好玩啊。”鳳鳴公主笑道。

“我剛才也聽到了,秦岩哥哥還有那個人好像要去比武的樣子,嘻嘻人家先走了。”小蘿莉睜開了穎水雲的雙手後,旋即跟著秦岩的身後跑出了劍王殿。

“真是的,思雨姐姐,我們也去吧。”

“現在也隻能這樣了。”

鳳鳴公主笑道:“那麽我們現在就去吧,皇家練武場並不是很遠的,拐個彎就到了。”

三個女人一起跑出了劍王殿之後,拐了個彎就到了練武場,三個女人目光一掃,看見小幽就坐在練武場旁邊的一座石凳上,目光再次聚集在練武場上,發現秦岩和青風揚站在練武場的中央,兩個人的距離不過十步。

隻見青風揚從儲物戒指裏拿出了一把帶著劍鞘的青劍,將青劍抽了出來後,長劍嗡嗡作響,他淡淡道:“師傅,此劍乃是我前日拾到的一把天兵,我名為青鋒劍,劍長三尺八寸。”

秦岩點點頭,旋即轉過頭來說道:“鳳鳴公主,借你的劍用一用。”

鳳鳴公主之前還在和穎水雲還有孔思雨說到底誰會贏,突然聽到了秦岩的話後,哦了一聲,連忙從儲物戒指裏拿出了自己的那把劍,丟給了秦岩。

旁邊的穎水雲還有孔思雨心中那個都有些吃味,心想幹嘛要問公主借劍?不問我們兩個借劍?肯定是有什麽貓膩。

秦岩一手接過劍了之後,旋即一個轉身,將鳳鳴公主的劍從劍鞘裏抽了出來,也同樣淡淡道:“青風揚,今日我就用這把劍來對付你,希望你能看得清楚,我的劍法。”

“是師傅。”青風揚雖然疑惑秦岩為什麽不拿出自己的劍,反而去接自己的劍,但隨後他明白了,秦岩的做法顯然是為了讓自己更快的領悟到劍法,所以才不會動用到自己的劍。

如果秦岩出自己的任何一把劍,比如斬仙劍,或者真武劍這些,都是神兵,隻要秦岩一用力,青風揚的天兵青鋒劍必斷無疑。身為一名劍客,劍都斷了,那麽也就意味著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劍客,以劍為自己的生命,愛劍,護劍。在劍客的眼中,自己的劍,就相當於自己的第二條生命,如果說這第二條生命都死了的話,那麽劍客本身,也會“死”了。

“出手吧。”秦岩低吟道。

“師傅,得罪了!”

青風揚三步已經到了秦岩的麵前,一劍刺了過去。

秦岩不緊不慢的一抬手,便擋下了青風揚的劍,青風揚眉頭微皺,旋即改變了自己的路數,長劍一震,拐個彎刺向了秦岩的胸口。

“你這樣根本不行。”秦岩一個轉身便躲開了青風揚的劍後,一拳抱樸山嶽打在了青風揚的胸口上。

青風揚一聲悶哼,橫飛了出去,差點摔出了練武台,隻聽秦岩淡淡道:“如果在戰鬥的時候,你光用劍戰鬥那根本就是不可能。一名劍客,不僅僅要劍法高強,更要懂得怎麽樣變通,怎麽樣去攻擊敵人才是最好,怎麽樣才能讓自己的劍,殺掉敵人。”

“是師傅,徒兒寄主了。”

這一回,青風揚吸取了第一個回合的教訓,劍和拳腳都打了上去,但還是抵擋不住秦岩的三招,摔了出去。

“你的劍速度再快一點。”

“是,師傅。”

兩個人你來我往,劍法變化之快,尤其是秦岩,劍法的變化讓人眼花繚亂,隻要是青風揚認為秦岩這一劍會刺在自己胸口上的時候,秦岩的劍卻點在了青風揚的肩膀上。

“戰鬥的時候,要注意對方的手,而不是對方的人!”秦岩叫道,旋即五指並攏,捅向了青風揚的腹部。

青風揚心中一驚,連忙用一隻手擋在自己的腹部,卻沒想到秦岩的五指隻是重重的捅在他的手掌上後,卻是一拳打在手掌上,力道剛猛,忍不住後退了六七步,旋即腳下一沉,站穩了腳跟。

“師傅,徒兒明白了!”青風揚已經開始感悟。

秦岩點了點頭,感覺到青風揚的氣勢已經爆發了出來,甚至已經有些淩亂,但他知道這就是青風揚突破的前兆,看來他還得加一把勁。

乓乓乓!~~~~

砰砰!~~~

轉眼之間,兩個人已經對戰了上百個回合,招式之間不斷的在變化,青風揚更是武功盡出,招式連綿不絕,有一段時間內竟然追著秦岩去打,簡直讓一旁觀戰的那三個女人還有一個小蘿莉的下巴都驚掉在了地上。

“好,再來!”秦岩有意識的輔佐著青風揚的突破,不斷的喂招給他,同時有在抵擋著青風揚的拳頭,還有他的劍。

唰啦!

青風揚揮出了一道青光,秦岩也發出了一道劍氣,迎向了那道青光。

砰!

“天王問心!”秦岩一拳打在了青風揚的胸口上。

“啊!”

鳳鳴公主看著青風揚被秦岩的一道天王拳打得都張口吐出了血來,有些驚愕,看著青風揚的身子向後退了三四步,後來摔在了地上。

“怎麽樣?”秦岩收回了拳頭,問道。

青風揚先是搖了搖頭,過了幾分鍾後,突然點了點頭,旋即盤膝而坐,運轉了自己的內功心法。

“師傅,師兄他……”鳳鳴公主跑到了秦岩的身旁。

“他這是要準備突破了,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領悟得那麽快。”秦岩笑了笑道。

“領悟了?難道師兄已經領悟到了劍法的真諦?”鳳鳴公主一驚。

“還差得很遠呢,雖然你師兄的劍法比你高,但還無法領悟到劍法的真諦所在,還要等上好幾十年的時間呢。”秦岩沉聲道,旋即向青風揚探出了神識,進入到了他的體內。

嘩嘩嘩嘩!~~

突然間,從青風揚的身上爆發出了七星王者的氣息,氣勢如虹。

“突破得那麽快?”秦岩眉頭微皺。

青風揚雙眼突然睜開,眼中一道白色的精光閃過之後,拿起了自己的青鋒劍,旋即展開了手腳。

刷刷刷!!!

他的劍法變得越來越快,對於劍的領悟,也越來越高。

“好小子,變化得可真快啊!”秦岩讚笑道。

明眼人都可以看見,青風揚的劍法已經和之前的劍法大有不同了,更快了,而且能發出呼呼的破風聲。

刷刷刷!~~

青風揚連續揮出三劍來,旋即收劍。

“師傅!師傅!”青風揚跑了過來,臉上沒有了之前的冷淡,咧嘴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他喜道:“師傅!我突破了!”

“嗯,我都看見了。”秦岩點了點頭。

“不師傅,不僅僅是功力突破了,而且劍法也……”

“我知道,劍法已經突破到登堂入室的境界了。”

“啊原來師傅你都知道了。”青風揚長大了嘴巴。

秦岩笑道:“那是,要不然我怎麽會成為你的師傅呢?從你剛才的舞劍來看,你的劍法便得更快了,更穩了,這就是你的劍法突破的征兆,好好感悟一下吧,等你劍法到了神乎其技的,我就帶你到天上天去闖蕩!”

“是!”青風揚大喜不斷。

天上天,那可是東荒中原武者夢寐以求的仙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