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309章 難敵

第三百零九章 難敵

燕武和龐麟紛紛愣了神,原本他們計劃好了,直接讓一個人假扮魔宗宗主就行了,反正沒有人見過魔宗宗主的真麵目,找個人直接套上黑袍,不讓人看清楚麵目就是了。誰會想到,真正的魔宗宗主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宗主,您真的是宗主?”嬴千沒有見過魔宗宗主,但眼前的一切,讓他感覺來得太過於突然了。

“你就是嬴千?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是一個小娃娃,沒想到現在都那麽大了,哈哈。”黑衣老人輕輕一笑,旋即將目光轉向了燕武和龐麟,緩緩問道:“決定好了嗎?”

龐麟和燕武都互相咬牙,這個時候燕武已經飛了過來,喝道:“我先殺了你!”

他的劍勢如破竹,已經向黑衣老人殺了過來。

可是單天冥就在黑衣老人的旁邊,看見燕武衝上來之後,自己便迎了上去,一把劍抵擋住了燕武的劍之後,另外一把劍高高舉起直挺挺的向他的頭頂斬落了下去。

論起修為,單天冥已經是八星霸主,實力強大,但燕武隻是一名七星霸主,比起單天冥來說,他還是弱得可憐,這一劍斬下來的時候雖然他勉強的擋住,可虎口卻被震得生疼,突然間麵前一股風吹過,已經被單天冥一腳踢飛了出去,撞在了城牆上。

“就算是死!我也要放手一搏!”龐麟也覺得拚了,反正魔宗宗主出現,憑借他的強大實力,甚至是霸主巔峰的修為,在整個天下天都是無敵的存在,倒不如放手一搏,還有一點點的機會能夠生存下來。

可是他最後一縷希望都滅亡了,隻見黑衣老人隻是輕輕的推掌了出去,一股強悍的真元便打入了龐麟的體內,沒過多久,龐麟的身體砰的一聲在空中爆炸開來。

“好……好強大!”僅僅是一推掌,就斬殺了一名八方樓的副樓主龐麟,穎家霸主青風揚他們都愕然驚呆了。

燕武從城牆上跳上了空中,抖索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塵土,剛好看見龐麟被黑衣老人一掌斬殺的震撼場麵,旋即額頭上冷汗直流,他心想恐怕自己也會是這樣的一個下場,立刻轉身逃走。

隻是黑衣老人已經沒有給他那麽一個機會,在他轉身逃走的那一刹那間,黑衣老人身形一動,人已經到了燕武的身後,抓住了他的肩膀緩緩道:“想逃走嗎?先問問我答不答應。”

燕武大吃一驚,臉上盡是驚駭的神色,他掙脫不了黑衣老人的手,下一秒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湧入了自己的體內。

“啊!”

轟隆!

他的身體也爆炸了開來,鮮血飛濺到了地麵上。

“天啊!才那麽兩招就解決了兩名七星霸主!這魔宗宗主,也太可怕了吧!”

黑衣老人解決掉了燕武和龐麟之後,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那些魔城的武者們,冷冷的哼了一聲,卻讓那些武者們渾身打顫。

“宗主,我們錯了我們錯了!”不少人都跪地求饒。

黑衣老人落在了城主府上,冷眼看著那些魔城的武者們,淡淡道:“爾等竟然連真假都分辨不出來,擁護他人,差點釀成魔土大難。要不是看爾等有悔過的舉動,我已然出手。好了都別拜了,起來吧。”

“多謝宗主!”那些跪地求饒的武者們都暗自擦了一把冷汗。

這個時候,空中的黑琊早就退回到了意識海中,秦岩意識再現,他看見了黑衣老人站在城牆上,便知道了他的身份,而且之前在意識海中他就看見了黑衣老人斬殺燕武還有龐麟的場麵。

黑衣老人站在城牆上,由衣服裏拿出了一個一瓶來,拋給了嬴千他們,緩緩道:“你們幾個,將這枚四品丹藥吞下吧,這是一枚四品複靈丹,能夠幫到你們迅速的回複傷勢。”

“多謝宗主。”嬴千第一個就抱拳道,旋即將丹藥紛紛分給了穎家霸主,還有青風揚他們幾個人。

一晃過去了三天的時間,這件事情已經很快的結束了。

城主府在三天前的那一場大戰中,近乎崩塌,但後來被魔城的武者們一起奮力的重新建了起來,此刻單天冥坐鎮魔城,而魔宗宗主返回魔宗整理魔宗事務,秦岩他們則是留在了城主府裏,吞下複靈丹進行療傷。

又過去了一天之後,魔宗宗主黑衣老人再次降臨魔城城主府,而這一次隨他而來的,正是嬴千。

嬴千經過三天前的那場大戰之後,黑黑衣老人看中,提拔他成為了魔宗的副宗主,統領魔宗護法,執事還有弟子,可以說在魔宗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此刻看他來到城主府,而且氣勢如虹,秦岩他們都知道,嬴千已經突破了。

“魔城城主單天冥,恭迎魔宗宗主,副宗主。”單天冥首先走出了城主府,對剛剛落在城主府大門前的黑衣老人和嬴千緩緩道。

“單大哥不必對我行此大禮。就算我成了副宗主,我們還是兄弟不是?哈哈。”嬴千摟著單天冥的肩膀大笑道。

黑衣老人也沒有表現出什麽異樣來,而是鎮定的走到了城主府的首席位置,這個時候,秦岩他們也都感覺到來源於魔宗宗主強大的氣場原因,從閉關中覺醒了過來,紛紛趕到了城主府大廳。

“前輩。”秦岩抱拳道。

“怎麽?你現在還是我魔宗弟子呢,怎麽能叫我前輩?”聽黑衣老人的話來,好似沒有什麽怒意,反而是笑罵。

“那個……因為是時候需要。”秦岩哈哈笑道。

黑衣老人沒有表現出怒意來,反而是笑道:“嗯,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八方樓這個殺手組織重新出世,天下天大亂,不僅僅是東荒,就連中原這等大地域也受到了八方樓的牽連。”

秦岩抱拳道:“所以我們這一次來魔土,就是想讓前輩和單前輩,讓魔宗還有魔城出世,聯合正道聯盟,一同鏟除八方樓。”

黑衣老人輕輕的歎了一口氣,道:“我也是那麽想的啊,當年八方樓樓主野心勃勃,想要整個天下天都落入他的掌控之中。當年的八方樓是差一點就統治了東荒,就隻差我魔土未能統治,後來他們高歌猛進進入魔土。隻是可惜了,他們這些人哪裏會知道魔土的危險?更不會知道魔城還有魔宗的底蘊深厚。”

“前輩說得極是。”穎家霸主抱拳,點了點頭。

“可惜了,我還有半年,就要渡天劫,準備飛升天上天了。”黑衣老人有些無奈,道:“沒想到會出那麽一單子的事情,真的讓人很頭疼啊。”

秦岩他們都輕輕一笑。

“不過我首先得提醒你們要小心,因為這一次你們很有可能麵對的,不是八方樓樓主,而是另外一個十分恐怖的東西。”黑衣老人的聲音異常嚴肅道:“這可怕的東西,來源於上古的神話時代的產物。”

“那到底是什麽?”青風揚忍不住問道。

“對啊前輩,三天之前聽你說的,血衛?那到底是什麽東西啊?”穎家霸主也適逢時候的問道。

黑衣老人沒有說話,可秦岩說話了,他道:“血衛,全名為奇兵血衛,是上古神話時代末期的一種產物。起源於一名煉器師,開創了一種十分邪異的禁術,名為奇兵術。相傳那名煉器師因為自己的女人被一個部落的繼承人殺死,後大怒之下,結合了一種詭異陣法,屠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將他們的血,倒入一個池中,在池內布置一個陣法之後,將一個半死人放入池中煉製,一共煉製了一年的時間,再斬殺了九頭屍王,取其精血,融入半死人的體內,再煉製了半年的時間,這個無上奇兵就煉成了。”

“那……那麽後來呢?”這種煉製的方法,穎家霸主他們聽得都是震驚。

“血鬼。在神話時代末期,武者喜歡稱呼這種奇兵為血鬼。”黑衣老人沉聲道:“雖然我不太知道這種上古禁術的事情,但通過魔宗的一些古老秘籍記載,當初那名血鬼,實力強橫直逼帝尊,天降於那部落中,殺戮萬眾,一夜之間,那部落成了曆史。”

“那麽恐怖!”青風揚他們都驚道。

“血鬼雖然恐怖,但因人而異。我曾經在一本殘缺的古老秘籍上知道,那名煉器師,當初差不多達到了聖級巔峰的修為,所以煉製出來的血鬼,自然十分恐怖。但換做是我們在場任何一個人煉製,也煉製不出那麽恐怖的血鬼來。而且這樣恐怖的血鬼,是融合了九位屍王的精血而成。現在天下天有沒有僵屍我不知道,但屍王絕對沒有。”秦岩搖頭道。

“原來如此,嚇死我了。”穎家霸主不斷拍著自己的心口,心有餘悸的道:“如果真是有那麽恐怖的東西,那麽別說天下天了,就算是天上天也要完蛋了。”

“但八方樓的人,是怎麽得到這種禁術的?”青風揚疑惑。

“他們就是一群瘋子,為了要稱霸整個天下天,竟然要煉製這樣恐怖的魔物。”秦岩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一張桌子上。

黑衣老人緩緩道:“算一算時間的話,如果八方樓真的在煉製血鬼,我們也不能肯定他們到底煉製了多少年,一共有多少名血鬼。不過還是小心為上。由霸主煉製出來的血鬼,實力也是差不多在霸主巔峰左右,最差的也是八星霸主巔峰。”

“我們知道了。”秦岩點了點頭。

“我已經決定讓魔宗和魔城聯合在一起,將於五天之後出世,和你們對抗八方樓。”黑衣老人說出了一個讓秦岩他們都感覺到興奮的事情,黑衣老人又道:“到時候我將會和單城主去與你們回合。”

“多謝前輩!”

抱拳行禮了之後,秦岩等人心中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