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526章 再見嬴千

第526章 再見嬴千

當秦岩等人橫穿整座上古森林,來到第十城區的時候,已經是五天的時間了。

而這是,神王後人突然出現在天路之中,以強勢戰力橫掃了第二十城區。

神王後人的突然強勢,讓很多人都覺得納悶不已。

這一次進入天路的,天下天武者就三千多人,還不包括另外一些最後趕到的,那些天下天周圍位麵空間的人??。

那些位麵空間裏,怎麽有那麽多的天才妖孽啊?

先是武王,又是戰神傳人,羅神之王,現在又是一個神王後人。

東荒中原兩大地域進來的武者紛紛瞠目結舌了起來,難道說那些上古時代強者的後裔,都搬到了那些位麵空間去了?

但更多的人在猜測,為什麽這連續幾個月來,神王後人都是十分的低調,幾乎讓人察覺不到他就在天路之中,為什麽突然強勢了起來?

而後來,神王後人說魔神傳人現在也在天路中的時候,天路中的武者更是大吃一驚。

神王後人,魔神傳人,竟然都到了?

“我的老天爺啊,這一次天路試煉,可謂是天才妖孽橫行啊。”

“沒錯啊,先有中原劍君,武王,戰神傳人,羅神之王。現有神王後人,又有魔神傳人,東荒劍君。我的那個老天!”

“唉,有這些人在,我們還是別想爭奪排位碑上的前十了,還是等著最後的十個吧。”

……

這一刻,到了第十城區的秦岩等人,也都聽到了這個消息,洛參等人紛紛將目光看向了秦岩。

秦岩也是納悶不已,怎麽自己成了魔神傳人了?

之前舞若天也說過魔神傳人。難道說是看見了十八重魔影凝成的巨大魔影之後?

秦岩覺得這個很有可能。

這時,洛參等人圍了上來,問道:“秦鬼,你不是東荒劍君嗎?怎麽轉眼就成了魔神傳人?”

“會不會和當ri他對戰舞若天的時候,背後那巨大魔影的關係?”於穀風很清晰的記得,當ri那巨大的魔影釋放出來的滔天魔氣,就連他也難以抵抗。

“我猜肯定是這樣的。”陳虎然點頭說道:“肯定是舞若天的關係。舞若天當ri不是說過,他是神王後人的人嗎?神王後人這一次強勢起來,恐怕就是因為魔神傳人的關係。”

洛參皺著眉頭,問道:“秦鬼。你那能夠凝成巨大魔影的功法,到底是什麽功法?能不能告訴我們?”

“我所修煉的,是一個宗門的鎮派功法。”秦岩目光一掃洛參等人,看見他們都有一種想知道的**,便說道:“叫不滅魔身。”

“不滅魔身?難怪了。”洛參坐在了凳子上。說道:“自古神魔為宿敵,難怪神王後人會突然的強勢起來。”

“原來如此。”陳虎然說道:“神王後人知道了秦鬼是魔神傳人之後。肯定會找過來。”

“那麽秦鬼不是危險了?”於穀風看向了陳虎然和洛參。驚道。

秦岩輕輕一笑:“那可不一定,神王後人還不是十分準確我就是魔神傳人,所以不會輕舉妄動。”

“唉,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吧。”洛參輕輕的歎了口氣。

這一天夜晚,秦岩他們在第十城區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打算第二天早上再去情報信息處打探一些凶獸的情報信息。

而這一天晚上。秦岩剛剛躺下準備好好的睡一覺。

窗戶卻“砰”的一聲被一股力量給撞開了,秦岩迅速從**跳了下來,厲喝道:“誰!”

“宗主,是我。”一個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秦岩覺得這聲音很熟悉。透過了窗外的月光看見,來的人竟然是嬴千。

“嬴千?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秦岩臉上頓時一喜。

他們進入天路之後,每個人都分散開了,秦岩他從困龍之地出來之後到處的在尋找,從第二城區一直到第十城區,可沒發現一個人。

到是聽見了有關於青風揚這個青鋒劍君的消息。

嬴千揚手摸了摸鼻梁,笑道:“嗬嗬,我在第十城區呆了有一段時間了,就是猜想到你肯定會來到這裏。因為第十城區的凶獸情報信息可是比前麵的九個城區要豐富得一些。”

“那麽其他的人呢?”秦岩問道。

“墨冷軒現在已經上了第二十五城區,而且他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九星霸主巔峰,能夠越級挑戰準皇一重的武者。”嬴千說道:“至於青風揚,沈萬軍,嶽風,徐先生等人,我就不清楚了。倒是我打聽到了朱雀神鳥和青鱷的消息,他們兩個現在已經成了妖王,已經打上了第三十城區。”

“那麽快?”秦岩頓時皺起了眉頭。

“當然了,前麵的五十座城區基本都沒什麽事情發生,每個人都會選擇留下實力,一直衝刺。但是到了第五十城區之後,就會有事情發生了,到了那個時候戰鬥才會變得更jiliè起來。”嬴千笑了笑。

“的確,前麵的五十座城區如果發力太猛的話,到了後麵會顯得薄弱。”秦岩也有那麽一個打算,沒到第五十座城區之前,不展現出太多的底牌來,到了第五十座城區之後,再發力,這就叫厚積薄發。

嬴千說道:“宗主,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一點事情要跟你說的。”

“嗯,你說。”秦岩說道。

“神王後人出現了。”嬴千說道。

“這個我知道了。”秦岩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對了,我想問,老前輩給我的《不滅魔身》到底是什麽功法?為什麽神王後人會認為我是魔神傳人?”

嬴千說道:“其實宗主你可以打開看看功法的最後那一行,那裏就有記載。”

秦岩微微皺眉,然後從儲物戒指裏那出了記載著《不滅魔身》修行方法的骨簡,然後展開,將目光放在了最後一行上。

最後一行,是很小很小的字眼。

以前秦岩都在關注修行方法。倒是沒怎麽注意這些小字。

現在仔細一看,上麵的文字都是很古老的文字。

“魔神所創?這本功法是魔神創的?”秦岩頓時皺起了眉頭,上麵的那些古老文字,已經充分說明了事情。

“嗯。”嬴千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我第一次看的時候,也和你有一樣的表情。其實魔宗的第一任宗主就是魔神後人所創,在飛升天上天之後,留下了這部骨簡。有傳言說,隻要將《不滅魔身》第一重,第一次就凝練出十八重魔影的。便是魔神傳人。隻是後來,一直沒有人能夠達到這樣的要求,就算是老宗主天縱奇才,第一次凝練魔影也隻有九重而已。”

“嗬嗬,沒想到我竟然稀裏糊塗的就成了魔神傳人。”秦岩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苦澀。

嬴千說道:“宗主。其實老宗主在臨走之前,就托我告訴你。在天路中一定要小心神王後人。隻是我一直以為神王後人不可能會出現在天路中。所以就沒有告訴你,誰知道……神王後人真的出現了。”

“到底怎麽回事?”秦岩問道。

嬴千道:“在老宗主離開的時候,曾經交給我一部手劄。後來我看了看,這才知道有關於神王和魔神的一些秘辛。這得要從一個古老的種族開始說起。這個種族擁有神血,能夠發揮出神明的力量,而且他們天賦異稟。族中每一個人都多多少少有一點神血。但神血最純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神王。”

“而魔神,則是一種傳承。在老宗主傳下來的手劄裏。並沒有太多的記載。隻是記得,魔神和神王就是天生的宿敵,而真正的理由並不是神魔不兩立。而是因為魔神實力也很強,神王要擊敗魔神證明自己更強,所以一直戰鬥了很多年。一直有一次,有一個魔神傳人將神王斬殺之後,這種關係就化成了矛盾。後來,神王不斷被魔神傳人斬殺,那古老種族也勃然大怒,發誓一定要斬盡魔神傳人。”

“那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怎麽那個古老種族還是記得?”秦岩有些咂舌。

“嗬嗬,魔神傳人殺了他們那麽多代神王,根據手劄裏記載一共是七代神王都被魔神傳人給殺了。”嬴千笑道。

秦岩頓時皺起了眉頭:“神王真的很厲害嗎?”

嬴千說道:“遠代的神王都很厲害,手劄中記載,曆代神王的武力逆天,在神境的時候就已經近乎無敵。而且通過神血發揮,衝破到帝尊根本不是問題。當然了,手劄中記載的那神血種族的神王到底有多強,也沒有太詳細,這種事情,或許你可以問問當今的神王後人。不過他的實力很強,也是準皇三重的修為,而且他比你更年輕。”

“天賦異稟?”秦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嬴千說道:“神王後人他現在在第四十城區,不會親自下來到第十城區,頂多是派他的那點人而已。畢竟他是未來神王嘛,擁有最純神血,是神血種族中至高無上的人物。他參加天路試煉,當然會帶那麽一些人來了。”

“我倒是想嚐嚐神血的味道。”秦岩轉過頭來,邪笑道。

嬴千頓時額了一聲。

“其實我也想試試。”嬴千笑道:“聽說神血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尤其是神王的血,那可是療傷聖藥,更是提升修為的寶貝。一滴神血,就能幫我們提升三四個小境界呢。隻是,我們不能啊。”

“為什麽?”秦岩問道。

“你忘記了?我們修煉了《不死魔身》,體內的血液已經逐漸轉化成了魔血。我的是稍微,但是宗主你的差不多全身都是魔血了,隻要再有一點時間。如果神血入體之後,會和魔血發生衝突,到時候兩種血脈戰鬥起來,會痛不yu生。甚至會被力量撐爆了身體啊。”嬴千說道。

秦岩頓時一怔。

本來他還盤算著要點神血,看看能不能提升一下子就的修為順便參悟一下大道。

但是一聽嬴千的話,他立刻打消了心中的這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