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669章 力量奪魁

第669章 力量奪魁

秦岩身後的血魔雙翼一震,帶著滾滾魔氣,差點衝出紫薇殿。

天星閣閣主聞到了魔氣,迅速降臨紫薇殿。

秦岩一看,立刻收斂了自己的血魔狀態,周圍的一些都恢複了原狀。

“剛才發生了什麽事?”天星閣閣主一進來就開門見山的問道:“難道有什麽可怕的魔物降臨了?”

“師尊,並沒有什麽可怕的魔物,隻是弟子修煉的功法奇特而已。”秦岩連忙搪塞了過去。

天星閣閣主一看秦岩,發出了嗯的疑惑聲音,問道:“你突破了?”

“是的,一時沒有壓製住修為,順其自然的就突破了。”秦岩抱拳道。

天星閣閣主點了點頭,說道:“突破也好。也能保證你能夠在弟子中脫穎而出,走吧,現在已經開始比試了。”

“是!”

說完,秦岩馬上和天星閣閣主一同趕往金殿前的大廣場。

當他們趕到的時候,金殿廣場和昨天一樣,聚集滿了所有的弟子,現在正在進行比試。

第二個項目的比試,就是力量的比試,以舉鼎作為測試,在廣場上,一共擺放了九尊巨大的寶鼎,寶鼎呈青色,而且每一尊寶鼎的表麵,都刻畫了有一種稀奇的上古飛禽或者是走獸的圖案。

“都看見了吧?這一次力量上的比試,以舉鼎為測試。其中最重的就是金龍鼎。以天下天的力量來衡量,最起碼要一百萬頭飛龍之力,才能將此鼎給舉起,非是開辟出十尊神邸的神境強者,舉不起來。而重量最輕的,為大雁鼎。一樣以天下天的力量體係衡量,最起碼要五萬頭飛龍之力,也就是達到小成皇境,才能可以舉起此鼎。”天星閣閣主說道:“這一次,是直接的決出前三名,如果能夠舉起金龍鼎,那就可以直接進入決賽。”

“哦。”秦岩點了點頭。

秦岩也以天下天的力量體係來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全身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在最近都是突飛猛進得十分厲害。到現在,已經等同,或者是和一百萬公斤的飛龍之力相差不遠,具體達到多少,秦岩也不知道。

但那金龍鼎。秦岩心想自己一定要舉起來!

“喝!”

這個時候,廣場上傳來了一聲爆喝。隻見一名弟子直接將第五口寶鼎舉過了頭頂。頓時引來一片喝彩聲。

接著,那弟子又去舉起了第六口寶鼎,依然輕鬆,到了第七口寶鼎,竟然吃力了起來,可依然舉過了頭頂。

但是到了第八口寶鼎的時候。他好像成了軟腳蝦似的,還沒有將寶鼎舉起來,就已經摔在了地上,頓時引起了一陣大笑。

秦岩走入了弟子群中。找到了納蘭夜風。

秦岩走到了混在人群中的納蘭夜風的身後,伸出一隻手來,忽然的拍下。

納蘭夜風頓時嚇了一跳,轉過頭來一看是秦岩,十分惱怒的瞪了秦岩一眼:“你知不知道人嚇人,可以嚇死人的?”

“額,師兄抱歉。”秦岩哈哈笑道:“你比過了嗎?”

“還沒有,我的號碼還有很遠的呢。”納蘭夜風笑道:“不過我先跟你說,斷秋風已經上去了,而且舉起了金龍鼎,已經進入了決賽。現在距離進入決賽的,隻剩下兩個名額,我們還是祈禱一下,能夠順利進入決賽吧。”

“金龍鼎的重量十分的重,其他的弟子,除非達到了十尊神邸的神境強者才有可能啊。”秦岩說道。

練練續續的,不斷上去了好幾千個弟子,但是有的極限是到了第七口寶鼎,到了第八口寶鼎再也不行了。

有的是勉強的舉氣了第八口寶鼎,但是差點把自己給傷著,等到了第九口寶鼎,也就是金龍鼎的時候,也舉不起來了。

有的女弟子比男弟子更為凶悍,有不少的女弟子都舉起了第八口寶鼎,但是愣是舉不起這金龍鼎。

就連慕容雪和寧輕雪也是一樣,她們都很輕鬆的舉起了第八口寶鼎,但是第九口寶鼎,再也舉不起來了。

“好傷心,沒想到這金龍鼎真的那麽重!”寧輕雪很不滿,嘟著嘴,那生氣的模樣十分的可愛。

慕容雪也長長一歎:“沒想到,這一次做了那麽多的準備,我就不信得不到一次第一!”

寧輕雪也在安慰慕容雪,她知道慕容雪身為僅次於斷秋風之下的,精英弟子第二人,竟然連續兩次被淘汰了。

“師姐你看,那是鬼木長!”寧輕雪突然叫道。

轟!轟!轟!轟!

站在那些巨鼎麵前的,正是鬼木長,他以驚人之力,在前八口寶鼎的時候都十分的輕鬆,而到了第九口寶鼎的時候,突然大喝了一聲,使出了全身的力氣,竟然硬生生的將金龍鼎給舉起來了。

“什麽!”寧輕雪頓時大驚。

慕容雪的臉色更難看了,這個原來還排不上名次的師弟,現在竟然屢次的超越過了自己,不僅僅是在速度上,還有在力量上。

可惡!

慕容雪氣得肺都炸了,尤其是鬼木長在舉起了金龍鼎的時候,還挑釁似的看著自己,更讓她氣得肚子都痛,胃疼,肺疼!

而接下來,又過了不少的弟子。

日過中午的時候,終於到了納蘭夜風。

納蘭夜風走到那九口巨鼎的麵前,一一的將巨鼎舉過了頭頂,前麵的八口都算順利,就是第八口巨鼎的時候,有很大的吃力。

但一樣,到了第九口金龍鼎的時候,他舉不起來了。

沒辦法,那金龍鼎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抵抗自己的力量似的,怎麽舉都舉不起來。

在一片噓聲中,納蘭夜風走回了秦岩的身旁,長長一歎:“唉,那金龍鼎真夠重的,怎麽舉都舉不起來。我看啊,除非到了神境,要不然的話想要舉起金龍鼎起來,真的很難。”

“接下來,秦鬼!”

這個時候,竟然那麽快的就輪到了秦岩。

秦岩聽到了聲音後,在納蘭夜風的鼓勵下,走向了巨鼎。

“秦鬼,加油啊!”寧輕雪竟然高呼為秦岩加油鼓勁。

這讓周圍的不少男弟子都十分的吃味,一個個都敵視起了秦岩。心想讓他快點出醜,最好連第一口寶鼎都舉不起來,那樣他們就可以盡情的嘲笑這個弟子了。

可是他們失望了,那失望過了一會兒,全部變成了震驚。

隻見秦岩雙臂。直接拿起了兩口巨鼎,生生的舉過了頭頂。那雙臂力量。真的是可怕得驚人。

接下來,第三口和第四口巨鼎,一樣被秦岩用雙臂舉過頭頂。

第五口和第六口巨鼎,也是一樣,十分輕鬆。

這讓不少弟子們都徹底的石化,眼珠子都掉在地上了。

“媽呀。這還是人嗎?這分明是人性凶獸啊!”

“他的雙臂到底有多強大的力量!就算是第一口和第二口的巨鼎,我們能舉起一尊寶鼎就可以了。”

“這弟子!竟然同時舉起兩口巨鼎,牛了!”

而接下來的驚訝還沒有結束,第七口巨鼎和第八口巨鼎。依然被秦岩輕鬆的舉過了頭頂。

“我暈了!這他媽的根本不是人啊!那是太古生靈吧!”

“這小子絕對作弊了!大長老,這小子肯定有施展武學!”

站在一旁的大長老不理會那些舉報秦岩作弊的弟子,依然低著頭不斷在記錄,但他心中,早就卷起了驚濤駭浪。

“到第九口寶鼎了!看看他能不能舉起來,這可是關鍵性的啊!”

“是啊,前麵多輕鬆都沒什麽成績,最主要看的是最後一口金龍鼎。”

隻見秦岩走到了金龍鼎的麵前,一隻手輕輕的托在寶鼎的下方,微微用力,便感覺一股力量在抵抗自己的力量。

“呀!”秦岩一聲叱喝,突然間一股強大的驚人氣息爆發了出來,隻見秦岩全身青筋暴起,竟然生生的用肉身力量,舉起了金龍鼎。

“真的能夠舉起來啊!這家夥!”

“沒戲了,沒戲了!”

“三個人,已經有三個人舉起金龍鼎了。”

“看來最後的希望,都破滅了,嗚嗚嗚。”

“嗡”的一聲巨響,金殿的廣場都傳來顫動,金龍鼎已經落在了地麵上,地麵那些磚塊直接裂開了。

“好,通過!”大長老大叫了一聲,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秦岩輕輕的呼了一口氣,接著轉身回到了納蘭夜風的身旁,笑道:“怎麽樣?”

納蘭夜風嘖嘖了一聲,若有所思的說道:“我發現,身旁有一個人形凶獸,真是安全極了。”

秦岩一聽,頓時一臉的黑線。

力量上的比拚,在不到中午過了一點時間,就結束了。

而接下來,便是商量誰能進入了決賽。

這一次,執事們紛紛將記錄,交給了十位長老門。

統計最後的成績,一共需要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最後大長老宣布出了最後的名單。

依然是秦岩,斷秋風和鬼木長這三個人進入了決賽。

“哈哈哈,你們三個可真是冤家啊。”納蘭夜風一聽,頓時捧腹大笑了起來。

秦岩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這個時候,慕容雪帶著寧輕雪走了過來,對著秦岩說道:“師弟,你可要好好加油。”

“沒錯,把那個鬼木長比下去!”寧輕雪說道:“之前他好像一副天下第一的模樣,本姑娘看他很不爽!”

“我盡量吧。”

最後的決賽,又增加了一口巨大的寶鼎,被稱為飛龍鼎,比金龍鼎更重,而且更大,高度差不多和金殿那般高大,人站在寶鼎地下,顯得多麽的渺小,就好像是一個小螞蟻一樣。

最後的決賽,也是一樣,但最後要舉起飛龍鼎,才算是得到了第一。

“我先來!”鬼木長卷起了自己的衣袖,大步的走了過去,依然舉起了前麵的九口寶鼎,但當他走到飛龍鼎麵前的時候,他驚呆了。

麵前那寶鼎,太大了,且充滿了十足的古意,當他一隻手抓住寶鼎的一隻腳的時候,正要舉起,一股比金龍鼎力量更強大的力量抵抗住了鬼木長的力量,繼而將他彈飛了出去。

“失敗!”大長老在這個時候,突然叫道。

鬼木長頓時一怔,接著狠狠的看了一眼斷秋風和秦岩後,好像吃了一肚子火似的,直接推開了一些弟子,直徑離去。

接下來,就是斷秋風,他的力量雄厚,竟然讓飛龍鼎離開了地麵,但沒有舉起多少高度,就堅持不住,摔了出去。

“最後一個!”大長老叫道。

這個時候,終於是秦岩上場了。

說一句實在的,秦岩對這一次的飛龍鼎,沒有太大的信心,就連斷秋風也差點舉不起來,更別說自己了。

秦岩輕輕的呼吸了一口氣,直接麵對過前麵的九口寶鼎後,稍微恢複了一下,接著便走到了飛龍鼎的麵前,抬頭一看,便雙手抱在了寶鼎的一隻腳上,猛地發力!

“呀!”秦岩發出了一聲獅子一般的怒吼,使出了全身的力氣,甚至憋得雙臉通紅,可那飛龍鼎中傳來的力量,始終在抵抗自己的力量,甚至差點將秦岩給彈飛了出去。

轟轟!

飛龍鼎,也離開了地麵,和剛才斷秋風一樣,但秦岩也在承受了飛龍點傳下來的很大的一股力量!

“我就不信了!”

秦岩大吼了一聲,突然間,他的識海中的殘缺銅鼎,好像是受到了什麽挑釁似的,直接釋放出了一股力量,傳到了秦岩的全身各處,竟然將飛龍鼎裏的力量全部的擊潰,讓秦岩將飛龍鼎舉過了他的頭頂。

刹那間,全場一片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