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847章 情

第847章 情

星河界,日曆190年。

仙武大戰開始,無數修士湧入星河界,開始對武道一脈進行強大的殺戮。

星河界,日曆193年。

仙武大戰結束,逍遙真君晉升仙王,後被斬殺,修仙一脈潰不成軍。

整個大戰,曆時了兩年的時間。

雖然對於星河界的武者來說,兩年不算什麽。但是在190年到193年這段時間中,他們度日如年,每一天都是惶恐不安。

每一天,星河界都是充滿了壓抑的氣氛,每一天,幾乎都有一大群武者,死在了修仙大軍的手中。

終於,劫難過去了。

晉升為仙王之後的逍遙真君雖然強大無法抗衡,但在眾位武道至尊的努力,還有浴血奮戰之下,終於斬殺了逍遙真君。

逍遙真君一死,消息傳開之後,修仙大軍無力再戰,潰不成軍,有的被武道一脈的武者反擊斬殺,而有的修仙之士,則是逃回了他們的仙界去避難去了。

……

當逍遙真君死去的那一刻,秦岩也從仙王中飛了出來,接著仙王化為了一股仙力,回到了秦岩的體內。

“終於結束了。”神火天尊看著星河界的遠方,那一輪紅太陽緩緩的升起,溫和的陽光,傾灑在了星河界的土地上。

“是啊。”天鳳尊者渾身是血的,依然不見那風華絕代的容姿。

冥鳳尊者歎了口氣,道:“這是一場,十分艱苦的戰鬥。”

是啊,前前後後,一共有三名至尊身隕。

金獅至尊,龍卷尊者。幽冥尊者三名武道至尊,都死在了九大仙君的手中。

而現在,仙界的仙君,隻就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飛羽仙君,而另外一個正是空間仙君。

他們兩個看著逍遙真君爆炸的地方,怔怔發呆,等趙玉天的黃金劍指在他們喉嚨的時候,這才覺醒了過來。

“殺了我們吧。”柳嫣兒閉上了雙眼。

逍遙真君雖然在之前,吸收了她全部的仙力。讓她的境界倒退,但她並不怪逍遙真君。

因為逍遙真君是因為自己想要獲勝,想要修仙一脈徹底的占領星河界,才那麽做的。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是願意,為逍遙真君做任何的事情。

但現在逍遙真君死了。她的心也跟著死了。

空間仙君的目光漂浮。他抬頭道:“好像,好久都沒有認真的看過這個世界了。”

忽然間,他的眼睛噗的一聲噴出了一道血柱,七竅流血的倒在了地上。

“自斷經脈了?”趙玉天微微皺眉。

柳嫣兒顯然也打算是那麽做,但這時,已經有一隻手抓住了她。隻聽一個聲音傳來:“你父親讓我告訴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什麽?”柳嫣兒抬起頭來一看,竟然是秦岩,眼神中彌漫一股怒意。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

秦岩提高了聲音叫道:“你父親委托我說的話,我已經說完了。死不死隨便你。”

“你!”柳嫣兒怒道:“好!我不會死,我要報仇!大魔神我記住你了,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你的!”

說著,她刷的一聲,已經逃到了星河界深處。

“休走!”神火天尊他們還想要追殺上去,卻被秦岩給攔住了。

“莫要追上去。”秦岩道:“就讓她來吧。”

“大哥,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羽昊尊者無奈的搖了搖頭。

可不是嗎?秦岩剛才說的那番話,就是想要提醒柳嫣兒,她夫君死,都是他一手促成的,以後想報仇,直接來找他。

很顯然,秦岩應該是受了那名仙王的委托,照顧他的女兒。

為現在柳嫣兒一心想死,他們攔也攔不住,唯一的辦法,就是給她一個信念,讓她有一個活著的理由。

秦岩的做法,就是為了給柳嫣兒一個理由,一個信念,一個為了自己丈夫報仇的信念。

但這樣做的話,可能會十分的危險。

“真的能行嗎?”神火天尊問道:“她可不是一般人啊。”

“我也不是啊。”秦岩笑了笑。

冥鳳尊者噗哧一聲笑道:“倒不如,你娶她為妻可好?”

“別開玩笑了。”秦岩白了冥鳳尊者一眼。

“哪裏有開玩笑了?你也不看看你的後房夫人到底有多少了。”羽昊尊者曖昧的笑道。

神火天尊竟然也在配合的點了點頭:“嗯,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啊。”

“你們……”

一時間,在這星河的盡頭,充滿了大戰之後的歡聲笑語,就來源於這些武道至尊,和星河界的頂級天驕。

趙玉天這時走了過來,對秦岩冷冷道:“什麽時候?”

秦岩停下了笑聲,然後說道:“你說呢?”

“三十年。”趙玉天道:“我給你足夠的時間準備,而且你擁有大夢千秋這等奇妙的功法,應該可以在三十年之內,突破成為武道至尊。三十年之後,辰鋒穀,生死決戰。”

“沒問題。”秦岩點了點頭。

“到時候你別食言。”趙玉天看了秦岩一眼:“也別讓我失望了。生死決戰,我隻希望和一個有資格與我大戰的人進行。”

“這個,你可以放心。”秦岩冷冷一笑。

說話間,趙玉天的黃金戰甲以及黃金劍已經隱匿到了體內,同時騰空而起,直接飛走了。

“那我等也先告辭了。”神火天尊笑道:“秦岩,到時候記得來一趟至尊山,這次仙武大戰,我們武道一脈取得最後的勝利,你是功不可沒,到時候我會告訴至尊殿,給予你豐厚的獎勵。”

“嗯。”秦岩點了點頭。

幾個武道至尊也都離開了,秦岩這時也張開了血魔雙翼。不,現在的血魔雙翼,已經成了一隻金色翅膀還有一隻黑玉翅膀,成了一對聖魔雙翼了。

聖魔雙翼一動,便是橫行數千萬裏,撕破萬裏蒼穹,刹那間橫渡星河。

他的飛行速度,簡直就是用變態來形容,從星河界的一端,到太乙界。原本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現在,他通過法陣,便來到了距離太乙界最近的蒼茫星河之中。

在這裏,有他的朋友,兄弟們。還有妻子們,在等待著自己。

他剛要衝下去。就看見從太乙界中。迎麵飛來了八個人。

熟悉的八個身影,熟悉的麵孔,那赫然是天劍老人,遊玉堂,雲天縱三大弟子,以及武王和戰神靈君。

“師尊!”

“好徒兒!”

八個人。站成了一排,臉上都帶著欣喜若狂的笑容,不一會兒,八個人便飛了上來。與秦岩一一抱在了一起。

“歡迎。”武王性格比較的孤僻,而且高傲,隻跟秦岩說了兩個字。

“大戰終於結束了。”戰神靈君笑道。

秦岩嗯了一聲。

“走,我們回魔城!”天劍老人哈哈大笑,自己能夠教出這樣的徒兒來,那也是自己麵子上有光彩啊。

在太乙界的魔城中,幾個女子站在城牆上,遙望著那浩瀚的九天。

“怎麽還沒回來啊?這大戰都結束好幾天了。”說話的這個,自然是穎水雲。

“愁死人了愁死人了!”小幽不斷的跳來跳去,似乎很焦急的模樣。

風靈的一隻手不斷撫摸著微微凸起的肚子,臉上充滿了母性的光輝,慈愛道:“寶寶,你爹爹現在成了大英雄了,開心嗎?”

“誒,看見了看見了!”

這時,不知道是哪個女子大喊了一句,眾女紛紛抬頭一看,果然在浩瀚的九天之上,出現了九個身影。

眾女紛紛歡喜,小幽是激動得又叫又跳。

“他回來了,真的回來了。”穎水雲和孔思雨兩女互相抱在了一起。

在這些天,她們算是最煎熬的時間了,就算傳來了仙武大戰,武道一脈取得了最後勝利,逍遙真君被斬殺的消息,她們也擔心秦岩是否是在大戰中被斬殺了。

但現在,一切都沒有任何的事情了。

他還活著,而且活得好好的,這一點已經足夠了。

秦岩看著腳底下的魔城,眾女站在城牆上不斷朝他揮手叫喊,他心中有一道暖流流過。

他們回到了魔城之後,秦岩就被眾女圍了起來。

這一幕,不知道讓靈君還有遊玉堂他們有多羨慕,想來他們一個個都是武道天驕,如今卻沒有一個女人疼,女人愛的。

再看看人家,妻妾成群啊,而且各個都是極品美女。

自己咋就一個都沒有呢?

尤其是遊玉堂,他的身份可是古世家的世子,肩負著古世家遊家的傳承大業。

他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見到他爹娘了,一見麵就到處嚷嚷著要給他找媳婦,如果不是最近仙武大戰的爆發,恐怕他就要頭疼死了。

“夫君。”

幾個女子輪流的和秦岩**擁抱,甚至大膽開房的風靈和孔思雨,都在忘情的擁吻這個男人。

雲天縱在一旁看著,就聽見莫無言吃味的說道:“師尊可真是的,重生一次竟然就多情起來了,唉。”

“我呸!搞得你好像不多情似的。”寧青天十分鄙視的看著莫無言。

“咋?想我這種絕世好男人,你看看我多專一啊,現在都絕種了好吧?”莫無言無辜的道。

雲天縱點了點頭:“嗯,你專一到一夜禦四女,的確很專一。”

“哇靠!”莫無言賊似的走了過來,低聲問道:“大師兄,這事情你咋知道的?”

“沒有,我瞎猜的。”雲天縱剛說完,立刻抬起了淩厲的目光:“你不會真的有過吧?”

“額……勉強,就一次吧。”莫無言的氣勢轉弱。

“一次?”寧青天和雲天縱一起瞪眼。

“好吧兩次。”莫無言甩了甩頭發。

“兩次?”

莫無言一看兩個,又歎了口氣,豎起了三根手指來:“三次。”

“真的隻有三次?”

“那就是四次。額,反正我記得不太清楚了。”莫無言無語的搖了搖頭。

“我揍!”

於是,莫無言被寧青天和雲天縱揍了一個人仰馬翻。

就算現在莫無言是武道至尊,寧青天不是,但雲天縱是武道至尊啊。

秦岩他們聽見了暴打的聲音,轉過頭來一看,幾個女子便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夫君,你這三個弟子,倒是三個活寶似的。”秦柔撚嘴笑道。

秦岩無奈道:“是啊,但有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他們這性格的好處了,你永遠不缺什麽快樂。”

“是啊。”遊玉堂走了上來,淡淡一笑:“以前的時候,我們經常在一起喝酒,總是缺少不了他們三個人的笑聲。”

“別說那個時候了,就連當時我教他們修煉的時候,原本是枯燥的修行,卻讓他們整得歡樂起來了。”秦岩無奈的笑了笑。

“兄弟情。”武王看了看莫無言他們,臉上露出了罕見的微笑來。

“哎呀,傳說中不苟言笑的武王竟然笑了。”靈君竟然也開始對武王打趣起來了。

武王一聽,立刻收斂起了微笑,然後轉過頭來問道:“哪裏有?”

“額……你猴子啊?變臉的速度太快了吧?”靈君訝意道。

“滾一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