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859章 前往辰鋒穀

第859章 前往辰鋒穀

回到了魔城之後,眾女便開始圍了上來。

但接下來,她們看見不少人都回來了,其中還有朱雀神鳥,青鱷她們,雖然受了點傷。

“沒事把?”風靈第一時間跑到了女兒還有兒子的麵前,表現出了母愛的一麵,不斷檢查兩個孩子的全身,發現她們都沒什麽傷勢,便輕輕的鬆了口氣。

“娘……”秦仙拉著風靈的手撒嬌道:“爹爹要訓我們。”

“怎麽?訓你們是應該的。”秦岩聽見了秦仙的話,走了過來叫道:“你看看你們,不過才皇境修為,怎麽就敢上去和修仙一脈的修士去拚殺呢?那些人,見到武道一脈的武者,那是不會跟你手下留情的。”

“爹,這些我都知道啊。”秦寒點了點頭。

秦仙嗯了一聲,表示自己也知道。

“知道你們還去!不要命了!”秦岩提高了聲音,瞪大了雙眼。

風靈一下子就將秦岩瞪了回去,叫道:“怎麽?你當年更離譜!當年在天下天的遠古劍塚的時候,你不是也拚著一身先天七重的修為進入劍塚,然後遇到了很多王境的高手嗎?那個時候你怎麽沒想到有多危險?”

秦岩額了一聲,無奈道:“這性質不一樣的好吧。”

“有什麽不一樣的?”風靈忽然變得嬌媚了起來,但目光中卻帶著幾分凶意。

秦岩咳咳的兩聲,然後對秦仙和秦寒揮手道:“下次可不能再這樣了啊,最起碼你們得到三十尊神邸之後!”

“嗯。”秦仙和秦寒看見自己的娘親把父親治得服服帖帖的,兩個人麵麵相覷,然後都看出了對方心中的笑意。

這個晚上,是魔城中所有人的一次聚會。

武王。戰神靈君他們都來了,但看他們兩個人穿著戰甲,應該也是去鏟除修仙一脈的餘孽去了。

這場的聚會,不僅僅是慶祝再次的團聚了起來,還是慶祝秦岩成了武道至尊。

武王喝著酒,開口問道:“決戰什麽時候?”

秦岩抬頭看了看坐在另外一邊的秦仙,秦寒還有清寒竹他們三個孩子,輕輕一笑:“兩年後吧。”

“嗯,希望你能贏。”靈君說道:“不然的話,我們隻能和趙玉天她們一起了。我可不想和這個人在一起。”

“勝算有多少?”武王問道。

“算一算看,好像不到七成吧。”秦岩正色道:“畢竟趙玉天的手段頗多,而且神通不斷,也有青銅塔護身,難啊。”

“我可將武王塔借給你。”武王抬頭說道。

靈君點頭道:“我也可以將封神圖借給你。但你記得一定要還啊。”

“不用了,我可是有銅鼎的。”秦岩輕輕一笑。

武王道:“那青銅塔可是上古神明的寶物。雖然失去了神性。但也具備無上的力量,銅鼎能對付嗎?”

“試試看吧。”秦岩說道:“至尊境界,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後期被稱為尊王,初期隻是至尊的入門階段而已。通曉真我,明悟己身,凝聚出靈體法身。至尊中期,也被稱為天眼。可打開天眼,威力無窮。後期的尊王,感悟天地,奪造化,手段森羅萬象。”

“趙玉天就是在至尊中期,他已經打開了天眼,但具體的話,他應該無限的接近到了尊王的境界。”秦岩說到這裏,臉色便沉了下來。

“天眼?”武王微微皺眉。

秦岩點頭道:“天眼倒是不可怕,我有聖瞳可以對付他,而且我也開了天眼,雖然還沒完整。最主要的就是趙玉天現在,雖然沒有成為尊王,但也擁有了一點尊王的力量。”

“尊王那可是,星河界的真正巔峰的武者啊。”靈君點頭說道。

“我再繼續想辦法吧。”秦岩無奈的搖了搖頭。

聚會很快的結束了,所有人都開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時間晃晃悠悠,眨眼便過去了兩年的時間。

這一夜,秦岩獨坐床頭,房間裏空無一人。

這兩年的時間來,他習慣了有眾女的陪伴,有的時候和幾個自己的女人在**荒唐都做得出來。

正當他鬱悶的時候,要起身去找孔思雨或者是小幽,忽然間房門被推開了。

“前輩,你怎麽來了?”他借助燈光看見,來人赫然是魔神老人。

魔神老人道:“來給你送點東西而已,這戰甲你傳上去。”說著,魔神老人一揮手,一道黑光便在他手中變成了一件黑色的戰甲。

“這是……”秦岩看見戰甲上有一頭麒麟騰雲駕霧的形狀。

魔神老人道:“這就是魔神征戰時候穿的戰甲,是用不少的稀有材料鍛造而成,其中還有星隕金鐵鍛造,能夠抵擋尊王的最強一擊。這件戰甲還有一個十分響亮的名字,被稱為霸血戰甲。你現在穿上,明天或許可以救你一命呢。”

“這個……太珍貴了吧。”秦岩愕然道。

“你現在就是魔神,我不過是將魔神的東西,交給你而已。”魔神老人嗬嗬一笑:“真魔劍,霸血戰甲,這本來就是一套的。不過你若是修煉槍道的話,那就簡單得多了,因為我便是進修槍道。魔神的傳承之物中,有一杆神槍名為血淚神槍,伴有一本武學和槍法神通。隻是可惜了,你竟然是劍道的奇才。”

“怎麽了?”秦岩問道。

魔神老人搖頭:“不沒有什麽,隻是曆代魔神中,除了第三代魔神之外,都沒有一名魔神喜歡用劍的。尤其是第二代魔神蚩尤和第二代魔神太帝大人,幾乎都是依靠蓋世魔體,橫掃天下一切。”

“我喜歡劍。”秦岩輕輕一笑。

“也罷了,我也不要求多什麽。”魔神老人拍了拍秦岩的肩膀之後,便離開了房間。

到了第二天,秦岩從修煉中覺醒過來之後。

房間裏已經站著風靈和清清兩個女人了,而房間外麵卻是秦仙。秦寒,還有兩個人的小妹妹清寒竹。

“夫君。”

清清看見秦岩覺醒之後,便帶著溫柔的笑容緩緩的走了過來。

“額,你們怎麽來了?其他人呢?”秦岩問道。

“雲姐姐和雨姐姐說,她們什麽都幫不了你,隻好在閉關修煉了。”風靈噗哧一笑。

“閉關?她們好好的閉關什麽?”秦岩抬頭愕然住了。

“你這笨蛋。”清清的嬌嗔的哼了秦岩一聲,然後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那間霸血戰甲,問道:“夫君,這戰甲是……”

“魔神老前輩送的。”秦岩說道:“這霸血戰甲說是曆代魔神的護甲之物,可以在關鍵的時候救下我的性命。”

“那夫君一定要穿上!”清清和風靈一同說道。

秦岩額了一聲。道:“不用了吧?這戰甲有些笨重,我的劍法本來就是劍走輕靈的,忽然穿上這戰甲起來,身體變重,最主要的便是影響到了我的身法啊。”

清清嗔怒道:“那你就不會用肉身力量?”

“對啊夫君。趙玉天知道你是劍尊,所以他猜到你會用劍和他對抗的。夫君你忽然轉變一下戰術的話。那結果可就不一樣了哦。”風靈也勸道。

這麽好的東西。交給秦岩正好合適,不是有一句話說嗎?好鋼要放在刀刃上。

秦岩額了一聲,他的確有那麽個想法,但趙玉天也知道自己是魔神,擁有蓋世魔體,這他不會傻得。和自己近身對拳吧?

但兩個女人強烈的要求他那麽做,他也隻能收下這關心,穿上了這霸血戰甲。

霸血戰甲穿到秦岩身上之後,立刻嘩啦一聲。隱形在秦岩身上了。

“咦,好輕啊。”秦岩跳了跳兩下,發現身上一點重量都沒有,反而是多了一重保護。

“噗哧……”兩女撚嘴笑了笑:“好了快出發了,可不要讓其他人等急了。”

“嗯。”秦岩點了點頭,剛轉身要走,忽然間就感覺自己被一隻手拉住,然後結結實實的被一個人抱在了懷中。

秦岩的腦袋頓時嘩地一下空白了,他的臉都陷入了一片美妙的堅挺之中,傳來陣陣的**味。

“早點回來。”清清強忍著心中的羞澀,雖然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娘親了,但這畢竟幾個孩子都在外麵呢,她做出這樣的舉動,卻帶著一種刺激的心理。

秦岩啊了一聲,從清清胸前的那對堅挺中跳了出來,深呼吸了兩口氣後,慢慢仔細的回味著剛才的感覺,便點了點頭之後,便刷的一聲飛出了城主府,接著便離開了魔城。

辰鋒穀,位於太乙界的八荒之中。

八荒的地域,此時正是萬裏無雲,老遠的就看見一座山峰拔地而起,直衝雲霄而上。

秦岩身後的聖魔雙翼一震,天地間便出現了無數的龍卷颶風,撕破了雲層之後,秦岩便跳到了雲層之上,他看見了那座最高的山峰的山頂就在雲層之中。

那座山峰,正是辰鋒穀。

辰鋒穀,那指得並不是一條山穀,而是一座直接通到天上來的一座山峰。

在上古時候,這座山是無名的,但後來因為一名名為辰鋒穀的武者來到這地方打坐參悟,後來直接成為武道至尊,接著破開秩序神鏈,進入聖界,被萬人敬仰膜拜,同時這座山峰也被稱為辰鋒穀。

秦岩的目光逐漸變得冰冷,他還沒飛到辰鋒穀,便遇到了神火天尊他們。

“大哥。”羽昊尊者第一個迎了上來,抱住了秦岩。

冥鳳尊者在一旁不斷拋媚眼,吃吃笑道:“如果你這一戰贏了的話,那麽我就連人和古族一起交給你,怎麽樣?”

秦岩額了一聲,笑道:“冥鳳尊者這種情,秦岩若是拿過來了,恐怕要被星河界的全部武者群毆了。”

“怎麽?難道人家不漂亮嗎?”冥鳳尊者嬌媚一笑。

“哪裏啊,冥鳳尊者可是響當當的星河界的絕代風華。”秦岩賠笑道。

“咯咯,你真會說笑,人家都老了。”冥鳳尊者說著,還歎了口氣,但目光中那種嫵媚的色彩依然不減。

天鳳尊者看著冥鳳尊者那較為無節操的話語,無奈一笑。

“我隻說一個字,一定要——贏。”天鳳尊者說道。

“那是自然,絕對不辜負了天鳳尊者,以及各位對我的期望。”秦岩嗬嗬一笑。

“喂臭男人!難道我就那麽比不起天鳳這女人嗎?”冥鳳尊者立刻瞪起了眼睛。

幾個武道至尊嗬嗬的笑了起來。

神火天尊走了過來說道:“好了,時辰準備到了,先到辰鋒穀去吧。”

幾個人紛紛點頭之後,便帶著秦岩一同來到了辰鋒穀。

在辰鋒穀上,秦岩發現了在山頂上有一座仿佛是道場一般的場地,呈現圓形,就好像一個太極一樣,分為黑色和白色。

在這場地中 央,還有一個身穿黃金甲,手持黃金劍的青年,他,正是趙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