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866章 彭家

第866章 彭家

“隱藏在我身邊數十載,本少竟然沒發現這條狗!”

彭玉清說完,就要將石懷玉喚來,但被秦岩阻止了。

“彭少別衝動,如果你這樣出去找他的話,他當然會否認,而且可能還會汙蔑到我的身上,此舉不妥啊。”秦岩搖頭道。

“哦?那依你的意思,該如何?”彭玉清的目光無比冰冷,氣得銀牙亂咬,怒到極致。

秦岩道:“等他現出原形的那一刹那。”

“現出原形?”彭玉清冷笑,“那這得到何時?”

“彭少,南風世家的主要目的是什麽?”秦岩問道。

彭玉清冷道:“當然是統禦這片大域。五年前,南風世家忽然對這片大域的各大世家發動攻勢,其中我們彭家損失慘重,最後依靠彭家的幾名老祖合力,將他們擊退。”

“哦,那麽就是說,當初彭家是作為的主力。”秦岩問道。

“不錯。”彭玉清道:“當初以我們這片大域的其他五大世家,秦家,我們彭家,玉家,黃家,李家作為主力,率領這片大域的武者對抗南風世家的統治。其中以我們彭家,玉家和秦家的損失最為慘重,一共上萬名聖者隕落,數十萬名至尊死亡。導致我們三大家族的實力下降了很多。但在五年的期間裏,秦家再次崛起,玉家緊隨其後,剩下來的就隻有我們彭家了。”

“哦,那麽也就是說。南風世家現在要對付的,就是彭家了。”秦岩冷靜道:“彭少,彭家現在還在重新崛起的階段中,實力不大。但南風世家也對你們有些忌憚,我想這石懷玉。就是他們收買了的,為南風世家時時監控你們的,等待著時機下手。”

“我也是那麽想的。”彭玉清冷道:“我一定要親手斬了這條狗!”

“石懷玉這個人怎麽樣?”秦岩問道。

彭玉清點頭道:“人不錯,境界雖然不高。但劍法厲害,在彭家中,有很多子弟的劍法都是他傳授的。”

秦岩哦了一聲。

彭玉清又說道:“我爹娘,視他為心腹。隻是此人的野心太大了。”

“何以見得?”秦岩問道。

彭玉清嗬嗬一笑,揮了揮手,“家醜不外揚。”

秦岩接著哦了一聲。

從荒蠻叢林中離開,已經是三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他們遇到的生靈不少。但那些上古生靈後裔,還有神魔生靈都沒有遇見,遇到的隻是普通的生靈而已。

有驚無險的,穿過了這荒蠻叢林之後,他們便趕往彭家。

彭家居住在距離荒蠻叢林外。大約有數千萬公裏的一座城邑中,這城邑十分的大。簡直堪比十幾個魔城加在一起的大小。

這座城名為清風城。城內也有幾個世家,但這些世家都不如彭家的一枝獨大。

當彭玉清的青銅輦車騰雲駕霧出現在城邑中的時候,城邑中有許多的武者紛紛歡呼了起來,有一對士兵更是直接走了上來迎接。

“秦兄,不如先在我這裏住幾天,如何?”

這幾個月下來。秦岩也和彭玉清逐漸的熟悉了起來。

彭玉清的性格,不像是那些高等世家的子弟那般,心高氣傲,總是看不起人。

相反的。他是一個有心機,但很容易結交的一個人,不僅實力高強,而且看事情看得很深。

兩個人在劍法上,也有著同樣的心德,秦岩對於劍法的造詣,對於彭玉清更高,比石懷玉更強。

有好幾次,彭玉清被秦岩的劍道理論嚇呆了,想要做秦岩的弟子,但秦岩一口就回絕了過去。

雖然兩人做不了師徒,但兩個人也成了一對朋友。

下了輦車之後,秦岩和彭玉清各從一方站在地麵上。

“這就是清風城了,秦兄你感覺如何?比起星河界的那些城邑,可觀否?”彭玉清笑了笑。

秦岩點了點頭,的確在這聖界的城邑,和星河界的城邑就是不一樣,這空氣中都凝聚著一股萬千的精氣,比星河界的更純。

彭玉清哈哈一笑,便帶領著秦岩一起走向了彭家。

沿途中,清風城內的原住民看見彭家的大少帶著一個不認識,但頗為英俊的青年並肩而走,紛紛猜測此人的身份。

有的人猜測這肯定是大世家的子弟。

有的人猜測這可能是某一位隱世強者的弟子,或者是彭家的某位親戚之類的。

各種說法雲雲,但彭玉清和秦岩都沒在乎。

來到了彭家之後,秦岩才知道什麽叫真正的龐大。

這彭家的府邸,占據了清風城很大的一個地麵,直徑約莫上萬裏的府邸,讓人看著眼都直了。

而且守門的,還是兩個尊王境界的,這不得不讓秦岩眼皮跳動了三下。

這聖界的人就是牛,竟然讓兩個尊王境界的武者來看門,這要是讓星河界的人知道了,還不得氣瘋了啊?

星河界仙武大戰的時候,武道至尊隻有九個,而且接連被斬殺。

現在在聖界,至尊滿天飛了都,聖者更是存在。

要是讓星河界的人知道聖界的人那麽厲害,早就請出來了。

“秦兄,裏麵請。”彭玉清走在了前麵,守門的那兩個尊王立刻對彭玉清彎腰恭敬一拜後,繼續守門,至於秦岩,他們連看都沒有看上一眼,畢竟一個至尊初期的武者,站在他們麵前,殺也不夠殺的。

走進了彭家的府邸之後,秦岩到處可見那些侍衛女仆,都是至尊中期的武者居多,其中有部分的女仆隻有至尊初期的境界。

不得不說,在聖界,武道至尊就是那麽不值錢。

在聖界,最為值錢的就是聖者。

而帝,隻有在十大世家之中才聽說過。

傳聞,十大世家的祖上。可是出現過了古帝,所以被封為十大世家。

“清兒。”這時,秦岩看見一個美豔少婦邁著蓮步緩緩的走來,那正是彭玉清的母親。

“母親。”彭玉清輕輕一抱拳。

“這位是……”美豔少婦看了看秦岩一眼,接著轉頭看向了彭玉清。

彭玉清連忙介紹了給母親介紹了秦岩。

“原來是清兒的朋友。”美豔少婦點了點頭:“清兒,先別說這些了。你爹還有幾個叔叔都在正廳等著你呢。”

“嗯,我馬上過去。”

彭玉清刷的一聲,同時傳來聲音讓自己的母親先給秦岩安排一下房間。

安排一間房間,彭家府邸那麽大,空房間多的是了。

美豔少婦給秦岩安排了一間房間後。抬頭問道:“你名為秦岩,可是秦家的人?”

“額……我是剛從星河界而來,所以……對於什麽秦家的事情,完全不清楚。”秦岩搖頭道。

“哦,原來是剛從那個世界來的。難怪了。在秦家也沒有見過你。”美豔少婦點了點頭:“不過聽說,秦家的三爺在一次帶著妻兒外出聖界的時候。遭遇南風世家的襲擊。結果兩個孩子都失蹤了……”

秦岩聽了。馬上皺起了眉頭。

他有理由相信,美豔少婦口中說的秦家三爺,可能是自己的父親。

美豔少婦看見秦岩現在的模樣,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答案,但是再看見秦岩的脖子上那劍柄玉佩,神情立刻嚴肅了起來。

“真的是你!”美豔少婦抬頭起來驚訝道。

秦岩也注意到了美豔少婦剛才的目光。他低頭將衣服裏的劍柄玉佩拿了出來。

“夫人說的,可是這劍柄玉佩嗎?”秦岩的神色有些黯然,他道:“聽人說,這劍柄玉佩。是我父親留給我的。而且還留有一份劍鋒玉佩。可惜了……當初在大戰的時候,這劍柄玉佩不見了蹤影……”

“哦。”夫人點了點頭,接著轉過身來說道:“你好好在這裏休息吧,這件事情事關重大,關係到秦家的未來。等我和清兒的父親還有世家內幾個長老以及家主商量過後,再跟你說說。”

“好。”秦岩點了點頭。

但過了一會兒的時間,彭玉清就來了。

“秦兄,家主想見一見你。”

彭玉清的話,讓秦岩頓時一呆。

後來,他隨著彭玉清一同來到了彭家的正廳中,正廳中已經有一個老者,還有幾個中年人等候了,看來已經等候多時。

“父親,各位叔叔,家主。”彭玉清站在正廳中央後,便對每一個人抱拳一拜。

其中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點了點頭,然後將目光看向了彭玉清後麵的秦岩,仔細的看了看後,歎了口氣道:“還真像啊。”

“是啊,太像他了。”又是一個中年人搖了搖頭。

“那劍柄玉佩……”另外一個中年人叫了起來。

秦岩被他們說得有些淩亂,他剛要說話的時候,坐在最前麵的老人開口問道:“孩子,你叫什麽名字?”

“晚輩秦岩。”秦岩抱拳,微微彎腰行禮。

“秦岩?”老人聽了,立刻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來,說道:“秦家的三爺的一個孩兒,貌似也叫這名字。”

“家主,難道你沒發現,這和秦三爺有點像嗎?”又是一名長來抬頭說道。

“的確是很像。”老人點了點頭。

彭玉清額了一聲,也被她們說得淩亂了,他抱拳道:“父親,各位叔叔,家主。你們……”

“清兒,這件事情你做得好。”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中年人站了起來,看樣子他就是彭玉清的父親,他正色道:“這件事情如果……可以化解我們和秦家之間的關係。”

“是,清兒也是那麽想的。”彭玉清抱拳道。

“孩子,這段時間,你就先在彭家住下啊。我們彭家,和秦家那可是千年的世交,你可以安心的在這裏。”老人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秦岩沒有回絕,而是點了點頭。

他到聖界來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尋找到自己的爹娘,如今目標近在咫尺,他怎麽可能放棄呢?

“家主,我看事不宜遲,我這就去寫信,請秦家的人過來一趟。”一名中年人站起身來抱拳道。

“如此甚好,也以免了夜長夢多啊。”一名中年人冷不丁的說了一句,而且帶著一種凶意看著秦岩。

認準了秦岩的身份之後,彭玉清便請秦岩離開了彭家,到清風城中遊玩去了。

清風城內,有不少的好玩的東西。

彭玉清幾乎帶著秦岩將清風城內每一個美麗的地方都去見識過了,而且兩個人還差點逛到了青樓上麵去。

倒是還有一個交易所,引起了秦岩的興趣。

“彭兄,這裏麵……”秦岩指著那交易所。

彭玉清哦了一聲,說道:“這就是交易拍賣行,名為含古拍賣行,在我們這片大域也稱得上是很大的拍賣行了吧。而且這拍賣行的來曆極大,南風世家都不敢去招惹。”

“哦?我倒是有興趣進去看看。”秦岩輕輕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