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劍尊

第982章 斬臥底

第982章 斬臥底

ps:今天的第三更了,還有四更!

眾人回到了白帝城之後,發現這裏的人全部都以一種敬畏的目光在看著他們。

不,準確的說是敬畏的看著小幽。

畢竟小幽現在可是白家的聖女,靈狐古族的聖女,在這白帝城,可以說是萬人之上,沒有一人之下了,享有極高的地位。

白帝城裏的武者們,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路,目送小幽等人一同回到了白家的府邸。

白家的府邸,坐落在白帝城的中央地帶最為繁華的一條街道。

府邸很大,比起秦家的總府要大得許多,占地約莫一萬裏,有大量的女性武者,還有靈狐古族的族人存在。

當小幽扶著秦岩一起來到白家之後,已經有長老,還有幾個侍女一同迎上來。

她們一同參拜小幽之後,再次參拜秦岩。

“恭迎聖主,聖女。”

她們一同下跪在秦岩和小幽的麵前,秦岩還有一些不適應,但小幽已經開口讓他們站起來了。

“走吧,我們到客廳去。”小幽在秦岩耳旁輕輕說道。

秦岩點了點頭,轉過頭來看了看其他人。

武王,靈君等人也都走進了白家府邸之中,至於狂邪尊和銀月邪尊,好像是被白玲和紅衣女子一同帶到了白家的某個地方去了。

來到了客廳之後,小幽扶著秦岩坐在了原來為她設立的家主之位上。

小幽的這個舉動,引起了個別人心中的不滿。

但很多人,比如之前的那兩位白家長老,還有另外的長老,都明白小幽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情根深種,而且在天下天,在星河界都是這個年輕人在保護著聖女,所以他來當聖主。其他人都沒有什麽意見出現。

“都坐下來吧。”小幽就站在秦岩的身旁,揮手輕輕道。

“是,聖女。”其他長老紛紛找了地方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小幽伸手拉住了秦岩的大手,緩緩道:“秦岩哥哥,你先站起來一下。”

秦岩哦了一聲。他有種感覺,好像小幽是要給他安上一個靈狐古族的聖主頭銜了。

果然。小幽開口說道:“各位長老,還有靈狐古族的族人們,這位就是我的丈夫,秦岩。”

話音落下,客廳中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了起來。

下一刻,就有了一個反對的聲音。

“聖女,屬下覺得,聖女現在應該以靈狐一族的發展為重,兒女私情不應該有。”

這個聲音。是來源於一個身著紅色長裙的女長老發出來的,她的臉上充滿了鎮定,但眼神中,卻有著對秦岩的一種輕視,或者來說是藐視吧。

“三長老,閉嘴。”大長老忽然厲喝了一聲。

那紅衣女長老依然說道:“你身為大長老。應該勸聖女以大局為重,兒女私情這種事情,是根本不應該有的。而且這個小子,一點身份都沒有,何德何能,配得上我靈狐一族的聖女?”

“你說什麽?”小幽麵部寒霜,雙睦有一道怒芒劃過。

“聖女。屬下說的是實情。”那三長老依然不懼小幽的威望,抱拳說道。

但下一刻,她眼前一黑,已經倒飛了出去,摔在門框上。

而出手的人,正是秦岩。

“我雖然受傷了,但我的戰力還沒消退。你一個不到聖人臻化之境的長老,敢在我麵前出言不遜!”秦岩指著他吼道。

三長老氣得臉色通紅,站起身來。

剛才秦岩的那一掌打得太輕了,隻是將她擊飛出去了而已,根本沒傷到她。

“你……你……”三長老也沒想到秦岩會率先出手,一時間懵了!

大長老等人也都轉過頭去,聖女和這個年輕人的婚事,他們都是暗中允許的,隻有這個三長老在反對,所以當秦岩出手教訓的時候,他們也沒有上去阻止就是這樣了。

而且能夠硬撼血狐,雖然最後也是由聖女出手才鎮壓了血狐,但別人這樣做,好歹也體現了對靈狐古族聖女的寵愛不是嗎?

如果小幽不是白家靈狐古族的聖女的話,秦岩才不會來這白帝城,讓白家被古家吞噬掉算了。

而且最為可恨的是,三長老是一個見風使舵的人。

當初聖女小幽走火入魔的時候,三長老就力薦血狐成為家主,而且在陽奉陰違的幫助血狐。

隻是礙於,大家都是同一個種族的族人,所以大家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

三長老爬了起來,渾身怒得發顫,指著秦岩叫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砰!

這次不是秦岩出手,而是武王,他直接一拳掄在了那三長老的臉上。

“服了麽?”武王邁步走來,他通體發光,盡顯武王神威。

沒錯,他們是在大戰血狐的時候受傷了,但他們都是擁有特殊體質的人。

秦岩的聖魔體,靈君的戰體,武王的武體,這些都是特殊的體質,比起天狐之體,血狐之軀不知道要強了多少倍。

靈君無奈的笑道:“小幽,這種人,你們是怎麽看中她的才能的?讓她成為長老的?”

小幽緩緩道:“她並非是三長老,而是一個管事而已。當初血狐歸來的時候,當初的三長老就被血狐斬殺了,而她也成了代替三長老的人。”

“哦,我說呢。”靈君點了點頭。

武王繼續逼近上去,他盡顯聖人臻化之境的神威,嚇得那三長老幾乎都不敢大口喘氣。

接著,武王將她抓了起來,然後丟到了秦岩的腳下。

“三長老,當初血狐推薦你上這個職位的時候,我沒有說的很多,因為我也想看看你的能力到底如何。但事實,卻讓我很失望。”小幽無奈的搖了搖頭。

“什麽?”三長老的神色嘩的一聲,變得無比的慘白。

小幽緩緩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在我昏迷的這些日子裏麵,你和血狐做的那些勾當。白家的財務屢次虧空。應該就是你利用職務的關係在作祟吧?還有古家的那些武者,也是你撤開了守衛放進來的吧?要不然,憑古家那些武者,怎麽可能逃得過我靈狐一族敏銳的雙眼?”

三長老聽完後,頓時渾身發冷,不斷的打顫。

小幽繼續說道:“如今你還要本聖女。以大局為重,但我想問你。你何曾以大局為重過?”

砰!

小幽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幾乎是暴怒了起來,那玉手狠狠的拍在凳子上,震得整個客廳都顫動了幾分。

三長老嚇得雙腿發軟,冷汗直流。

沒想到她做得那麽隱秘,竟然還是讓這個聖女給看出來了!

“聖女!聖女,我是冤枉的!”事到如今,她連忙大哭起來求饒,“我是被血狐要挾那麽做的。血狐還讓我……還讓我幫我她白家的資源,全部送到古家去!”

“你少在這裏冤枉別人。”

這個時候,秦岩站了出來說道:“我看你根本就是古家派來,到白家的臥底。沒錯,古家雖然龐大,但要吞並整個白家。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所以他們寧願智取,而你就是這個代價,你根本就不是靈狐,而是一個人!”

“什麽!”大長老刷的一聲站了起來。

二長老也驚訝得指著三長老,問秦岩:“她是一個人?怎麽可能呢!我明明看見她曾經變身成了靈狐的模樣啊!”

“那是假的。”秦岩緩緩道:“這就是偽裝神通,這種神通能夠隱瞞過神識。但這瞞得過我嗎?”

聖魔體,神魔天瞳。透視一些本源,一下子就看穿了那個長老的真正麵目。

“你……你汙蔑我!”

秦岩哼了一聲,雙手凝聚一股神力,那正是神魔天瞳的力量,嘩啦一聲響,那三長老的偽裝解體。

“沒有了!她身上的靈狐氣息……”大長老驚訝道。

五長老憤然,“原來你真的是古家派來的人!我真是瞎了眼了!”

小幽緩緩的走到秦岩的身旁,低頭看著三長老問道:“你還有什麽話好說的?”

現場一片的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三長老的身上。

隻見三長老抬起頭來哈哈大笑。

“事到如今,老身也沒什麽好說的了。”那三長老忽然變了一個麵容,竟然從一個女人,變成了一個男人,他抬起猙獰的笑容,看著秦岩冷笑道:“邪祖!你真的很難對付,我真想不到,在這世間還有什麽可以瞞得過你的神魔天瞳。”

“真容。”秦岩緩緩道。

三長老冷笑道:“不過,你以為你能對抗得了古家嗎?哈哈哈哈!你遲早要死!白家,遲早都要被古家吞噬,而你們,都會成為古家的墊腳石,哈哈哈!”

“殺了他!”小幽喝道。

大長老迅速撲殺過來,一掌便拍碎了那男人的頭顱,頓時血肉橫飛。

“他真可憐。”秦岩搖了搖頭。

大長老,二長老,四長老和五長老連連走到秦岩和小幽的麵前,一同抱拳道:“多謝聖主,為我靈狐古族,鏟除了一名奸細。”

小幽輕輕一抬手:“先起來吧。”

“是。”四位長老連忙站了起來。

小幽繼續問道:“那我和秦岩哥哥的事情,你們就不參與了吧?”

“聖女說笑了,我等本來就讚同聖女和聖主,本是天作之合啊。”大長老笑道。

“是啊是啊,天作之合啊。”其他的三名長老也同時附和。

小幽嫣然一笑,隨後跟秦岩說道:“秦岩哥哥,等一會兒你要到我房間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