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恒逍遙仙

第111章 紫妖孽的威脅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紫妖孽的威脅

洞口有幾名煉氣期的修士,身著黑衣,早發現了他們的到來,一看竟然有著厲害的元嬰修士上門,唬得臉色劇變,根本不敢稍作抵抗,直接向著山洞內飛快的退去。

赫連昔一點也不敢大意,緊跟在眾人的身後,因為有著元嬰師祖的帶隊,一路上幾乎沒有遇到什麽阻礙,玄暝宗的仁修長老脾氣非常的火爆,隻要見了身穿黑衣的,二話不說,直接一掌拍出,霎時就倒下了一大片。

前進了近千米之後,突然眼前出現了三條岔道,杜師祖手中一揮,上好絹布繪製的地圖出現在手中,仁修長老和李玉清也將頭湊了過去,伸手在上前指指點點,片刻之後,朝著身後的眾修士一個招手,厲聲道:“走這邊!”

留下了十名金丹修士守在岔道口,其餘的人都衝進了最左邊的那條道路。

一行人氣勢如虹,直接衝進了山洞的深處,竟然很容易的就被他們在一個巨大的石室中找到了被擄走了近千修士,九大宗門的修士大喜,沒想到此次任務如此容易便被他們完成……

被擄的修士身上並沒有束縛,腳上卻用特製的鐵鏈子串在了一起……或坐或臥的呆坐在石室之中。

看到持著法器飛劍氣勢洶洶的湧進來的一眾人等,先是大驚,知道是來營救他們的九大門派……隨即狂喜的站立起來,激動的叫嚷著,恨不得馬上斬掉腿上的束縛狂奔出去。

石室之外隻有三名黑魔宮的金丹修士在看守著,三位元嬰師祖一起發力,將他們瞬間拍成了肉泥,精鐵鑄成的大門轟然倒下,轉身對身後的九大門派的修士吩咐道:“快點帶他們出去。”

石室很大,有近兩百平米,裏麵本來關了近千人,加上現在的九大門派的修士……突然就變得擁擠起來。

赫連昔手持著絲音冰火劍,正準備揮劍砍斷一名二十來歲的青年煉氣修士腳上的鐵鏈,一絲奇異的喀嚓聲響突然引起了她的警覺。

聲音很尖銳很細小…… 抬頭看了看四周正忙碌著的眾修士,眯了眯眼,眼中閃過一抹異色,看來除了她,好似並沒有人聽到那聲奇異的響動。

一劍揮下,青年修士瞬間得到了自由,非常感激的朝著她行了過禮……赫連昔微笑著擺了擺手,想著剛才那詭異的聲音,終是放心不下,便退到角落裏,神識卻快速的向著周圍擴散了開來。

沒有看到杜師祖和仁修,劉元清三個元嬰修士的身影,金丹九階的師叔劉鋒站在石室的入口處,警惕的目光不時的掃向來路上,或者是不時的看一看室內,口中催促道:“大家快點,別耽擱了,我們快點出去,小心黑魔宮的那群人攻擊過來!”

突然,她感覺到身後突然傳來輕微的靈力波動,心中一震,飛快的回過頭來。

原本光滑的石壁突然裂出了一道人高的門,三名黑衣煉氣修士每人手上持著一個黑色的圓球樣的東西出現在門內!

這裏竟然有暗門!

難道他們一行人到了這麽久,還沒有看到黑魔宮的修士來增援,原本正在這裏等著偷襲他們!

為首的黑衣修士沒想到還沒有發動襲擊竟然就被發現,愣了愣,突然嘴上咧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赫連昔卻大驚失色,認出了黑衣人手上的竟然是爆炸力驚人的雷震子!

雷震子威力極大,她在靈海宮的秘籍中看到過這種在紫恒大陸上非常稀有的火器……一顆的爆炸力就足以將這裏夷為平地,而現在他們手裏竟然足足的有著三顆!

“大家快出去,黑魔宮要用雷震子偷襲……!”赫連昔邊疾退,一邊沉聲衝著石室內的眾人喝道。

聽得她的呼喝,原本在裏麵忙著救人的九大門派的修士和被擄的修士突然抬起頭來,震驚的望著她的方向,果然看到了幾名黑衣修士手中的雷震子,頓時手忙腳亂起來,紛紛亮出法器飛劍,快速的向著石室之外驚慌的跑去。

劉鋒和守在門口的幾名金丹修士震怒的望向後麵突然露出來的暗門,他們光想著黑魔宮會從前麵攻進來,根本沒想到竟然會從後麵包了他們的餃子……隻得大喝道:“快點出去,大家不要慌,不要擠!”

眸光掃到赫連昔竟然站在最後麵,竟是沒有辦法馬上出來的樣子,心中更急了起來,剛才杜師叔離開的時候,還讓他要多注意赫連昔……

“想出去?哈哈,太晚了,你們就把命都留在這裏吧!”為首的黑衣老者伸手在石壁上按了按,突然一道比他們剛才還巨大粗壯的精鐵門落在了通道之外的百米處,頓時將所有的人都攔截了下來。

話音未落,三個黑色的雷震子頓時扔向石室之內,赫連昔臉色一白,暗門就在她的身後,雷震子爆炸開來,她首當其衝!

前麵已經被鐵門擋住,別說還沒有打開,就是打開了,她也不能馬上衝出去……她的前麵可有近千修士,要衝出去,就隻能踏著那些人的屍體!

說到底,這裏的所有人其實都是被她連累的。

腦子一熱,在眾多修士絕望的驚呼聲和黑魔宮修士的得意叫聲中,身體突然一動,一把將疾射過來的三顆雷震子撈進了手中,快速的鑽進了暗門之中,運起靈力將雷震子暴射而出……

“ 轟隆隆!”

“轟隆隆!”

幾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後,剛剛出現的暗門瞬間被完全炸塌了下來,消失不見,近二百平的石室和過道也被強烈的爆炸餘波炸得搖搖欲墜……震起的灰塵衝天而起,嗆人口鼻。

從黑衣老者拿出雷震子……到引爆,不過是一刹那的事情,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眾人,都驚呆了。

劉鋒瞪大雙目,還沒有從赫連昔飛身攔截雷震子的震憾中回過神來,隻覺得嗓子幹澀得厲害。

是赫連師妹救了他們!

終於醒悟過來的他一躍而起,顧不得整理被灰塵覆蓋的已經看不出本來麵貌的身體,來到已經跨塌的石洞門口,一掌拍下……完全堆積著石頭的石洞竟然被他清理出了近一米寬的小坑。

“ 赫連昔!”聲音暗啞,一邊弄一邊低吼道。

“快去找赫連師妹!”不知道是哪位修士率先吼了出來,幾百修士立即跟在劉鋒的身後,開始挖起了已經坍塌的石洞。

不過片刻的時間,便清理出了近五米的洞口。

一道身著黑衣的人影露了出來,劉鋒一把將他甩出,正是剛才扔雷震子的老者!

之後就隻找出了幾塊殘肢斷臂,而見不到一個完整的人!

龍靈兒不可置信的看著已經碎成一片片的肉泥,心中震驚得無以複加,赫連昔……那麽厲害的赫連昔,已經度過九重重劫的赫連昔,難道就這樣沒有了!

搖了搖頭,她覺得不可能。

金妍玉眼底的神色更是複雜萬分,在那個都急著逃命的關健時候,想不到赫連昔竟然主動的迎了上去,將黑魔宮修士扔出的雷震子擋了回去。

她救了這裏所有人的命!

包括自己。

杜辰的身形快速從甬道之外掠了進來,仁修和李鳳清緊跟在他的身後……俱是一臉嚴肅的望著石室內一地的狼狽:“怎麽回事?”

“赫連師妹……師叔,赫連師妹為了擋住黑魔宮的雷震子突襲,舍命撲了上去……”劉鋒抹了一把臉上的塵土,臉上帶著悲愴,嘶啞著聲音道。

杜辰從來淡然微笑的俊臉,突然變得鐵青,身形一縱,落在已經清理出了近五米的甬道裏,揮舞著袍袖,無數碎落的石屑和泥土突然消失不見……

紫霄宮。

紫陽仍是一身萬年不變的紅衣,眸子漆黑似寒夜的星空,神情高傲,渾身散發著一股清冷的光輝,犀利的目光冷冷的落在赫連昔的身上,俊美妖孽的麵孔一片陰沉冷冽:“赫連昔,你膽子倒不小啊?”竟然敢在那麽危險的時候衝上去,存心不想活了!

赫連昔理了理身上有些淩亂的衣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鼻頭,在雷震子快要爆炸的前一秒,她鑽進了玉佩之中。

顧左右而言他道:“怎麽沒看到小火?”回頭四顧張望了一番。

紫陽似笑非笑了看著她,慢慢的走到她的麵前。

笑得有些詭異。

赫連昔心底涼嗖嗖冷得厲害,忍不住向旁邊移開了幾步。

好吧!

是她的錯。

她不應該心裏相信著紫陽的能力,沒有知會一聲,就在緊要關頭自顧自的鑽入了玉佩之中,也沒有問一聲玉佩會不會炸毀……紫陽的禁製會不會毀掉!

她深刻的反醒。

“赫連昔,有件事情好象還沒有告訴你!”紫陽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她,突然悠悠的開口道。

赫連昔急忙站好,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什麽事?你說!”

“知道小火為什麽跟你締結的是靈魂契約?”赫連昔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當時還是他說讓自己和小火締結靈魂契約的,她怎麽會知道原因?

紫陽有些不懷好意的笑望著她:“因為你已經和本君結成了本命契約!” 赫連昔倏的瞪大了杏眼:“什麽時候,我怎麽不知道?”滿臉的不可置信。

紫陽看著她受驚嚇的麵孔,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又有些惱怒,跟自己結成本命契約,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哼,她這是什麽表情!

“你胡說!”赫連昔左想右想,再想不起來,有些緊張的笑道。

“赫連昔……你好生想一想,第一次進來的時候,你是怎麽進來的?”紫陽臉上帶著一抹邪惑的惡劣笑容。

赫連昔偏著頭想了想……當時她進不來玉佩,輸靈力……然後滴血……

赫連昔激動得跳了起來。

難道是那個時候?

怪不得進來的時候,紫陽一副想殺自己泄憤的瘋狂樣!

紫陽見她終於明白過來了,詭異的一笑:“赫連昔,你這條命可不隻是你一個人的,好好保重,否則……”鳳眼裏的光芒滲人得厲害。

赫連昔眨了眨眼,有些無辜的瞪著他。

半天冒了一句不相幹的話出來:“你是靈獸!”

紫陽的鳳眼微微眯起:“你以為隻有靈神才能契約?”赫連昔眨了眨眼,老實的點了點頭。

紫陽眼中閃過一絲深沉:“本來隻是滴血而已,你確實無法和我結成契約……但是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麽?”

俊美得妖孽的麵孔都快湊到她的臉上。

赫連昔有些緊張的向後移了移:“不知道。”

狠盯著她看了片刻,赫連昔白皙的鼻頭已經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紫陽滿意的一笑,終於決定暫時放過她。

“我現在隻是靈魂狀態!這塊玉佩這任何一個角落,可以說,都有我的靈魂存在……加上玉佩所設的特別禁製,根本沒辦法抗拒你的鮮血浸襲!”

赫連昔咬著雙唇,忐忑的看了似笑非笑的紫陽,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是悔不當初啊!

當時,她怎麽就那麽的“聰明”!

竟然想得到滴血這個好辦法!

紫陽雖然強大……可誰知道他的敵人究竟是誰,萬一哪天……

現在好了,根本就沒有奇跡了,除非紫陽是勝利的那一方,要不然自己可是死定了!

見她終於明白了過來,紫陽邪肆的笑道:“記住,你的命可不隻是你一個人了,如果你再如此的衝動……就呆在這裏麵好生修煉,別再出去了吧!”妖孽的鳳眼中閃過威脅之色,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徑自瀟灑的回了紫霄宮。

赫連昔欲哭無淚。

蹲在原地半晌,才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

------題外話------

謝謝各位親親們的票票,

群麽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