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星帝

第81章 思念

第八十一章 思念

飛星毯的速度的確不錯,按江丹武計算,自己就算是全力而行,至少也要五天左右的行程,居然半天的時間便已經趕到。

俯視大地,蒼雲山的入口處,站著數位長老,顯然是在此等候入山的弟子。

“是第一個趕來,我們下去吧!”苗雲彤說著剛要控製飛星毯下降,卻被江丹武攔住。

“你往常每年進入蒼雲山是不是前兩天的進度都不是很快,總是會遇到許多難纏的星獸?”江丹武問道。

“是啊,你不會告訴我你現在怕了吧?”苗雲彤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蒼雲山的外圍隻有一些二、三階的星獸,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會保護好你的。”

“我的意思是說,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晚一點再進去。”江丹武搖了搖頭說道。

“不是吧,曆練的時間本來就隻有十天,現在已經浪費了大半天了,你還要等什麽?”苗雲彤有些不解地問道。

“當然是等別的弟子了!蒼雲山一年才開放一次,現在進去,自然會遇到許多的星獸,若是等大批的正式弟子進入之後,那些星獸可都是他們眼裏的貢獻值,有了他們開路,自然會少許多麻煩,而且時間上肯定不會比你以前晚。”江丹武立刻分析道。

“好像也有道理。”苗雲彤仔細一想,也許真如江丹武說的這樣,當下更是對於自己帶上江丹武的決定佩服不已,“你小子果然鬼主意特別多,這次我的選擇果然沒錯。”

“少廢話了,調息一下自己的狀態吧,雖然說外圍不至於會有什麽太大的危險,但還是盡量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江丹武說著,便開始閉目運轉起天星訣來。

苗雲彤見狀亦開始修煉起來,雖然她不能如同江丹武一般白天可以吸收炎陽之力,但此時卻可以壓縮丹田內的星力,將其更加的純正,暴發力更強。

雖然於萬法給的時間是一天,但正式弟子中亦有不少實力強大之輩,甚至星王級別的亦有好幾個,黃昏時分已經陸陸續續有不少人進入了蒼雲山。

雖然在天羅宗,修煉到了星王境才有可能被長老看中,收為親傳弟子,但並不代表每個人修煉到了星王都能成為親傳弟子。

畢竟有些有可能四、五十歲才修煉到星王境,甚至七、八十歲修煉到星王境的也不是沒有,這些人注意一輩子成不了親傳弟子,但是憑著強大的實力,同樣可以得到更多的貢獻值,換取更多的修煉資源,這點也不是天羅宗之外的世界所能比擬的。

甚至天羅宗也有不少長老,根本沒有當過親傳子,直接從正式弟子修煉到星皇境,成為長老者也不在少數。

所以,哪怕隻用了於萬法所限定的時間的一半,此時卻已經有許多正式弟子撲入蒼雲山中。

“差不多了,我們也進去吧!”江丹武暗暗估算了一下時間。

“雲彤,今年你可是遲到了哦。”守在門口的陳長老看著苗雲彤笑道。

苗雲彤頓時覺得少了麵子一般,轉而指著江丹武說道:“還不是這小子嫌我的飛星毯太快,受不了,這才慢了下來。”

說完之後苗雲彤頓時覺得輕鬆了許多,無論怎麽樣,自己的名聲可不能弱了。

看著苗雲彤如此一說,幾位長老的目光不由在兩人身上來回掃過,神色頓時顯得有些複雜。

好在苗雲彤此時也急著進山,並沒有過多的廢話,雙方交流幾句之後,帶著江丹武穿過入口,開始向著山頂登去。

剛一進入蒼雲山,江丹武頓時感覺四周的空氣中似乎帶著一股無形的壓力,仿佛這個空間都被施了某種強大的禁製。

“你愣著幹什麽?還不快走!”耽誤了半天的時間,苗雲彤自然要急著補回來。

“你有沒有感覺到,這裏的氣息和外界有些不同。”江丹武帶著幾分凝重地說道。

“廢話,整個蒼雲山當初都被祖師爺以大禁製壓著,這裏自然與外界有些不同。”苗雲彤這才想到江丹武剛入門不久,接著又補充道:“否則,蒼雲山上的那些星獸,隻怕早就衝到天羅宗了。”

“難怪!”被這麽一解釋,江丹武也就釋然了。

“當然了,就連我們手上帶的碧光鐲也是當年祖師爺專門煉製出來的,否則怎麽能讓我們在十天之後被自動送出去呢。”一邊解釋著,一邊與江丹武快速的向前奔行。

“那如果碧光鐲掉了,或者壞了會怎麽樣?”江丹武有些好奇的問道。

“十天的時間一到,蒼雲山的禁製會再次啟動,如果沒有碧光鐲的傳送根本無法離開這裏,除非等到下一年禁製再度開啟。”苗雲彤看著江丹武說道:“你小子在想什麽呢,這碧光鐲乃是當年祖師爺煉製的,從來沒聽說誰的壞過,哪怕就算是在曆練中不幸死亡的弟子,時間一到碧光鐲也會把他們的屍體一起傳送出去。”

似乎正如江丹武說言,這一路走來,兩人並沒有遭遇到什麽煩人的星獸,苗雲彤的心情也好了許多,再加上要照顧江丹武的速度,根本用不出全力,所以一路上倒把關於蒼雲山的一些情況講解給江丹武聽。

甚至還講了不少當年天羅宗開派祖師的豐功偉績,倒也使的兩人沒了旅途寂寞的感覺。

每一年都參加曆練的苗雲彤似乎對這裏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在夜色完全籠罩著整片大地之時,兩人已經越過了兩座高山。

“今晚就在這裏休息吧。”感覺視線已經受到極大限製的苗雲彤當即停了下來。

“晚上不能趕路?”江丹武有些意外的說道,雖然這一路是全力奔行,但是天星訣自動運轉之下不斷的吸收著星力,使得他倒沒有半點疲憊之意。

“晚上星獸會更加猖狂,你如果想死,你就自己一個人趕路吧。”苗雲彤白了江丹武一眼說道。

“你不是星王強者嗎,還會怕這些星獸?”江丹武有些好奇的問道。

苗雲彤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江丹武,“你不知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的道理嗎?正麵遭遇我自然不怕,可是晚上萬一被偷襲怎麽辦?如果不是擔心這個,我還費得著花這麽大的勁奔跑嗎?直接啟動飛星毯多省事啊。”

“原來如此!”江丹武點了點頭,之前他還以為,苗雲彤是因為沒有星石才收起的飛星毯。

看著江丹武的眼神,苗雲彤感覺好像帶著點輕視,當下又強撐著說道:“若是往年我自己一個人進來,晚上自然也不怕,可現在多了你這麽一個累贅,我當然要考慮著你的安全。”

“那我就謝過師姐體恤了哦!”江丹武雖然看出對方有些強撐,但也沒有點破。

“那是!”這時,苗雲彤才極為滿意的點了點頭,“抓緊時間修煉吧,在這裏隨時都可能出現未知的情況。”

說著,隻見其隨手一抖,一道藍光插入地麵,瞬間蔓延開來,將方圓數百丈一起籠入其中,“若是有星獸闖入,我馬上就會知道,所以你放心的修煉吧,趕了一天的路,以你的修為,應該也很辛苦吧。”

說著,也不管江丹武的反應,她自己已經開始修煉起來。

長老的孫女身家就是豐厚啊!看著插在地麵上的星器,江丹武雖然叫不出名字來,但以他的目光自然看得出,這樣的星器,在貢獻堂至少也要數萬貢獻值才能換得到吧。

看著已經開始修煉的苗雲彤,江丹武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小妞對於修煉也是如此的刻苦,似乎根本不願意浪費一點時間。

不過轉念一想也就釋然,能在二十不到的年齡就修煉到五級星王,除了天賦和資源以外,自身的努力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想著自己的目標,江丹武亦開始修煉起來,可是這一次無論如何他卻靜不下心來,不知為何小雪的模樣總是頻頻在腦中閃過,甚至連自己占據這具身體之前,那個家夥與小雪的種種記憶都一一浮現出來。

仿佛這一切都是自己親身經曆一般,當然其中印象最為深刻的還是在江家最後那一役中,小雪突破出現,破壞婚禮不讓自己娶別的女人,以及之後的種種……

江丹武知道,就是那個時候小雪才真正的走入自己的內心,不知不覺間帶著對小雪的思念,江丹武竟然睡了過去,嘴角還掛著一絲甜蜜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