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星帝

第162章 逆鱗

第一百六十二章 逆鱗

星宿龍皇斬!

一聲大喝,馮英才身體大猛得旋轉起來,星力瞬間溢出體外,強大的攪動之下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旋,以馮英才為中心,方圓數丈的積雪瞬間被卷起,化作無數的寒光襲向迎麵而來的冰錐。

隨著馮英才的旋轉達到某個臨界點之時,借著旋轉之力,雲集在全力的星力凝聚於星劍之上,猛得狠斬而出。

無數耀眼的金光發出霹靂之聲,一條金龍騰空而起,在馮英才的頭頂盤旋一圈發出一聲震天龍吟,瞬間擂台的防禦護罩被巨大的聲波震得不斷地搖晃起來。

這是馮英才傾盡全力,毫無保留的一擊,亦是體現出如今馮英才實力的最強一擊。馮英才知道在雲飛揚的組合攻擊形成之前自己隻有拚命一擊機會,若是不就此擊倒雲飛揚,自己絕對無力化解他的攻擊。

金龍騰空,強大的威勢透過擂台的防禦護罩傾灑而出,彌漫著整個星武峰的峰頂,那些修為略低的觀戰弟子,在這股強大的威勢之下,紛紛不自覺的向後閃避著。

而實力強勁的親傳弟子們亦紛紛運轉著星力與這股威勢抵抗起來,看著馮英才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一擊,江丹武的手心亦不斷滲出冷汗。

表麵上來看,兩人似乎勢均力敵,但江丹武卻感覺到雲飛揚尚有餘力,對於已經集全身星力於此一擊的馮英才來說,這無凝是一個最不得好的消息。

一時之間,四周強者的目光亦紛紛掃向此間的擂台,看著馮英才的攻擊,紛紛流露出驚訝之色。

誰也沒有想到,星丹峰的馮英才,這個入門不到七年的弟子居然已經蘊含著如此強大的力量,甚至比起盛名已久的天羅五子亦不逞多讓。

就在此時,巨大的金龍之軀與無數的冰錐撞在一起,甚至沒有半點緩衝,一聲驚天巨響便擴散開來,仿佛地震一般,整個星武峰的大地都顫抖起來,馮英才的身體在金白交替的光芒中升空而起,整個人被一層赤金的光芒籠罩起來,手中星輝劍在不斷的劈刺中帶出一道道光澤略顯暗淡的劍芒,將馮英才罩入其中。

一股強大的氣勢在這一刻充斥著整個擂台,肆意的撞擊著擂台的防禦護罩,陣陣嗡響中,擂台的防禦護罩有如水波一般不斷的閃動起來。

而那由冰魄寒絲編織而成的巨網,卻借都著無數的空洞,卸於強大力量,依然不斷的收縮起來,瞬間之間便與馮英才的劍柱撞在一起,發出無數清脆的金屬撞擊之聲。

看著在爆炸之時就已經消失的雲飛揚突然出現在馮英才的上空,江丹武頓時心中一寒,拉著身邊的鄧宏博喝道:“師尊快認輸!”

以鄧宏博的眼力自然也看得出此時已經力竭的馮英才根本不可能再是雲飛揚的對手,若是再勉強堅持結果隻有徒增其傷而已,當下隨手一揮,一道代表著認輸的白光向著擂台飛射而去。

就在此時,無數如同玻璃碎裂的脆響傳來,馮英才身側的道道劍芒被堅韌無比的冰魄寒絲震得粉碎,但冰魄寒絲卻半點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一如繼往的向著馮英才的身體瘋狂的收縮起來。

半空中,雲飛揚輕輕一轉頭,目光與江丹武半空之中交匯在一起,充滿著挑釁的揚了揚眉的同時,手中寒霜星劍隨手一揮,一道寒光射向擂台邊緣,睜眼之間將剛剛從外部穿越過擂台防禦護罩的那道白光震得粉碎。

與此同時,馮英才的身體已經被冰魄寒絲捆住,雲飛揚瞬間將寒霜劍收入儲物手鐲內,身影一閃,隻見一團白光不斷的在馮英才的身邊頻頻閃過,隨之馮英才的身體亦在不斷的顫抖之中噴灑出無數的血花,與漫天的冰雪交織在一起,此時卻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雲飛揚,你這是找死!”看著已經失去戰鬥力的馮英才不斷的遭受著雲飛揚的重擊,江丹武此時哪裏還會在乎什麽狗屁比賽規則,揮手之間夢回劍已經從天鳳鐲內飛出,隨即江丹武縱身一躍,化作一道寒光踏劍而去。

擂台的防禦罩雖然可以阻止擂台之內的氣勁外泄,但是卻不阻止人或能量從外進入,這也是以鬥雙方出現危險之時,宗內強者方便從外進入加以施救。

瞬間穿過防禦光罩,星力被全力激發之下,江丹武眨眼之間便衝向馮英才,瞬間兩道寒光交織在一起,雙方快捷無比,甚至連不少親傳弟子都無法看清楚江丹武與雲飛揚的身影。

而一眾長老看著突然出手的江丹武,一個個都愣在了那裏。

江丹武在天羅宗聲名遠播這點不假,但真正看過他出手的人並不多,誰也沒有想到江丹武的實力居然也到了如此強大的地步。

突然一聲巨大的轟響傳來,交織在一起的兩道寒光隨著中央綻放出來的一道火紅之光瞬間分散開來。

江丹武抱著馮英才駕禦著飛劍瞬間飛出擂台,把馮英才交到鄧宏博的手裏,“師尊,我的丹藥用完了,你看著英才!”

“江丹武,你眼裏還有沒有宗規的存在?我與馮英才擂台比試,你突然橫插一手這算什麽意思?”江丹武還沒來及得回頭,站在擂台之上的雲飛揚卻率先發難起來。

之前雖然鄧宏博拋出一道白光表示認輸,但當時絕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兩人的戰鬥之上,以至於並沒有發現雲飛揚暗中使壞把白光震碎,大家都以為那是強大的爆裂形成的氣勁。

因此,雲飛揚一聲大喝之下,大家看向江丹武的眼神立刻流露出一些不悅,甚至一些仰慕著雲飛揚的花癡女弟子開始叫罵起來。

“輸不起就別參加宗賽,兩個打一個丟不丟人?”

“你們怎麽不把鄧長老一起叫上,這樣雲師兄就非輸不可了。”

“真不要臉,馮英才能打進前十,也不知道是不是悄悄吃了什麽丹藥,否則大家看他與雲師兄的戰鬥,隻會一味的閃避,真正的撞碰,連雲師兄一招都接不了。”

江丹武沒有說話,隻是一臉鐵青的轉過身來,雙目之上散發出冰冷而攝人的光芒,從那些花癡女弟子身上掃過,那邊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江丹武身體一縱跳到擂台之上,“現在我沒空給你講道理,傷了我兄弟,那就準備十倍奉還吧!”

說著不待雲飛揚的反應,江丹武轉身之間,全身閃爍出一道赤眼的紅光,手中夢回劍猛得一揮,頓時一股帶著淡淡的毀滅之氣的劍芒瞬間從劍尖湧出,直直的撞在擂台的防禦光罩之上。

隻剛剛消停下來的防禦光罩瞬間劇烈的波動起來,以江丹武的劍芒為中心,赤紅之光迅速的在光罩之上蔓延開來,足足染紅了大半個防禦罩,在四周的台柱嗡嗡聲才慢慢地散去。

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中,江丹武瞪著雲飛揚說道:“你剛消耗了星力,我不占你的便宜!”

雖然江丹武出手之時,雲飛揚便已經猜到江丹武的想法,但他還是為之驚歎不已,因為江丹武的眼力,因為江丹武對星力的控製。

身為天羅五子之一的雲飛揚自然看得出,江丹武那一擊所消耗的星力與自己在之前戰鬥中所消耗的星力無乎相差無幾。

不過看著這一幕,雲飛揚的心中卻暗自歡喜起來,這小子若是利用車輪戰,自己還真有些擔心,可如今他自己消耗了那麽多的星力,他體內所儲存的星力又怎麽能和已經在九級星王之境壓抑了近十年之久的自己相比呢?

“江丹武,你這是幹什麽?”看著此間突生異變,剛下去一個馮英才又跳出一個江丹武,於萬法哪裏還能坐得住。

“沒什麽,私人恩怨!”回答著於萬法的質問,江丹武那冰冷的目光卻不曾從雲飛揚的身上離開。

看著一向對自己恭敬有禮的江丹武這般態度,再想到江丹武在去天外山生死難卜之時都還不曾忘記囑咐自己要照顧馮英才,於萬法似乎已經意識到雲飛揚已經觸到了江丹武的逆鱗。

想到此處,於萬法不由眉頭一皺,數年的變化,他也感覺到星鬥大陸平靜之下那湧動的暗流,如今無論江丹武還是雲飛揚對於天羅宗來都說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兩人仇恨加劇,對於天羅宗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江丹武,現在是宗賽,有什麽事等比賽結束之後再說!”可是如今全場幾乎所有的眼睛都盯著自己,於萬法自然不可能任由江丹武胡來。

仿佛沒有聽到於萬法的話一般的江丹武瞪著雲飛揚問道:“我隻問你一句,今日你敢戰不敢戰?”

“放肆!”看著江丹武如此的無禮,於萬法哪怕再怎麽喜歡江丹武,此時也隻得強行將其喝止,否則宗規何在,宗主的威嚴何在。

片刻之間,此間的動靜立刻驚動全場,頓時無數的長老與弟子都湧了過來。

“稟報宗主,事情是這樣的……”就在這時,馬榮突然站了出來,把之前雲飛揚搞的小動作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