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星帝

第263章 一家團圓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家團圓

五級星尊。

在星界之中,雖然說不能算是站在金字塔的最頂端,但也絕對能算得上一流高手,哪怕在六大宗門之內也是絕對的中堅力量。

可是,就這麽被人家隔體傳力,直接震得爆體而亡,這人得有多麽的可怕?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緊盯著韓冰身後那婦人,一時之間似乎連大腦都忘記了思考。

哪怕是龍語山和雲嘯兩人的雙瞳之中也流露出無比的驚恐,以他們兩人的修為,居然沒有發現那婦人何時出現,如何出手,那麽隻有一個可能,這婦人的修為已經超越了星尊的範疇,乃是星聖強者。

想到這種可能,兩人恐懼之中又帶著幾分迷惘,整個星界除了六大宗門的老祖宗皆是星聖後期修為外,便隻有林家當代家主林天棟和紫星殿殿主岑嘯風兩人有著星聖中期修為,似乎再也沒聽說過有誰邁入聖境。

星聖,乃是距離星帝最近的存在,到了這個境界,丹田之內的星體無論怎麽修煉都隻有一顆,不過雖然數量上不會增加,但質上卻有巨大的變化,所以人們根據丹田內的星體,對星聖的境界分為初、中、後三期。

怎麽可能又冒出一個星聖,而且龍語山和嘯對視中都讀懂了對方眼中的意思,顯然他們都不認識這突然出現的婦人。

而就在婦人現身的那一刻,一直不曾有半點動作的江建馳整個身體卻不住的顫抖起來,眼神之中充滿著無比的深情,緊緊的望著那婦人。

一招斃敵,婦人同樣緊緊的深情凝望著江建馳,哪怕有著星聖之境,此時她的身體亦不受控製的微微顫抖。

“淑雅,是你嗎?”

“建馳,真的是你?”

片刻之後,兩人幾乎同時開口,一聲最簡單的問候卻讓這無論是修為還是身份都有著天壤之別的兩個人緊緊的相擁在了一起。

看著這一幕,除了江丹武隱隱猜到那婦人身份就是自己的母親岑淑雅,幾分所有人都有一種大跌眼鏡的感覺。

一個隨手便可秒殺五級星尊的女強人此時撲倒在一個五級星王的懷中,這個世界到底怎麽了?

雖然不知道眼前到底是怎麽回事,但所有人都明白另一件事,今日的戰鬥到此為止,天羅宗將不會再有半點危險。

“靠,我一直以為老大挺牛逼,今天我才發現老大的老子更牛逼!”剛一放鬆下來,馮英才便搖頭歎息的同時,不由得把目光瞟向姬如煙,似乎他也幻象著自己與姬如煙有一天,也會有如此一番場景。

“丹武,快過來見過你娘!”壓製著心中難掩的激動,江建馳用顫抖的聲音對江丹武說道。

一家團圓,這幾乎是江建馳一直以來的夢想,他沒有想到今天會在這樣的方式下得以實現,雖然並不是那麽美滿,但他仍然覺得十分滿足。

“娘……”雖然對眼前這個婦人並沒有太多的感情,但畢竟剛才是她救下了韓冰,江丹武扶著韓冰亦走了過來。

“江丹武?”岑淑雅不由打量起江丹武來,“你就是天羅宗宗主,江丹武?還精通六大宗門的修煉功法?”

雖然早已知曉最近在星界聲名鵲起的江丹武就是自己的兒子,但岑淑雅卻也是第一次見到江丹武本人,眼神中充滿著慈愛地說道:“好……好……這才像是我岑淑雅的兒子!”

說著,岑淑雅又打量著在江丹武身邊的韓冰,“丫頭,過來……”

“伯母,你叫我?”韓冰冷若冰霜的臉上不由飛起一片紅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為第一次麵對這樣的強者,還是因為對方乃是江丹武的母親而使得自己有些失常,雖然如此,還是不自覺的向著岑淑雅走了過去。

岑淑雅一把抓住韓冰的手腕,一股柔和的星力透入她的體內,頓時韓冰感覺到全身一聲癢麻,之前因為引爆星力而斷裂的經脈正快速的恢複起來,而且丹田中消耗一空的星力亦在快速的恢複。

“你小子眼光不錯!”岑淑雅一邊幫助韓冰恢複著,一邊對著江丹武笑道。顯然韓冰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裏,對於這個兒媳婦也是相當的滿意。

“不是我眼光不錯,是你兒媳婦人品好!”在生死一線,江丹武才發現韓冰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走入自己的內心,之前隻不過因為心中一直擔憂著林小雪,而沒有正視自己的感情,此時江丹武似乎已經沒有那麽多的顧忌,至於小雪醒來會是什麽樣的反應,隻有到時再說了。

韓冰沒想到,江丹武會在父母的麵前承認自己的身份,瞪了江丹武一眼,卻又低下了頭,似乎也默認了江丹武的說法。

“這些話,一會再說吧,現在你保護好你的父親,我來收債!”此言一出,岑淑雅身上氣勢陡然一變,瞬間又晴空萬裏變得漫天寒意。

江丹武點了點頭,立刻從天鳳鐲內拿出一些藥材,搓揉成粉敷在父親的身上,發了幾次死人財之後,天鳳鐲也富足了不少。

看著岑淑雅輕輕邁出一步,天邪宗眾人立刻感覺到一股無比強大的壓力,仿佛在岑淑雅的目光之下都有一種不寒而粟的味道,這一刻,就連龍語山和雲嘯這兩位八級星尊,心裏也根本沒有半點鬥誌。

他們明白,在最接近星帝的星聖強者麵前,他們這點修為,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岑淑雅的出現,姬如煙自然也就站在天邪宗的一邊,頂著無比的壓力,體內的星帝血脈蠢蠢欲動,但是她仍然明白,哪怕自己有星帝血脈,仍然不可能是岑淑雅的對手,除非自己激活血脈之力,不過也頂多隻是全身而退,同樣救不下其他同門。

眼眸轉動之間,姬如煙邁出一步,喝道:“江丹武,今日若非意外,我已經幫你救出了你父親了,這點你不否認吧?”

江丹武有些沉重地點了點頭,雖然姬如煙這一切都是因為馮英才,但自己的確欠了人家一個人情,而且江丹武亦知道姬如煙接下來要說什麽。

“所以,嚴格來說,你欠我一個人情,我希望今天你母親能放過我們,至於日後她是否要報仇,就聽天由命!”姬如煙帶著幾分哀求的說道。

“不行!傷過建馳的人都得死!”江丹武還未開口,岑淑雅一聲大喝之間,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姬如煙的麵前,“而你做為擄走建馳的主謀,更應該要死!”

隻見岑淑雅的手心泛起黝黑之色,輕輕一掌拍向姬如煙的胸前,這一掌並沒有浩瀚的聲音,但是黝黑的星力卻將她星聖修為彰顯無疑。

“聖女快逃!”一聲大喝,龍語山與雲嘯立刻全身閃爍著無比妖豔的綠光撲了上去擋在姬如煙的麵前,同時,天邪閣一眾星宗強者亦飛撲而來。

天邪聖女,天邪宗的希望,絕對不能死!在危機的壓迫之下,幾乎所有人都將自己的潛力完全的激發出來,一道道青藍之光飛速的湧向岑淑雅,他們知道不可能戰勝岑淑雅,但他們卻要用自己的生命為姬如煙爭取逃生的時間。

姬如煙隻聞身後大喝之聲傳來,緊接著一股柔和的星力將自己向後一送,立刻退出數丈之外,身體微微一滯,頭也不回的轉身向著身後飛縱而去。

“逃得了嗎你?”岑淑雅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輕喝之間,全身立刻被一片黝黑的光芒包裹起來,同一時間,那黑芒立刻伸出千萬絲縷,如同一隻隻觸手一般飛速的延伸開來。

一聲聲爆裂傳來,頓時無數人影化為團團血霧,向著下空傾灑而下,緊接著,岑淑雅身影一閃一現之間已經擋在姬如煙的身前,接著又是一掌拍出,直取姬如煙的心窩。

強大的壓力之下,姬如煙突然感覺四周的空氣仿佛被突然間抽空一般,自己的身體被一道無名的力量禁錮起來,想要動一下手指頭都根本不可能,體內的星力更是在巨大的壓力之中停止了下來,甚至連激發血脈潛力的機會都沒有。

第一次感受到星聖的力量,姬如煙的眼中由恐懼轉為失望,由失望變得安詳,也許這樣也是個不錯的結局,至少將來自己和馮英才不會再陷入兩難之局。

如果要說姬如煙此時心中還有半點遺憾的話,那就是此刻她想要回頭再看一眼馮英才卻根本無法移動自己的身體。

就在此時,一道勁風襲來,馮英才那胖大的身軀不知從何出現,又一次擋在了她的身前。

“娘,住手!”看著馮英才玩起命來,江丹武大驚之下大喝起來。

聽到江丹武的喝聲,岑淑雅微微一愣,身體頓時在半空中停了下來,手中的黝黑亦同時散了下去。

“老大,對不起,這是我欠她的,我必需要還!”死裏逃生,馮英才卻是一臉漠落地看著江丹武。

江丹武隻是點了點頭,對著姬如煙說道:“你走吧!就當我替胖子還你這個人情!”

姬如煙微微一愣,想要對一直背對著自己的馮英才說些什麽,最後卻隻是搖了搖頭,轉身離去,她知道經曆了這一切,也許兩人再見將是生死之敵。

就在姬如煙在轉身的一瞬間,馮英才身影一閃,卻攔在了她的麵前,“你不能走,你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