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星帝

第365章 大皇子的陰險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皇子的陰險

鐵三角?看著出手的三人,大皇子頓時心中一喜,在三人的聯手之下,江丹武絕對無法再隱瞞自己的戰鬥力。

鐵三角,在皇城之中也極具名聲,乃是鄭家死士中的一張王牌,乃是一母同胞的三兄弟,三人修煉同樣的功法,而且極具默契,據說無論對手是一人還是千軍萬馬,三人都是同時禦敵,雖然三人都隻有星聖中期的修為,但是三人聯手也曾經斬殺過星聖後期的強者。

哪怕比起鄭誌鋒的實力,三人聯手也是隻強不弱!

此時,三人同時出手,三道劍芒向著江丹武橫空而來,但目標卻非江丹武本人,而是他的身前三丈之處。

此乃是三人的成名絕技之一,流星趕月!

隻見三道渾厚的劍芒,頃刻之間在葉秋身前三丈之處交匯在一起,左右兩側的黝黑劍芒,在與中央的劍芒交匯之時,突然融合為一體,方向一轉竟然化著一道更加粗壯的劍芒借著中央那道劍芒之力向著葉秋呼嘯而來。

融合的劍芒不僅速度沒有半點減弱,反而比起之前更加快捷許多,更可怕的是劍芒上所挾的那股在威勢已經隱隱在超出星聖中期強者的最強攻擊,仿佛是星聖後期的後者出手一般。

凜冽的勁風襲來,哪怕是江丹武有著血脈之力凝聚的星甲,此時亦感覺到麵頰一陣生痛,當即臉色一變,身影急速的後退的同時,手中龍雷珠毫不猶豫的揮灑而出。

轟……轟……轟……

一擊三爆,強勁的氣勁現暗流四溢,江丹武身影不住的後退之間連震數下,仿佛被那暗勁擊中一般,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而此時,早有準備的眾人在江丹武龍雷珠出手的那一瞬間,便已經四散而開,這一顆龍雷珠雖然化解了鐵三角的攻擊,卻連一個人都沒有傷到。

“江丹武,我看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此時大皇子幾乎已經可以肯定江丹武沒有再戰之力,否則麵對剛才那樣的一擊,他又怎麽可能舍得浪費一顆龍雷珠來化解。

“是嗎?我到不這麽認為!”就在江丹武的話音落下之際,一道精光從上空閃過,頓時整個天際都為之一亮,隨即一聲沉重的悶哼傳出,那低沉的聲音仿佛出現在每個人的心底深升一般,甚至還帶著一股濃濃的震驚之意。

接著一道身影從上空在垂直落下,胸口處那拳頭大下的血洞正不斷的溢著鮮血,但誰都看到出來,那人卻早已氣絕。

“老祖?”看著那道身影,鄭家所有人都幾乎一愣,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雙方才開始交手,鄭萬三便已經慘死在田嘯天的手裏,難道說田嘯天的修為已經達到半帝之境?

就在鄭誌鋒心神失守的那一瞬間,田隆興抓住機會大趁虛而入,一劍橫削,雖然被回過神來的鄭誌鋒閃避開來,但那渾厚的劍芒還是斬破了鄭誌鋒的星甲,在他的胸前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而同樣,那些與田家死士交手中的鄭家死士,亦在震驚之餘或死或傷。

當時,此時最為驚恐的應當還是要數大皇子和三皇子,也許所有人都以認為鄭萬三死於田嘯天的手中,但他們兩人從鄭萬三胸前的血洞上看到一絲異樣,那樣的劍痕仿佛絕對不是田嘯天手中的星劍可以刺出來的。

而是……而是,父皇身邊那個隻聞傳說不見其人的暗影的手筆,難道父皇連暗影都交給了江丹武?想到這個可能,兩人心中皆泛起一陣寒意。

看著雙手背負而下的田嘯天,整個場麵頓時都安靜了下來!

星聖後期的強者已經足夠令人恐懼的了,但如同田嘯天如此強大的星聖後期強者就更加的令人感到心悸了,至少對於不明內情的人來說是這個樣子。

此時,幾乎所有人的臉上都不再有之前那種必勝的信念,甚至心中泛起幾分退意。

“不知暗影大人降臨還請見諒!”就在此時,大皇子和三皇子分區對著四周行起禮來。

暗影!是暗影!

不少勢力略大的貴族聽到這兩個字,心中更是升起無數的寒意,而鄭誌鋒受傷的臉上變得更加的蒼白,若是田嘯天斬殺自家老祖,也許還有報仇的機會,但如果是暗影出手,鄭家就算想要報仇都根本找不到對方的人。

“見過大皇子,見過三皇子!”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憑空而出,身影由虛漸實。

看著那消瘦的老人,誰也無法將他與萬田帝國的頭號殺手聯係在一起,尤其是在強者圍繞之中,甚至除了江丹武之外,誰也不知道暗影是從哪裏出現的。

“見過暗影大人!”哪怕大皇子和三皇子的身份,可以無視萬田帝國所有人,但麵對著暗影也不敢拿捏自己的身份。

“兩位皇子客氣了!”暗影點了點頭,說道,“大帝命我保護所有身懷星帝血脈之人,誰若敢對其心懷不軌,殺無赦!”

“父皇的意思是?”大皇子自然想不到暗影這番話乃是江丹武的暗中授意,甚至連劍誅鄭萬三也是江丹武的主意。

“你們三位都擁有星帝血脈,你們想要怎麽拚那是你們的事情,但是其他人,誰若敢參與其中必死無疑!”暗影說完最後一個字,身影再次淡化,直至消失。

不過,誰也不會認為暗影已經離去,他們知道此時無論是向江丹武還是大皇子三皇子動作,那神出鬼沒的一劍很有可能就會洞穿自己的身體。

“看來最終的結果還是隻有依靠我們三人各自的力量來解決了!”微微一愣之後,大皇子頓時眉頭一挑。

之前在江丹武用出龍雷珠對付鐵三角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出現在的江丹武虛弱無比,顯然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而三皇子更加一直以來都被自己壓著。

如今有暗影在一旁,誰也不能出手幫助,那豈不是說今日一戰便可奠定自己的帝位?想到此處,大皇子不由有些興奮起來。

“那就開始吧!”江丹武嘴角輕輕一挑,麵對如此境遇卻也絲毫不懼。

“三弟,我們一起先聯手幹掉他如何?”看著江丹武毫無怯意,大皇子心中更是大喜,如今他怕的就是江丹武向暗影求救,萬一暗影真的要保下江丹武,自己還真拿他沒辦法,不過江丹武既然心存傲氣,那自然也就再好不過。

“正有此意!”雖然兄弟二人爭了這麽多年,但江丹武的橫空出世,還是使得兩人都有一種危機感,此時借著這個機會幹掉江丹武在顯然對於兩人來說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過我有一個想法,不知大哥同不同意!”

“三弟有什麽想法隻管說來聽聽!”大皇子也是眉頭一揚。

“這些年來我們兄弟之間因為那個位置已經感情越來越差,如果不是江丹武的出現,說不一定今天我們早已拚得你死我活了,所以我想不如這樣!”三皇子頓了一下說道,“今日我們就以此為賭,誰若斬殺江丹武,將來誰就來做那個位置,當然做上那個位置之後,也得保證另一個人的富貴,你看如何?”

“同意!”大皇子點了點頭,“這樣也好,如今萬田帝國的情況也的確經不住我們折騰,既然三弟開口,那為兄的就讓三弟先來如何?當然,三弟若是覺得冒險,那就為兄先來!”

三皇子也沒想到大皇子是如此的大方,之前他原本是想等大皇子和江丹武拚個兩敗俱傷自己再占便宜。

可是真的等大皇子答應下來,三皇子的心裏卻有些猶豫起來。若是大皇子真的能一擊得手,那到時自己真的退出角逐?要知道現在的江丹武的確是已經很虛弱了!

可是自己先上,自己真的能戰勝江丹武嗎?

“三弟考慮好了嗎?”看著眉頭緊皺的三皇子,大皇子有些催促地問道。

“既然如此,那就讓小弟來為大哥來打頭陣吧,還請大哥為我掠陣!”三皇子咬了咬牙,麵對著帝位的誘惑他還是決定兵行險著,畢竟現在的江丹武從剛才的表現來看,真的已經很虛弱。

說著,三皇子身影便一閃而出,可是就在他的身影剛一站定之後,後背卻傳來一陣冰冷,低頭之間,隻見一柄充滿著殷紅的劍尖從自己的胸口穿出,轉過頭來,看著大皇子那充滿著陰暗的眼眸,“你……你……”

“三弟,既然父皇派出暗影大人來不讓別人插手我們的戰鬥,說明父皇希望我們三人之中最終的一個人站到最後來接任大位,這麽多年的爭鬥,你讓大哥又如何放心得下你呢?”大皇子笑道,“何況你是說殺死江丹武以後我們就不再為敵,那麽現在大哥出手,也不算是言而無信吧?”

三皇子張了張嘴,似乎還想在說些什麽,可他的心脈早已被大皇子那一劍震碎,最終沒的發出半點聲音,整個人便萎了下去,大皇子長劍一抽,三皇子的身體便垂直落入下方的蔚藍之中,萬田帝國的三皇子就這麽死於自己親大哥的手裏,葬身海底。

看著這一幕,四周諸人無不大吸涼氣,皇家!這就是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