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神皇

第55章 真是個奇葩

鬥戰神皇

男的抱頭?

女的脫光光?

霸氣!

這話聽起來怎麽那麽霸氣!

拓跋嫣然似乎早已瞧出了眼前此人的來曆,一點都不急,反倒是暗暗為眼前此人祈禱了起來。

打劫?

開什麽玩笑?!

靈神族的‘挖地三尺’可不是隨便說說的,那可都是血一樣的事實。

眼前的胖子似乎還沒有意識到危機的降臨,手執一柄金色大斧,左手拿著一張紙,小眼睛眯了眯,嘴角泛起了一抹猙獰的微笑。

這胖子長得很奇葩,身高五尺,肥頭大耳,活像一個肉球,穿著一身黑色長袍,整個臉都擠到了一起,給人一種莫名的喜感。

菊花?

或許,隻有這個詞才配得上眼前這個胖子。

胖子見百裏澤直勾勾的盯著他,嘴角流著口水,嚇得胖子一個哆嗦,有點忌憚的向後退了幾步,心中想道,莫非是遇到了同行?

哼,同行又怎樣?

狹路相逢勇者勝!

我盜寶神府叱吒神道界數百年,什麽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區區一個娃娃,胖爺我隨便一根手指頭都能滅了他!

洞天境一重天?

胖子眯了眯眼,不屑的瞥了百裏澤一眼,完全沒有將百裏澤放在心上,趾高氣揚道:“怎麽?沒聽清楚嗎?”

“男的抱頭,女的脫光光!”

胖子很想瞪眼,可是,任憑他如何努力,那雙小眼睛愣是沒有什麽變化,就像剛睡醒一樣。

“正好,族裏還缺幾個剝獸皮的,這胖子長得肥頭大耳,蠻合適的。”

百裏澤喃喃道。

“什麽?”

胖子手執金斧,隻聽‘哄’的一聲,地麵被砸出了一個深坑,岩石飛濺。

胖子冷笑道:“小娃娃,好大的口氣呀,叫我胖子已經夠侮辱我的了,還妄想讓胖爺給你剝獸皮?”

“你知道侮辱我的下場是什麽嗎?”

胖子嘴角一揚,邪惡一笑道。

沒等胖子的話音落下,百裏澤縱身一躍,一掌拍出,金光四散,整個地麵形成了一道道的凸起。

一時間,罡風四起,飛沙走石,恐怖的罡氣將胖子整個人給震退了後去。

“靠,是個硬茬?”

胖子心下大驚,忍不住爆出了一聲粗口,身後爆射出了‘哄,哄’的炸響,五個洞天懸浮在了他的身後。

洞天境五重天?!

這胖子實力也算不俗,但是在百裏澤麵前,還不夠看的,即使百裏澤隻有洞天境一重天的實力。

但是,百裏澤修煉的是內顯洞天,精氣是何等的磅礴,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五指山!”

百裏澤揮掌落下,一道錐形金山從他的掌心射出,壓向了胖子。

“靠,不是吧?”

胖子心下大驚,嘴角的肥肉顫抖了幾下,無力道:“難不成胖爺我第一次打劫就這麽結束了?這要是傳到盜寶神府,胖爺我怕是沒臉再混了!”

錐形金山散發著一圈圈的金色波紋,化為一道金影,向胖子砸去。

不等胖子出手反擊,隻聽‘轟隆’一聲,胖子肉球般的身體被砸進了地麵,隻留下腦袋在外麵。

拓跋嫣然暗暗搖了搖頭,心道,這個小胖子也真夠倒黴的,打劫誰不好,偏偏要打劫百裏澤。

這跟尋死有什麽分別!

“誤……誤會,誤會,一定是誤會。”

胖子抬頭看著百裏澤,咽了一口唾沫,忌憚道:“我爺爺是盜聖程天霸,還請這位小哥看在我爺爺的麵子上,饒小弟一馬。”

“盜聖?”

百裏澤白了胖子一眼,不屑道:“不就是賊嗎?”

“不是賊,是盜聖!”

“有區別嗎?”

胖子一時語塞,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偷偷瞥了一眼左手的半張白紙,心道,這紙上也沒寫呀,賊跟盜聖到底有什麽區別?

百裏澤隨手奪過了胖子左手的半張白紙,隻是看了一眼,差點沒笑出淚來。

這胖子還真是個奇葩,紙上寫得竟然是打劫的步驟,何嚐這貨還是頭一次打劫?

“盜聖程天霸?”

拓跋嫣然柳葉眉一緊,問道:“你是盜寶神府府主的孫子?”

“嗯……嗯。”

胖子一個勁的點頭,哭喊道:“我叫程咬銀,還是頭一次來蠻國,也是頭一次打劫,還請嫂夫人饒我一馬。”

嫂夫人?

本想饒程咬銀一馬的拓跋嫣然在聽到‘嫂夫人’這三個字時,頓時有種想要在程咬銀臉上踏上一腳的衝動!

倒是百裏澤一個勁的笑,暗暗點頭道:“不錯,孺子可教,隻是一眼,就瞧出了我倆的關係,就衝你這點,這次小爺我就原諒你了。”

“不過,你這把金斧可就歸我了。”

百裏澤隨手撿起了地上的金色巨斧,左右把玩了一下,又掂拎的幾下,忍不住暗暗倒吸了一口寒氣。

這柄金色巨斧絕對是一件上品靈器,足足有著幾萬斤重,像一些初入洞天境的修士都未必拎得動。

“有點輕了。”

百裏澤隨手將金斧丟給了百裏狂,淡道:“光頭,正好你卻件趁手的靈兵,我看這柄巨斧挺合適。”

百裏狂啃了一口豬蹄,伸手接住了重達幾萬斤的金斧,邊吃邊說道:“賤叔,這金斧的重量還勉強可以,可是樣子太醜,我還是喜歡直一點的靈兵,就像虎鞭那樣。”

虎鞭?!

程咬銀有種想要哭的感覺,這柄金色巨斧可是大有來曆,曾是太古一尊神人所使用的靈兵,重達十萬八千斤。

素有‘一斧鎮萬域’之說!

為了得到這柄巨斧,程咬金可是費了不少的心思。

現在倒好,百裏狂竟然將自己引以為傲的靈兵跟虎鞭比,著實讓程咬銀難以接受。

恨不得撲上去跟百裏狂拚命!

拓跋嫣然哀歎一聲道:“百裏澤,還虧你是智者,連這柄戰斧都不認識,真是白瞎了你智者的身份。”

百裏澤隔空一吸,將金色戰斧抓到了手上,不屑道:“不就是一柄戰斧嗎?才幾萬斤重,能有什麽來頭?”

拓跋嫣然嘴角抽蓄了幾下,苦澀一笑道:“百裏澤,靈兵的品階可不是用重量來衡量的,而是用鍛煉他們的天地靈材,以及融煉的精血品階算的。”

“靈兵分為人級靈兵,地級靈兵、天級靈兵、靈器、聖器以及神器。”

拓跋嫣然解釋道:“對於修士而言,並不是說靈兵的品階越高越好,而是越合適越好,通俗點說就是手感好。”

靈器的威力確實很強,但是沒有妖變境的實力,很難徹底的發揮出靈器的真正威力。

就像夢靨婆婆,實力怕是早已破入了妖變境,一出手就有數十萬的力道,隨便一掌就能將炎國的傳承靈器‘火凰炎鎧’給震個粉碎。

像一些妖孽修士,就算手執人級靈兵,也能夠劈出幾十萬斤的力道。

太古時,對於一些神人來說,哪怕是用一根草芥,也可以輕易的斬斷日月星辰!

一粒塵,也可以填滿汪洋大海!

拓跋嫣然伸著蔥白玉指捋了一下耳邊的烏黑發絲,略點嫵媚道:“百裏澤,以我之見,不如暫且放這胖子一馬。”

“盜寶神府雖說不入流,但底蘊深厚,尤其是盜寶神府府主程天霸,這個人可是一個十足的無賴,貪財好色,跟小禿驢一樣,也曾被幾大古國聯手追殺過,但這老頭卻仗著逆天氣運,硬是逢凶化吉,一舉破入了養神境,實力強悍無比。”

拓跋嫣然說道:“既然這個小胖子是程天霸的嫡孫,不如結個善緣,待到日後也好敲詐一下程天霸。”

“敲詐?”

百裏澤一拍胸口,豪氣蕩天道:“嫣然,你這麽說可就是瞧不起我了,什麽叫敲詐?話說,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詞,所以,請你不要侮辱我。”

拓跋嫣然嘴角抽蓄了一下,要不是熟知這小子的秉性,說實話,就憑百裏澤剛才的話,差點就被他的外表給騙了。

百裏澤衣袖一揮,將壓在程咬銀身上的錐形金山給移開了,然後一把扶起了程咬銀。

尤其是那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睛,著實讓程咬銀觸動很大。

“四海之內皆兄弟嘛。”

百裏澤扶著程咬銀的胳膊,鄭重道:“胖兄,之前多有得罪,還請不要見怪。”

“沒事……沒事。”

程咬銀嘴唇顫抖了幾下,感動道:“放心吧,我程咬銀可是出了名的講義氣,等我找到我爺爺,我一定讓他給你找一件趁手的靈兵。”

“什麽靈兵不靈兵的,在我的眼裏,那些身外之物都是浮雲。”

百裏澤厚著臉皮,一本正經的說道:“總之,你這個兄弟我認定了。”

“大……大哥!”

程咬銀激動道。

“二弟!”

百裏澤老臉一紅,幹咳道。

見兩人含情脈脈的對視著,拓跋嫣然著實打了一個冷顫,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別看程咬銀長得五大三粗的,但卻是一個直腸子,骨子裏沒什麽彎彎道道,要不然這憨貨也不會將打劫的步驟寫在紙上的。

一路上,百裏澤跟程咬銀就像一對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幾乎無話不談,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終於,百裏澤有點耐不住性子了,問道:“對了胖子,你好好的盜寶神府不呆,來這鳥不拉屎的莽山做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