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神皇

第154章 忽悠三人組!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忽悠三人組!

一時間,萬獸樓亂成了一團。

堂堂幽冥神府的少主,竟然被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野小子給廢了右臂。

在蠻城,論起天資來,楚冥也算是人中龍鳳。

但跟百裏澤一比,楚冥他就是一坨屎。

“冰魄掌是嗎?”

百裏澤摸了摸鼻子,一腳踹向了楚冥的胸口,冷笑道:“現在你手都斷了,怎麽施展‘冰魄掌’呀?”

楚冥徹底的呆住了,他實在想不出,蠻城中,有哪個神府中有如此逆天妖孽?

“你可知楚少是什麽人?”

林若曦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的猙獰之色,怒喝道:“我又是什麽人?”

“牲口,掌嘴!”

百裏澤朝石小野使了個眼色,卻見石小野舔了一下嘴唇,瘋一般的衝了上去。

噗呲……噗呲!

石小野就像一匹來自北方的惡狼,將林若曦給撥了個精光,隻剩下了一個紅肚兜。

此時,所有修士都看向了地上的林若曦,眼中盡是褻瀆之色。

“牲口,你在做什麽?”

百裏澤暗罵道:“我讓你掌嘴,沒讓你強攻!”

“不好意思,這小妞實在是太誘人了。”

石小野老臉一紅,尷尬一笑道。

啪!

石小野可是一個狠人,出手自然毫不留情,連連閃了林若曦十幾個耳光。

打得林若曦口吐鮮血,渾身都在瑟瑟發抖!

“這倆小子可真夠狠的,連幽冥神府跟多寶神府的人都敢打?”

“多寶神府?你說的是林若曦?”

“嗯,這林若曦可是多寶神府的嫡長女,很受多寶神府老祖的青睞,極有可能會成為下一任多寶神府的掌舵人!”

多寶神府?

聽這名字,就知道這神府中最不缺的就是靈寶。

“小子,如果你還想活著離開蠻城的話,最好跪下向我道歉。”

楚冥這智商絕對是硬傷,都被打著這副熊樣了,還敢威脅百裏澤。

“道尼瑪的謙!”

百裏澤一拳砸到了楚冥的腦袋上,哼道:“楚冥呀楚冥,不要以為在蠻城,我就不敢殺你!”

“你……你敢!”

楚冥徹底的怕了,不斷的朝不遠處的幽冥尊者使眼色。

隻可惜,幽冥尊者徹底的愣在了那裏,似乎又想起了在百丈族的日子。

隻能用一個字來形容,慘!

直到現在,幽冥尊者的後背上都是血淋淋的鞭影!

“我佛慈悲!”

正在這時,小禿驢梵壽走了前來,合掌道:“這位楚施主與我有緣,還請這位小哥看在佛祖的麵子上,饒他這一次,也算是給你積點功德。”

尼瑪,又來?

這小禿驢正過來、反過來,怎麽就那幾句話?

梵壽一抬頭,臉色一寒,渾身一哆嗦,凝眉道:“是你?!”

什麽?

這小子竟然認出了自己?

不可能呀,我可是戴著神靈麵具呢?

“百裏澤,怎麽又是你?”

小禿驢梵壽都快要哭了,憤憤傳音道:“為什麽我到哪都能碰上你?我告訴你,炎雷神府地宮中的‘龍脈’是屬於我的!”

“龍脈?什麽龍脈?”

百裏澤一愣,追問道。

糟糕!

小禿驢梵壽抽了自己一下,暗罵道,完了,要是讓這小子知道炎雷神府的地宮下有龍脈,哪還能輪得到自己?

“沒……沒什麽。”

小禿驢梵壽一個勁的搖頭,語塞道。

龍脈?

在百裏澤的記憶裏,也隻有一些精氣濃鬱的地方,才有可能衍生出‘龍脈’來。

百裏澤朝小禿驢使了個眼色,傳音道:“禽獸,不如咱倆演一出戲,將這小子給劫了,給你個做正麵人物的機會。”

“我不叫禽獸,我叫梵壽,無量壽佛的意思。”

梵壽都快被百裏澤給氣瘋了,紅著眼睛罵道:“還有,什麽叫給我一個‘做正麵人物’的機會,難道我不像好人嗎?”

“行了,行了。”

百裏澤懶得跟梵壽廢話,以神念傳音道:“趕快辦正事吧。”

“怎麽分?”

梵壽眯了眯眼,眼珠子一轉,豪氣道:“不如這樣,你拿三成,我拿七成!”

百裏澤怔了怔說道:“可以。”

“這不像你呀?”

不知道為什麽,在百裏澤的麵前,梵壽生不起半點的自信。

“其實,我是個好人,隻不過是被世人給誤解了。”

百裏澤厚著臉皮說道。

“切。”

梵壽暗暗鄙視了一聲,輕笑道:“就你?小子,不是我鄙視你,有種你在蠻城扯開嗓子喊一聲‘你是百裏澤’。”

“估計,不出三息的時間,各大神府府主就會親自出手,將你斬殺掉。”

梵壽哼了一聲,陰陽怪氣的說道。

說實話,百裏澤還真不敢喊。

現在的百裏澤早已被各大神府給盯上了。

不論是琉璃鼎,還是魔蓮,又或者是那塊刻滿太古魔文的神秘碑文。

隨便拿出一樣來,就能讓蠻城血流成河。

試想一下,連大日菩薩都惦記的東西,能簡單的了嘛!

“大師,大師!救……救我!”

楚冥幾乎都快哭出來了,扯著嗓子喊道:“我昨晚睡覺還夢見佛祖他老人家了。”

“這樣啊?”

梵壽先是一愣,慈眉善目道:“如果施主肯奉獻點香油錢的話,我倒是不介意救你脫離苦海。”

為了彰顯一下自己的實力,梵壽一掌拍向了百裏澤。

隻聽‘嘭’的一聲,金色掌風竟然被百裏澤的肉身給反彈了回來。

“小子,你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對?”

梵壽老臉一紅,氣呼呼的說道:“你好歹也配合一下,你個混蛋,你竟然把我的掌風給反彈了回來。”

“你讓我這老臉往哪放?”

小禿驢梵壽瞪了百裏澤一眼,氣呼呼的說道。

百裏澤白了梵壽一眼,捂著胸口,在地上打起了滾,‘嗷嗷’的慘叫了起來。

“不是吧?”

石小野皺了皺眉頭,暗罵道,這都行?

“施主!”

小禿驢梵壽將頭撇到了一邊,搓了搓拇指跟食指,一臉虔誠的說道。

此時的楚冥猶如死狗,哪還有半點的力氣。

隻得從洞天中拿出了一堆精石。

百裏澤掃視了一下,足足有一萬多塊的精石。

說實話,百裏澤真想將這一萬多塊精石給收進洞天。

隻不過一想起小禿驢口中所說的‘龍脈’,百裏澤這才壓製住了這股貪念。

相對而言,還是龍脈更為珍貴一些!

“哎,就這點精石,估計佛祖都會被餓死的。”

小禿驢梵壽哀歎了一聲,喃喃道。

“還有……還有!”

楚冥從洞天中拿出了一柄血劍,顫道:“這是‘啼血劍’,曾是鬼魔族的傳承靈劍,威力極強。”

“哎,估計佛祖能吃個半飽吧?”

小禿驢梵壽眯了眯眼,不緊不慢的說道。

尼瑪,楚冥暗罵了一聲,心下發誓道,禿驢,你給老子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血的代價。

“若曦。”

楚冥無奈看向了林若曦,暗中傳音道:“快點將你身上的精石全都拿出來。”

啪!

梵壽瞥了一眼石小野,一掌拍了過去。

本以為可以輕易的震飛石小野。

可是,石小野那牲口身上穿的卻是一件用龍皮煉製的護甲。

“混蛋,百裏澤,你能不能讓你小弟配合一下。”

小禿驢梵壽徹底的無語了,暗罵道:“好歹也叫上幾下,也讓我多要點香油錢。”

這小禿驢事可真多!

百裏澤白了小禿驢一眼,朝石小野暗暗示意道。

“哎呀!”

石小野慘叫了一聲,趴在了林若曦的身上,那鹹豬手,毫不客氣的抓到了林若曦的酥胸上。

更讓林若曦吐血的是,石小野這野小子竟然吻上了林若曦的嘴唇。

石小野一直信奉著一句話,‘有便宜不占是傻子’!

更何況,還是這麽香豔的便宜?

打心底裏,石小野將梵壽的十八輩祖宗都給感謝了一遍。

“混蛋!”

林若曦將頭撇到了一邊,呸了幾聲,這才從洞天中拿出了三萬塊精石。

對於林若曦來說,這點精石算不得什麽。

況且,這也隻是一部分而已。

“大師,你看?”

楚冥咽了一口唾沫,希翼道。

“我佛慈悲!”

梵壽再次合掌,無奈歎息道:“哎,楚施主,這丫頭可不是實誠呀,身上明明還有兩萬精石,卻不拿出來,這是對佛祖的大不敬呀!”

“若曦”

楚冥咬著牙,沉著臉喊道。

林若曦也是心下一顫,這小禿驢好生厲害,竟然能看破自己的洞天。

這種實力……隻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不敢怠慢,林若曦將身上所有的精石都拿了出來,丟到了地上。

望著這堆積如山的精石,梵壽毫不客氣的收進了洞天,喃喃道:“施主,且看我如何降妖除魔!”

百裏澤眯著眼,看向了梵壽。

卻見梵壽渾身散發著金光,掌心間射出了幾道‘卍’字罡印!

以佛聲傳音道:“信佛祖,得永生!”

尼瑪,敢不敢再玄乎點?

還‘信佛祖,得永生’?

“信佛祖,得永生?”

楚冥黑著個臉,喃喃道:“這是哪門子經文?”

見百裏澤猶如死狗一樣趴在地上不動,梵壽心下大急,傳音道:“百裏澤,你個混蛋,好歹也配合一下,趕快隨我離開。”

“哦。”

百裏澤應了一聲,然後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腳踏到了楚冥的臉上。

“哎呀!”

楚冥慘叫一聲,眼角流下了屈辱的眼淚。

“牲口,別顧著爽了。”

百裏澤以神念傳音道:“再不走,你就等著被那頭白虎給活吞吧!”

“白虎?”

對於那頭白虎,石小野還是很忌憚,‘撲騰’一下,跟在百裏澤的身後,出了閣樓。

可沒走幾步,卻見之前的那個小廝端著幾盆獸肉跑了過來。

“客官,這是我萬獸樓的特產,包你滿意。”

那小廝一臉媚笑道。

咕嘟!

百裏澤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嚐了一塊,點頭道:“味道還行。”

說著,百裏澤將所有獸肉收進了洞天,然後大搖大擺的出了萬獸樓。

“客官,你還沒結賬呢?”

那小廝擋在了石小野跟前,怒道:“總共是一萬精石,一塊都不能少!”

“讓那小子付吧!”

百裏澤朝楚冥拋了一個媚眼,打了個響指,笑道:“楚冥,我兄弟!”

噗!

直到此時,楚冥才意識到,他被人給騙了!

“這聲音……?”

幽冥尊者耳邊垂落著一縷銀絲,顫聲道:“是……是他?”

“誰?”

楚冥氣得大口大口的噴著黑血,怒喝道。

“百……百裏澤!”

幽冥尊者咽了一口唾沫,緊張道。

“什麽?!”

一想起葬魔山中的恥辱,楚冥睚眥欲裂,怒吼道:“百裏澤,不殺你,我楚冥誓不破chu!”

出了萬獸樓沒幾步,百裏澤喃喃道,這誓可真夠毒的呀!

看來,自己還得再易容!

不過有神靈麵具在手,倒也不怕。

可是,易容成誰好呢?

金蟬子?

貌似石小野挺合適的!

聖佛子?

小禿驢梵壽絕度能夠演繹的惟妙惟肖!

至於雷煞嘛!

最難模仿,那貨絕對堪稱裝逼的師祖!

估計,也隻有我百裏澤能夠勝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