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神皇

第556章 道三瘋,不敗神話!

第五百五十六章 道三瘋,不敗神話!

清晨,陽光剛露出頭,一眾修士就被巫教的接引使帶到了巫殿前。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百裏澤等人就混在人群裏,等候不久的拍賣會。

像這種拍賣會,大多是以物易物,各取所需。

凡是收到請帖的修士,幾乎都會拿出一件至寶出來交換。

這一來呢,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二來呢,也可以彰顯一下自己的實力。

尤其是那些拿到神貼的勢力,絕對會硬著頭皮往上衝的。

要不怎麽能體現出神貼的價值呢?

說白了,那些擁有神貼的修士就是想讓世人知道,他們是有背景的人。

“諸位!”主持這次拍賣會的是巫九,這老頭在巫教背景極深,就算是閻十滅那等的副教主,也不敢得罪巫九。

可能是因為巫教立教的原因,巫九還特意換了件新長衫。

白色長衫散發著儒雅的氣息,倒是跟儒聖身上的氣韻有點像。

“再過三個時辰就是巫教開啟神壇,召喚原始神碑的時間了。”巫九掃視了一圈,聲音粗重,像是有著多大的冤屈似的。

能不冤嘛,巫九可是被百裏澤敲詐了十萬塊靈石。

一想到那個可惡的笑臉,巫九就是一陣臉黑。

“為此,我巫教特意準備了這次臨時拍賣會,為的就是各取所需。”巫九聲音冰冷道,“諸位,請各自準備好要拍賣的東西,三十息後準時開始。”

巫九掃視了一圈,最後將視線轉移到了擁有神貼的修士身上。

同樣,百裏澤也瞥了一眼那些手拿神貼的人,心裏開始了盤算。

“老瞎子,都準備好了嗎?”百裏澤壞壞一笑道。

“不是吧?咱們吹吹牛就行了,你不會真想打那些拍賣品的注意吧。”一聽百裏澤這話,老瞎子就是一陣臉黑。

自從老瞎子將黑心閻王交給百裏澤,他就被百裏澤用太陰白骨手給洗劫了。

就連黑心閻王身上的黑色風衣都被百裏澤給拔了下來,穿在了木鎮獄身上。

可惜的是,黑心閻王身上帶的寶貝並不是很多,也就十幾萬的靈石。

最後都被百裏澤給裝進了洞天。

除了那些靈石外,百裏澤還得到了幾顆地元靈丹,叫做什麽‘幽冥丹’。

幽冥丹是用冥氣煉製的,又融合了九九八十一中至寒藥材,最終才凝練而成的地元靈丹。

遺憾呀,像這種丹藥,百裏澤是沒法子煉化的,隻能便宜了鬼道帝。

說來也怪,自從鬼道帝得到了那幾顆幽冥丹後,他的意識就越來越強了。

說實話,百裏澤有點擔心,再這麽下去,難保鬼道帝會反水。

不過百裏澤不相信一個死了多年的鬼骷髏能有多大的能耐。

看在老瞎子如此虔誠的份上,百裏澤索性就答應了老瞎子的請求。

打算在巫教立教時聯盟,也好搶那些神通種子。

說起來,百裏澤還是頭一次遇上立教,也不知道是個什麽步驟。

有老瞎子這種腹黑老頭在,百裏澤倒也省了不少的事。

“慎重,慎重呀。”老瞎子左右瞅了瞅,緊張道,“那可是要死人的。”

“怕什麽,要是真出了事,你大可往我身上推。”反正百裏澤是虱子多了不愁,所以倒也不怕。

“別看我。”小禿驢擺明了想置身事外,他連連搖頭道,“你們是知道的,佛爺我心地善良,從來不幹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切,貌似你還穿著老夫的褲頭呢?”老瞎子狠狠的鄙夷了一聲。

小禿驢不服氣道:“你也穿我了我的褲衩。”

“咦咦,好惡心呀。”一旁的天心謠呲著一對小虎牙,一臉惡寒道,“沒想到你倆會有那種嗜好。”

啪!

老瞎子在天心謠的腦袋上敲了一下,黑著臉道:“小丫頭片子,你胡思亂想什麽呢?”

“死瞎子,不準打我頭。”天心謠雙手插腰,氣呼呼的說道。

老瞎子哼道:“為什麽百裏澤可以?”

“因為他不是瞎子。”天心謠將腦袋撇到了一邊,撅著誘人、紅潤的小嘴說道。

“瞎子……瞎子怎麽了。”老瞎子潑皮似的喊道,“我是瞎子我自豪。”

“切!”不等老瞎子話音落下,周圍就傳來了一連串鄙夷的聲音。

好吧,瞎子沒人權!

最後老瞎子還是妥協了,他按照百裏澤的吩咐,悄悄在地下打了一條通道,直達巫九腳下。

到時候巫教會將所有的拍品聚集到巫九眼前的高台上。

幾人一合計,覺得百裏澤這個辦法靠譜。

“巫老頭,安全嘛,萬一我們拿出的拍品被人搶了怎麽辦?”這時,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

所有修士就像看傻子一樣看向了百裏澤。

誰敢在巫教搶那些拍品,那簡直就是在打巫教的臉。

巫九嘴角抽蓄了幾下,說實話,他特不想看到百裏澤這張老臉。

隻要一看到百裏澤,巫九就會想起北海所發生的事情。

還有他的第一狗腿子巫洪冥,就那麽被百裏澤一劍給劈了。

“放心!”巫九指了指身後的護教長老,霸氣道,“沒人敢來我巫教撒野。”

“巫老頭,你別怕。”百裏澤扛著八荒劍,大搖大擺的走了上前,正氣凜然道,“如果您老不棄,我百裏澤願當你巫教的護道者。”

“我以我族鎮族法劍八荒劍起誓!”說著,百裏澤將八荒劍舉了起來,嚇得巫九急忙將神骨權杖擋在了胸前。

“別……別!”巫九嚇得臉色蒼白,緊張道,“隻要您老不搶,就沒人敢搶我巫教的東西。”

說實話,對於道神殿被洗劫一空,巫九已經將百裏澤列為了第一嫌疑人。

要不是因為百裏澤一直在修煉,巫九早都將百裏澤給抓起來了。

當然,估計這得費老大勁了。

“太囂張了。”刑天有點看不下去了,但又無可奈何,隻能在心裏詛咒幾遍。

此刻,刑天有點慶幸,幸好他本尊沒有前來。

要不然絕對會被百裏澤給殺死的。

看看水俊逸就知道了,就修為而言,他跟水俊逸應該在伯仲之間,不相上下。

但水俊逸就這麽被百裏澤給殺了。

當時刑天離的最近,他也隻看到了一團血影閃過,之後水俊逸就捂著喉嚨躺在了血泊裏。

刑天不認為百裏澤能一劍斃掉水俊逸,這裏麵一定有著陰謀。

但刑天絕對不會傻到站出來替百裏澤作證。

刑天可是巴不得看到百裏澤被秒殺掉。

不過……這小子到底是怎麽融合神胎跟魔胎的?

難道是……三清聖水?

經過跟第一邪尊的交談,刑天越發的堅信,第一邪尊就是因為聖水被盜,這才氣得走火入魔的。

“這小子太他媽狂了,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雷電子頭頂的紫發炸了起來,渾身雷電不停,形成了一個周天,最終都湧向了他的洞天。

“這小子必須死。”青月仙子握著手裏的青帝令,暗暗咬牙道,“有了這塊青帝令,我就可以用青帝的名義號令東洲修士,對百裏澤下達‘青帝追殺令’!”

“切,百裏澤不就在那嘛!”刑天一臉的鄙夷,他指著前麵的百裏澤道,“有本事你現在就滅了他。”

“時機不成熟!”青月仙子也懶得跟刑天廢話,畢竟他們不屬於一條道上的,隻是相互利用而已。

青月仙子又看向了百裏澤,眼裏多了一抹複雜,她在考慮,要不要對百裏澤下達‘青帝追殺令’!

青月仙子知道,如果這個命令下達,百裏澤絕對是九死一生。

說實話,青月仙子本人跟百裏澤倒也沒有多大的仇隙。

別說李重陽被揍,就算李重陽整族被殺,她青月仙子也不會皺下眉頭的。

青月仙子有著一個必須要完成的任務,為了她的母親。

這些年來,青月仙子一直在為她的母親奔波。

最終調查出,他母親被西漠抓進了浮屠塔。

當然,那浮屠塔隻是須彌山的浮屠塔,並不是大禪教所掌管的道器。

“巫老頭,我是真心的。”百裏澤極為誠懇的說道。

“老夫不相信你的人品。”巫九揮了揮衣袖,驅逐道,“百裏澤,別再鬧了,你要是再鬧的話,老夫就要攆人了。”

“求攆!”百裏澤一臉嘚瑟道。

“艸!”巫九氣得渾身直哆嗦,他強忍著心中的怒氣,嘶啞道,“夠了,百裏澤,如果你想讓石老虎他們活命的話,就給老夫消停點,要不然,老夫一定會滅了戰族的。”

“什麽?戰族?!”百裏澤眉頭一凝,聲音都開始了顫抖。

怪不得來了巫教這麽長時間都沒有見到石老虎等人。

原來石老虎等人被巫教囚禁了起來。

“隻要你聽話,老夫不會為難他們的。”巫九喃喃道。

事到如今,百裏澤覺得再鬧下去也沒什麽意思了。

當務之急還是先派地精獸打聽一下石老虎的消息吧。

還有我的蠻蠻?

百裏澤撇了撇嘴,嘀咕道,也不知道石小蠻的胸長大了嘛。

幸好這話沒有被石小野那野人聽見,要不然一定會跟百裏澤玩命的。

“老大,這也叫事?”地精獸點了點,然後一頭紮進了地底。

可沒過多久,地精獸又從地底鑽了出來,緊張到:“老大,萬一我被抓了怎麽辦?”

“簡單!”百裏澤將那條猥瑣的小肥遺從乾坤袋裏套了出來,然後丟到了地上,囑咐道,“有這條小蛇在,應該沒有人會難為你。”

“它死了嗎?”地精獸伸手在肥遺的腦袋上戳了幾下,問道。

“沒有,隻是用麻藥麻暈了它。”為了麻痹掉這條小肥遺,百裏澤可是用光了所有的麻藥。

像肥遺這種陰毒的凶獸,除了少數幾種劇毒外,幾乎是天不怕地不怕。

還好,這肥遺最怕的就是麻藥。

“那我走了。”地精獸將小肥遺攢到了懷裏,然後一頭紮進地底消失不見了。

呼!

見百裏澤沒有再糾纏,巫九這才舒了一口氣,生怕再被百裏澤敲詐。

現在的巫九可是驚弓之鳥,生怕再被百裏澤陰一把。

搞得巫九身上不帶十幾萬靈石都不敢出門。

“好了,依次將要拍賣的至寶遞上來吧。”巫九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最後將視線鎖定了那些擁有神貼的人。

百裏澤掃視了一圈,手裏有神貼的人並不是很多。

畢竟並不是什麽勢力都能入得了巫教的法眼。

“既然沒人先來,那我道院先來吧。”正在這時,從座位上走上來一個藍袍少年。

那少年腳上穿著獸皮靴子,身上裹著藍色道袍,頭上紮著道士發髻。

那發簪極其古怪,似乎是用獸骨煉製的,一端是骷髏頭,另一端則尖銳無比。

藍袍道士步履輕盈,腰間挎著一柄青色長劍,他左手拇指下意識的搓動了一下劍柄。

頓時幾股青色劍罡衝起,那劍罡威力極強,就連南宮聖等人都不敢用力抵擋。

青袍道士眉心似乎曾被人刺了一劍,留下了一朵劍花烙印。

那劍花……混沌青蓮?!

嘶!

在見到那朵蓮花的時候,百裏澤忍不住唏噓了一聲。

貌似隻有神道宗才能夠修煉出這種混沌青蓮。

難道這青袍道士曾跟域外的混沌族交過手?!

這些年過去了,混沌族絕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神道魔族,族中絕對有著無上主宰坐鎮。

“那小道士是什麽人?”這時,百裏澤忍不住問了一下旁邊的老瞎子,低聲道。

老瞎子常年在東洲廝混,跟小禿驢可幹了不少坑蒙拐騙的事情。

“不是吧?你……你連他都不認識?”老瞎子捂著嘴巴,驚呼道。

額……?

百裏澤黑著臉道:“不是什麽人都能入得了我的法眼。”

“哼哼,是你眼裏裝不下他吧。”一旁的天心謠有點忍不住了,她鼓著腮子道,“他叫道三瘋,來自道院,早在多年前就是東洲第一至尊侯,戰力極強,據說他可以瘋三次,每次瘋起來連神都怕,除非是道院道尊親自出手,否則沒人能製得住他。”

“他——是不可超越的神話,據傳,此人在東洲的呼聲極高,說不定能夠擠進封聖之戰前十名。”天心謠一臉潮紅,兩條纖細而又潔白的長腿不停的踏著碎步,一看就是花癡。

哎,沒救了,這家夥不是說長弓逝水是他的男神嘛?

怎麽現在又轉移目標了?

“有那麽誇張嘛?”百裏澤有點不屑,喃喃道,“我可是要奪得冠軍的人,誰敢擋我去路,我就滅了誰。”

說著,百裏澤眼神從老瞎子、小禿驢的身上掃了過去。

“別看我,我可沒心思去爭第一。”老瞎子急道,“老夫醉心推演,隻想教化世人向善,將老夫所學散播出去,僅此而已。”

“其實呢,老夫隻想當個傳道者。”老瞎子討好的說道,“如果你哪天立教,一定不要忘了老夫。

“老瞎子,還是跟佛爺混吧。”小禿驢賊兮兮的說道,“我大梵教正缺你這樣的人才,如果你肯跟我混,我可以讓你當大梵教副教主。”

“大梵教?”天心謠在小禿驢鋥光瓦亮的腦袋上敲了一下,調皮道,“大梵教不是被滅了嗎?”

“怎麽說話呢?”小禿驢瞪著眼睛說道,“隻要佛爺我還剩一口氣,大梵教就沒有滅。”

“小禿驢,不是老夫說你,你一個臭道士,閑的沒事幹整什麽大梵教……還不如……!”剛說了一半,老瞎子就後悔了,急忙捂住了嘴巴,弱弱道,“我……我什麽都沒有說。”

小禿驢圓嘟嘟的肥臉黑得像鍋底一樣,牙齒磨得‘嘎嘎’響。

“道士?”百裏澤一臉的狐疑,他伸手摸了摸小禿驢的腦袋,不解道,“這都禿成這了,還道士呢?”

“別摸我頭,佛爺最煩別人摸我頭了。”小禿驢躁狂的拍打著百裏澤,就像潑婦一樣,搞得一旁的月紅顏直翻白眼。

“無聊!”通臂猿猴瞥了小禿驢一眼,然後看向了道三瘋。

不可超越的神話?!

百裏澤有點不信,那個道三瘋真有那麽強嗎?

“嗬嗬,原來是道院的真傳弟子。”巫九不敢怠慢,抱拳道,“有請。”

“巫長老客氣了。”道三瘋微微作揖,然後從懷裏拿出了一塊青色魔石。

那魔神隻有雞蛋大小,渾然天成,透過晶壁可以見到一朵朵的蓮花升起,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混沌魔石?!”天心謠驚呼一聲,拍著小心肝道,“道院還真是財大氣粗,一出手就是混沌魔石。”

吧嗒,吧嗒!

聽這聲音有點怪,就像下雨一樣。

等天心謠扭頭看時,她徹底的敗了,老瞎子跟小禿驢倆人的口水流了一地,眼裏盡是貪婪之色。

“還是離這倆人遠點,省得被帶壞了。”天心謠噘著紅潤的小嘴,哼哼道。

“哎,沒救了。”百裏澤也是一臉的惋惜,在小禿驢的腦袋上摸了幾下,無奈道,“多好的娃呀,就這麽被老瞎子帶壞了。”

老瞎子擦了一下口水,老臉一紅道:“習慣,習慣了。”

混沌魔石,那可是混沌族才有的聖石,這種魔石可以用來除去心中的魔念,還可以用來煉製靈身。

如果能夠湊齊九塊這樣的混沌魔石,絕對可以煉製出一副聖體級別的靈身。

“真不愧是太古道院,果然是大手筆。”巫九連連點頭,捋著胡須道,“不知道尊近來可好。”

“嗬嗬,多謝巫長老掛心,家師一切安好,再活個幾百年不成問題。”道三瘋謙謙有禮道。

巫九暗讚道:“果真是人群中驚鴻一瞥,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巫長老謬讚了。”道三瘋刻意看了一眼百裏澤,意有所指道,“跟百裏澤比起來,我還差的太多,幾十年沒露麵了,沒想到神道界竟然出了這等魔頭,真是人人得而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