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神皇

第804章 怒雷仙錐!

第八百零四章怒雷仙錐

一錘子敲死了天羽化,這是其他修士沒有預料到的。

在天羽化的‘羽化飛升劍’下,百裏澤竟然可以活下來,就憑這點,那就說明百裏澤有著不弱於天羽化的實力。

尤其是剛才的銀色巨錘,那像是用魂火凝練出來的。

“小子,你到底是誰?”

“這裏可是天道山領地,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識相的趕緊滾,不然的話,等天羽化師兄返回虛魂界,你就死定了。”

天道山弟子開始討伐起百裏澤來,個個舉起手中的銀劍,要對百裏澤砍打砍殺的。

“都給老子閉嘴,我看你們是不想混了!”

嗖,百裏澤衝了前去,掄起銀色戰錘,接而化為一道道銀色殘影,朝著四麵八方衝了過去。

嘭!

嘭!

嘭!

此時,隻能看見一道道的白色身影被抽飛了出去。

幾乎所有天道山弟子都被百裏澤一錘子幹飛了,沒有例外。

在百裏澤牲口般的攻擊下,天道山弟子也都齊齊咽了口唾沫,忌憚的向後退了退。

這種爆發力,是他們不能承受的,一切還是等到天羽化來了再說吧。

“現在沒人唧唧歪歪了吧?”

百裏澤嘀咕了一聲,然後扛著銀色巨錘,朝那三塊虛魂碑走去。

“他要幹什麽?”

“不會吧?難道他是戰族請來破紀錄的?”

“哎,這小子手段凶殘,而是體內魂火渾厚,說不定還真有這實力。”

那些天道山弟子雖有不甘,但也隻好遠遠看著百裏澤,心裏一遍遍詛咒著百裏澤,希望他失敗,最好被虛魂碑反噬,死了才好。

打不過你,我就在心裏詛咒死你!

這幾乎是天道山所有修士的心聲!

“小心點,這裏的虛魂碑跟其他地方不一樣。”

這時,楚瀟瀟走了上前,緊張的說道。

百裏澤問道:“有什麽不一樣的?”

楚瀟瀟沉思著:“這種虛魂碑中都留有修士的魂火印記,奇怪的是,在將魂火封印在這種虛魂碑的時候,魂火就不會消散,等你攻擊虛魂碑的時候,那些留在虛魂碑中的魂火就會演變成一種神通,比如說你要挑戰帝炫刹,就得跟帝炫刹交手,在外人看來,隻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可對於你本人來說,就像是過了一個紀元一樣。”

直到此時,百裏澤才知道,他之所以能夠將天羽化轟殺,主要是因為天羽化在破記錄的時候消耗了太多的魂火。

在虛魂界裏麵待的時間久了,百裏澤也能察覺得到,在虛魂界裏待的時間越長,神魂流逝的越快,等到魂火完全消失,神魂就有可能脫離肉身。

所以大多修士在被轟殺後,都會返回現實世界,等到神魂恢複後,再借助魂果的力量潛入虛魂界。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守活寡的。”

百裏澤絲毫不懼,笑嘻嘻的說道。

“無恥!”

楚瀟瀟差點噴出一口老血,這小子的嘴還真是賤,就不能積點口德。

現在楚瀟瀟並不想跟百裏澤翻臉,不過她打定主意,在得到死神鐮刀後,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百裏澤,也好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麽那麽紅。

百裏澤走到虛魂碑跟前,張嘴咬了幾下,覺得挺硬的,他尋思著,如果能將這種虛魂碑帶出虛魂界就好了。

等到兒子出生,他就不會那麽孤單了。

“少族長,那小子靠譜嗎?”

戰玄煌有點不信,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黑小子,竟然揚言要破掉帝炫刹製造的記錄。

為此,戰族可是付出了兩顆九轉道丹。

九轉道丹呀,那得用多少神藥煉製才行,而且成功率極低,可那小子在得到九轉道丹後,就直接回到了神魔古墓,還順便煉化了,之後還洗了個澡,這才打扮得帥帥氣氣,前來破陣。

見百裏澤那麽臭屁,戰玄煌就是一臉的忌憚。

能不嫉妒嘛,估計百裏澤是唯一一個在親了楚瀟瀟之後,還能活到現在的人。

“啊!”

百裏澤爆喝一聲,掄起銀色巨錘,照著那三塊虛魂碑砸了過去。

嗖嗖嗖!

此時,所有修士隻看到三道銀光,分別朝那三塊虛魂碑砸了過去。

“什麽?這小子太猖狂了,他竟然要強行毀掉虛魂碑!”

“狂啊,這小子也太囂張了,這可比直接破掉記錄要難得多。”

“幼稚!愚蠢!這小子,必死無疑!”

“是呀,有點衝動了,這麽強行毀掉虛魂碑,就連肉身也得跟著遭罪!”

見百裏澤不要命的揮起銀色巨錘,所有修士都開始了議論,在他們的記憶裏,還沒有誰敢這麽破紀錄。

可是!

哢嚓!

哢嚓!

哢嚓!

連續三聲脆響,隻見虛魂碑從中間裂了開來,化成了無數碎片。

“臥槽!不是吧?這都能行?”

“幻覺,幻覺,這絕對是幻覺!”

在場修士也都傻眼了。

可是,楚瀟瀟知道,為了碎掉那些虛魂碑,百裏澤可是揮出了不下一千下銀色巨錘。

之前百裏澤施展的錘法倒是有點像楚瀟瀟的劍法,看起來隻揮出了一劍,其實已經揮出了不下六劍。

楚瀟瀟有點疑惑,這小子什麽時候學會拔劍術的?

在未來某天,等百裏澤教導他兒子修煉拔劍術,還揚言說這門絕世劍法是他自創的時候,楚瀟瀟那臉比鍋底還黑。

“好東西呀!”

百裏澤貪婪的將那些虛魂碑碎片撿了起來,丟進了體內洞天。

嘶!

所有修士都倒吸了一口寒氣,那些虛魂碑可都是修煉神魂的好材料。

不過多數情況下,在虛魂碑被打碎後,都會變成魂火,消失在虛魂界裏。

可他們不知道百裏澤用力什麽手段,竟然可以將虛魂碑封印掉。

轟隆!

這時,天地動蕩,隻見魂主那老頭又露麵了。

“怎麽又是你?!”

等魂主見到百裏澤的時候,差點就要罵娘了,這小子不是已經破了三個記錄了嗎?怎麽又來破紀錄?

“魂主老頭,我剛才破掉了帝炫刹留下的記錄,你是不是該將戰魂鼎給我了?”百裏澤扛著銀色巨錘,大大咧咧的說道。

“你!”

魂主老臉黑了,這小子敢叫他魂主老頭?

還有,這小子怎麽知道破掉帝炫刹的記錄後會得到戰魂鼎?

就連戰蒼天都不知道,他隻知道破掉帝炫刹留下的記錄後會有獎勵。

至於是什麽獎勵,戰蒼天根本不知道,隻知道是一件仙器,還是當年戰族使用過的仙器。

不過戰族當年是何等的拉轟,使用過的仙器不計其數,所以他們也不知道是哪種仙器。

“不錯。”

身為虛魂界魂主,魂主隻能按照虛魂界的規則去辦,不敢有半點的逾越,否則就會被虛魂界的意誌滅掉。

哢嚓!

昏暗的虛空裂出了一道裂縫,魂主伸手將一個青色大鼎拽了出來。

那青色大鼎就是戰族的鎮族仙器?!

百裏澤皺了皺眉頭,毫不客氣的將戰魂鼎收了起來。

等兒子出生了,就用這戰魂鼎給他淬體,將他的虛魂完全釋放。

如果讓拓跋嫣然知道百裏澤的心思,絕對會跟他拚命的。

百裏澤不知道,其實他兒子已經出生了。

虛魂界跟外界的時間流速不太一樣,外麵一年,在虛魂界就像是過了一天。

阿嚏!

站在法古山山頭的拓跋嫣然,抱著一個小崽子,凍得鼻涕直流,心裏暗罵百裏澤混蛋,也不知道去跟哪個女人鬼混了!

“那啥,這是九轉道丹。”

戰寂滅急忙將瓷瓶遞了過去,一臉巴結的說道。

“不急,等哪天我想要的時候再去找你吧。”

百裏澤可沒那麽傻,像這種寶鼎,還是留在自己手裏為妙。

“你……你不講信用!”

戰寂滅氣得差點哭出來,委屈的說道。

百裏澤厚著臉皮道:“話可不能這麽說,我是說要幫你們得到戰魂鼎,可又沒說什麽時候給你!”

“你……你!”

戰寂滅差點吐血,急忙看向了楚瀟瀟,道:“楚姑娘,這小子耍無賴。”

咳咳!

楚瀟瀟幹咳了幾聲:“那啥,貌似之前並沒有約定說,在得到戰魂鼎後,就馬上將戰魂鼎給你。”

“你……你倆!”

有奸情,絕對有奸情,戰寂滅覺得小心髒被刺得血肉模糊。

吼吼!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聲聲的獅吼,隻見長生明月懸浮在空中,穿著金色戰甲,威風凜凜。

“給我殺了那小子!本公主要絕殺那小子!”

長生明月手裏拿著一件黑漆漆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麽東西。

百裏澤瞥了一眼,見它的形狀有點像銀針,但卻要粗得多,應該是錐子吧?

“怒雷仙錐!”

楚瀟瀟臉色一變,顫道:“糟糕!沒想到這丫頭將長生殿鎮殿仙器拿來了。”

怒雷仙錐,仙器榜排名第二十的仙器,可以對肉身、神魂造成雙重攻擊,而且在被怒雷仙錐轟殺後,肉身也會跟著一塊死去。

雖然怒雷仙錐排名不高,但它的威力卻很強。

“覆天仙輪!”

百裏澤臉色一變,身後飛出了兩道銀芒。

嘭嘭!

隻見長生明月右手一揮,就見兩道龍形紫雷落下,將覆天仙輪抽飛了回去。

啪啪,兩聲脆響,百裏澤急忙收起了覆天仙輪。

真不愧是怒雷仙錐,就剛才那兩下攻擊,差點震碎他的神魂。

“走!去找死神鐮刀!現在也隻有死神鐮刀可以克製怒雷仙錐了!”

楚瀟瀟轉身就朝遠處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