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神皇

第808章 忘恩負義!

第八百零八章忘恩負義

長生界沸騰了,尤其是在得知死神鐮刀出現的時候。

仙器榜排名第五的仙器,可以誅殺神魂跟肉身,而且真正的死神鐮刀在催動的時候,會是隱形狀態。

也就是說,真正的死神鐮刀是看不見的。

長生殿。

“什麽?”

長生死身披金色戰袍,頭發一半白、一半黑,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師尊,是真的,小姐被死亡獸困住了,恐怕是堅持不住了。”

那些從虛魂界逃出來的修士,都齊齊跪拜在地上,忌憚的說道。

長生死眉頭一凝道:“你們在此為我護法,我要親自去一趟。”

啪!

長生死隔空抓起一柄劍,踏空而去。

不得不說,長生死長得還是挺帥的,姿勢也算華麗無比。

可遇上死亡獸,也終究是個悲劇。

三千道院上空懸浮著一團銀光,像是護山大戰,從這一刻起,整個三千道院戒嚴了,所有修士都不能擅自進入虛魂碑。

再這麽下去,三千道院的真傳弟子就會死絕。

天道山巔,正立著一個骨瘦如柴的老頭,那老頭披散著一頭黑發,眼神犀利,直視虛空某處,雙手後背,一臉凝重,身後站著一眾長老。

不多時,天道山深處傳來了一聲獸吼。

“山主,難道真要請出爆裂獸嗎?”

有長老擔憂的說道。

一劍老人一臉無奈道:“沒辦法,恐怕隻有爆裂獸才能夠破開死亡獸的死亡神罩。”

爆裂獸,仙獸榜排名第八,擅長分裂,幾乎不死不滅,就算是死神鐮刀也未必能殺死它,因為它可以無限分裂,無限重生。

在所有仙獸中,爆裂獸是最難纏的一個。

幾乎同時,長生界各大勢力都請出了圖騰前來助陣。

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了那麽多了。

要是虛魂界那些真傳弟子死去,對於長生殿、三千道院以及天道山等勢力來說,絕對是一次嚴重的打擊。

虛魂界。

在魂主被殺的那一刻,爆裂獸就取代了魂主的位置,潛入了虛魂界。

爆裂獸長得跟烏賊一樣,整個身子都是黑色的,腹部長了許多觸手。

“死亡獸,還請你給我個麵子,讓本仙帶幾個人離開。”

爆裂獸上下顫動了幾下,冷漠的說道。

在爆裂獸出現的那一刻,死亡獸已經注意到了它。

不過這裏是虛魂界,死亡獸不用怕任何修士。

“你算什麽東西?!有什麽資格讓本仙給你麵子?還不受死!”

隻聽‘嗖’的一聲,空氣波動了一下,像是有一種勁風吹過。

不過可惜,所有修士中,也隻有百裏澤以及少數幾位修煉瞳術的人能夠看到。

“死神鐮刀?”

爆裂獸臉色一變,急忙拿出了一件彎月形的仙器,那仙器呈環形,但卻更像彎月形,裏麵有著一個把手。

“爆裂旋風刃!”

爆裂獸臉色大變,急忙將手中仙器打了出去。

嗖嗖嗖!

瞬時,無數彎月形光斬落下,雨點般的與死神鐮刀對衝在了一起。

轟隆!

隨著一聲炸響,虛空出現了一道暗黑色的光紋,將爆裂獸的身體從中間劈了開來。

“哼,爆裂獸,本仙不想殺你,還是趕緊滾出虛魂界,從現在起,虛魂界,就是我死亡獸的天下。”

死亡獸呲了呲牙,霸氣道。

“狂妄!”

“無限分裂!”

爆裂獸好歹也是排名極為靠前的仙獸,哪受過這種委屈。

刷刷刷!

隻見爆裂獸開始了分裂,越來越多的爆裂獸落下,打在了死亡神罩上。

在連續不斷的攻擊下,頭頂的光罩終於被打出了一個缺口。

“快看!神罩被破開了。”

這時,有修士就要朝空中飛去,打算從這裏逃出去。

可是,死亡獸神魂早都鎖定了這片區域,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從它的眼皮底下逃走。

如果真得逃走了,那可真是丟盡了臉。

哢擦!

那些原本想趁機逃走的修士,也都被死神鐮刀腰斬了。

死亡交響曲再次進行著,一個個的修士死在了死神鐮刀下。

“怎麽辦?”

楚瀟瀟臉色一紅,抬頭看著百裏澤道。

百裏澤一臉不爽道:“真是太險了,差點就掛了,還好有天咒獸擋住了死亡獸的攻擊。”

天咒獸,仙獸榜排名第四,可以吞噬詛咒,比死神鐮刀的排名還要靠前。

“這死亡獸太狂了,我一定要降服它。”

百裏澤呲了呲牙道。

楚瀟瀟翻著白眼道:“開什麽玩笑,你以為降服是靠嘴嗎?”

“你以為呢?”

百裏澤呲了呲牙道:“你們在這等著,我這就去將死亡獸幹掉。”

長恨天、小禿驢齊齊傻眼了,一臉的不相信。

這小子不是吃錯藥了吧?

還揚言要殺死死亡獸?開什麽玩笑?他以為死亡獸是什麽?垃圾嗎?

“吹牛!”小禿驢一臉不屑道。

長恨天也是不信,說道:“百裏澤,咱還是找個地洞鑽起來吧,正好我手裏有一種可以屏蔽神魂的仙器,等死亡獸離開後,我們就趕緊離開虛魂界。”

“懦夫!”

百裏澤瞪了長恨天一眼道:“怪不得這麽大了,還是光棍!”

“你……!”

長恨天呲了呲牙,怒道:“混蛋。”

嗖!

一道黑光飛起,百裏澤懸浮在了空中,與死亡獸在同一平麵上。

“死亡獸,趕緊把死神鐮刀交出來,那是我祖傳的。”

百裏澤皺眉道。

“好小子,竟然沒死?”

死亡獸臉色一變,向後退了退,驚呼道:“長生鎖?”

難道?

既然長生鎖在百裏澤手裏,那麽天咒獸也應該在百裏澤體內。

天咒獸,那可是比死亡獸排名還要靠前的存在,這下糟糕了。

“少嚇唬我,這裏是虛魂界,沒有人能殺死本仙。”

死亡獸呲了呲牙,張口朝百裏澤咬了過去。

哢嚓!

一聲脆響,百裏澤的胳膊被死亡獸死死咬住了。

“你敢咬我?”

百裏澤大怒,張口咬了上去。

就這樣,一人一獸對咬在一起。

隻是一會的功夫,死亡獸就落到了下方。

“味道還行!”

“天錘鑄魂功!”

百裏澤打算將死亡獸的獸魂煉化,融合在魂火中,然後凝練出魂果。

底下圍觀的修士,也都愣住了,隻見一個少年,張口撕咬著,不到幾個呼吸時間,死亡獸就被他給吞進了肚子裏。

接著,又是無數錘影落下,劈裏啪啦的打在百裏澤身上。

“不是吧?這都行?”

天羽化傻眼了,顫道。

“這小子到底是什麽人?還真吞了死亡獸?”

“真是奇怪,為什麽死神鐮刀傷不到他?”

長生明月將怒雷仙錐擋在胸前,喃喃自語道。

在天錘鑄魂功的轟擊下,死亡獸逐漸與百裏澤的神魂融合到了一起。

死亡獸覺得很憋屈,它這剛進百裏澤體內,就被天咒獸給纏住了。

在天咒獸詛咒的腐蝕下,死亡獸的意誌越來越弱。

不多時,死神鐮刀就逐漸脫離了它的控製。

死神鐮刀上也被打上了百裏澤的神魂印記,也就是說,現在死神鐮刀是百裏澤的。

“終於搞定了。”

百裏澤也是舒了口氣,在他煉化死亡獸之前也不是很有底氣。

不過有天咒獸幫忙,百裏澤倒是節省了不少時間。

“沒想到這小子還真煉化了死亡獸?”

小禿驢一臉悔恨道:“早知道死亡獸怕咬,我早都衝上去了。”

長恨天沒有說話,也隻有他清楚,百裏澤之所以能夠煉化死亡獸,主要是靠著天咒獸的幫忙。

等百裏澤安然落地,石小蠻、楚瀟瀟這才舒了口氣。

尤其是石小蠻,她跟百裏澤可是拜過堂,算是百裏澤第一任妻子。

“你沒事吧?”

石小蠻關心的說道。

百裏澤打了飽嗝道:“沒事,就是覺得沒吃飽。”

“小子,你想幹什麽?”

見百裏澤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嚇得小禿驢急忙向後縮了縮。

百裏澤摸了摸鼻子道:“小禿驢,你是不是盼著我被死神鐮刀砍死?”

“怎麽可能?咱倆可是結拜過的。”小禿驢老臉一紅道。

“哼,是嘛,那我的覆天仙輪、戰魂鼎還有神道劍呢。”

百裏澤哼了一聲,黑著臉道。

小禿驢有點心虛,急忙將他從百裏澤身上偷來的東西還了回去。

“嘿嘿,我就是給你保存下,打算在你死後燒給你。”小禿驢心虛的說道。

長恨天、楚瀟瀟還有石小蠻都鄙視的看了小禿驢一眼,同時跟小禿驢拉開了一段距離。

死了?

爆裂獸也是臉色一變,它一臉驚恐的看著百裏澤,怎麽可能?這小子竟然吞了死亡獸?

哢嚓!

突然,虛空被斬出了一條裂縫,接著從裂縫中鑽出來百十道身影。

百裏澤掃了一圈,發現這些修士都是長生殿、三千道院、金烏神殿以及天道山的修士。

“你就是百裏澤?”

這時,長生死落到了地上,手中銀劍顫抖了幾下,劍氣掃射,形成了一層層的防禦。

再看長生死的頭發,四處亂飛,就像瀑布一樣垂掛。

“爹,就是他破了你的記錄。”長生明月怨毒的說道。

“明月,你先離開虛魂界,待為父親手殺了他,再將七彩仙琴給你帶回去。”

長生死狂傲道。

“爹,我要看著你殺死百裏澤。”長生明月怨毒的說道。

“也好。”

長生死微微點頭,吩咐道:“所有長生殿長老,明月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

“遵命!”

對於長生死的命令,那些長老不敢違抗,在長生殿,長生死可是天一般的存在,要不然長生明月也不敢這麽作威作福。

“長生死,你要搞清楚,是我救了你女兒,如果不是我,你女兒還有那群狗屁長老早都被死亡獸殺死了,怎麽?難道你想殺你們長生殿的救世主嗎?”

百裏澤一臉惱怒,之前可是他出手殺了死亡獸,如果沒有他,這裏所有修士都得死!

“救世主?”

“哼哼,你配嗎?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隻不過是魔靈的兒子!你真以為始魔大帝隻是饕餮族弟子那麽簡單?”

長生死哼了一聲,一臉不屑的說道。

魔靈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