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神皇

第865章 恐怖的神通!

第八百六十五章 恐怖的神通!

c_t;哄!

哄!

哄!

隻聽一聲聲的炸響傳出,仙魔城上空出現了一扇扇的仙門、魔門。

“百裏澤,是時候交出九陽仙門了。”

忽然,從虛空深處射出了一隻血色巨爪,閃電般的融入了百裏澤體內,將百裏澤體內的仙門給拽了出來。

“什麽?!”

百裏澤咽了口唾沫,大驚失色道:“這就是血獄主宰的真實實力?”

“九陽仙皇,歸位!”

咻,一道血色指勁落下,便見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閃赤紅色的仙門,而九陽仙皇赫然就坐在仙門前的神座上。

“血佛魔皇,歸位!”

此時,血茫茫一片,根本看不見血獄主宰的身影,隻能聽到他那充滿喜悅與激動的聲音。

一個接著一個的仙皇、魔皇端坐在了神座上。

九大仙皇、九大魔皇歸位,那將意味著血獄主宰即將催動天人五衰。

對於血獄主宰的企圖,百裏澤並不是很清楚。

此時,百裏澤可以感受到一絲淡淡的血魂聯係,那種聯係正是百裏澤當年跟血麒麟簽訂的契約。

那是契約的力量!

其實契約並不是絕對的,隻要血獄主宰實力夠強,他就可以反客為主。

天上的血雨越來越多,淅瀝瀝的下著,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哈哈,現在臣服本尊還來得及,否則天人五衰降臨,到時候你們都得死,本尊要打造一個血色世界。”

“所以,想歸順本尊的,立刻跪下,否則,殺無赦!”

血雲的速度很快,朝著四麵八法湧去,而血獄主宰的聲音也變得森人無比。

在血獄主宰說話的時候,空中傳遍著音波,那些音波似是無孔不入。

那些修士在聽到血獄主宰的聲音後,腦子變得淩亂起來。

“哼,想讓我們臣服?你隻不過是一個主宰而已,本主也是主宰,憑什麽向你臣服?”

這時,一些老牌主宰有點不服氣,抬頭爭辯道。

“哈哈,憑什麽?”

血獄主宰仰天大笑一聲,不屑道:“就憑本主有秒殺你的實力。”

“哈哈,秒殺我?真是可笑,你可知本主是誰?本主可是乾坤界主宰,憑你也想殺我?”

說話的正是乾坤界主宰,乾坤界可是一個大千世界,在三千世界中,排名還是很靠前的。[八零電子書]

啪嘭!

血獄主宰詭異笑了一聲,輕輕打了個響指,便見乾坤主宰的肉身從中間炸了開來。

看著逐漸變成血霧的乾坤主宰,其他主宰還有修士也都傻眼了。

沒想到血獄主宰的實力會這麽強,隻是打了個響指,就秒殺了乾坤主宰。

在所有主宰中,乾坤主宰的實力可是排名極其靠前的,已經達到了主宰的第二個階段,造物期。

可即使如此,他還是擋不住血獄主宰的一招。

連乾坤主宰都擋不住血獄主宰一招,更何況是其他修士呢。

“願意臣服!”

“別……別殺我!”

“血獄主宰,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幾乎仙魔城所有修士都跪了下去,一臉顫動的看著空中的血雲。

直到此時,他們也沒有見到血獄主宰的影子reads;。

好似那些血雲就是血獄主宰衍化出來的,這就是造物的能力。

此時,三千世界都被血雲籠罩了,成了一片血色世界。

其他九大仙皇、九大魔皇,也都俯視著眾生,眼中盡是不屑之色。

抬頭掃了一圈,永生仙皇也在其中。

看樣子,永生仙皇也已經選擇了臣服!

不僅永生仙皇,就連地獄魔門的暗黑魔皇也選擇了臣服。

其實這也由不得他們,在這種情況下,不臣服也不行。

暗黑魔皇體內被打入了一道血印,那血印應該是一種禁製,就是用來控製暗黑魔皇等人的。

“嗬嗬,很好,很好!”

血獄主宰笑了一聲,傳音道:“本尊甚是喜歡。”

“甘效犬馬之勞!”

一些主宰直接五體投地,以示對血獄主宰的恭敬。

血獄主宰微微點頭,隨手看向了百裏澤,淡漠道:“百裏澤,本尊再給你一次機會,臣服我,你便可以得到長生界跟神道界的掌控權,本尊許諾,不再幹涉你的一切。”

“想讓我臣服?”

百裏澤一臉輕笑,不屑道:“血獄主宰,你是不是有點狂過頭了?不要忘了,咱倆各自煉化了一半的天命碑,鹿死誰手還未可知,或許現在我的實力比不上你,但誰敢保證未來我不是你的對手。”

“未來?”

血獄主宰一臉輕笑,不屑道:“之前本尊降下‘末世血雨’,現在三千界都被血雨腐蝕了,一切修煉資源都化為了烏有,被本尊吸入了體內,用來重塑世界,也就是說,天地間將沒有一絲精氣,這也隻是天人五衰的第一衰而已,枯萎,凡是不肯臣服本尊的人,壽元就會自行流逝,一直到老死,你根本想象不到本尊的強大,所以想活命,就得臣服於我!”

“做夢!”

百裏澤牙關緊咬,沉聲道:“憑你這點血雨根本傷不到我,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的實力還沒有達到巔峰,能夠控製的修士有限,恐怕仙魔城這些修士已經是你的極限了吧?”

如果沒有時間大道,百裏澤根本不是血獄主宰的對手。

可現在百裏澤領悟出了時間大道,像天人五衰第一衰,怎麽可能殺的了百裏澤?

第一衰,就是枯萎,萬物枯萎,沒有生機,但卻不會死去。

等第二衰降臨的時候,就會出現幻覺,到那時,大多修士眼中就會出現幻覺,嚇得魂飛魄散。

所以,為了迎接第二衰,就必須增強心智,增加意誌力。

“百裏澤,你可考慮清楚了。”

終於,空中的血雲越聚越多,逐漸凝練成了一個血色人影,那人影正是血獄主宰。

血獄主宰身上穿著血色鎧甲,頭戴血色皇冠,一臉英氣逼人,他微微坐在一個血色椅子上,那椅子的扶手是用修士的骸骨煉製的。

血獄主宰伸手摸了一下那些骷髏,屈指一彈,就見一道人影飛了出來,被一根血色鐵鏈禁錮了。

“啊!”

那人影渾身都是鮮血,他的脖子被鐵鏈纏住了,隻見血獄主宰用力一拉,那人就不斷掙紮著,死死拽住了纏住脖子上的鐵鏈。

“爹?!”

等百裏澤催動冥瞳的時候,這才看清,原來那血影就是百裏璽。

可此時的百裏璽已經沒有了皮,被剝皮了?

不知道為什麽,百裏澤腦海一片空白,腦子暈暈的,有點不想接受眼前的事實。

“現在呢?”

血獄主宰單指一拉,便見那血影跪在了空中,跪在了血獄主宰腳下。

“啊!”

百裏澤淒厲慘叫一聲,怒吼道:“血獄主宰,你敢這麽對我爹!”

唰!

地麵憑空竄出了一道血影,那血影速度極快,身後的神道碑瞬間膨脹,在他拳頭揮出的時候,附近的血雨定格在了空中,就像時間被凝固了一樣。

“還算不錯,但離本尊還差得太多。”

血雨主宰沒有動彈,而是屈指彈了一下,便見一道血色指勁射出,打在了百裏澤拳頭上。

嘶嘶!

硫酸般腐蝕的聲音傳出,百裏澤急忙退了後去,他整個拳頭像是被腐蝕了一樣,變得森白無比,整個指骨都露了出來。

“不夠,單憑時間大道,根本不可能是本尊的對手。”

血獄主宰詭異一笑,微微搖頭道:“今天就讓見識一下,什麽叫真正的時間大道。”

這時,血獄主宰緩緩伸出了食指,他的食指射出了無數道血芒,不停的閃爍著。

“小心!這是時間之指,凡是被點中的修士,身形就會便會嬰兒時期。”

在見到血獄主宰伸出手指的時候,白澤大仙忍不住提醒道。

“嗯?”

血獄主宰臉色一變,略微皺眉道:“白澤老頭,當年本尊饒了你一條狗命,不是本尊仁慈,而是本尊跟前缺一條像你這樣忠心的狗,現在本尊那裏正缺一條哈巴狗,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血麒麟,你別得意。”

白澤大仙氣得嗷嗷大叫道:“實話告訴你吧,禁忌仙皇並沒有死,隻要他歸來,利用空間大道,再配合百裏澤的時間大道,必然可以將你殺死。”

“殺我?嘖嘖,你覺得這可能嗎?”

“本尊早已超脫輪回,**在輪回之外,這世上沒人能殺死我,毫不客氣的說,就算是當年的天命道祖親自出手,本尊也未必會怕。”

“因為,本尊領悟出了天命大道,當然,這一切還得感謝九劫獸,沒有它,本尊也不可能這麽快領悟出天命大道。”

說著,血獄主宰屈指一彈,就見無數血芒射出,將百裏澤給纏住了。

那些血芒越來越多,將百裏澤包裹成了蠶蛹。

“時間之道?哼哼,真是可笑,懂了點皮毛,就敢在本尊麵前炫耀。”

血獄主宰再次冷笑,輕輕打了個響指,就見纏在百裏澤身上的血色氣勁不斷逆轉,又重新回到了血獄主宰體內。

等空中的血芒消失,隻見一個肥乎乎的嬰兒正在空中酣睡。

“什麽?!”

大夢主宰咽了口唾沫,驚顫道:“嬰……嬰兒?!”

“哈哈,本尊倒想看看,一個嬰兒,還有什麽資格跟本尊鬥!”

“領悟出了時間大道又如何?本尊吞噬了那麽多的天命精血,通曉三千大道,區區時間大道,隻不過是小道。”

“你們根本不懂一個超越輪回的主宰,他的力量又多強,可以這麽說,現在已經沒有什麽力量能夠禁錮本尊了,而且本尊可以肆意穿梭任何世界。”

血獄主宰狂笑一聲,伸手抓向了變成嬰兒的百裏澤,獰笑道:“從今天起,百裏澤就是我孫子了!”

看著緩緩落下的血色巨爪,白澤大仙等人都感受到了一絲無力感。

如果百裏澤落到血獄主宰手裏,那絕對是九死一生,就算活著,百裏澤也會被血獄主宰祭煉成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