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鬼之祖

第32章 十萬軍魂

第032章 十萬軍魂

[兄弟們給點力,一個**就將來臨.收藏推薦啊.]

四大首領聽到,眼中同時閃過一絲精光,不過,都沒有開口說話。

袁不破掃視四人一眼,接著道:“裏麵的財富,足可傾國傾城,富可敵國。不過,隻要攻破鬼域,裏麵的財富,我分文不取,全部歸你們。但我要裏麵的無數骨骸。”一句話中,帶著強大的決心。

不過,其言語,若是在普通人聽來,隻會覺得詫異與不解。

不要財富隻要骨骸,這跟撿芝麻卻丟掉西瓜有什麽區別。何況,還是要那些骨骸,要骨骸做什麽?難道要去為裏麵死在天傾下的人收屍嗎。

“哼!!袁不破,你少說這些虛的,在座的那一位是看重那些世俗財富的。我等都已經跨越世俗界限,突破乞天九階,達到叩天級。已經超脫凡俗,豈會在意那些世俗中的狗屁錢財。你要骨骸沒問題,不過,老子要裏麵所有兵器,金鐵。裏麵金鐵無數,數十座鐵礦,銅礦,聚集起來,足夠讓我修煉之用。你要骨骸,我要裏麵所有金鐵。”

霸刀張口斷喝一聲,聲音如雷鳴,帶著一種霸道的氣息,震的整個聚義堂都微微震動。

在他口中,那些錢財,似乎根本就不屑一顧,直接開口說出自己的條件。

“咯咯…….”

黑寡婦輕笑道:“袁不破,你修煉的是邪道功法,你要骨骸,小妹無意見,霸刀,傳聞你修煉的是煉體功法,必須要輔以大量金鐵精氣淬煉肉身,你要裏麵所有金鐵,小妹也答應,不過,小妹要裏麵的鬼魂。”

臉上媚笑,但在眼中卻閃過絲絲精光。

“不錯,能挑的,你們都挑了,那我也就要裏麵的魂魄,黑寡婦,鬼域中遊魂野鬼無數,想必你不會獨占吧。”

絕戶手發出一聲尖銳的聲音,眼睛朝著黑寡婦看了一眼。

“哼!!隻要你不防礙我就行。”黑寡婦聽到,並沒有反對,鬼域中鬼魂無數,她要獨占,也絕對不可能,何況,這鬼域乃是禦鬼宗以天傾造就,真正的主人,乃是禦鬼宗,他們隻是在其中趁禦鬼宗還不在意時,撈取到一定的好處。這本就是修行界中不成文的規矩。

三言兩語間,五人已經直接將整個鬼域中的利益瓜分完畢。

袁不破看到,點點頭,道:“諸位兄弟既然已經商議好,那事情就這麽定下,裏麵的財富,就讓其他綠林好漢去分配。不過,最後他們多少人能活,就看他們各自的本事。而且,有件事,我必須先提醒一句。”

霸刀等都將目光放在他身上。

“我三弟刀疤死在鬼域中,而且,在鬼域外,出現一座由人頭堆砌而成的骨塔,最上麵一顆透露,根據探子回報,散發出的威壓,已經超越乞天級,是叩天級的修士,不出意外,等著我們的,將會是一場大戰。”

袁不破眼中閃過絲絲危險的光芒,寒聲道:“在這諸國中,喜歡斬下頭顱的,唯有鐵牛城那位閻王閻複生。”

言語中,毫不掩飾一種仇恨,但話中潛藏的意思,無疑是說,要想占據鬼域,首先就必須先將閻複生鏟除。否則,誰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怕什麽,老子正想會會這閻王。隻是他生前沒機會而已。這次倒要看看,是他強,還是老子的刀更厲害。”

霸刀不屑的冷喝道。

“咯咯,聽說那閻複生有位紅顏知己,叫做紫嫣,不知道跟我比又如何。”黑寡婦輕笑幾聲,臉上流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

袁不破不再多言,隻是道:“現在各路綠林好漢都在不斷趕來,我如今正在修煉一門秘術,必須等到九月九血月現時才能功成。等我練成秘法,即刻前去天傾鬼域。”

一句話,直接讓會議結束。

其他四人也都不說什麽,雖然口中說不在意,其實,在心裏麵,誰都沒有輕視過天傾鬼域,能將一名叩天級的修士直接斬滅,裏麵的凶險絕對不是想像中的那麽輕鬆。正打算趁這段時間好好的修煉一下,多掌握幾門攻擊手段。

至於山上的那些綠林好漢,以他們的修為,根本未曾放在眼裏,完全如看螻蟻一樣。

他們已經脫離凡俗,在凡人眼中,他們就是仙人,根本就不需要在意別人的看法。在修行界中,凡人就是螻蟻。

誰會在意螻蟻的看法。

時間悄然流逝。

黑風山中依舊源源不斷的有大量綠林中人趕到,幾乎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匯聚。讓山脈中,每天都熱鬧非凡。

與此同時,在天傾鬼域中,在鐵血三個的匯聚下,大批軍魂源源不斷的向著鐵牛城中雲集過去。而在這過程中,鐵血他們並沒有放棄對自身的修煉。處在無數軍魂當中,對他們的修為,更是有著巨大的好處。紛紛接連凝聚出鬼軀。而且,還是軍魂所獨有的鐵血戰體。

鐵血戰體可謂為戰而生,普通鬼族,哪怕是凝聚出鬼軀,也絕對不敢輕易的衝進軍隊,乃至是戰場當中,會被戰場中的殺氣將鬼軀絞的粉碎,連靈魂都會破滅,但鐵血戰體不會,越是殺氣濃鬱的戰場,他們爆發出的戰力就越加的強大可怕。

簡直轉為戰鬥而生的戰體。

以鐵血三個的資質,晉升叩天級,端的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何況,此刻的天傾鬼域中,正是地下陰脈中不斷噴湧出玄陰之氣,陰氣最為濃鬱的時刻。下意識的吸收,自然,輕易的破入叩天級,成為一名鬼卒。

時間一晃即逝。

轉眼間,已經達到九月八日。

天穹中,一輪明月高高懸掛著,散發出溫和的月光,覆蓋著整個大地。

在鐵牛城中,在西區上空,一道道尖銳的兵戈之氣匯聚在一起,衝天而起,直接將上麵虛空中的雲彩絞的寸寸崩碎。一道道自虛無中誕生的殺音幾乎不覺於耳,虛空中,硬生生的浮現出一層血色的雲層。

仔細看去。

隻見,在西區,是一片巨大的營場,平坦的空地上,一隊隊身穿甲胃,手拿戰矛,戰刀,弓箭的軍魂筆直的站立。分出三個陣營,一為長矛陣,一位戰刀陣,一位弓箭陣。一個個,全部都是臉無表情。在身上自然的流露出生前征戰無數所積累的驚人殺氣。

每一位,雖然身體還顯得有些虛幻,但身上的氣勢,卻異常的逼人,在它們體內,有一種尋常遊魂所沒有的無上信念。這股信念,就是他們存在的理由。

三個陣營,鐵血,鐵心,鐵骨三個分別站在一個陣營前。

在麵前,是一座巨大的點將台。

鐵血三個相互對望一眼,同時單膝跪拜在地,仰聲呼喊道:“軍魂齊聚,請城主上點將台點將!!”

一句話音,直接衝破天穹。

刷!!

在他們話音剛一落下時,一道黑光自城主府中瞬息破空而來,毫無征兆的憑空落在那座漆黑的點將台上,光芒消散,露出閻複生修長的身軀。踏在台上,渾身自然升起一股氣勢,隨眼向下掃視過去。

台下軍魂雲集,足足有十萬軍魂,其中長矛陣營有四萬,戰刀陣營有四萬,弓箭陣營隻有兩萬。一名名筆直的站立於點將台前。身上殺伐之氣畢漏,但他們眼中的神色卻顯得異常的迷茫,仿佛沒有焦距,隻有一種心中本能的執念。

他們的神智被執念所覆蓋遮掩住。

“參見城主!!鬼域中所有軍魂已經全部到位,請大人施展神通,恢複弟兄們神智。我等當再為大人征戰沙場。”

鐵血斬金截鐵的看向閻複生,說道。

“好,你們先起來。”

閻複生看著眼前十萬軍魂,心中也湧現出陣陣熱血與**,心中暗自呐喊:這些,就是我在這片天地間的根基,十幾年來積攢下的底蘊。

雖然激動,不過,他現在也不可能立即將整隻十萬軍魂一起點醒神智,這段時間,哪怕是接連不斷的凝聚引靈之光,到如今,也僅僅隻是凝聚出三萬道。每道隻能點醒一名軍魂,隻能先讓三萬軍魂先行蘇醒。

“三萬,三萬也已經足夠了。”

閻複生眼中精光一閃,心念一動,朝著下麵十萬軍魂陡然間一揮手。

刷刷刷!!

靈魂天梯中一道道銀白色的神光瞬間順著右手豁然間迸射而出。那些神光,瞬間綻放,直接將整個點將台一下映襯的宛如白晝般,足足有三萬道,隨著心念一動,這三萬道瞬間分成三份,每份都有一萬道。分別朝著長矛陣,戰刀陣,弓箭陣三個陣營落下去。

每道引靈之光都具有靈性般,朝著下麵那些軍魂的眉心位置鑽了進去。

殺!殺!殺!!

神光入體,當場,那些接受神光的軍魂整個身軀猛的一震,本來迷惘的眼眸中,陡然間迸射出一絲清明的光芒,身上潛藏的殺意瞬間破體而出。口中不約而同的爆出一道殺音。

砰!砰!砰!!

同時向前踏出三步。

地麵發出整齊的步伐聲。

天空中的雲層在殺音中被震的破碎。

同時,目光恢複清明,一雙雙目光,注視在點將台上屹立著的閻複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