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獸仙皇

91 韓夢清的心思

爾玉作品 萬獸仙皇 萬獸仙皇 第五卷 妖魂山穀 91 韓夢清的心思

妖妖一出現,頓時帶來一股香氣。

韓夢清臉色有些難看,看了眼妖妖,心中一沉,不知為何竟然湧出一股酸楚的感覺,青澀女孩的心開始亂跳,想要知道妖妖和葉青是什麽關係,卻不知道該怎麽問,隻好低著頭抿著薄唇。

“妖妖,金雕說什麽?”

妖妖嘻嘻笑道:“主人啊,你怎麽這麽久都沒有學會《狐語經》?金雕說的很簡單嘛……”

葉青笑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妖妖厲害,我是學不會了。”

妖妖滿意地嗯了一聲,貼靠在葉青身邊,看了眼韓夢清道:“這位是?”

韓夢清聽到妖妖喊葉青主人,更加疑惑,見到妖妖親昵地靠在葉青身上,葉青卻十分坦然,心中更加煩躁。

“哦,還沒給你介紹了,這是韓夢清道友,這一路都是我們兩個配合。夢清姑娘,這是妖妖。”

韓夢清擠出一絲笑容,葉青見他臉色難看,問道:“怎麽了?可是不舒服?”

“呃……沒什麽,我……我先去烤肉……”

一時間韓夢清有些手足無措,葉青不明所以,妖妖卻悄聲笑道:“主人真是笨死了,夢清姑娘是吃醋了呢,隻怕我以後要離你遠一點,不然那些姑娘們可都要討厭我的!”

說著不但沒有離開,反而距離葉青更近了一些,韓夢清心中更亂,隻看到妖妖在葉青耳邊悄聲說著什麽,卻沒聽到說的是什麽,心中不免生出了許多的猜疑,不知為何,眼睛有些酸楚,心中仿佛有被尖刀刺中一般。

葉青這才明白過來,笑道:“妖妖不要胡鬧,再胡鬧我可生氣了。”

妖妖哼了一聲,走到韓夢清的身邊小聲嘀咕了一句,韓夢清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妖妖,驚訝地捂住了嘴巴,心中卻是一團欣喜,臉上漾起一片緋紅。

葉青偷眼打量了一番韓夢清,在這高山之上與一名女子結伴,總有些說不出的感覺,不過韓夢清知道了妖妖的身份之後,更加慌亂,想到自己剛才表現出的不滿,羞慚無比。

妖妖回到葉青身邊,將金雕的話告訴了葉青。

葉青哈哈一笑道:“很好,狩獵開始了!妖妖,你陪在夢清姑娘身邊,我去去就來。你不要淘氣,否則我可要生氣了!”

妖妖佯怒道:“主人好偏心,我從不淘氣,哼!夢清姐,咱們不理他!”

韓夢清嗬嗬一笑,看了眼葉青,悄聲道:“你一切小心!”

“嗯!放心吧,那些人不是我的對手!”

召喚出鴻翼天駒,讓雷翎金雕飛向空中,葉青來到山下,跟在金雕的後麵,靠近了那些修士的“陷阱”。

山上,妖妖和韓夢清聊了一會,韓夢清便問道:“妖妖姑娘,你跟著他是為了什麽?”

妖妖嘻嘻一笑道:“起初,是為了得到功法,我是妖族,本身修煉不便,可是時間一長,我有些習慣了,若是離開了主人,我真不知道該怎麽生活,現在嘛,我也不知道為什麽跟著他。”

“功法?”

韓夢清一怔,隨即問道:“他難道沒有功法教你嗎?”

妖妖搖頭道:“他?他哪有什麽功法啊!”

“啊!”

韓夢清不可思議地叫了一聲,完全沒想到葉青竟然沒有功法,可是葉青的實力卻如此強大,從未聽說有人不需要功法就能將修為提升到煉氣三層的境界。

妖妖自然不會說《會元符篆六十四法》的事,韓夢清也沒有多問,她不想知道葉青的過去,隻要知道葉青現在就在自己身邊就好。

這是她離開父母後見到的第一個和她一起度過這麽久的男子,女孩心思,別樣情懷,一時間愛屋及烏,看妖妖的眼神也充滿了愛憐,想了一會道:“若是這件事解決了,不妨跟我去尋找我父母,或許他們手中有適合你的功法呢。”

“你父母?”

妖妖有些奇怪,韓夢清嗯了一聲,說道:“總之見到他們就知道了,不過……不過……”

想到父母給自己定下的一些事,韓夢清的臉上有些難看,歎了口氣,陷入了沉思。

山下,金雕已經停下,遠處的山穀中就有六名修士在那裏,而金雕已經發現附近還有二十名修士在遠處埋伏,用這六名修士當做誘餌,引誘葉青上當。

這六名修士都是精通防禦性法術的修士,剩下的人怕被葉青發覺,隻能藏在數百丈之外,一旦葉青出現,這六人就會拖住葉青,而其餘人則會在十個呼吸之內感到。

一對一或許葉青還有勝算,但是這些人相信麵對二十多人,葉青根本撐不了一個回合。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誘敵之計,但越是簡單,往往越有效,但他們卻不知道葉青有金雕,更不知道葉青早就將他們的行動了如指掌。

對方既然埋伏起來,葉青也收回了鴻翼天駒,按照金雕的指點,悄悄從縫隙中穿過,來到了那幾名修士的身邊。

“六個人,哼,十個呼吸之內就能趕到,不過十個呼吸,足以讓這些人死上兩次了!”

葉青心中豪氣頓生,這是自己又一次麵對如此眾多的敵人,但是葉青知道憑借自己的速度優勢,對方根本不會占到什麽便宜。

山穀中,那六個人正在等待葉青的出現,裝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實際上卻都全神貫注。

“他到底會不會中計啊?”

“這不算計,他既然說要將我們全部擊殺,必然會在山穀動手,因為他身上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秘密,他別無選擇!無論是噬靈老祖所說的寶物,還是那本《煉器譜》,隻要有人知道,就算他是築基期的修為,也難免殺身之禍!”

“是啊,咱們安心等著就是了,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葉青距離他們二百餘丈,憑借敏銳的聽覺,將這一切都聽在耳中,心中暗笑,悄悄從玄閣戒指中取出了炙炎雷心。

“火靈激射!”

火靈氣化為羽箭,飛向了其中一名修士,六人早有防備,聽到一陣破空之聲,大叫道:“小心!”

遠處埋伏好的修士們也都趁此機會圍住了葉青,他們以為暫時還沒有暴露,當即就有三名修士圍住了葉青的後路。

嗤!

羽箭飛向一名修士,那名修士哈哈一笑,雙手一揚,一道水紋出現在身邊,瞬間凝聚成水盾。

火靈羽箭射入水盾當中,隨後炸裂,但是之濺出一團白色的霧氣。

“好強的防禦法術!”

葉青暗暗心驚,沒想到自己初次出手就被對方輕易擋住,不過卻不氣餒,輕聲呼喊,小白從仙圖中鑽出,悄悄來到了那幾名修士的身後。

而那六名修士則叫喊著衝向了葉青,後麵埋伏的修士還沒有行動,也請知道他們是在等機會將自己合圍之後才會出現,說不定自己的身後已經有人埋伏在幾百丈外。

葉青並沒有動,而是等著這六人逐漸靠近,二百丈的距離,對於煉氣期的修士來說,隻消片刻就來到了葉青身前三十丈左右。

手指的炙炎雷心上還有五支羽箭,上麵鐫刻著烈焰長矛法術。

“五箭連珠!”

同時射出五支羽箭,那六名修士立刻停住,各自使出最擅長的防禦性法術,擋在了自己的前麵。

就在羽箭射出的同時,葉青將弓箭收回到玄閣戒指當中,一個“風靈九疊閃”緊跟在羽箭的後麵,來到了修士身前。

“爆!”

一聲怒喝,五支羽箭上的符文同時爆裂,烈焰升騰,形成一柄柄長矛,刺向了六名修士,這六人見到葉青從正麵衝來,心中大喜,他們六人並不擅長攻擊性法術,但是若論起防禦性法術,罕有人能夠攻破他們的防守。

轟轟!

羽箭炸響,六人紛紛用法力維係著自己的防禦性法術,因為連續五支羽箭,爆炸的時間有先有後,因此這六人不敢怠慢。

葉青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來到了六人的身前,六人並不懼怕,這麽快的速度,葉青想要轉身都極為困難,但若是想要擊破六人的防禦,那卻是癡人說夢!

轟!

第三支羽箭已經炸響,葉青也來到了眾人身前。

“閃!”

就在六人以為葉青想要借助速度斬碎自己防禦的時候,葉青的身體竟然突兀地向左閃出了半丈。

“怎麽會這樣!”

“這麽快的速度,怎麽可能忽然變向?”

“這不可能!”

這六人的防禦都放在身前擋住葉青的羽箭,身後根本沒有任何的防禦,而此時羽箭還有兩支,如果放棄前麵的防禦,就會被羽箭擊中,但葉青現在已經出現在了六人的左側,不由大驚。

“嗚嗷!”

就在六人驚訝的時候,身後小白忽然出現,嗤嗤兩根冰箭刺向了六人的背心。

一名修士無奈,喊道:“你們擋住前麵的攻擊,我來對付這頭妖獸!”

他們不明白這頭妖獸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按說妖獸見到修士爭鬥都會遠遠躲開,絕不會衝上來湊熱鬧。

那名修士轉身之後使出水盾,小白嗚嗚叫了一聲,吐出一團寒氣,使出了冰凍術。

咚!

那名修士的水盾立刻結冰,雙手也被凍結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