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獸仙皇

331 當庭對質

331 當庭對質

葉青攤手道:“那就不知道了!”

說話間忽然出手,攻向了莫無妨,莫無妨已是金丹境界,神念以達瞬息念境界,葉青的動作尚且在彈指之間,在莫無妨看來,就如同看一隻螞蟻從遠處攻向自己,心頭暗笑道:“自尋死路!”

正要隨手擊斃葉青,卻見葉青一個閃身來到紫緣身前,紫緣毫無防備,頓時暈倒,莫無妨大驚,一步就來到葉青麵前,隨手將葉青握在手中,右手擊在葉青的心脈。

轟……

葉青頓時飛出,狂吐鮮血,靈脈被封住,絲毫力氣都使不出來,落地之後爬了半天,掙紮著站了起來。

莫無妨暗暗吃驚,自己剛才雖說是隨手一擊,但對付一名築基二層的修士綽綽有餘,沒想到葉青竟然還能爬起來。

不過他此時也沒有心思多管葉青,反手在紫緣的手腕上一搭,長噓一口氣,紫緣隻是昏過去,並未受傷,心中便有些疑‘惑’。

“有些話,不想讓紫緣聽到。”

葉青咳嗽一聲,鮮血流滿衣衫,莫無妨哼聲道:“你有什麽話就快點說!”

“我若死了,紫緣一定會隨我而去。”

“你倒是真的自信!自信的有些過頭了!”

莫無妨怒道,葉青擠出一絲笑容道:“不是我自信,是我相信紫緣的情誼。”

“哼!”

莫無妨看了看紫緣,他手下的修士中最看好的便是紫緣,紫緣沒事,他對葉青也就少了‘私’人的怨恨,剩下的就是例行公事。

“我有手段,可以抹去紫緣這些天的記憶,他不會記得我。”

“你?”

莫無妨冷笑著看著葉青,不相信葉青的話,葉青隨手指了指木頭低聲道:“前輩手段極高,想必能看出來一二。”

莫無妨盯著木頭看了幾眼,隨後瞪大了眼睛,驚奇道:“她……她死了?”

葉青知道莫無妨不懂煉器術,所以不知道煉製木頭這樣有自己神念思維的生傀需要多少手段,想必對方也隻是當成一件奇事不會‘亂’說,因為根本不知道這手段多麽驚人。

“所以莫長老相信了?”

莫無妨點點頭,信口道:“你們煉器仙盟的手段我還是佩服的,說了這麽多,你想說什麽?”

葉青拱手道:“我若沒猜錯,說我是妖族堅信人族敗類的是蓬萊仙城左宏宇,我不求別的,但求莫長老給我一個辯解的機會。

若是我無言以對,你可以將我擊殺,我也可以抹去紫緣這一年的記憶,她隻會當成自己沉睡了一年,不會記得葉青,也不會記得我們的情誼,仍舊是那個倔強而又任‘性’的小姑娘。

若我真的是冤枉的,還請長老撤回丁字號的追殺令,我承受不起,據說刺殺了仙城城主的某位妖族‘奸’細也不過是丁字號的追殺令,在下何德何能?實在不敢頂著這麽大一頂帽子。”

莫無妨看了一眼昏睡的紫緣,已經心動於葉青的條件,他與紫緣親如父‘女’,自小撫養長大,而紫緣有不和別的驅魔盟中的孤兒一樣自閉,反而整天和他說笑,又時常忤逆他,更像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隻知道殺戮的工具,他也最喜歡紫緣這個孩子。

“反正他也跑不了,我不信他能耍什麽‘花’招!若是真的能讓紫緣忘掉這一年的記憶,那是極好的……”

任何一個父親都比喜歡‘女’兒有一個崇拜的男人,除非那個男人是自己,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情愫,沒有任何的雜念,隻是一種人‘性’。

於是莫無妨揮揮手,一名築基後期的修士走來,莫無妨道:“去找左宏宇,讓他十日之內趕來!”

“是!”

蒼龍之傲仙城和蓬萊仙城之間有傳送法陣可以到達,十日的時間對善於隱藏在‘陰’影中的驅魔盟修士來說,實在是太夠了,尤其是尋找的對象是蓬萊仙城城主之子。

葉青看到那名修士離開,便盤膝坐下,開始修複自己受傷的身體,他此時可不敢拿出八寶玲瓏枝來療傷,平日裏依靠法寶,因此自己療傷的手段就差了些,莫無妨越看心中越是不滿,暗道:“紫緣到底看上這小子哪一點?憑什麽拜他為師?這修補身體的手段,老子百年前煉氣期的時候就比他強!”

木頭和海棠圍在葉青身邊,剛才的事她們無法參與,無法出手相助,這時候將葉青圍住,惡狠狠地看著莫無妨。

莫無妨一生殺人無數,很多人是妖族的‘奸’細,但他們也有親人好友,這種眼神莫無妨見得多了,初始還有些不忍,後來便覺得這些都無妨,隻要人族安穩即可,才改名為無妨。

數日之後,葉青恢複了身體,莫無妨在一旁冷笑道:“這麽點傷,用了這麽久才恢複?你可真是個廢物!”

葉青也不多說,暗暗吃驚對方的實力,金丹境界的實力自己第一次見到,隨手一招,便毫無招架之力。

煉器仙盟的長老們並不參與此事,煉器仙盟講究的是有教無類,他們隻管煉器術的傳承,至於驅魔鋤‘奸’,那是驅魔盟的人該做的。

這一日一早,葉青的眼前就多了一個有一麵之緣的人,那人穿著一身華貴的附體絲,手中折扇輕搖,膚白貌美,形貌昳麗,正是蓬萊仙城的少城主左宏宇。

“侄兒見過莫長老。”

“嗯,這人你可認得?”

莫無妨可不管這些,指了指葉青。

左宏宇本想靠著自己父親的名望和莫無妨拉近些關係,卻沒想到莫無妨根本不在意,心道:“果然是如傳聞一般,任何事都無妨,要殺之人求饒,無妨,殺之;要殺之人是自己親信,無妨、殺之……這人倒真是古怪!”

他腹誹一陣,便指著葉青說道:“此人便是葉青,勾結了妖族禍害‘亂’城,被我無意中發現。他勾結妖族進攻‘亂’城,就是為了獲取自己的名聲,日後才能做更多的事!”

左宏宇一說,眾人也就信了不少,他身份尊貴,又是築基中期的境界,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無緣無故找葉青的麻煩。

葉青嘻嘻笑道:“左兄,你如何知道我是妖族‘奸’細?既然知道,為什麽沒有殺了我?莫非你同情妖族的‘奸’細?”

這番話說完,眾人也有些疑‘惑’,以左宏宇的手段,比葉青高出兩三個境界,擊殺葉青實在容易。

左宏宇怒道:“我是後來才發現的,當時你已經不見了蹤影,自然是畏罪潛逃,我雖然有心殺你,可是找不到你的蹤影,隻好求助於驅魔盟。驅魔盟的道友各個都嫉惡如仇,又‘精’通追查的手段,我是很佩服的。”

這番話讓那幾名驅魔盟的修士很受用,莫無妨卻不以為意,葉青接著說道:“左兄,你這麽汙蔑我,難不成是因為上次你我比試,被我一招擊敗,懷恨在心?你堂堂築基五層的境界,卻被我築基一層的境界一招擊敗,顏麵過不去,便要借刀殺人?當初你我比試,我恪守承諾,沒有告訴別人,你怎麽能這樣呢?當真是無恥!卑鄙!”

這番話說完,就連木頭都驚了,葉青做的一切他都知道,可從不知道葉青竟然和左宏宇比試過。

而周圍的修士也都震驚不已,暗道:“左宏宇的手段之高,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佼佼者,難道真的是被葉青擊敗後狹‘私’報複?”

左宏宇怒道:“放屁!我什麽時候和你比試過?上一次是你偷襲我!而且就算是偷襲,也被我輕鬆化解,一招不中便逃走了,除此之外我什麽時候和你比試過?”

這句話才說完,心中便覺不妥,暗罵一聲,知道自己已經中了葉青的詭計,周圍的修士立刻發出一陣嗯嗯之聲,似乎明白了什麽。

莫無妨臉‘色’一變,他畢竟有百餘年的修為,見多了這種事,立刻就猜出是怎麽回事。

葉青哈哈笑道:“哦,那是我記錯了,不過你我之間素有罅隙你已經承認了,可你又說見到我的時候並不知道我的妖族‘奸’細,那你我有了矛盾之後我便成了‘奸’細,這未免有些可笑吧?”

左宏宇臉上一紅,葉青誌得意滿,心道:“我若是直接說我和他的矛盾,他必然不會承認,我若胡編‘亂’造,他為了名聲必然會反駁,急切間便會‘露’出事實,這樣別人也不會懷疑。”

人遇到汙蔑的時候,第一選擇往往是用事實反駁,葉青也正是猜到左宏宇會這麽說,這才編了一個謊言,左宏宇果然上當。

葉青笑道:“左兄,那一劍我是嚇唬到你了,在這裏給你陪個不是,還望你以後不要煩擾驅魔盟的前輩,他們還有很多正事要做,不比你作為城主之子,每天遊‘蕩’……”

“你……”

左宏宇正要反駁,葉青躬身行禮,眾人立刻‘交’頭接耳地議論道:“看來葉青真的擊敗過左宏宇!”“他可是隻有築基二層的境界,據說一年前還是築基一層,一年前左宏宇就是築基五層的實力,難道葉青的實力如此之強?”“怪不得……哎,左宏宇竟然是狹‘私’報複,怨不得紫緣師妹會為葉青求情,紫緣師妹的眼光錯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