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獸仙皇

528 人族的陰謀

528 人族的陰謀

“以後我會給你解釋,相信我,好嗎?”

葉青就在她的耳邊,第一次貼的這麽近,讓殤歌兒的耳垂有些酥麻,身體一軟,心中的堅硬也軟了下來。

“他還是舍不得殺我……”

沒由來地心中湧出一絲甜蜜,心中暗暗有些驚喜,隨後又想到若是葉青真的想要背叛人族,自己又算得了什麽呢?

終於點點頭,葉青卻又不敢放開殤歌兒,因為葉青見多了這種精神堅韌到極點的修士,為了堅持心中的信念,可以放棄一切,包括很多修士都看得極重的性命。

對於葉青而言,現在自己能做的隻有這些,若是將殤歌兒放開,萬一她忽然暴起傷人,就算不能擊殺自己,也總能拖延一些時間的。

將殤歌兒抱在懷中,對於葉青這樣的境界,百餘斤沉重的修士根本算不得什麽,因為殤歌兒渾身綿軟無力,葉青又將她的靈脈封住,根本動彈不得,兩人不免貼靠的有些近了,她心中裝著的都是一些別樣心思,又不如葉青這般想的全是應對一會將要發生的種種變故,因此難免有些羞澀,微微垂下的手臂不自覺地攬住了葉青的身體,感受著葉青的強壯。

“你……你真的沒有騙我?”

殤歌兒想了許久,最終隻是問出了這樣的問題,葉青一邊奔跑,一邊輕笑道:“我為何騙你?難不成騙得了一時還能騙一輩子啊?我又舍不得殺你,到時候更加難辦,我若是真的騙你了,就在剛才你已經死了,我也省卻了許多的麻煩和心事。”

“什麽心事?”

殤歌兒忍不住問了一句,心中很期待一個答案,不過葉青並未回答,殤歌兒忍不住臉色又紅了,隻好羞澀地將臉埋在葉青的胸前不再說話。

此地距離蓬萊仙城還有萬裏,而那些陣法禁製是在何處葉青並不知曉,現在他其實有兩個選擇,除了前往蓬萊仙城製止這件事之外,他也可以逃走。

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葉青本就是個心機極深的人,很多事情都會看的更遠一些,正如眼前這件事,就算自己逃離了蓬萊仙城,縱然不會有任何的傷害,但是自己在冥界當中與冥皇的爭執會帶來什麽樣的後果?如果冥界之中的魂魄真的全部占領了九州,到時候冥皇第一個要找的人就是自己。

或許從某些方麵來看,葉青這麽做就是為了自己,但正如他自己所言,很多時候要看自己做了什麽,而不是為什麽去做。

殤歌兒感覺到耳邊傳來一陣陣呼嘯的風聲,她還是第一次被人封住靈脈,自從自己開始修煉之後就從未有過這樣愜意的時候,不需要隨時分出一縷神念沿著自己的周天內運轉,輕鬆了許多。

“你知道該怎麽做?”

殤歌兒很奇怪,縱然自己和葉青離開了九州並沒有多少時間,在那個空間當中因為時空的扭曲因此看來時間雖然長,但是在九州大陸上時間並未過去多久。

可就算是這麽短的時間,也發生了許多的變化,現在九州大陸到底是什麽情況都摸不清楚,在這種時候貿然出手,會是什麽樣的後果呢?

葉青現在無法回答,自己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做,隻好從小千世界當中召喚出英招,鴻翼天駒的魂魄開始蘇醒,隨後控製了英招的身體,伸開四翼,隻是扇動一下已經在百丈開外。

殤歌兒坐在葉青的身後,僅僅拉住葉青,看著腳下的風雲變換,白霧迷茫,心中一陣感歎。

與此同時,蓬萊仙城當中,幾頭最為強大的妖族聚集在一起,一個個麵色憂愁,遠不是之前那種淡然興奮的模樣,旁邊還站著一頭低階的妖獸,此時一聲不吭。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千真萬確,我也是無意中發現人族近萬名修士忽然間來到了這裏,而且似乎是通過法陣來的,不過看樣子並不十分強大,他們來到這裏之後便分成幾十個隊伍,隱藏在遠處的群山當中。

而且他們十分警覺,要不是我小心翼翼,現在就已經被他們擊殺了。此外這些人族修士還有些奇怪的地方,他們好像是在尋找什麽東西。”

那妖獸說完之後,一頭強大的妖獸哼了一聲道:“他們為何沒有發現你的存在?”

“因為我有些別樣的手段,首領一定要相信我啊,這件事我就是覺得蹊蹺,因為……因為十餘年前當年煉器仙盟還是有教無類的時候,我曾經在煉器仙盟中學過一些煉器的手段,因此其中的一些人我依稀記得,而且多虧了人族的那些煉器師我學到了不少的本事,因此可以隱藏自己的身形。

當年我們發過毒誓,絕不會傷害一名人族修士,我沒有破誓,隻是我擔心這些人會對我們造成什麽不利……”

當年煉器仙盟有教無類的準則多少年來一直讓人詬病,甚至有傳言說當年煉器仙盟分裂,就是因為有些長老反對妖族也能和人族一樣學習煉器之術。

隻不過這些往事隨風飄散,當年的分裂到底是因為什麽已經沒有人知道了。不過既然將這件事說出來,這幾名妖族的首領便不得不重視起來。

一名陣法師若是單打獨鬥,往往不是一般修士的對手,但是百名陣法師便足以抗衡百名修士,若是萬名陣法師,對上相同境界的修士,就占盡了優勢。

而一萬名陣法師,這已經是東州所能出動的最多的數目了,不可能再多出來一些,畢竟整個東州懂得煉器之術的都在煉器仙盟當中,而整個東州也不過萬名煉器仙盟的修士。

幾名妖獸的首領看了看眼前這頭妖獸,擺擺手道:“你先退下吧,這件事萬萬不能說出去,以防引起恐慌,咱們現在考慮一下到底該怎麽辦吧。”

“你是說這可能是人族的陰謀?”

“否則呢?你要知道一萬名陣法師意味著什麽?意味著整個東州幾乎所有的陣法師,這些陣法師如果在決戰的時候和修士配合,將會產生極強的威力,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

剩餘幾頭妖獸首領都點了點頭,他們很清楚,上一次獸潮當中,人族和妖族在東海本來是勢均力敵,可是因為百餘名陣法師的加入,構建了法陣,限製了妖族的力量,使得那些原本和人族勢均力敵的妖族頓時落入下風。

所以陣法師對人族而言是幾位寶貴的,一旦這些陣法師隕落,對於人族來說是不可磨滅的損失,而能夠動用這麽多陣法師,顯然是有目的。

這時候所有的妖獸都將目光投向了一頭妖狐族的長老,也是整個妖族的智者,上一次依靠蓬萊仙城奪取遨遊島的計劃便是從他的頭腦中閃現出的。

“您怎麽看?”

一頭妖獸的首領詢問了一聲,老狐皺眉思索了一下,隨後淡淡道:“其中必然是有問題的,這件事不得不防,現在我們幾十萬精銳全部集中在蓬萊仙城當中,萬一真的有什麽問題,到時候我們精銳損失殆盡,千百年之內難以再威脅到人族。

可是萬一人族隻是虛張聲勢呢?他們根本想不出什麽解決的方法,隻好用這種手段嚇唬我們,讓我們覺得人族是準備動用一些手段,以至於我們退離仙城或者說提前對人族發動進攻……我們周密的計劃一旦被打亂,到時候就被動了。”

老狐說的並非沒有道理,整體而言,人族和妖族之間交手數萬次,很多時候人族的狡詐多變都會讓妖族措手不及。

“您是說這些人族根本就是在虛張聲勢?因為構建一個可以傳送幾十萬人的法陣幾位困難,所以故意派出一些修士前來襲擾,以至於讓我們以為人族有什麽計劃?”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那萬一不是呢?萬一人族真的是準備用陣法困死我們或者將我們全部擊殺呢?別忘了,一萬名煉器師陣法師可是人族的一份強大力量,用這種強大的力量當誘餌或者當作疑兵之計,未免有些兒戲了吧?”

此時這些妖獸猶疑不決,這也怨不得他們,畢竟幾十萬族人集中在這裏,萬一做出一個錯誤的決定,便會導致整個東海妖族數百年甚至於千年的衰落,縱然人族無法徹底消滅妖族,可是擊殺了大量的精銳強者,在百餘年之內妖族的下一代還不能挑起大梁的時候,人族便可以在東海橫行無忌,到時候隨意捕殺,怕是千百年妖族都無法恢複。一直默不作聲的狂濤炎魔忽然說道:“既然是這樣,我看我們就派出一些族人出去巡邏一下,徹底搞清楚他們是什麽打算。”現在是麻杆打狼兩頭怕。妖族擔心人族用的疑兵之計,誘使妖族這邊的強者出手,到時候人族就展開圍殺,各個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