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獸仙皇

767 銅人陣

767 銅人陣

也就在這時,忽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了這裏,不是那周曉亮還能是誰,隻見他就如同天神一般,突兀的出現在一處空地,沒有任何的一絲漣漪,讓人驚駭莫名,即使是對空間研究很深的人,也不可能說是這麽輕易的一絲痕跡不漏的出現在眾人麵前。

來不及多想,隻聽那周曉亮開口說道:“這關乃是我們學府的試煉重地,也算是這一段時間的最後一關,是一道重要的門檻,你們要想進入學府,必須通過這一關,這關名為銅人陣,難度等級是最容易的,適合築基等級的人進行試煉。”

“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進去了,我的建議是你們最好一個個的進去,一群人一起進去的話會讓你們壓力倍增的。”周曉亮說完,有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這時候眾人都大眼瞪小眼,不知該如何做,當然誰也不想當那第一個,畢竟這銅人陣的威力到底是如何的程度還不知道,自然不會有人隨意的去嚐試,都希望有人先去嚐試一番,可是所有人都這麽想的,自然沒人去嚐試了。

“總得有人嚐試的,不然我們如何度過?所以大家還是要踴躍嚐試吧。”這時候馬翔看著葉青不善的說道。

葉青懶得理他,沒想到另外一個俊傑也看不慣馬翔,於是說道:“那你就替我們去嚐試一番吧,我們會感謝你的。”

頓時這一句話把馬翔憋的臉紅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誰都不是傻子。可是事實上老這麽呆著也不是個辦法,最終一個人說話了,此人在這批俊傑中頗有些威望,此人名為令狐勇,是西幽州的世家令狐家族的子孫,此人修為隻差半步就能到金丹期的境界,厲害的緊,而且為人相當的冷靜,很有威信。

“我們如此做也不是辦法,既然都不願意先去,我們也不能強迫任何一個人,既然這樣,我們不如一起進入如何?這樣就公平了,起步我們是一樣的,但是我們可以各憑本事,這樣很公平了吧?”令狐勇說道。

這時候一個俊傑冷笑的說道:“如果是那樣,我還不如先去試練,那樣難道加大,和第一個試練有什麽區別?不就是想逼我們一些人先去嗎,我先去,哼!”此人的身份也極其的顯赫,是大勢力難離宮的年輕一代最強者,名為徐三多。

他說完一聲不吭的走入了那銅人陣,而此刻在高處看著這一切的司馬老頭和黃老頭又相視一笑。

“這屆的學員有點意思,看起來有那麽幾個聰明的小子,那令狐勇夠心思細膩,生生的用這種辦法把人逼向絕處,不得不說心思之狡猾可堪老狐狸,而且修為和定力都是上上之選,倒不失為一個大家族中培養出來的人,要不是他是令狐家的,倒是可以列為學府院長候選人進行培養。”司馬老頭笑嗬嗬的說道。

“可惜是令狐家的,令狐家野心太大,而且多陰沉奸詐之輩,最是讓我討厭。那徐三多倒是也不錯,雖然看起來是逼的他先去做了小白鼠,卻不知,此刻他是最聰明的,一個人麵對銅人陣當然比和其他人一起麵對更來的實惠,最關鍵的是無形之中打壓了令狐勇,提升了自己的威望。”黃老頭也笑著說道。

“不管怎麽說,這屆的學生都各有特點啊,隻是那葉青此刻心裏在想些什麽呢?”司馬院長看了眼葉青,眼中好奇的神色閃動,不由的問道。

“不得而知,他看起來是這群人中最淡定的一個,始終沒有一絲的情緒,就那麽靜靜的看著,貌似這事情與他無關一般,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黃老頭也好奇的看著葉青。

而此刻的葉青的確是這裏麵最淡定的一個人,倒不是他有什麽底牌,隻是他知道急躁沒有任何的用處,他現在不想做出頭鳥,也不想給自己增加難度,而現在的結局是最好的,一個人已經去做了出頭鳥。

他的心思此刻全部放在了徐三多和銅人陣的身上,隻見徐三多一頭闖進了銅人陣,頓時一片寂靜的金黃色泛起了一絲漣漪,徐三多一進去,頓時整個銅人陣如同上了發條的機器人一般開始動起來。

一個接著一個,整整幾百個銅人就那麽牽一發動全身的活動起來,這裏麵能看出一絲的規律,但是卻看不明白,徐三多此刻是感受最深的,他一進去就感覺到一股壓力撲麵而來,這銅人看似僵硬,不是那麽方便。

但是幾個組合在一起就很厲害了,攻擊路線沒有一絲的縫隙,而且速度奇快,比妖獸的速度一點也不慢,徐三多不敢大意,就這麽的艱難的前進著,不時的還被銅人打到,受了些傷。

一步步的,足足的一個時辰,他已經遍體鱗傷,但是卻隻過了一多半還不到,可想而知這難度,他的修為已然是築基中期巔峰,雖然沒有令狐勇那麽登峰造極,但是也差不了多遠,但是還是被這密集的攻擊傷到了。

他畢竟隻是築基,他的體質真的弱的可憐,要不是他意誌堅定,恐怕可此已然堅持不住,半個時辰過去,他終於走到了最後,隻差那麽幾十丈的距離就可以通過這銅人陣。

而也就在這一瞬間,葉青如同離玄之箭,一下子衝了出去,朝著銅人陣而去,在眾人還沒弄明白是怎麽回事的時候,葉青已經沒入了那銅人陣,這時候一群俊傑才明白過來,這是最好的機會。

畢竟第一個人已經嚐試過這銅人陣的難度和運轉方式,那麽大家就心裏都有了底,但是接下來大家肯定會為第二個誰去而爭論不斷,而就在這時卻不曾想葉青已然衝了出去,不留給他們一絲餘地,特別是馬翔,此刻更是急躁的不行,他實在是不想讓葉青什麽都處在比他領先的地位。

“這小子簡直太卑鄙了。”馬翔憤憤不平的說道。

“就是,什麽玩意,一聲不吭的就跑出去了。”另外一個俊傑也憤憤不平的說道。

頓時幾個人都開始數落起葉青來,認為他太奸詐了,可是總是有一些人是有正義感的,於是出來說道:“人家貌似沒必要和你們商量吧?畢竟這是試煉,關係到以後的前途,人家腦子靈活,就別羨慕嫉妒,背後說三道四。”

“你……”馬翔和那個幾個人頓時憤恨的盯著說話的人,卻是說不出什麽來。

令狐勇此刻盯著葉青的身影,眼睛裏一絲精光閃爍,他嘴角微微翹起,冷冷一笑,隻是眾人都沒有看到。

他此刻開口說道:“既然你們對他不爽,為什麽不也趁現在下去破陣,還能給他增加點困難,有時候做出來總是比說出來更有說服力。”

頓時那幾個罵葉青的人都露出了尷尬的神情,令狐勇的話直接把他們逼上了絕路,你不服,你就去折騰他啊,別隻是動嘴,隻是去的話倒是給葉青增加了難度,但同時也給自己增加了難度。

但是不去的話卻是丟了麵子,他們現在都後悔剛才多那一嘴幹什麽,特別是馬翔,此刻一聲不響的站在哪裏,尷尬至極,恨透了葉青和令狐勇,但是卻不敢說什麽,令狐勇還不是他敢招惹的。

不過總是有人頂不住的,頓時大罵一聲後朝著銅人陣衝了下去。

“這令狐勇的心思有點過於陰沉奸詐了。”司馬老頭眉頭一皺說道。

“恩,令狐家的傳統,我們是否?”黃老頭也一臉不爽的說道。

司馬老頭看了眼黃老頭說道:“恐怕不好,我們不能用私人的喜好對令狐勇,這不符合我們學府的規矩,同時也不好對令狐家交代,還不如看他的表現,隻是我們不重用即可,讓他自生自滅的好。”

而葉青在一頭衝進去銅人陣後才發現,這銅人陣著實讓人難受,他的攻擊太過密集和淩厲,葉青剛進去的時候,正好那徐三多闖過了這一關,隻是他已然全身是傷,說不出的慘烈。

葉青倒是堪堪能夠憑本能應付得來,隻是這實在有點太過消耗體力,讓葉青有點吃不消,靈氣的消耗也是相當的恐怖,而就在葉青慢慢適應了這種攻擊的時候,忽然感覺銅人的攻擊速度和頻率又增加了一分。這當然是那個人現在已經也衝入了銅人陣,使得銅人陣的難度加大了一分,葉青麵對這加快的速度,頓時精神提高到了十二分,開始艱難的應付這些銅人,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被銅人打到了幾拳。這一拳的威力真不是蓋的,最起碼也是築基中期水平的一拳,幸好的是葉青的身體強悍的無以複加,對於這樣的一拳還是能夠抵擋住的。他一麵適應這攻擊速度,以躲避這攻擊,一邊鍛煉自己的進攻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