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瓜不是攻

32 賴皮蛇我要燉了你

32 賴皮蛇,我要燉了你!

32

一整夜沒合過眼,加上打擊過大心力交瘁,柳安然一番歇斯底裏的吼叫之後無力的昏厥在雷彥之的懷裏。

看著滿臉淚痕的柳安然,雷彥之微微歎息一聲,有些無可奈何的將他抱上車去,將他帶回自己住的地方。

“如鉉……如鉉……如鉉……”即使意識模糊昏昏沉沉,陷入昏迷狀態的柳安然還是癡癡的呼喊著那個令他傷心難過的莫如鉉,無法自拔。

“真是傻瓜,人家都不要你了,你又何必自甘卑微的繼續想念。你放心,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很你的人,我會慢慢治愈你的傷痕的。”小心翼翼的將柳安然放到自己的鋪上,摸了摸柳安然的額頭沒有發燒痕跡,雷彥之捋捋被子讓柳安然安心休養。

許是時差還未倒轉,再加上長途奔波,一番折騰下來導致體力不支才會昏倒過去的,隻要讓他好好的休息休息就會沒事。

為柳安然打理好一切,深深的凝望柳安然一眼,雷彥之遲疑了一瞬,最後還是弓下去輕輕的吻上柳安然的唇。

如料想中一般的柔軟,甚至可以說是美味,雷彥之有些沉溺的想撬開柳安然的唇加深這個吻,睡夢中的柳安然突然動了動讓他一下回了神。

“糟糕,我這是在幹什麽!”理智回籠,愧疚之感馬上爬上心頭,雷彥之懊惱的拉開和柳安然的劇烈,一個人走到陽台上點燃了煙,煙霧繚繞間思緒終於沉寂下來。

本來以為這輩子難以再與柳安然相見,所以打算將之前的那份感深埋的,可是不知道是命運弄人還是命運之神眷顧,他怎麽也沒想到安然會來到他邊。

雖然是以這種不愉快的方式到來的,可是這也算是上天給他的機會吧。獨來本,不會語,被男朋友拋棄,這一切的有利因素不是在悄無聲息的向他傳達上天的意旨,讓他好好珍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麽?!

以前和安然一起讀書的時候雖然機會多多,但是那時候的安然對同之間的戀是無限排斥的,那態度就像對待洪水猛獸一般,避之無不及。所以,即使從一開始就對他一見鍾,到畢業的那天,他還是一個字也未曾說出。

不過,世事難料,要不是安然今天表露出來,任憑任何人說安然喜歡男人他怕都是不信的。他一直認為安然最後會娶一個美麗賢惠的妻子,過上平凡的家庭生活,所以他真的怎麽也沒料到安然千裏迢迢奔赴而來隻是為了一個薄寡義的男人。

動動手指抖了抖煙灰,看著屋外泯滅的燈光,雷彥之深深的吐了口氣。既然上天要把你送到我邊,我怎麽能不心懷感激的將你收下,安然,這一次,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

暗暗下定決心,雷彥之側頭望了望上的柳安然,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再也不讓你受傷,再也不讓你流淚,再也不讓你逃掉!

……

一番**之後悄然離開,被柳安然叫成莫如鉉的男子歡喜的回到家,隻見和自己擁有相同臉龐的男子同往一般的蹲坐著在客廳看著照片發呆。

“喂,黑蛇,淩晨三點了你還沒睡啊?!又在對著照片發呆,我倒要好好看看是什麽人對你神魂顛倒。”帶著些許的醉意跌跌撞撞的走到叫黑蛇的男子的邊,眼睛一瞟就認出了照片上的人,醉醺醺的他歡喜的出聲,“哈哈,這個男人,這個男人我見過,他今天在街上拉著我哦……他叫我莫如鉉,還問我為什麽那樣對他,還莫名其妙的揍了我兩拳……不知道是精神病院的病人亂跑出來了,我……”

看清照片上的人之後,盯著莫如鉉臉皮的男人有些無力的順著沙發的椅背滑落下去,當他的股剛接觸地麵,叫黑蛇的男人就凶狠的一把將他揪了起來,那怒火中燒的模樣將他的醉意嚇到一分不剩。

“你說什麽,你說你今天見過照片上的這個男人?臭混蛋,你趕緊給我說清楚這是怎麽回事,要是你說不清楚,我就把你的舌頭捏扁!”有些不可置信的出聲,莫如鉉沒想到柳安然居然會這麽快就來追自己,明明自己很難得的給了他自由啊,他為什麽還要來追自己,難道他就那麽的想做籠中鳥?!

“別,別激動,給我點時間回想及組織語言。”從未見過這麽凶惡的黑蛇,頂著莫如鉉臉皮的男人輕輕的撫了撫莫如鉉的手,想讓他順順氣,可是莫如鉉卻一反常態的將他丟到地上,一副你再不說我就立馬踩死你的模樣。

“快說,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就叫你不要模仿我的樣子了!你是不是在外麵做了什麽好事被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撞見,所以他才揍你的?你到底頂著我的臉做了哪些傷天害理的事?!”無法見眼前的男子提供的信息組合成一副畫麵,莫如鉉有些激動的伸出手肘壓住男子的脖子,那脅迫的凶惡樣讓倒在地上的男子蹦緊了神經。

“就是我和我的新歡在pub外玩親親玩的正開心啊,照片上的那個男的就怒氣衝衝的衝了上來,不由分說的揍了我一拳,還說什麽莫如鉉你怎麽可以這麽對我,我哪裏是什麽莫如鉉嘛,鬼才認識他。然後他就倒進他旁邊男人的懷裏,然後我就走了,然後就木有然後了……”越說下去發現黑蛇的臉變得越黑,男子刻意隱瞞了自己推了那個什麽安然的一把,他總覺得要是自己說出來會被黑蛇分屍。

“很好,賴皮蛇,你給我闖大禍了!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嚴你再用我的臉在外招搖過市,我發現一次就扒你蛇皮一次!還有,莫如鉉是我在人界的名字,你間接傷害的那個男人是我的最。你最好祈禱他沒事,要是他有一絲的損傷,我保證我會買隻老母雞回來燉了你!”毫不客氣的在冒充自己的男子臉上揍了一拳,莫如鉉怒氣衝衝的拿起柳安然的照片回到自己的房中。

“喂,管家,安然他來找我了麽?!”像是為了確認什麽,莫如鉉撥通了管家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