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臨之妖王滾下榻

542 那個男人回來了

542 那個男人回來了!(萬更)

以蒂亞為中心,爆炸聲忽然從四周接連響起!

一瞬間,整個場景都是被煙塵彌漫!正在圍觀的眾人都是吃了一驚,而後下意識的調動靈力,而後在身前布下防禦結界!

然而縱然如此,當那一股強悍之極的能量波動衝擊而來的時候,眾人心中還是無比震驚!

轟轟轟!

像是開啟了什麽開關一般,在蒂亞的四周,原本平整的地麵之上,忽然爆發出一陣陣的爆炸之聲!

一瞬間,亂石飛濺!無數碎石四散而去,幾乎穿透那些結界,從眾人的耳邊飛速擦過!

不少人都是麵色一驚,而後迅速躲開,但是人群實在是太過密集,所以還是有不少人難以避開,被那紛亂而出的亂石集中。

不過是因為餘波而飛出的碎石,竟也是讓不少人都受了傷!

一時間,不少人都是驚駭的抬頭看去——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麽來頭?!

而千絕門之中的人,也都是麵色難看,心中無比壓抑。

要知道,這千絕峰之上的廣場,乃是用的極為堅固的玉石鑄就!一般等級的靈聖出手,也絕對不會在這上麵留下什麽痕跡來!

但是此時,那地麵卻像是無比脆弱一般,蒂亞不過是一聲厲喝,輕鬆出手,那周遭的地麵便是瞬間潰爛!

倒像是遭受了極為厲害的攻擊一般!

此時,眾人就是傻子,也可以猜到,蒂亞本身的實力,絕地高於她之前表現出來的境界!

然而在眾人愣怔驚駭的時候,蒂亞和南宮珍兒,卻是已經再度交手!

南宮珍兒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積蓄力量,找到了機會反擊,卻還是如此輕易的被對方化解!甚至,對方也是用了和她一樣的招數,而她——卻是落了下風!

感受到那施加在身體之上的強大的吸力,她的身體已經不受控製的朝著蒂亞的方向而去!

她體內的靈力還在努力的恢複,甚至已經有一部分開始沸騰起來,然而這樣的情形下,她甚至來不及思考什麽,自己的身體就已經飛了出去!

那一股力量像是完全控製了她的身體,甚至連掙紮都不可能!

不過是眨眼之間,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飛速縮小!

南宮珍兒看著那一張自己厭惡至極的臉容不斷靠近,心中憤怒怨恨,卻也帶上了一絲的慌亂。

她從來不知道,任人宰割,是這樣的滋味!

她是天之驕女,從小就極為出眾,加上身份貴重,一直用的最好的資源,鮮少有過敗績。

也因此,她的性格才會格外的驕傲而跋扈,什麽都要和別人搶。

所以,當再度交手,而自己依然不敵對方的時候,她心中的憤恨,幾乎已經滔天!也第一次,生出了一絲不安!

砰!

慌亂之中,南宮珍兒一拳狠狠揮出!

“千影拳!”

一聲低喝,她的拳頭已經到了眼前!

與此同時,周圍無數能量迅速匯聚起來!

在她拳頭的周圍,也是頃刻間出現了數道拳影!

一生二,二生四,眨眼之間,竟是已經變幻出了無數拳影!

一時間,眾人看的眼花繚亂,竟是不知到底那一拳才是真的!

然而即便是這樣遠遠看著,也依然讓人有一種錯覺——不管是哪一個拳影落下,隻怕都不會好過!

這些拳影之上,或許都是挾帶著不容小覷的力量!

一瞬間,風聲呼嘯,南宮珍兒的拳影,幾乎已經將蒂亞完全的籠罩了起來!

不少人看著都是心中暗暗點頭,南宮珍兒雖然脾性極差,但是這一身的天賦和實力,也的確是不容置疑的。

方才她應該是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時候才是真正的開始出擊!

據傳,南宮珍兒早已經突破了九星靈聖,此時已經到了九星靈聖巔峰也未可知!

就算那個神秘的女子,此時也是大約到了九星靈聖的境界,但是想也知道,肯定是用了什麽手段,暫時達到了這樣的水準。

兩人交手,說不定還可以打成平手,而一旦拖延了時間,那女子提升實力的時間有限,肯定會恢複到之前的水準,而到了那個時候,南宮珍兒拿下她,也隻是時間問題!

然而不管眾人如何想,此時的蒂亞卻是完全不管,她的眼中,此時似乎隻能看到南宮珍兒,一雙明亮至極的杏眼,燃燒著凜冽的戰意。

隨著南宮珍兒的靠近,蒂亞隻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這種感覺很是微妙,之前在那樹林之中的時候,遇到比較厲害的魔獸進行搏鬥的時候,往往會有這樣的感覺,但是相較而言,那時候的感覺,都不如此時來的強烈!

她的心底,仿佛有一個聲音,在瘋狂的呐喊!

打敗她!戰勝她!

這樣強烈的戰意,蒂亞之前幾乎從來沒有體會過,但是卻沒有一點不適,反而越發的興奮。

有一些看的比較仔細的人,看到蒂亞這般反應,都是一陣驚愕,而後便是無語——這世上怎麽會有這樣的人?越是危險,越是興奮?

她難道不知道,在這千絕峰之上,她就算真的實力超過南宮珍兒,也是絕對不可能贏得嗎!?

唯有不遠處的鳳長悅和軒轅夜兩人,看到這裏,都是神色一動。

軒轅夜鳳眸微微眯起,似乎在思考著什麽。

而鳳長悅也是站直了身體,眼神也是專注了不少,一眨不眨的盯著此時的蒂亞。

她精神力極為強大,尤其是融合了神火之後,幾乎已經達到了大圓滿,甚至已經堪比蒼離,自然可以感受到蒂亞身上驚人的變化。

感覺到蒂亞似乎越發的興奮,甚至蠢蠢欲動,她輕輕揚眉。

事情的發展雖然出乎預料,但是…這樣似乎也沒什麽不好。而且,似乎比想象中的情況更好一些。

她轉眼看了看一旁的卡西爾,雖然神色波動不大,但是表情也是難得的嚴肅了許多,那雙總是波光瀲灩的桃花眼裏,此時也是閃過幾分不安和擔憂。

她唇角微勾。

蒂亞說的要保護自己的男人,可絕對不隻是說說而已。

而另一邊,兩人的交戰已經到了白熱化!

蒂亞看似動作輕緩,實則速度極快,在那拳頭即將打在自己麵門的時候,驟然出手!

眾人看得心中一緊——竟然都是出了拳頭!

她居然選擇硬碰硬!

誰都知道南宮珍兒的肉身力量極為強橫,那可是在無數天材地寶的淬煉之中培養出來的!又怎麽會是這種不知道哪裏來的亂七八糟的人可以相比…。

這樣的想法剛剛浮現在眾人的腦海,那兩人的拳頭,已經狠狠撞擊到一起!

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

方才亂石飛濺,塵土喧囂,場景還有些迷亂,此時兩人出擊,兩股力量狠狠的撞擊在一起,立刻讓場中變得更加模糊!

眾人甚至隻能隱約的看到那兩人的身形!

場中有了一霎的寂靜。

然而下一刻,一連串的骨折之聲,便是陡然傳來!

不少人麵色微變,這樣的聲音,聽來卻像是遭受了重擊之後,整個身體的骨頭都接連碎裂!

南宮遲等人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珍兒必定恨極了那個女子,這樣狠狠出手,將對方的骨頭全部打碎,想必也可以稍微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下一刻,便是有一道身影,被狠狠擲出!而後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眾人連忙看去,本以為會看到蒂亞滿身血痕的場景,誰知卻是看到了南宮珍兒渾身狼狽的模樣!

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而後仔細看去,才發現南宮珍兒竟是起不來了!

她臉上的神情無比痛苦,嘴裏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呻吟之聲,還不斷的有血沫冒出來,順著臉頰脖頸一路蔓延而下,看起來十分可怖。

而她的四肢,似乎也都軟了,再也抬不起來。

南宮遲的眼睛瞬間血紅!

這還有什麽不明白的!方才那一串骨折之聲,竟然是南宮珍兒的!

此時匆匆一眼,他便已經是心疼不已!

所有人見到這場景,也是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的聲音在此時都瞬間湮滅,場中一片死寂。

唯有南宮珍兒的呻吟之聲,聽得格外清晰。

“好大的膽子!”

南宮遲一聲厲喝,立刻抬頭看向了蒂亞!眼中怨毒之色,幾乎瞬間將蒂亞吞沒!

蒂亞此時也是後退了幾步,體內的靈力在瘋狂的流轉,幾乎難以控製,五髒六腑都幾乎移位了一般。

她身體之內的那一股力量,一直都很不穩定,若是平時還好,一旦有了戰鬥,尤其是艱難的打鬥,這一股力量就會亂竄,甚至隱隱有一種暴動的感覺。

雖然這樣每每讓她避開了危險,甚至在方才對陣南宮珍兒的時候,也是占據了上風,甚至直接將南宮珍兒廢掉,但是她自己也十分不舒服,雄渾的力量在體內狂亂的衝撞,幾乎讓她站立不住。

當然此時,她是絕對不能展現出這一麵的,所以在踉蹌了兩步之後,她麵上已經恢複了淡定,而後毫無懼色的抬頭!

卡西爾在旁邊看著,心中微微一沉。

他看的到,蒂亞的唇色已經蒼白了不少,雖然看似沒有受傷,但是她周身的氣勢,卻是隱隱有了一些不同…。

當看到南宮遲站出來,他立刻上前一步,將蒂亞拉在了自己身後,同時不易覺察的扶了扶蒂亞的腰身,讓她能夠靠著自己休息一會兒。

蒂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借助他的力量,稍微恢複了一些,將體內的力量壓製。

卡西爾擔憂的看了她一眼,蒂亞卻是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沒事兒。

卡西爾眉心微蹙,不知是不是錯覺,方才那一瞬,他似乎看到蒂亞的眼底,一抹紫色的光澤閃過…。

再仔細看去,卻是什麽也沒有了。

大概是自己太過緊張了…。看花了吧?

卡西爾這樣想著,卻是已經看向了南宮遲。

這一瞬,南宮遲已經下令,他們已經被包圍了起來。

而南宮珍兒因為被打出去,在蒂亞緩衝的那一瞬間,大長老麵色肅然的衝了出來,將南宮珍兒搶了回去,小心的放置在那旁邊,檢查了一番之後,喂下了一顆丹藥。

眼看著南宮珍兒臉色似乎好了一些,蒂亞心中不無遺憾。

“方才我真應該再下手狠一點的!”

她暗暗說著,毫不掩飾自己對南宮珍兒的敵意。

這麽長時間的折磨,加上之前的羞辱,他們之間的梁子,算是結大了!

就這樣簡單的懲戒了她一番,她還真是覺得不過癮!

若非是方才自己控製的力量不夠…南宮珍兒哪裏逃得過?

眼下的情況,卻是有些危險了…。

蒂亞環顧四周,因為南宮珍兒已經被搶了回去,加上南宮遲都已經滿目陰沉的看向了這邊,那些原本小心翼翼的紫衣人,都已經再度警戒起來,虎視眈眈!

氣氛一瞬間僵冷到了極點!

南宮遲氣極反笑,一聲令下,已經派人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看著那站在一起的兩人,他冷笑一聲。眼中無比嘲弄。

“打啊?怎麽不打了?”

那聲音雖然輕,卻讓人不寒而栗。

所有人都知道,這兩人今天隻怕是逃不出去了。

不過,他們倒是都很好奇,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麽來頭?

能夠將南宮珍兒神不知鬼不覺的換掉,甚至在危急關頭,還能這樣淡定如初,言行舉止都無比張揚狂放,仿佛他們麵前的,不是威懾聖域的千絕門,而不過是一些蝦兵蟹將,根本不需要放在眼裏…

說這兩人沒有背景,都不會有人相信!

更有人聚精會神的看著,心中已經開始猜測,蒂亞和卡西爾兩人,到底是哪家派來的人…

蒂亞從卡西爾的身上直起身,將身體之內狂躁的力量努力壓製,麵上卻是不顯。

她挑眉看著南宮遲,又瞥了一旁,滿臉怨毒,卻隻能躺在那裏無法動彈的南宮珍兒,輕嗤一聲:

“我方才說的,是和南宮珍兒單挑,我可沒說,要自己一個人和你們全部人打!難不成你眼睛不行,連耳朵都聾了?”

眾人倒抽一口冷氣——偌大的聖域,敢這樣和南宮遲說話的,絕對沒有第二個!

就連其他幾大勢力的人,都要顧及幾分彼此的麵子,從來不會當麵說這樣諷刺至極的話!

南宮遲也是一張老臉瞬間青紅交加,他身居高位,何曾聽聞過有人這樣膽大包天的說話?

“你!好一個伶牙俐齒的東西!不過,這地方原本就是我千絕門的地方,豈由得你胡鬧!?雖然不知道你是用了什麽旁門歪道,才陰了珍兒一把,但——今天就讓你知道,千絕門,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說著,他便是一揮手:

“將她拿下!”

這般陣仗,竟是完全不顧及麵子,真的打算群攻一個女子!

若是說出去,千絕門自然是不占理的,畢竟方才大家都聽得清楚,南宮珍兒就是答應了和對方單挑,結果卻是自己一敗塗地。

南宮遲無法接受這結果,什麽名聲都不顧,直接讓下麵的人圍攻,就差自己沒有出手了,這怎麽說,都是他們顯得有些沒理。

不過南宮遲這樣一說,瞬間將蒂亞兩人定性為擾亂挑釁千絕門,就算是派人出手,旁人也是無可厚非。

畢竟,任何一個勢力,都不可能會容忍被人欺負到頭上。

何況是這樣滿是羞辱的方式。

大婚被攪黃了,甚至成全了對方,之後單挑更是被打的滿地找牙,不得不強力鎮壓,還是當著這麽多人的麵……

千絕門的臉麵——真是丟盡了!

不過顯然,此時南宮遲氣急,已經顧不得許多,眼下,他隻想將蒂亞和卡西爾兩個人抓起來!用盡各種辦法折磨羞辱!一泄心頭之恨!

還有,那女子身上的秘密……

蒂亞卻是毫無懼色,聞言隻是嘲諷的笑了起來:

“沒想到,小的不要臉搶別人的男人,打不過就讓自己的老子出馬。而這個老子,也是個不要臉的,什麽千絕門的門主,不守承諾,以多欺少罷了!”

這話像是響亮的巴掌,狠狠的打在南宮遲,以及眾多千絕門弟子的臉上!

眾長老的神色都是十分尷尬,心中怒火躥升,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被人指著鼻子罵的時候。

南宮遲此時幾乎已經被氣昏了頭,哪裏還聽蒂亞說的什麽?

“都冷著幹什麽?上!”

一聲令下,那些早已經在周圍警戒起來的紫衣人,紛紛回神,而後迅速衝了上來!

卡西爾神色一凜,手腕翻轉,那把紫玉骨扇,便是瞬間出現在手中!

唰唰唰!

眾人尚未看清他的動作,便是聽到了一陣破空之聲!

而後,半空之中,便是出現了數道冰冷的光澤一閃而過!直直衝向了那飛撲而來的紫衣人!

不少人意識到了危險,當即開啟了防禦結界!同時召喚靈力鎧甲!

然而下一刻,那從骨扇之中飛出的鋼針,便是輕易的穿透了那結界,甚至直接穿透了那些人的靈力鎧甲!狠狠的刺入了身體之中!

當下,衝在最前麵的人,瞬間倒下!

眾人見此,都是震驚當場!

那、那是什麽靈寶?居然有著這樣的威力?

“那骨扇果然非同一般。”

鳳長悅看著,忍不住也是有些驚歎。

從最開始的時候,卡西爾身上就隨時挾帶著這樣一把骨扇,一般人或許會以為那不過是他用來裝作風流的東西,實際上,鳳長悅從來沒有小瞧過這一把骨扇。

卡西爾的性子素來懶散,但是能夠和阿夜成為生死之交,怎麽可能真的是一個一無所長的人?

他眼中總是噙著幾分笑意,慵懶隨性,可是無論是三大帝國,還是四大域之中,他從來都是來去自如。

那一把總是被他挾帶著的骨扇,自然也不會簡單。

但是縱然如此,看到卡西爾一出手,那骨扇飛出的鋼針瞬間將最前麵的人都輕鬆撂倒的時候,她心中還是有些驚訝的。

軒轅夜神色淡然,解釋道:“那骨扇,是用上古神獸的骨頭製作,扇麵則是用的精血染就。”

鳳長悅挑眉。

上古神獸?

阿夜的話說的模糊,但是她卻是已經可以猜到,絕對不是一般的上古神獸。

不過,隻要知道它很厲害就可以。

“什麽時候出手?”

她看了軒轅夜一眼,卻見到後者嘴角浮起的一抹淡笑。

“不急。看看他們能堅持到什麽時候吧。”

鳳長悅眼角一跳。

這家夥,根本沒有將這些放在心上是吧…不然怎麽還會這樣淡定的看著?

就算是為了磨練那兩個人,這樣的態度未免也真的太過隨便了點吧…

不過她心中也是稍安,看阿夜的樣子,的確是有備而來……

而另一邊,因為疏忽,最前麵的那些人,一個照麵就直接被卡西爾解決。

這些人的實力,說起來都是極好的,甚至隨便拉出來一個,可能都可以對付卡西爾,畢竟卡西爾如今的實力,也不過是五星靈聖的境界。

但是他在這千絕峰之上,一直被看的很緊,而且下麵的人一直傳聞他是一個廢柴,所以根本沒有將他放在心上。

於是,這第一下,就瞬間解決了不少人。

表麵看上去,這似乎很是厲害,但是實際上,這根本是杯水車薪——因為整個千絕門的人,足足有上萬人!

就算他們長了翅膀,今天在千絕門眾人的圍剿之下,隻怕也是難以逃脫!

於是,眾人隻是稍微詫異了一下,並未擔心什麽。

這男人似乎也不算是廢柴,但…可惜,今天,是死定了。

而那個女子,境界更是詭異,方才還覺得不過是剛剛突破靈聖,結果轉眼就已經六星靈聖,最後甚至突破到了九星!

南宮遲見此,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而後卻是冷笑一聲。

“困獸之鬥罷了!”

卡西爾骨扇飛揚,手腕一轉,唇角便是揚起了一抹妖孽般的笑容,眼角流光飛轉,卻帶著一股冷意,看得人心中發怵。

“有些話,還是不要說的太早!”

說完,周身靈力激蕩,氣勢驟然上漲!

蒂亞在旁邊,剛想要出手,卻發現自己身體之內那一股力量,似乎已經壓抑不住!

她眉頭微微一皺,下意識的想要壓製,然而不知是因為本身靈力損耗太大,還是因為今天實在是經曆了激烈的打鬥,她發現自己已經無法控製那力量!

丹田之內,那股雄渾的力量,機會就要衝出來!

卡西爾注意到了她的異常,心中一跳,以為是她受了傷:“你怎麽樣?”

蒂亞搖搖頭,想要說自己沒什麽事兒,卻是發現喉間一堵,什麽都說不出來。

那股力量,已經朝著四肢百骸蔓延而去!

與此同時,她原本有些蒼白的臉上,也是染上了一抹不太正常的潮紅。

眾人見此,都暗暗感歎,這女子想必之前是硬撐著,畢竟南宮珍兒也不是好對付的,眼下隻怕是已經到了極限……

卡西爾握住她的手,極緊。

蒂亞抬眼看他,想說不必擔心,卡西爾卻像是已經知道了她想要說什麽,挑眉一笑。

“你可要堅持住,畢竟我可不想成親第一天,就成了孤家寡人。”

蒂亞聞言,下意識想笑,眉頭卻是皺的更緊。

鳳長悅看著,也是微微蹙眉。

蒂亞似乎…想要掩飾什麽?

“她身體之內,有一股奇異的力量。”

小白也是一改之前的懶散模樣,烏黑的眼珠子一轉,已經感受到了蒂亞身上的異常。

鳳長悅沒說話,她自然也是猜到了,蒂亞應該是得到了什麽機緣,甚至得到了什麽傳承,否則根本不可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擁有這樣強悍的力量。

之前大約是因為尚未完全融合,所以無法完全控製,導致本身的境界一直不穩。

然而眼下,她這樣遲遲不行動…難道是在顧忌什麽?

她心中一頓。

蒂亞到底…得到了什麽?

而另一邊,南宮珍兒躺在那裏,渾身的劇痛幾乎讓她昏厥,然而每每聽到蒂亞的聲音,以及周圍那呼嘯的風聲,她就再度清醒過來,心中惱恨至極!

她恨不得立刻將蒂亞碎屍萬段!

她何曾收到過這樣的屈辱?!渾身筋骨幾乎都斷裂!她不甘!

“爹!您要幫我報仇!”

她艱難的喊出一句,極為怨毒,如同厲鬼。

南宮遲神情冷沉。

他當然心疼自己的女兒!被人當麵欺負成這樣,他心中的怒火和恨意,幾乎立刻就要衝出胸腔!

然而這裏還有其他人在!所有的行為,都要一再掂量!

若不是她招惹了這個男人,又怎麽會有今天的這麽多破事兒!此時沒有一點悔改之意,還依然當著眾人的麵喊出這樣的話!

他到底是怎麽培養出的這樣的女兒!?

那兩個人…他一定要抓起來狠狠拷問!

而另一邊,數道靈力,也終於全部衝擊了過去!

幾乎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無數強橫的靈力幻化為風刃,而後盡數斬下!

蒂亞甚至已經可以看到卡西爾的身上,驟然出現了數道傷痕!

軒轅夜見此,終於向前跨出一步:

“是時候了…”

與此同時,他眉眼微動,而後,緩緩抬起了右手,隨即——狠狠落下!

唰!

就在這一刻,數道暗中潛伏的身影,都忽然動了!

然而,也正是這個時候,數道靈力幾乎全部斬落在卡西爾的身上之前!他和蒂亞周身,忽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紫色光芒!

與此同時,一陣嗡鳴之聲,忽然響起!

天空之中,忽然風雲變幻!

南宮遲等人的臉色,驟然一變!

“這是…”

大長老仰頭看著那一片迅速匯聚起來的雲,以及那周圍已經出現的能量漩渦,甚至隱隱可以看到,在那雲層之中,一片光芒閃耀!風雷之聲,重重傳來!打在心底!

南宮遲上前一步,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當看到那天空之上,忽然出現的一座紫色的巨大玉符的時候,他眼睛瞬間睜大!瞳孔瞬間縮小至針孔大小!

那是…

“這怎麽可能!”

他低聲喃喃,眼中是全然的不可置信!

鳳長悅和軒轅夜也是抬頭看去,卻是發現,那巨大的玉符,倒是像極了…

“這形狀,怎麽看,怎麽像是…紫符啊…”

鳳長悅若有所思,而後取出了自己的紫符,果然看到,竟是一模一樣!不僅僅是輪廓形狀相同,甚至連那上麵的紋路,都是一模一樣!

不同的是,那半空之上的紫色玉符,看上去極大,而且顏色似乎更深一些,光澤溫潤,卻是帶著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氣勢。

而那上麵的紋路,似乎也更深一些…

最關鍵的是,那紫符之中,顯然是攜帶了巨大的能量!

從天空之中出現,而後降落而下!那原本就已經滿是痕跡的地麵,竟是無聲無息的全部化為齏粉!

這般悄無聲息卻強勢而來,瞬間讓眾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那是紫王符!”

二長老終於忍耐不住,一聲驚呼。

聞言,北冥離以及雲末瀾等人倒是沒有太大反應,千絕門中的眾人,卻都是倒抽一口冷氣——這紫王符,不是傳聞中,那位千絕門一位極為厲害的先祖,仙逝之後煉化的嗎!?

聽說他將自己一身修為,盡數儲存在了紫王符之中。

誰若是能夠得到那紫王符,便是相當於得到了這樣一個絕頂高手的傳承!輕易便可以晉級成為強者!

也因此,那之後,千絕門之中的人,尤其是他的弟子,為了得到這紫王符,便是開始大打出手。

但是最後,死的死,傷的傷,紫王符尚未得到,人已經死傷的差不多了。

而最可悲的是,在這爭搶的過程之中,最後活下的那人,嚐試融合紫王符的力量,卻是不幸走火入魔,而後直接死了。

而那之後,連帶著紫王符也失去了下落。

不過,東西還是在千絕門之中的,所以眾人也都不甚在意,開始瘋狂的尋找。

其他山峰之上的弟子,也開始加入其中。

不過,漫長的時間過去,再也沒有人得到這紫王符的消息。

甚至到了最後,這甚至成為了一個隻存在於傳聞中的東西。

誰也沒想到,它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仰頭看著那紫王符的眼神,都變得無比熾熱——那可是曾經叱吒風雲的絕頂強者留下的傳承!若是能夠得到,豈不是…

然而下一刻,在無數貪婪的目光之中,那紫王符,竟是緩緩降落,而後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所有人都隨著看了過去,瞬間覺得風中淩亂,因為那巨大的紫王符,隨著落下,也在不斷的縮小,直到最後,也已經成了巴掌大小。

但是最關鍵的是,它居然飛到了——那個神秘女子的手中!

蒂亞緊緊握著紫王符,在觸摸到那冰涼的觸感的同時,清晰的感受到丹田之內,一塊同樣大小的紫王符,也在緩緩浮起!

那強烈的呼應,瞬間將她體內的力量全部引爆!

而後,如同洪水一般,傾瀉而出!

這東西,是她無意間得到的,當時昏迷了好一陣,醒來就發現丹田裏麵,似乎多了個什麽東西。

一開始她還有些擔心,而後便是逐漸發現,這一塊奇怪的紫玉之內,似乎蘊含了極為強悍的力量,而且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這紫玉就總是發揮出強大的威力,將她從生死線上拉回來。

她意識到這東西或許會引來麻煩,所以一直在極力隱藏,但是在看到那數道靈力風刃,幾乎就要斬落在卡西爾身上的時候,終於無法忍耐,腦子一個衝動,那紫玉便是再度傾斜出恢弘的力量!

而且這一次,似乎已經無法控製,天空之上,不知為何竟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紫符,而後降落在自己手中,連帶著引動了身體之內的巨大反應!

一陣強烈的紫色光芒,從她身體之內爆發!

南宮遲此時哪裏還猜不到發生了什麽?神色幾多變幻,最終才一聲厲喝:

“大膽狂徒,竟然敢偷竊我千絕門的傳承!今天若是不能將你擒下,千絕門從此也沒有存在於聖域的臉麵了!”

說著,竟是身形一閃,直奔蒂亞而來!

眾人震驚——南宮遲竟是打算直接自己出手!?

不過,他方才喊出了的那一句,卻是讓人無法反駁。

若是千絕門真的有東西被偷了,那麽他出手也是無可厚非!

尤其是——這東西看上去,還非同一般!

卡西爾也是驚了一驚,下意識的轉頭看了蒂亞一眼,眼光匆匆從她的手中閃過,心中立刻明白了什麽。

他在這裏的這段時間,雖然一直被限製行動,但是也私下打聽了不少消息,其中,便是有這紫王符的傳聞!

這個時候,不是詢問這東西從哪裏來的時機,紫王符暴露,而且是在蒂亞的手中,他們今天的麻煩,隻怕是大了!

別說那些人,就連南宮遲都已經動手!可以想見,他們之後的境況,已經到了何種地步!

而此時,蒂亞周身都被一層紫色的光芒圍繞,讓她原本有些蒼白的小臉顯得有了幾分妖異的顏色。

鳳長悅也是目光一凝。

她怎麽也沒想到,蒂亞得到的…居然是這個!

這紫王符一看就不同尋常,此時落在蒂亞手中,南宮遲那些人隻怕…就算是被罵不要臉,也會出手搶奪的!

軒轅夜劍眉微揚,緋色的薄唇微挑。

鳳長悅心中原本有些擔憂,下意識的看了軒轅夜一眼,當看到他臉上如此的神情,心中也是忽然安定了許多。

“阿夜,你打算怎麽做?”

千絕門沒有那麽好對付…

軒轅夜揉揉她的黑發,語氣卻是不容置疑的霸道:

“我要護的人,誰也不能傷!”

說完,便是忽然看向了某個方向:

“保護好她。”

說完,竟是身形一閃,直奔南宮遲而去!

鳳長悅心中一動,轉頭看去,果然看到原本站在旁邊的一個麵容平凡的弟子,已經走了過來。

“王妃放心,君上已經布置好了一切。”

聲音清淡,語調溫和,臉上也帶著一絲笑意,唯有眼底,鋒芒之色讓人心中微凜。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牧冷之!

鳳長悅點點頭,果然感覺到周圍的幾個人,也都是無形之中,將她護在了中間。

顯然,他之前就已經連這些都完全安排好了!

她心中稍安,而後抬眼看了過去。

此時,南宮遲已經即將抵達蒂亞和卡西爾的眼前,同時抽出一把長刀,狠狠斬落——

而同時,周圍那些人也已經同時衝了過來!

南宮遲能夠帶領千絕門稱霸東聖域,靠的是真正的本事!

那一把長刀落下的時候,蒂亞立刻狠狠反擊!激蕩的能量撞擊在一起,瞬間將她和卡西爾掀翻!

兩人狼狽的向後滾去,下一瞬,那長刀將至!

周圍的空間,似乎一瞬間僵住!

這是——領域的力量!

南宮遲出手,甚至連那周圍飛揚的塵埃,都幾乎靜止了一般!

眾人神色駭然——這就是,南宮遲的實力嗎?

不過是第一招,領域的力量就已經無可匹敵!

北冥離以及雲末瀾等人,都是神色微微一肅。

然而就在那長刀即將落下的時候,一道細微的碰撞之聲,忽然響起!

南宮遲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領域瞬間被侵蝕瓦解!

他驚駭的抬頭,卻隻看到一抹純黑色的身影!

“欺負我的人,經過我的允許了嗎?”

清冷的男人聲音,如同玉石相擊,砸落在眾人心頭!

------題外話------

明天滿課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