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少主

093章 密謀

93093章密謀

門口各幫派弟子聽了蘇辰這話,心中很是不爽,都一齊把目光望向白天龍,希望他能說句話。

隻不過,白天龍這會兒心中更是窩火,剛才連番敗在蘇辰和蘇重父子兩手裏,直接摔了兩跤,一個是因為輕敵,一個是因為確實實力稍遜一籌。現在自己都臉麵無存,哪有心思替後麵這些人出頭。

況且,剛才自己被蘇重一掌打退,這些人居然沒一個敢上來扶住自己,害得他直接退到了門外頭,白天龍心中怒罵一聲,憤憤不平地衝梵如仙拱拱手: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蘇二當家法子處理靈脈的事,白某告辭了!”

說罷,轉身拂袖而去。

“不送!”

梵如仙底氣十足地回了句。

白天龍一聲不吭,七手八腳扒開堵在門口的各幫派弟子,頭了不回,人也不理,徑直朝著下山的路奔去了。走起路上,還有些一瘸一拐的,樣子極是狼狽不堪,看樣子,與蘇重拚了這一掌,白天龍確實吃了點小虧。

白天龍撇下眾人自己走了,留下一大幫別的門派的弟子,這些人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群龍無首,議論紛紛,手足無措。

“喂!我說你們這些小嘍羅們,連白天龍都走,你們還愣在這兒幹嘛?難不成,也想跟咱們二當家比比實力?”

趙鐵柱不屑地衝門口那些人吼著,掂了掂手裏的奔雷錘。

各幫派弟子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各個垂頭喪氣,耷拉著腦袋,紛紛開始撤退,走出清風寨大廳而去。沒兩分鍾的功夫,就作鳥獸散掉了。

看著重新消停下來的大廳,梵如仙、趙鐵柱兩個臉上都變得輕鬆起來。

“二當家,俗話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現在大鬼小鬼都走了,我看潛龍山脈周邊這些個寨,這下該死心了吧!”

趙鐵柱湊到蘇辰麵前道。

蘇辰想了想,搖搖頭,沉吟道:

“恐怕沒這麽簡單!白天龍雖然吃了苦頭,但是這次另外幾股勢力並沒有來大頭頭,頂多也是一些執事大弟子,堂主而已。更何況,除了山寨,附近一些有實力的大家族,未必也不想打咱們靈脈的主意呀!”

趙鐵柱點點頭,一擺手,吼道:

“管他哪路貨色,隻要敢上門,咱們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有二當家跟蘇前輩在這兒坐鎮,誰敢放肆!嘿嘿!二當家,經過清風寨這兩戰,蘇家恐怕要名揚天下了,今後,上門求教送禮的人會把門檻都踏破呢!”

趙鐵柱在一旁嬉皮笑臉地給蘇辰賀喜。一旁,江湖經驗豐富的蘇重神色卻是並沒有高興起來,反而變得冷峻嚴肅。

“辰兒,樹大招風,現在人們都知道了你我父子二人的實力,又坐鎮清風寨,得罪了白馬幫還有另外幾大幫派,恐怕更容易招人嫉妒設計,你可要處處留心啊!”

“是!爹,孩兒知道了!”

“好啦!你先去與梵小姐處理寨內事務吧。我看最近清風寨上日子不太平,妖王又不在,最近就不回去了,幫著你們壓壓陣腳!”

梵如仙一聽,高興得不得了,趕緊回來拜謝,道:

“蘇前輩肯相助那再好不過了,仙兒感激萬分,就這派弟子下山去一趟蘇家,告知蘇伯母和蘇妙,也好讓她們不必擔心!”

“唔!”蘇重點點頭,對梵如仙處理事務的細致周到感到滿意,梵如仙正準備招呼弟子,蘇重眉頭一皺,又提醒道:

“對了,讓清風寨去蘇家的弟子叮囑內人和蘇妙,最近母女倆在家也務必行事謹慎低調,盡量減少與江湖中的幫派弟子打交道,一切等我回去後再說!”

“是!蘇前輩!”

梵如仙恭敬答道,隨即去叫傳信弟子去了。

一旁蘇辰聽到父親的話,心中一動,過來道:

“爹,莫非您的意思是……”

蘇重輕輕歎了口氣,道:

“防人之心不可無,你也看到了,林琅天和白天龍都不是什麽光明磊落之輩,這些山寨們,長年在門派間的殘酷競爭中,想要活下來,早就變得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我看,咱們最好能早點兒開發靈脈,提升整體實力,以免夜長夢多!”

蘇辰明白地點點頭。

……

蘇重的擔憂其實不無道理,以他數十年江湖經驗來看,他自然知道,白天龍是帶著滿腔的怒氣離開的。作為一幫之主,陰陽境的強者,連番受辱,放在誰身上也難以接受,更何況,還是當著眾多別派小輩弟子的麵。

是夜,蘇辰在臥室內召喚出芒牙,正色道:

“芒牙,你趁著夜色這就回蘇家,務必鎮守好家門。我娘與你有過一麵之緣,你告之她這是我的意思,想必她會欣然接納你。”

芒牙聽罷,頗有些猶豫之色,良久,回道:

“主人,你真的考慮好了?打算讓我回蘇家?清風寨上連番有高手來挑戰,沒有我為主人助陣,隻怕主人的實力要稍遜一些,也會多一些風險……”

蘇辰揚手打斷了芒牙,道:

“這我知道!不過我已經決定了,你去吧!這兒還有父親坐鎮!再說了,就算到了大難臨頭的時候,還可以去把寒冰妖王搬來!這老怪物雖然很勢利,不過,在還沒有找到靈脈之前,他應該總不至於見死不救的!”

芒牙聽罷,點點頭。

“那主人請保重!芒牙去了!”

巨大的身軀一擺,嗖地一聲,徑直從窗口飛去,猶如一道金光。身影消失老遠後,房間內還殘留著一股強大的旋風……

從清風山上獨自下來,白天龍並沒有老老實實回白馬幫,而是抄上一條小路,徑直奔赴了林家。

入夜,林家屋後的秘室裏,門窗緊閉,隻有一盞昏黃的燭火。

白天龍在燈前唉聲歎氣,大倒苦水,而旁邊,一身黑衣,黑瘦臉的林琅天,正輕勸拈著胡須,一雙陰險奸詐的老眼,正在謀劃著詭計。

“這麽說……蘇重已經突破至陰陽境了?”

“千真萬確!林寨主,若不是我親眼所見,與他對那一掌,否則絕對不相信,他居然能在這麽短時間內突破大關!”

白天龍情緒激動地回道。

“前陣子還聽說他因為經脈盡斷,廢人一個,整個把自己關在家裏……怎麽……”林琅天眼前忽然一亮,“難道是蘇辰?”

“肯定是他!”白天龍也表示同意,“這小子邪門得緊!一個後天境修為的小子,居然擁有先天境巔峰九重的實力,甚至……連我也難奈何得了他!”

林琅天點點頭,“上回在清風寨大廳,我與這小子也比試過幾招,總覺這小子體內真氣奇異雄厚,當時就懷疑他秘修無上高階功法,如此看來,這確實是真的了!蘇重也是借著蘇辰這功法的助益,才能進展如此迅速!”

“那……怎麽辦?林寨主,蘇重蘇辰父子二人現在清風寨坐鎮,再加上蘇辰手裏還有一頭妖獸巨蟒,幾乎相當於兩位陰陽境強者!今天這一敗仗下來,別的門派誰都不願再上清風寨去自找苦吃了……”

“哼!隻要是人就有弱點!硬的啃不動,咱們就捏軟的!”

林琅天眼角閃過一絲奸詐卑鄙的殺意。

“你過來!”

林琅天衝白天龍招招手,白天龍湊了過去,林琅天在他耳邊悄聲耳語了幾句。

白天龍聽後,臉色大驚,支支吾吾道:

“這……這恐怕不好吧!林寨主,我白馬幫在潛龍山脈這一帶,好歹也是擁有五六千人馬的大幫派,做事向來幹淨……若這事傳揚出去,我白某還如何在江湖上立足啊!”

“哼!你還顧忌著你那套虛名?白幫主,你的麵子,在清風寨那兒,早就讓蘇重蘇辰父子兩人踩碎了!再說了,你希望看到蘇家和清風寨強大起來,成為潛龍山脈最強的勢力,然後將我們一起吞並麽?哼哼!到那時候,你可得向他俯首稱臣,恭恭敬敬地叫他一聲二當家了!這其中的利害,你可好生掂量掂量!”

白天龍被林琅天一席話說得啞口無言,心中糾結猶豫萬分。不過,最終,現實的利益終究占了上風,在保全白馬幫的大利害麵前,白天龍也顧不得自己一貫堅持的原則了!

而與此同時,就在林琅天與白天龍密謀的時候,幾百裏之外,南郡城的另一大戶人家的後院裏頭,一個白發老者正在屋裏等待著什麽,不時地探著朝窗外張望。

過不多久,一個家族晚輩弟子的身影悄悄地走了進來,轉身輕輕地把門掩上了,同時機警地四下張望,仿佛還在觀察看有沒有被人盯著行蹤。

白發老者看見派出去的弟子回來,急不可待地湊上前去問道:

“情況怎麽樣?都探查清楚了麽?”

“稟告家主,屬下在清風山下潛伏了一整天,看得仔細,白天龍帶領著一大幫各派的弟子上了山,不過,下山的時候,白天龍卻是跟那些幫派弟子們分道而去,弟子觀察他的臉色,似乎極為難看……”

白發老者聽罷,點點頭,捋了捋胡須,喃喃道:

“如此說來,白天龍這個陰陽境強者,大鬧清風寨,看來也沒有占到便宜啊!”

那名探子弟子又湊近家主小聲道:

“家主說的不錯,我在清風寨下無意中聽那些下山的各派弟子們還在談論,說蘇家蘇重功力大進,已經突破至陰陽境了!”

“噢?有這樣的事?”

白發老者吃了一驚,越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