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少主

1219章 絕招再現

1219章 絕招再現

“真的是太可惡了,居然讓陳尊這個老東西跑了,還有那個叫陳殊的小子,也讓他跑掉了!”古山臉色鐵青的看著陳尊離去的方向,狠狠的叫道,一拳打在了空中,直接將前方一片山峰轟擊成了粉碎,似乎是在發泄著心中的怒氣。

這一次,古山的損失,可是相當的慘重,比後來隻是擊中蘇辰的幻影的滄玄冥,都要大的多,心中若是沒有一點怒氣,那才叫怪了呢。

“那個陳殊,倒是有些氣魄,居然直接把兩個淬法聖丹送給了永聖門門主陳尊,我們辛辛苦苦的,什麽都沒有得到,陳尊卻白撿了便宜,不行,必須讓陳尊吐出來一個才行!”宮星鬥十分不平衡的說道。

“嗬嗬,宮星鬥,你覺得,我們能讓陳尊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麽?依我看,陳尊那家夥,現在估計已經直接帶著自己的人,回到永聖門閉關去了,那裏可是他們永聖門的老巢,別看我們帶了這多人過去,一旦貿然闖入,我們也有隕落的危險的,而且,陳尊得到了兩個淬法聖丹,實力很快就會提升起來,現在沒有必要再和他撕破臉了。”淩霄卻是勸解了起來。

“我覺得淩霄說的沒錯,我們就算去找陳尊,他也絕對不可能讓出淬法聖丹的,與其如此,不如我們再在這焚聖峽穀當中尋找一番,說不定還有別的寶藏,我們沒有發覺呢,如果我們能夠找到一些上品聖丹,或者是中品聖器的話,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不錯,我們古劍門這次損失慘重,若是空手而回,我也不好向門中的其他人交待!”古山沉聲說道。

“哦?那大家的意思,是想要繼續探索了?”滄玄冥笑著問道。

其他四人麵麵相覷,最終都點了點頭:“我們正是這個意思,隻是不知道滄玄冥島主的想法是?”

“哈哈,我的想法和你們是一致的,那個陳殊的存在,完全是個意外,雖然因為他,讓我們損失了十個上品聖丹,但是,這焚聖峽穀當中,絕對不可能隻有這麽十個上品聖丹的,現在,陳尊已經離開了,沒有人和我們爭奪了。現在,我們就四散開,仔細尋找下,看能找到新的寶藏不能,如果遇到自己無法開啟的寶藏,我們就相互通知一聲,大家聯手打開。”

滄玄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目光看向眾人。

宮星鬥等人對此並沒有什麽太大的意見,他們也都很清楚,這焚聖峽穀當中有許多危險存在,就如蘇辰奪走的十個上品聖丹,也虧得是蘇辰有九龍煉天鼎可以鎮壓那些符文,剛好可以破開洞口的大門了,才能夠進去,最終取得上品聖丹的。

如果換了這些聖人的話,就算是他們聯手,也休想打開門戶進入其中的,所以說,他們強勢逼迫蘇辰交出丹藥的行為,確實卑鄙無恥的很,按理說是蘇辰打開了門戶,費了不少力氣,他們卻想仗著自己聖人的身份強取豪奪,就太過霸道了。

可惜,他們的霸道蠻橫,卻給自己招惹了巨大的禍患,得罪了一個足以讓他們滿門覆滅的恐怖存在。

“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散開吧,不過,大家一邊尋找,一邊地方下那個陳殊,他不怕這裏的魔氣,又有風神之翼,說不定就隱藏在某個角落當中,打算偷襲我們呢。”宮星鬥提醒道。

“無妨,就算他偷襲,除非他施展剛才的絕招,否則的話,無法威脅到我們的,而他一旦施展絕招的話,必然會引起巨大的動靜,那個時候,其他人就可以趕過來支援,將那小子拿下。”

“哼,他最好不要出現,否則的話,我讓他碎屍萬段!”在蘇辰手中吃了大虧的古山冷著臉說道。

隨後,這些聖人就帶著自己的人,四下散開,開始尋找新的寶藏了,沒有是蘇辰風神之怒的匯聚,那些魔氣和邪火都漸漸散去,對他們的威脅也降低了許多,如果魔氣邪火全部都濃厚到剛才蘇辰匯聚的那個濃度的話,他們絕對是早就逃走了,不敢再在這裏待下去,再多的聖人法則,也是無法抵擋住如此多的魔氣侵蝕的。

焚聖峽穀入口處,永聖神舟突然出現,但是,卻並未繼續前行,而是光芒一閃,隱藏在了虛空當中,上品聖器的威力顯現,封鎖了周圍的虛空,隱匿在其中,就算是聖人,也難以發現的。

陳尊停了下來,似乎沒有回永聖門的意思,這下子讓永聖門的眾多長老疑惑了,他們詫異的問道:“門主,為什麽不走了?您現在得到了兩個淬法聖丹,現在正是回去閉關修煉,衝擊修為境界的好機會啊?”

“不。”陳尊搖了搖頭:“服用丹藥煉化,以後有的是機會,並不急於現在,而且,對於這個陳殊,我們永聖門給他的幫助並不多,隻是在他麵對幾個門派壓迫的時候,站出來為他說話,表明要幫他而已,隻是,此人居然多次拒絕我們的幫助,而在這個情況之下,他還送我兩枚珍貴無比的淬法聖丹,這份氣魄,就算是聖宗強者,也未必有啊。”

“我現在確實可以不管不顧的回去修煉,但我心中不安啊,我現在留在這裏,其實,就是想給陳殊一個照樣,別人恐怕都會以為他已經逃走了,但是,我卻不這麽認為,這裏的魔氣邪火,對於他來說,都沒有威脅,反而對他有幫助,他在焚聖峽穀當中簡直就是如魚得水。”

“而且,根據我對陳殊的了解,此人性格獨立自強,不肯輕易求人幫忙,但也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之前南宮耀那四個人想要欺負他,他是怎麽做的?當場就把他們廢掉了,掠奪了一半的聖道法則,而現在宮星鬥,古山,淩霄,白元郎以及滄玄冥等人,和他都已經結下了生死大仇,我不認為他會就此罷手!”

一個長老瞪大眼睛,問道:“那按照門主的意思,這個陳殊,是打算單槍匹馬報仇了?”

“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所以,我留在這裏,也是在等一個機會,一個回報他,同時促進我們之間關係的機會!”

“好,既然門主要在這裏等,那我們就陪著您等,而且,我們也想看下,這個陳殊,到底是如何報仇的。”一群長老紛紛表示讚同,願意一起等候。

當下,永聖門的人,就都留在了焚聖峽穀外麵,永聖神舟隱匿在虛空當中,誰也察覺不到。

焚聖峽穀內,蘇辰找了一處魔氣濃厚,邪火橫行的地方,這種地方,那些聖人是不會輕易闖進來的,一個不甚就得損傷世界,動搖根基的。

蘇辰盤膝坐在無邊的魔氣當中,下方魔氣凝聚成了一座黑色的蓮台,和之前蘇辰打開洞窟石門的時候,遇到的蓮台一幕一樣。

蘇辰一邊默默的恢複,催動著聖人法則進入風神之翼,促進風神之翼晉升中品聖器,一邊思索著。

“也幸虧我之前早就考慮到了這些,提前激發出聖人法則,將風神之翼煉化成功,雖然剛開始隻是下品聖器,但其中的威力,已經給我提供了巨大的幫助,尤其是在躲避滄玄冥攻擊的時候,實在是太凶險了,就算是把九龍煉天鼎放在背後抵擋,怕也會被擊穿吧,這個滄玄冥也是個狠人,為了殺我不惜廢掉一個中品聖器。”

除了思考這些外,蘇辰也把和古山交手的過程重新回顧了下,將不滅皇拳的種種玄妙,都過了一遍,吸收其中的玄妙精華,融入到自己的戰鬥經驗當中。

周圍的魔氣源源不斷的匯入到蘇辰的體內,壯大著他的實力,打開了口子的玉瓶中,濃鬱的丹氣四溢,不斷的匯入到了蘇辰的體內,一部分被風神之翼吸收,一部分被天極聖劍和九龍煉天鼎吸收,最後參與的一些聖人法則,則被蘇辰吸收煉化了。

現在隻是單純的壯大聖人法則,對實力的提升有限,必須有足夠的聖力,才行的,而聖力的積累,離不開雄厚的元始之氣。

很可惜的是,這焚聖峽穀當中,隻有這些魔氣和邪火存在,居然不存在一絲元始之氣,也幸虧半聖和聖人都會儲備一些元始之氣,不然的話,根本就無法在這種地方長時間待下去的。

“天崩的威力恐怖,消耗的聖道法則並不多,可是對元氣的消耗,太恐怖了,剩下的靈脈,恐怕最多也就施展個五次天崩而已,而且,這還是在我的身體沒有嚴重受傷的情況下,單憑天崩的威力,在這片峽穀當中,怕也對付不了那麽多聖人的。”

“唉,我還是太缺元始之氣了,而現在也就永聖門中的靈脈足夠雄厚,能夠滿足我的需求了,不過,現在卻也沒有機會再去修煉,可若是能夠斬殺一個聖人,得到他世界當中的元始之氣,必然可以緩解我的難題,一尊聖人,體內儲存的元始之氣,絕對是非常的雄厚的,可以解除我的燃眉之急!”

“如果這每一個門派都有一個媲美永聖門的巨大靈脈的話,將這幾個門派覆滅了,掠奪了他們的靈脈,說不定就可以滿足我對元氣的需求了。”

蘇辰很快就想到了解決的辦法,可是,要滅掉這幾個門派,可不是鬧著玩的,蘇辰也在思索著自己現在的種種手段實力。

“風神之翼的威力,在於速度方麵,攻擊力並不是足夠的強大,我之前也是借助邪火的力量,才能輕鬆的擋住聖人的攻擊的,至於天崩,威力固然大,但消耗也太大了,我必須找個能夠利用現在的環境,又能爆發出強大殺傷力的手段。”

“陣法?不行,我掌握的陣法,最厲害的隻是仙陣,對付仙境的還行,對付聖人,根本不夠看。”

蘇辰的目光掃過這些魔氣和邪火,眼裏突然迸射出神光來:“丟了,虛空凝劍術,魔淵當中的魔氣可以凝聚出魔劍來,這天界的魔氣,為何就不能夠了,而且,以天界的魔氣的威力,凝聚出來的魔劍,至少也是聖器級別的,而我現在最不缺少的就是聖人法則了,若是容入聖人法則,便可以化為一次性的中品聖器了,有一堆中品聖器來施展仙葬,那威力太多恐怖啊?”

想到這裏,蘇辰一下子變得興奮起來,但他清楚,在成功之前,這個想法終究隻是想法,他很快就平息下心情,催動虛空凝劍術,無盡的魔氣,開始在他的周圍凝聚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