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為僧

第725章 求助(第二更)

李慕禪劍如狂風暴雨般襲向十一人,劍上蘊著雄奇的內力,既有他驚人的膂力,又有渾厚的內力。

一瞬間揮出二十二劍,每人硬接他兩劍”頓時手臂酸麻,長劍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隻有兩人手上還有劍。

李慕禪接著揮出兩劍,,也把兩人的劍擊飛,然後揮劍抹過他們喉嚨,劍光隨即斂去。

他們被李慕禪的內力侵入”動作緩慢,而他的劍,又奇快無比,與趙明月切磋這一陣子,劍法精進”既得金剛劍法的沉凝,又得冰魄神劍的輕盈空靈。

他不理會僵立的眾人,轉身來到何玉茹身前,伸手疾點數指,然後扶住她搖晃的身子:“何姐姐”我來晚了一步!”,何玉茹笑著搖搖頭:“你來得及時,要不然可真見不著我啦!”

她話音剛落,李慕禪背後傳來“砰砰砰砰”,的悶響,十一個人紛紛倒地”在地上抽搐著,鮮血從他們喉嚨汩汩的流進了小麥地裏,把地上的雪染成了紅色。

“啊!”方臉大漢怒吼一聲,拔劍衝過來”劍光如白虹貫日,直射向李慕禪後背。

李慕禪頭也不轉,長劍往後一揮,頓時白虹散去,方臉大漢直直僵立在原地”低頭看著插在胸口的長劍,滿臉的難以置信。

他一腔雄心而來,本以為會建功立業,卻不曾想竟死在這裏,默默無聞的死在這個郊外,他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啊……”他一怒拔出胸口的劍,朝著李慕禪刺過來。

李慕禪“咦”了一聲,左手扶著何玉茄”右手朝後麵一揮袖子”卷住了長劍,方臉大漢跟著飛了出去。

何玉茹搖頭歎息背後傳來汩汩的熱氣”溫暖著身體,原本的虛寒被驅除”仿佛胎兒回到了母體之內般舒適。

她沒想到自己跟李慕禪差這麽遠當初他過來挑戰時還沒這般厲害,看來這一陣子他進境極快。

他不愧是與明月一般的怪物,三日不見就當刮目相看。

李慕禪一指那方臉大漢道:“這個是活的,應該知道一些消息”你帶回去好好審一審,說不定能用所得。”

何玉茹道:“我看夠嗆,他是個頭目不會輕易開口。”

李慕禪笑了笑:“那便摸清他的武功虛實,做到心中有數,他們的內力有些古怪,好像蘊著劇毒”你們得小心!”,何玉茹點點頭她深有體會,這一會兒若不是李無忌的內力,把這股內力驅除,自己怕是堅持不住了。

這樣的內力古怪,又委實可怕,需要找到克製的法門才成,否則一旦與這幫人衝突起來是要栽大跟頭的。

………………………………,李慕禪忙道:“有人過來了,是你們玉冰閣的,我要去啦,……別跟人說我來過!”

說罷一閃身消失在原地,再一閃,已經跳出了何玉茹的視野。

他剛消失數道白影閃過”八個少婦飄飄而來,繡著黑邊的白披風飄飄蕩蕩,瞬間到了何玉茹跟前。

“何師姐?”一個鵝蛋臉的少婦忙上前扶著她,訝然道:“怎麽回事?”

她們轉眼四顧看到地上躺著十二人,於是一女過去探了探,十一個人的喉嚨被切開流血而亡”已經沒有了氣息唯有一個方臉大漢身上沒有傷痕,昏迷不醒,呼吸還算平穩。

何玉茹搖搖頭:“我要回頭稟報掌門。”,她伸手一指方臉大漢:,““帶上他,小心點兒,他的功夫不俗。”

“何師姐你的傷不要緊吧?”鵝蛋臉少婦關切的問,按著她手腕探了探”輕籲一口氣:“還好沒有大礙了,可你的劍傷……”,何玉茹身上有數處劍傷,衣衫破開,露出裏麵的肌膚,這般一下就破了她的偽裝,淡粉色的內衣絕非老嫗穿的。

何玉茹搖搖頭:“不打緊”皮外傷,養幾天就沒事了。”

玉冰閣的藥草之術極佳,雖不如長春派”卻也是精妙得很,這樣的傷,隻要好好敷藥”後來不會留疤痕。

兩女攙著她慢慢走,另一女提著方臉大漢,如拈一根柴棍,披風飄飄中”幾女翩然而去。

到了山穀中,何玉茹被扶著進了大殿,水雲煙一人獨坐於榻中”仔細的打量著何玉茹”若有所思。

她看了一會兒何玉茹,起身走到方臉大漢身邊,伸掌探了探他”皺起眉頭:“何師妹,誰幫了你?”,何玉茹一怔,笑道:“掌門知道了?”,水雲煙淡淡道:“封穴的手法很奇特,否則依他的功力早就衝破穴道了。”,何玉茹恍然點頭,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麽人,是個陌生人,順手封了他的穴道救了我,然後飄然而去,沒有多說話。”

“嗯。”水雲煙淡淡瞥她一眼,沒有多說,何玉茹心下惴惴,不知道她到底信沒信。

水雲煙探了一下他的內力”皺眉道:“這應該是一種屍毒,最是狠毒,沾上之後滅絕生氣,很難對付。”

何玉茹忙道:“是,我覺得應付得很吃力,他們是什麽來曆?”

水雲煙沉吟著搖搖頭,何玉茹忙道:“掌門,他們的劍法也奇異,我施展給你看看。”

她說罷拔劍揮動,招式緩慢,免得弄破傷口。

水雲煙看過之後搖搖頭:“這套劍法確實精妙,我從未見過。”

“那他們是什麽?”,何玉茹皺眉道:“他竟喚做掌教,自稱是堂主,要不,找馮師妹審一審他?”,“嗯,把他交給馮師妹吧。”水雲煙點點頭。

………………………………………………

李慕禪回了雪龍峰頂,閨怨事情經過跟趙明月說了,趙明月擔心道:“他們心法真那麽古怪?”

李慕禪點點頭:“很古怪”好像蘊著劇毒,很難抵擋,稱們冰魄神功照理說能夠克製,可凍住它們。”

趙明月搖頭:“冰魄神功不是什麽人都能練的先要將寒冰功練到頂層,才能修煉冰魄神功。”,李慕禪道:“你師父得了一個小頭目,應該有了主意,不必擔心了。”趙明月點點頭:“一旦有了防備什麽也難不倒師父的!

李慕禪正要說話,忽然一閃身,驀的消失在原地。

趙明月一怔,隨即知道發生了什麽,馬上把他的蒲團拿過來,墊到自己蒲團下麵,然後盤膝正坐麵對石壁一動不動。

腳步聲嫋嫋傳來,一陣淡淡的幽香中,水雲煙出現在石室內。

“師父。”趙明月轉身望過來。

水雲煙打量一眼四周,淡淡道:“嗯。”

“師父怎麽過來了?”趙明月問。

水雲煙淡淡一笑:“我不能過來嗎?”

趙明月忙搖頭,畢竟心虛忙道:“沒有!”

水雲煙走到近前,打量她幾眼,微笑道:“你精神極好,可沒有麵壁的模樣,在這裏做什麽?”

趙明月心下發慌,忙道:“沒什麽呀,就是練練功。”

她正說著話忽然臉色微變,目光一凝,李慕禪的木箱竟忘了拿走,放在一邊,裏麵隱隱還飄著飯香。

水雲煙笑著走到木箱前”踢了一腳碗碟呈現在她麵前,她抿嘴笑了起來:“小日子過得挺好。”

趙明月低下頭”知道說什麽也是徒勞,師父明察秋毫,根本瞞不過她的心下暗自發苦。

水雲煙道:“是李無忌吧?”

趙明月輕輕點頭,一言不發,頭快要埋到脖子下麵了。

…………………………………………………………

水雲煙道:“去把他叫過來吧。”

趙明月起身出了石室來到懸崖邊上喚了一聲,陽光照得冰麵明亮如鏡放眼望去,周圍莽莽群山如一條條銀龍蜿蜒而去。

李慕禪忽然一閃出現在她跟前,趙明月抱怨道:“你忘拿了箱子!”

“箱子?”李慕禪一怔”隨即恍然道:“她看到了,然後跟你說知道是我,是不是?”

趙明月點頭,李慕禪跺腳搖頭:“她是詐你呢!”

趙明月皺眉道:“師父聰明絕頂,一下就能看出來!”

李慕禪歎了口氣,搖頭道:“這箱子也可能是何姐姐拿上來的,你先沉不住氣了,唉“…………”

趙明月蹙眉想了想,隱隱覺得有理,卻哼道:“都怨你!”

李慕禪無奈道:“事已至此,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走吧,我去見一見她!”

趙明月朝後麵看一眼,然後壓低聲音:“要不,你先跑?我就說你逃了。”

李慕禪歎了口氣:“算啦,還是去見一見吧,我估計她是要趕我走的。”

趙明月有些難過的點點頭”師父定不會允許他一直在這裏。

李慕禪拍拍她肩膀,進了石室,抱拳笑道:“見過水掌門!”

水雲煙淡淡看著他:“李無忌,你好大的膽子。”

李慕禪笑道:“大夥都說我的膽子大,不過來這裏也不必太大的膽子吧”水掌門可見過那些人了?”

“是你救的何師妹吧?”水雲煙道。

李慕禪點點頭:“不錯,也是我發現那幫人的。”

趙明月忙道:“師父,他偷了那幫人的劍法,叫三環劍法,何師叔演練給你看過了吧?”

“嗯。”水雲煙點點頭,沒看她,一直盯著李慕禪的臉。

李慕禪笑著搖搖頭:“水掌門,不是在下小瞧了貴派,那幫人若突然發難,你們很難擋得住,還是多huā點兒心思對付他們吧。”

水雲煙眉頭一挑,淡淡道:“金剛門與玉冰閣有仇,你身為金剛門的弟子”為何要幫咱們?”

李慕禪笑道:“水掌門是怕我心懷不軌,暗中出手吧?”

水雲煙慢慢點頭:“不錯。”

李慕禪笑了笑:“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複,玉冰閣與金剛門有仇,但我與玉冰閣沒有仇啊。”

“上一次若不是明月搗亂,你已經死了”你不恨咱們?”水雲煙問。

李慕禪笑道:“換了我是水掌門,也會那麽做”無所謂恨不恨的。”

水雲煙嫣然微笑,搖頭道:“都說金剛門李無忌睚眥必報,看來都弄錯了,原來李公子是個寬宏大量的人呐!”

……………………………………,李慕禪笑道:“對別人我自然不會客氣”但明月救了我,所謂愛屋及烏,我豈能暗算你們玉冰閣”讓明月傷心?”

趙明月眉毛彎平來,露出笑意。

水雲煙輕笑一聲:“油嘴滑舌,還真是聞名不如見麵,別人都說李無忌粗魯莽撞,說話無顧忌,其實不然!”

李慕禪道:“外人的話自然當不得真,水掌門,這些人的內力蘊著劇毒”到底是什麽毒,你是用藥的行家,應該知道吧?”

水雲煙尊點頭:“是屍毒。”

“屍毒?”李慕禪皺眉問。

水雲煙沉下秀臉:“以奇門毒藥殺了一個人,然後從此人屍身上取下毒”經過煉製,製成這種奇毒,毒性劇烈”確實很棘手。”

李慕禪道:“可有克製之法?”

“至陰至寒之毒,唯有至剛至陽可克之。”水雲煙道。

李慕禪眉頭一挑,笑起來:“我的內力可克製他們?”

水雲煙點頭:“這幫人蓄謀已久想對付咱們,這種內力專門克製咱們寒冰功”唯有李公子你的心法可克製他們,金剛門其他人也不成。”

李慕禪笑道:“原來如此,水掌門是想我幫忙吧?”

水雲煙輕頜首,微微一笑:“不錯,李公子,這個忙你幫不幫?”

李慕禪昂然點頭,拍拍胸脯:“自然義不容辭!”

水雲煙撫掌微笑道:“李算子豪氣幹雲”佩服!”

她笑容一展,宛如百huā盛開,李慕禪竟有目眩神迷之感,暗讚厲害。

李慕禪嗬嗬笑著擺擺手:“不過嘛,這個事很凶險,他們都不是善茬兒”我這個忙不能白幫吧?”

水雲煙笑盈盈點頭:“不錯,公子有什麽要求便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