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為僧

第271章 嚇唬(第四更)

獨孤景華哼道:“你淨說好聽的!”

李慕禪道:“若非如此,我何必這般?……對了,景華你怎會這般想不開,竟不練我的心法?”

“我活著沒什麽趣味,不如早早去了,也能讓你傷心一陣子。”獨孤景華哼一聲。

李慕禪搖頭道:“還有別的事吧?是不是關於朱家的?”

“你知道了?”獨孤景華蹙眉道:“是小恒說的吧?”

李慕禪道:“獨孤兄弟沒說,是我猜的,我知道你家與朱家現在恢複了關係,定是有所利益,隻能聯姻了。”

“哼!”獨孤景華緊抿嘴唇。

李慕禪看她嘴唇幹得起皮,歎道:“你呀,我幫你一把,先練好心法,治了你的病再說!”

獨孤景華道:“我病一好,你又要走,是不是?”

李慕禪道:“你不想我走,我便不走了!”

“真的?”獨孤景華頓時明眸放光,炯炯有神:“你真不再避著我了?”

李慕禪歎道:“你呀……,你實在想見我,直接捏碎了玉佩,我自然會過來的。”

“那有什麽意思。”獨孤景華搖頭道:“你不想來,我也不想勉強。”

李慕禪搖頭歎氣:“你呀,還是心高氣傲!……算啦,坐起來吧,我幫你運功療傷。”

“不用了,我自己就成。”獨孤景華臉一紅。

李慕禪扭過頭去:“你先穿好了衣衫。”

獨孤景華不再多說,簌簌聲中,穿好了羅衫,已經盤膝坐起來。李慕禪解了鞋。上榻坐到她身後,雙掌撐上她背心,渡過汩汩內力。

他內力精純無比,而她的內力幾乎都被寒氣吞噬了,這些寒氣吞噬了內力之後,越發的壯大,所以在外人看來,她是病入膏肓。無藥可醫了。

這確實如此,如此重的寒氣完全侵蝕了身體,確實無法可治,不過李慕禪的內力進去之後,這些寒氣如白雪遇上熱湯,頓時化為虛無,精純內力流轉之下,再無一絲寒氣,然後內力沿著特定的心法運轉,壓製寒氣的生成。

李慕禪沒急著收掌。運功調理了一番她的身體,才慢慢收了勢,忽然輕輕一扯,將她擁入懷裏。

獨孤景華頓時麵紅耳赤。嬌軀僵了一下,然後軟成了一團泥,李慕禪輕擁著她,感受著她溫潤的氣息,長長舒口氣。

**********************************

他乍聽到獨孤景華病重的消息,心下惶恐。心如今才算最終落地,心中思緒激蕩,情不自禁擁她入懷,實在怕再失去她。

獨孤景華依著他胸膛,能夠感受到李慕禪的惶恐與慶幸,心中甜蜜,隻盼時間永留於此。不再流轉才好。

兩人輕輕相擁,李慕禪卻心無邪念,隻覺她身輕體柔,擁在懷裏柔弱無骨,說不出的溫柔滋味。

半晌過後,李慕禪輕聲道:“跟我說說吧,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件事說來羞人。”獨孤景華歎口氣,賴在他懷裏不動彈。

李慕禪輕擁著她,歎道:“是獨孤家主想把你嫁到朱家吧?……唉,這件事還真是……”

“嗯,大哥有這個心思。”獨孤景華輕點頜首道:“不過被我回絕了,但也心灰意懶。”

李慕禪道:“獨孤家主做得太過了。”

獨孤景華搖頭道:“男人本就都無情無義,我當時氣惱,把對你的氣撒到大哥身上,吵了一架,就有了離世的念頭。”

李慕禪歎道:“你呀,真是傻姑娘。”

獨孤景華道:“我活著實在沒什麽趣味,你這樣,大哥也這樣,還不如死了幹淨,免得再在世上受苦。”

李慕禪笑著搖頭:“世上哪能隻有苦沒有甜,你受得一番苦,總能有甜蜜的,是不是?”

獨孤景華哼一聲道:“你從哪裏知道我病的?”

李慕禪道:“我是從一個朱家弟子嘴裏聽來的,原本一直避著你們四大世家的消息,免得自己傷心。”

“哼,你總算還有點兒良心。”獨孤景華嗔道。

李慕禪笑道:“還好還好,說明咱們緣份還沒盡,下次絕不要這般,讓我傷心,又不給我補償的機會,我這一輩子就完了!”

“哼,你說得好聽,還不照樣風流快活!”獨孤景華撇一下紅唇。

這一會兒功夫,她櫻唇恢複了飽滿與嬌豔。

李慕禪道:“我確實是個風流家夥,是個壞蛋。”

獨孤景華嗔道:“你就不能收斂一些!”

李慕禪歎道:“並非我想,實在是身不由己,就像你喜歡我,不也是強自壓抑著,最終壓不住了嗎?”

獨孤景華搖搖臻首歎道:“我算是完了!”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私密的話,腳步聲響起來,李慕禪忙放開她,飄身下了榻,坐到榻沿,兩人恢複了一本正經的模樣。

*************************************

“姑姑!”獨孤夢清脆的聲音響起。

獨孤景華道:“夢兒,進來吧。”

獨孤夢一襲白衫飄身進來,扭頭關上房門,負著手頂開門簾進來,胸脯高高挺著,斜睨李慕禪。

李慕禪道:“夢兒,你這是要做甚!”

“哼,先生,你也太過份啦!”獨孤夢直接發難。

獨孤景華嗔道:“夢兒,別亂說!”

獨孤夢看也不看獨孤景華,隻瞪著李慕禪,嗔道:“先生,我一向敬重你,可惜你現在在我的心中一點兒沒有地位啦!”

李慕禪苦笑道:“怎麽回事?”

“哼,我真沒想到,先生你竟是個負心薄情的人!”獨孤夢哼道。

李慕禪點頭:“是。我是個薄情之人。”

獨孤夢道:“我再也不相信先生你啦。你是個壞蛋,把姑姑害成這樣,你這回滿意了吧?”

李慕禪沉下臉來,哼道:“大人的事你少摻合,字練得怎麽樣了?!”

他這一板下臉,獨孤夢頓時氣勢一矮,沒了底氣,聲音也放低了:“當然很好嘍。我沒偷懶的。”

她隨即省悟,嗔道:“先生,我不再跟你學字了!”

李慕禪道:“半途而廢,這是你的借口吧?”

獨孤夢忙搖頭:“我要跟別人學,學字先正心,先生你心不正,所以字也不好,我不學啦!”

獨孤景華也不阻止了,抿著嘴笑盈盈看著,說不出的甜蜜與得意。

李慕禪哼一聲:“反了你啦。回去趕緊寫一篇字過來,否則的話我就逐出你這個學生!”

獨孤夢嗔道:“先生,我在說正事呢!”

李慕禪道:“我也說的正事,你還在這裏呆著做甚!”

“姑姑。你看他……”獨孤夢扭頭向獨孤景華求援,看到了獨孤景華的笑容與臉上的氣色。

“咦?姑姑,你……?”獨孤夢瞪大眼睛。

獨孤景華道:“好啦夢兒,別胡鬧了,先生已經治好了我的病,你趕緊回去吧!”

獨孤夢眨了眨大眼睛。看看獨孤景華,又看看李慕禪,遲疑道:“可是……,姑姑,你不是恨先生嗎?”

獨孤景華白她一眼:“胡說什麽!”

獨孤夢怔然:“姑姑,我胡說了麽?明明你恨先生恨得要命的,不練他的心法。不想知道他的消息的。”

***********************

獨孤景華斜睨一眼獨孤夢,暗歎這個小丫頭,真是個沒眼色的,直通通的說了一氣,也不會看眼色。

李慕禪嗬嗬笑起來,搖頭道:“行啦,夢兒,休再囉嗦,趕緊回去寫字,否則我真逐你出師門!”

“知道啦!”獨孤夢哼一聲,扭頭便走。

待她離開了,李慕禪笑眯眯看著獨孤景華,獨孤景華臉紅了,嗔道:“我當初確實恨你!”

李慕禪笑道:“好吧,當初的事就不提了,現在還有一個問題,你那兄長怎麽辦?”

“什麽怎麽辦?”獨孤景華問。

李慕禪道:“真要依他的話嫁到朱家?”

獨孤景華道:“誰要嫁到朱家啦,我當初已經回絕了大哥。”

李慕禪眉頭挑了挑:“那他就善罷幹休了,我看獨孤家主不是個輕易回頭的人。”

“我既然不同意,大哥自然不能勉強的。”獨孤景華道。

李慕禪搖頭:“不太可能,他一定想方設法讓你同意,是不是?”

獨孤景華搖頭道:“你誤會大哥了。”

李慕禪哼道:“可能是看你這般相逼,他才罷休的吧?”

“沒有的事。”獨孤景華搖頭。

李慕禪皺眉道:“果然是親兄妹,一直要護著他!”

“算啦,甭提他啦!”獨孤景華搖頭道:“其實大哥也是一片好意,一切都是為了家族,不是為了自己。”

李慕禪冷笑:“為了家族犧牲自己的親妹妹,這真是無物不可舍,大境界呀,佩服佩服!”

獨孤景華歎了口氣:“身在家主的位置,他隻能這麽做,沒有別的選擇,他心裏也很痛苦的,後來我堅決反對,他便不再提了。”

李慕禪點點頭,也不再提,道:“可惜我現在不能娶你,等過一陣子吧,找個時機。”

獨孤景華撇撇嘴道:“現在傅飛虹成了宗主夫人,她可不是能容忍男人三心二意的。”

李慕禪露出苦笑,點點頭:“夫人逼得我夠嗆。”

“她是逼著你放棄海姑娘吧?”獨孤景華道。

李慕禪眉頭挑了一下,她身為四大世家的主事人,想查到這些並不難,搖頭歎道:“先前是逼我放棄,現在改了主意,逼著我娶了。”

“要獨娶海姑娘一個?”獨孤景華笑了笑:“不準娶宋姑娘,是不是?”

李慕禪點點頭。歎道:“我不想讓任何一個女人傷心。”

“你真是個壞蛋!”獨孤景華歎道。

李慕禪苦笑:“現在看來。想做到這個委實不易。”

***********************************************

兩人正說話的功夫,腳步聲再響,李慕禪皺眉,他看到了來人,皺眉之後露出淡淡的微笑。

獨孤景華恢複了武功,聽得腳步聲,臉色微變,李慕禪笑著搖搖頭。

“啪啪”兩下。接著傳來獨孤絕的聲音:“小妹,聽說李先生來了,我特來見一見的。”

“大哥,還是改日吧。”獨孤景華道。

李慕禪一拂袖子,門“吱”一下打開,李慕禪微笑:“獨孤家主,別來無恙吧?”

獨孤絕一襲紫袍,緩步進來,抱拳微笑:“李先生,你總算來了!”

他發現獨孤景華的臉色紅潤。恢複了從前,笑容更盛:“李先生果然妙手回春,小妹她不要緊了吧?”

李慕禪點點頭:“心病還要心藥醫,她現在心懷開解。算是無恙了,隻要別再犯就是了。”

獨孤絕輕頜首,歎道:“這件事實也怨我,不該氣著小妹,以至於走到這般地步。”

李慕禪淡淡笑道:“此話何講?”

“小妹沒跟你說吧?”獨孤絕看一眼獨孤景華。

獨孤景華神情淡淡的,沒什麽異樣。獨孤絕歎了口氣,道:“歸根結底還是朱家。”

“朱家的事我聽說了,朱貴妃生了一位皇子,頗得皇上寵愛。”李慕禪點點頭道:“這確實是大事。”

獨孤絕歎道:“不錯,這確實是大事!……朱家因為這件事開始動搖,我隻能出點兒奇招,穩住朱家。”

李慕禪道:“是讓景華姑娘嫁到朱家?”

“這不過是緩兵之計。先穩住朱家。”獨孤絕點點頭道:“小妹怎能真的嫁過去。”

李慕禪笑了笑,搖搖頭。

獨孤絕道:“怎麽,先生不以為然,還有何高招?”

李慕禪搖頭笑道:“各有各的行事法子,我還是不說為妙。”

“沒關係,先生但說無妨。”獨孤絕忙道:“我洗耳恭聽,一直想聽聽先生的建議,可惜先生一直杳無音訊,不再出現。”

李慕禪沉吟道:“朱家是因為皇子的出現而搖擺,是想借皇子而躋身皇族吧?……這一點朱家便是嫁了景華也沒用,他們絕不會因此而不妥協。”

“事在人為,隻有盡人事了。”獨孤絕歎口氣。

******************************************

李慕禪冷笑一聲:“盡人事的話,何必用景華去做誘餌?”

獨孤絕歎口氣,搖頭苦笑:“我當初也想過夢兒的,可惜夢兒比起小妹來,魅力相差甚遠。”

李慕禪歎道:“朱家也真是被豬油蒙了心,也不想想,皇帝千防萬防四大世家,就是怕牽涉到朝政,他能眼睜睜看著朱家得遂心願?”

“皇上看來很喜歡朱妃的。”獨孤絕歎道。

李慕禪眉頭挑了一下,淡淡道:“你把景華嫁到朱家,還不如直接送進宮裏呢,景華比朱貴妃強百倍!”

獨孤景華白他一眼,李慕禪道:“朱家算什麽東西,你們缺了他們真鬥不過皇帝?”

“關鍵是牽涉到了丹心鐵券。”獨孤絕搖頭道:“朱家的實力也大有增長,不容小覷的。”

李慕禪笑了笑:“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有何可怕!?……關鍵還是皇帝,其實朱家本就不可靠了,把希望寄於他身上,自取其辱罷了,依我估計,朱家是得了皇帝的授意,才與你們虛與蛇委。”

獨孤絕的臉色陰沉下來:“先生有何證據?”

李慕禪搖頭笑了笑:“這件事一想便明白,朱貴妃怎會有皇子?若朱家沒投誠皇帝,怎麽可能有皇子?”

獨孤絕臉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搖頭道:“朱家也該知道輕重的。”

“哼,朱家是搏上一搏了,用你們四家的分崩離析來換取自己的富貴。”李慕禪冷笑,搖頭道:“對皇帝而言,一家獨存,比你們四家抱成團的強得多,收拾起來也容易,朱家也抓住這一點,才想一搏的。”

獨孤絕搖頭道:“唇亡齒寒,朱家會想不到這一點兒?”

李慕禪道:“他們被利益衝昏了頭腦,哪能想到這些,況且想要大富貴就要冒險,否則的話,永遠被你們壓在下麵。”

獨孤景華道:“大哥,先生說得有幾分道理。”

獨孤絕緩緩點頭道:“我會好好查一查朱家,不會讓他們壞事。”

李慕禪笑了笑,道:“朱家嘛,我看想製他,隻有一個法子。”

“什麽法子?”獨孤絕問。

李慕禪道:“聯姻,但並非你們嫁女人,而是讓朱家嫁女子過來,把朱家的女人都嫁到其餘三家!”

獨孤絕皺眉道:“這能有用?”

李慕禪道:“這不是讓朱家堅定,而是讓皇帝懷疑,你們可向朱家施壓,他若不答應,那你們三家還是先滅了他吧,免得將來被他所滅。”

獨孤絕想了想,沉吟道:“我得想一想。”

李慕禪道:“還是跟另兩家商量一下吧,皇帝的手段高明得很,你們內部不穩,自取滅亡,我看夠嗆。”

“好,那就告辭,先生好好住幾日吧。”獨孤絕顧不得其了,直接抱拳告辭離開了。

獨孤景華看他走了,搖頭道:“先生,你是危言聳聽吧?”

李慕禪搖頭:“一大半是我真實想法,朱家不能不防,家主也是昏了頭,朱家一旦鐵了心,嫁你過去有什麽用?!”

獨孤景華歎道:“大哥也是急了,一旦朱家叛離,那四大世家說不定要煙消雲散了。”

李慕禪笑了笑:“哪有這麽容易的。”

獨孤景華搖搖頭道:“四家聯合在一起,才能抗得住皇帝,一旦沒有了一個,另三個合一起也沒用的。”

李慕禪道:“算啦,這些閑事你甭操心了,咱們去遊玩吧。”

“好啊。”獨孤景華露出笑容。(未完待續)